•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旨高辞远,行廉志洁——谒屈子祠感怀
2017-10-24 11:03:04   来源:   作者:钟声   评论:0 点击:

屈原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千百年来,以其爱国情怀感动着炎黄子孙,也为世界所注目、所敬慕。他创作的诗文感天地,泣鬼神,那铮铮骨气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刘勰在《文心雕龙》中称赞其文其辞丽雅,为辞赋之宗金相玉质,百世无匹气往轹古,辞来切今,精彩绝艳,难与并能。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中称其与作品光争日月。为此,1953年他以无与伦比的优势被世界和平理事会评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与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法国作家佛朗索瓦·拉伯雷、古巴作家何塞·马蒂齐名。
满目荷莲映日红
癸巳端午后(五月初六),我们参加中国首届散文诗歌神州行的作家、诗人,在主办方的安排下,驱车经过一段曲曲折折的山道,来到了久仰的屈子祠。这座古香古色的建筑位于汨罗城西北玉笥山顶。这里虽然经过了昨天隆重的祭祀活动,但今天仍然游人如织。时近中午,这里已经熙熙攘攘,参观者络绎不绝,他们来自各地,本国的,外国的;北方的,南方的,边疆的,有汉族,也有少数民族,学生也不少。使古朴幽雅的屈子祠显得拥挤不堪,在大门前和其他关键景点拍照,那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好不容易抢个空间,但还是会与无法避开的游客合影
拾级而上,高大的门楼便伫立在眼前,门楼两边镌刻着诗仙李白撰写的楹联:
屈平词赋悬日月,
楚王台榭空山丘。
这幅楹联先声夺人,以凝炼精到之意涵括了屈原精神和其作品的巨大能量。进入祠堂,厅内供奉着屈原塑像,贡品丰富充裕,香火旺盛。我们大多数人还是以各种形式行了礼,或焚香点浊,或双手合十致意,或脱帽注目行礼,有人干脆也屈膝跪在团蒲上顶礼膜拜。
屈子祠九曲回廊,由门楼进入,依次建有天问坛”“离骚阁”“九歌台”“九章馆”“招魂堂”“垂花门”“独独亭”“思贤楼等九组建筑。与这些建筑相辅相成的是碑林长廊,它将亭台楼阁链接起来。碑林位于屈子祠东则。占地16,200平方米。步入碑林,一块笔迹遒劲潇洒的屈原碑林匾额便映入眼帘,这是由我国当代著名书法家、政治家、教育家楚图南先生题写的。碑林上有黄瓦盖顶,下用红柱支撑,显得金碧辉煌,那黑色大理石的碑林仿佛散发着墨香。碑林集全国三百多位书法家之大作,嵌碑356块,分别镌刻着屈原的二十五篇作品和言简意阂、词语精美的题词。楷、行、草、隶、篆、魏碑、甲骨等字体应有尽有,仅求索两字便有八处之多,风格造型也是各臻其妙。那些风格各异品相多姿的书法作品,让人耳目一新,回味无穷。有理由说,这座碑林堪称中国的一部文字书法发展史。
不言而语,这些建筑都是依据屈原作品内涵创意建造的。观瞻这些建筑和馆内陈设,品味屈原的作品,缅怀先贤,作为一个有思想有良知的人(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相信都不会沉默的,心中的涟漪会随之起伏。
天问坛修建在甬道的中轴线上,门首一尊屈原塑像巍然伫立。他昂首长叹,双手平举,似在向天呐喊:比干何逆,而抑沉之?雷开何顺,而赐封之?
经过了天问坛便是离骚阁,赵朴初先生题写的离骚阁三个字醒目地展现在游客面前。阁中陈列有各个时期各种版本的《离骚》。巨大的石碑上镌刻着由湖南著名书法家夏湘平先生书写的《离骚》全文。西边廊坊内,欧阳中石、张书范、苏适等著名书法家分段书写的《离骚》,以别开生面的形式衔接成长卷,东边廊坊内则是薄一波、张爱萍、杨得志、贺敬之、李铁映、胡绳、沈鹏等国家政要和著名书法家以及湖南省政要的题词。东西侧两廊坊墙壁上临摹有明朝陈洪绶作的《离骚图》。睹物思人,一种特别情愫油然而生。《离骚》是屈原的代表作。如果说《天问》中的质疑与愤慨还是含蓄的,有节制的话,《离骚》则直接敞开了胸臆,以犀利之笔抨击时弊和邪恶势力。
 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余以兰为可恃兮,羌无实而容长。
  委厥美以从俗兮,苟得列乎众芳。
  椒专佞以慢慆兮,榝又欲充夫佩帏。
兰与芷都消尽了芬芳,荃与蕙都化为了草蔓,为什么过去那些香草,今日竟变成了蒿艾而不鲜?我本以为幽兰可以依靠,谁知它也虚有芳颜。抛弃了自己的美质而随俗浮沉,苟且地列入这众芳之班!花椒诌上傲下自有一套,茱萸也想钻进香襄里面。他们既然只会拼命地钻营,又怎能望它们保持美质不变?这些世俗之徒本就趋炎附势,又有谁能在这恶劣的氛围中不受污染!
   这里的显然是指蛊惑国君,献媚邀宠的靳尚、子椒、子兰、张仪之流的不至少数的奸佞之臣。幽兰指的是郑袖,她原来是看重并支持屈原的,可是作为楚怀王宠姬南后的她,却听信谗言,与一帮奸佞庸臣同流合污,共同排斥打击爱国忠良屈原,成为祸国殃民的败类。致使怀王内惑于郑袖,外欺于张仪,不辨忠奸,贻误国事。
离骚阁,踏着石子甬道绕过花坛和垂花门,再拾级而上,就是九章馆。馆内刊写着《九章》全文,两冀廊坊内为《九章》警句。北面镌刻着集书法大师王羲之体的字句:纪念伟大诗人,建设屈原碑林,恢宏民族文化,发扬爱国精神。
《九章》是《楚辞》篇名。是屈原各个是时期的作品,包括《惜诵》、《涉江》、《哀郢》、《抽思》、《怀沙》、《思美人》、《惜往日》、《橘颂》、《悲回风》等九首抒情乐章,其中《橘颂》为代表作。它通过赞美橘树受命不迁深固难徙苏世独立,横而不流的风格,表现了诗人自己纯洁高尚的品格。这首诗借物咏志,写得清新秀拔,开朗乐观,别具一格。
花坛东侧是招魂堂,内刊《招魂》《大招》全文碑刻,西侧为九歌台,内刊有著名书法家李铎、史穆、颜家龙、聂毅等书写的《九歌》全文碑刻。
《九歌》也是《楚辞》篇名。原为传说中的一种远古歌曲的名称,屈原据民间祭神乐歌改作或加工而成。其中包括《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礼魂》等十一篇。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九歌》是以娱神为目的的祭歌,它所塑造的艺术形象,表面上是超人间的神,实质上是现实中人的神化,在人物感情的刻画和环境气氛的描述上,既活泼优美,又庄重典雅,充满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诗人在演绎歌舞,创作乐曲时也不忘忧国忧民。
独独亭的风格别具一格,内刊有《卜居》《远游》《渔父》全文碑刻。
思贤楼则是后人纪念屈原的诗文碑刻。
祠内诸建筑由于修建时间久,尽管有些陈旧,但历代官府、文人骚客以及平民百姓对屈原的敬仰却连同屈原的爱国情怀、不朽作品一道给后人留下了无限遐思以及值得传承的精神财富。
出了祠堂,对面的池塘里荷花盛开,我突然感觉到,屈原与其作品其实就是一朵朵冲天傲阳的荷花——纵观屈原的每一篇作品,体味其中的行文风格,无不感觉到一个——直言谏君,直言发表自己的意见,作品也是直抒胸臆,直接抨击时弊——直得洒脱爽快,让正义者拍手称快,同时也直得理直气壮,令奸佞之人心惊胆战。《爱莲者说》:荷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屈原的人品,屈原作品的风格和直言不讳处事方式,不正是荷花的品格?
 屈原精神不朽
组织方规定的集中时间到了,可是我还是意犹未尽。显然,我想了解的还很多很多,我思考的自然也很多很多。望着祠堂中供奉的收拾干净、头角上绾着彩红的整猪、整羊和糕点、果品等贡品,品味着袅袅弥漫的香烟,看着接踵膜拜的香客,此时此刻,两千三百多年前在这里漫步,在这里愤笔疾书诗文,即而又仰天长叹,在这里与父老乡亲促膝谈心,在这里舞剑抒怀,在这里对月抚琴、吟诗对句的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音容愤貌似乎历历在目。
与屈子祠一堤一草地之隔的汨罗江,昨天刚刚经过了热闹非凡的民间祭祀活动和一年一度雷打不动的龙舟比赛,可惜我们未能赶上这别开生面的活动,未能一饱眼福。此时于零乱之中显得有些平静,浑黄的江面上,除了有几只船舶在漫不经心地游弋外,别无他景,甚至似乎连涟漪也没有。岸边的草滩上,牛羊马匹在悠闲地吃草,牲畜打响鼻的声音也听得见的。望着这一切的一切,回味导游的解说词和阅读资料,让我浮想联翩,这里的每一处遗迹景观,甚至一草一木,都打上了屈原的烙印,都有与屈原相关的传说。騒坛虽然是一块十米见方的土台,但因屈原曾经在这里夜夜吟诵《离骚》而感动冤魂,留下了一卷《离骚》山鬼哭的动人传说。濯缨桥是屈原一日三次濯足濯缨的地方,这条汨罗江的小支流,因为水质清澈而被屈原称之为玉水独醒亭在汨罗江的渡口,因当年屈原与渔夫谈论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而得名。清郭嵩焘有诗叹曰:浮世纷纭醉到今,千年看得几人醒?
冬暖夏凉的桃花洞因屈原常常避暑进而与楚公子子兰辨理,在险恶的环境下受到渔夫保护而负盛名。洞内塑有十处演绎屈原故事的景观,它们是金镐掘井”“击鼓平寇”“王庙问天”“罗城望郢”“月光救屈”“玉水濯缨”“洞天避暑”“宗臣独醒”“骚坛泣魂”“磐石马迹黄狗坡的传说更是动人,相传与屈原朝夕相处的黄狗,在屈原投江后,叼起了屈原的一只靴子,来到了屈原经常散步的树林里,双眼流泪,不吃不喝,一直到死。后人在这里塑了一只大黄狗,旁边还塑着一只大大的靴子。形成了一处黄狗恋坡的景像。招魂亭是屈原的弟子宋玉和景差专程到此为厚葬屈原而举行招魂仪式的地方,两位爱徒声泪俱下地朗诵了屈原生前写给楚怀王的千古名篇《招魂》辞。后来,唐朝诗人汪遵写了《招魂亭》以抒发感慨:
三闾溺处杀怀王,感得荆人尽缟裳;
招魂亭边两重恨,远天秋色暮苍苍。
寿星台痛饮骚酒更是别有意趣、耐人寻味。每年正月初七屈原生日这天,乡老百姓都要来屈子祠举行纪念仪式,由主事者焚香点烛,奠酒烧表,献上贡品,跪拜行礼之后,将屈原作品《离骚》手抄本在屈原塑像前高声朗读,然后将诗稿点燃化为灰烬,将纸灰倾入酒坛,搅匀,大家分而饮之,谓之骚酒。大家以这种形式寄托哀思,缅怀爱国先贤。
在罗子国城,屈原受到了贵族的热烈欢迎和热情接待,为他配了侍从婢女,还以八大碗的美味招待他,可他居安思危,不愿与贵族同流合污,过养尊处优、笙歌燕舞的生活,毅然回到他居住的南阳里破庙里。凤凰山上的屈原庙,屈原留宿驻足过的南阳里、江暮潭,都流传着有关屈原的轶闻旧事,贾谊、司马迁等曾在这里凭吊屈原。
关于屈原十二冢的传说让人听了感慨万端,心潮澎湃。屈原投江后,脸面被鱼类啃咬,其女儿女媭拿来平时在江中淘的金沙请匠人打造成金面以护之。这一消息传到朝廷,楚襄王和公子子兰扬言掘墓鞭尸,抢夺金面,为了他的尸体不被发现,女媭便用裙子撩土,制造假墓,她的孝心感动了天神,天神挥动拐杖圈圈点点,于是一座座假坟冢便拔地而起——其实,这是在女媭的感召下,当地百姓挖掘建造了十一座假坟冢,于是便形成了金冠自有天神护之说。九子不葬父,一女打金脸便成了脍炙人口的传说,从而渐次成为一个典故(说的是楚怀王有九个儿子,楚怀王客死秦国后,无人安葬,而屈原只要一个女儿,却打金脸以葬父)。两下对照,褒贬分明,意味深长。
屈原死后,人们一直把他当神敬奉。端午节原的有吃粽子、赛龙舟、插菖蒲、置艾叶等民俗活动,因悼念屈原而赋予了新的固定的内容,各地一些庙堂也把屈原奉为神灵,塑像以膜拜。吟诵屈原的作品也成为一些庙会和聚会活动必修课。学生的教科书自然也将屈原的历史和作品列为主要内容。历代官府和政要或追封赐号,或亲临祭祀,或撰写祭文,或拨款修葺祠堂,或将秉承屈原遗志列为警示后人之条律规范。国际友人和港澳台朋友也尽抒情怀,凭吊这位忧国忧民的伟大诗人。有史料记载的古代名人政要就有百十位,留下文墨者就有如下人等:司马迁、贾誼、蒋防、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戴叔伦、孟郊、刘禹锡、汪遵、刘勰、李德裕、胡僧、苏东坡、崔涂、齐已、贯休、王十朋、魏了翁、刘克庄、颜延之、张昱、胡助、王庄、施昱、范奭、吴邦大、萧铎、王士祯、查慎行、魏源、谭半农、刘镜蓉等等。汨罗籍著名人士夏元吉、郭嵩焘、左宗棠、李星沅、周嘉湘多次前来拜谒。
其中的一部分凭吊、纪念作品目录如下:
汉,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汉,贾谊:《吊屈原赋》;
唐,蒋防:《汨罗庙碑》;
南朝,刘勰:《文心雕龙》;
后梁,肖振:《楚三闾大夫昭灵侯庙记》;
宋,胡哲:《经理汨罗庙记》;
元,刘行荣:《生建忠洁清烈公庙记》;
明,徐霞客:《徐霞客游记》;
明,戴嘉猷:《重修汨罗庙记》,《重修独醒亭记》;
明,余自怡:《重修汨罗庙碑记》;
清,陈钟理:《重修汨罗三闾大夫词记》;
清,戴文炽:《汨罗怀古八章》;
清,虞绍南:《游汨罗谒三闾祠》;
清,黄世崇:《谒汨罗三闾祠次虞仲凯大守韵》;
清,王立槐:《骚坛记》;
清,唐懋酿:《三闾墓田蠲税记》。
撰写楹联的历代和当代名人政要有:
李白、苏东波、郭嵩焘、潘力生、李元度、董必武、胡绳、郭沫若、曹瑛、李锐、王学仲、熊基权、林岫、王廷风、黎凤兮、林从龙、方滨生、李般木、冯齐泉、吕庆书等。
苏东坡的楹联为:
诗笔《离骚》亦时用,
文章《尔雅》称吾宗。
董必武的楹联为:
旨远辞高,同风雅并体,
行廉志洁,与日月齐光!
宋时真德秀撰《祭屈原文》中赞叹曰:葬鱼腹而不悔,播千古之清明。
南宋时颜延之撰《祭屈原文》称:声溢金石,志华日月。
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曾询问过屈子祠的情况,在他的影响下,一名曾经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士兵,将当时拍摄的与屈子祠有关的照片连同底片一道捐赠给了凤凰山屈原庙。美国专家布斯特拉姆一行五人为了完成研究屈原的课题,于80年代末远涉重洋,专程来到屈子祠考察。美国作家巴巴拉*巴特观瞻了屈原的生平事迹后,她用生硬的中国话连声说伟大,伟大。并用中文写下了激情奔放的诗句:
迷人的祠堂,让人充满想象;站在这里,西方人了解了东方。
英国专家爱丽丝*哈德一家,曾经在屈原漫步过的树林里野餐,体味屈原当年的情怀。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野理先生曾经两次访问屈子祠,不仅赠送了日文版的《屈原》和《楚辞》,还挥毫用中文在宣纸上写下了屈原的诗句:举世皆浊我独清。日本樱美林大学教授石川忠久先生率团造访屈子祠,向屈原塑像敬了脱帽礼后,写下了赞美屈原的诗歌:
屈子祠堂寻汩罗,骚人感慨此何多?
我来公后二千岁,低唱沧浪渔父歌!
日本友人押田正义还将他收藏的明治年间印有屈原画像的画册《横山大观画集》邮寄给了屈子祠。竹治贞夫先生是日本研究屈原的专家,他多次带领学生来访,并将他的研究成果《忧国诗人屈原》赠送给了祠堂。在屈子祠集贤楼还悬挂着一幅醒目的条幅书法《楚魂在此》。这是日本友人田耕一郎先生参观后题写的。
台湾人民把屈原尊为水神,在台北市建有屈原宫,塑像塑成后,主事者请匠人将屈原塑像送到屈子祠供奉,每天烧香奠酒,吟诵屈原作品,意在领受屈原灵气。后来,屈原宫管理处负责人林锥老先生率领一个二十八人的访问团,专莅屈子祠瞻仰,林先生赋诗道:
士林玉笥一脉魂,炎黄子孙祭屈平;
同奏《离骚》爱国曲,每逢蒲节寻哲人!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偕夫人考察屈子祠,在屈原像前默哀之后,挥笔写下了耐人寻味的诗歌:
烈士的终点就是诗人的起点,
昔日你问天,
今日我问河:
只见水面吹来悲风,
悠悠西去依然是汩罗!
国内当代名人政要凭吊屈原者就更多了。毛泽东早在青年时期就非常崇拜屈原,还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就偕同同学游历屈子祠,回到学校后,即用小楷书写了《离骚》和《九歌》全文。在1918年创作了《送纵宇一郎东行》一诗,其中有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之句。
郭沫若早在随军北伐时夜宿屈子祠,有感而发写了词赋《过汨罗江感怀》,发出了揽辔忧天下,投鞭问汨罗;楚犹有三户,怀石理在哪的感慨。建国后又于屈原被评为四大世界文化名人之际编写了话剧《屈原》,在国内外展演。国民党将领冯玉祥面对日寇的侵略,路过屈子祠时写下了《过屈原墓》,这首长达十八句的诗歌,以屈原为榜样,决心以牺牲精神抗击日本侵略者:
我敬佩你的忠肝义胆,我要学你的勇往直前。
著名剧作家曹禺,在他八十岁高龄时重游屈子祠,题写了词赋:
汨罗江畔呜呜声,犹闻屈子苦行吟;
志洁莫若忧国事,日月争光第一人!
数年后在修建屈原碑林时,他又应邀带病撰写了脍炙人口、气势磅礴的《屈原碑林记》。碑林最后以铿锵的语调称:
屈原精神与天地同寿,共日月争光,可以发聋振聩,起顽立懦,垂范于百世,碑林建设之旨,其在斯夫?吾愿后之游者,非徒留连山水之灵秀,吟哦屈赋之瑰奇,叹赏翰墨之隽美,而应继承屈子精神,发扬而光大之,四海同心,共建中华,俾我文明古邦笑傲于世界强国之林。如是,则屈原不朽,而碑林之功亦不可泯矣。是为记。
这篇笔记成为这位戏剧大师的封笔之作。
谒屈子祠凭吊屈原的国家政要和著名人士很多很多,以诗文、楹联、绘画抒发的感慨也无以计数,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天问的延伸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明明闇闇,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
   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
  这是《天问》里面的句子,这部长诗仅次于《离骚》。全诗九十五节,今存三百七十六句,一百七十余问。作品以其咄咄逼人的气势表现出诗人心中的愤慨和质疑来,显示出了磅礴之气。
我以真诚之心,搜寻了如上与完整相差甚远的有关屈原的文字资料,在努力罗列历代人对屈原的肯定、缅怀和赞美之词时,心灵自然受到了震撼。受屈原作品特别是《天问》感染,我突然也生发了若干天问,以便演绎和释怀伟大爱国诗人屈原及其作品。
天的体制传为九重,有谁曾环绕量度?
时隔两千三百多年,当年屈原的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量度天体的英雄豪杰已经不至一人,而是十多位。由此笔者想到一个手机段子,说是我国神七”“神十成功环绕宇宙,航天员王亚平还在太空授课,有记者采访一位老大爷,问他对此有何感想?老大爷思谋良久,回答说:说明惩治腐败比登天还难。也许在屈原那个时代,还没有腐败这种说法,可是屈原所遭遇的一系列不公正待遇,难道说不是腐败造成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行政腐败、司法腐败。可怜可悲啊,我们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诗人,却被这种奸佞互动、君臣沆瀣一气的政治腐败迫害得走投无路,葬身鱼腹。可是时光前进了多少年,腐败现象却是愈演愈烈。人能登天量度宇宙,而腐败却无法扼制。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有谁来改观这种现象?
火山为什么喷发?地震为什么频发?
这是因为地下能力积蓄己久,或者地壳在运动之时,产生了新的能量,地表的高压使得能量产生逆反态势,从而形成了压而不服的冲击波。地壳内部的事情人们还一时难以调解来释放能量,疏导代谢,然而人与之间弱肉强食的高压是不是也像火山喷发和地需那样无法避免呢?
水为什么能够载舟,亦能覆舟?
水之所以载舟,是因为抬举舟,之所以抬举,是因为舟是有用的东西,它可以运送货物,将人们运向需要到达的彼岸。水之所以覆舟,并非水有意而为之。水本来是平静的,恬淡的,它无意覆舟。舟,之所以被,原因不外乎两个。其一是本身的问题,如果装载超重,或者年久失修,舟体破损,自然不堪重负,沉覆是不可避免的。其二,是外部环境作用的。如果风急浪大,就会破船偏遇顶头风。哲人这里所寓意的,所指政权,,所指人民。人民不会无缘无故颠覆政权,政权之所以被颠覆,根源在于舟本身。要使政权稳固,就得时时检查本身有无毛病和装载情况,也要时时居安思危,提防外部势力,做到防患于未然。
屈原所在的楚国这只,被强秦这巨浪所颠覆。这是客观的。然而在主观上,却是本身的问题。如果楚怀王从谏如流,善意听取屈原等人主张,内抑奸党,勤政为民,强国富民,外则联结其他国家,共谋治国大计,不会成为秦国的俘虏。纵观中外历史,各朝代政权之在取得政权之后,都会加强的建造和加固,可是到了后来,就忘记了当初宗旨,不仅贪得无厌地超负荷运转,而且忽视了浪欲静而风不止的险恶存在。一个个政权无一例外地被颠覆。
当今,一个个高级贪官相继落马,难道不足以以史为戒?面对这种老虎遍地、苍蝇乱飞的现象,感悟屈原精神,忧国忧民不能不提到极其重要的议事日程。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宁夏作协副主席。创作出版有《花旦》《土堡风云》《柳毅传奇》《浪子吟》4部长篇小说和《凤凰泉》《黄土情》2部剧本集以及《西吉风景线》《飞翔的情绪》《奔放的旅程》三部散文集。创作有《六盘山缉捕令》《骑兵第一连》《纳家户》《董福祥勇抗八国联军》《柳毅传奇》等多部影视作品和《三姊妹》《凤凰泉》《好水悲歌》《走出大山》《情暖农家》《黑面人》等10多部戏曲剧本。其中秦腔电视剧《三姊妹》获第二届中国人口文化奖,多卷本长篇小说《花旦》获第三届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最佳影视小说奖。其创作业绩收录于《世界名人录》。


相关热词搜索:屈子祠 高辞远 廉志洁

上一篇:端阳,纪念屈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