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诗魂屈原 > 正文

忠魂永驻汨罗江
2018-04-03 23:22:31   来源:   作者:孟庆显   评论:0 点击:

一、河泊潭江边寻父

 

天蒙蒙亮,晨雾笼罩江岸。翁爹急匆匆地来到屈原的住处。屈原睡房的窗口还透出微弱的灯光。他便轻轻地敲了敲大门,门是虚掩着的。翁爹推门而进,轻声地喊:“女媭,女媭。”不见人应。他又敲了敲女媭的房门,门也虚掩着。他推开门,只见女媭和衣睡在床上。

“女媭,女媭”翁爹站在门口喊了两声。

女媭突然惊醒,坐起揉着睡眼,下床走近门口:“翁爹,您这么早来啦。”

翁爹指着手里提的小木水桶:“这里有几条青背鲫鱼,是从三家墩的深水潭里捕到的,给大夫补补身子。”

“谢谢翁爹。”女媭忙接过小木桶,“父亲这几天不思茶饭,神情恍惚,彻夜不眠,反复吟哦《离骚》。”女媭指了指父亲房间,“现在灯还亮着哩,准是还没睡。”女媭放下小木桶,急忙走向父亲房间。推开门,只见书案上浑黄的油灯下,一卷《离骚》只有最后两简没卷好。上面的词句跳入了她的眼帘:“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即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女媭看后大吃一惊,连声大喊:“父亲,父亲!”无人应。她急忙转身跑向马棚,白马不见。她再回房,父亲的佩剑也不见了。她清楚,自从离开郢都这近十年里,所有的随从都先后离去,只有白马佩剑随身不离,被他视为自己女儿一样的“亲人”。近日,传来郢都被秦所克的消息,父亲神魂不定。女媭突然感到情况不妙,于是走近站在房中的翁爹,哭丧着脸:“翁爹,父亲肯定去河伯潭那里啦,怎么办?”

“不急,我立马找几个人驾小船沿江去找。”翁爹急转身去村庄里邀人去了。

小渔船在江中急速飞行,女媭向着蒙胧的江岸高声大喊:“父亲,父亲,您在哪里!”

渔船很快到了河泊潭。这时天已放亮,晨雾渐渐收没了。河泊潭岸上,白马向着江中一声声嘶叫,前蹄不停地刨着草地。女媭、翁爹急忙跳上岸,白马更是高声嘶叫并又不停地打着响鼻,似乎在告诉他们什么。屈原的佩剑挂在马鞍上。女媭双手张成喇叭筒,向着凤凰山远处高喊:“父亲,父亲,你在哪里!”翁爹清楚屈大夫只怕是……“女媭,不必喊啦,这么早你父亲不会到凤凰山上去打扰村民的。”

女媭脑子里突然蹦出《离骚》最后一简上的“吾将从彭咸之所居。”她想这是父亲有意所示。于是,她面向江面跪在草地上放声痛哭:“父亲,父亲,您不该如此离开我,离开那些亲近您的村民‘渔父’啊……”

翁爹急忙吩咐小山、大亮两个驾船的小伙,赶紧向下游划去,他站在船舱中注视观察江面,女媭站在船头大声地呼喊着。

其时,洞庭湖西水渐涨,江水几乎滞流。小船划到湘江边的沉砂港处,仍不见屈原的身影。于是翁爹吩咐逆江而上,边划船边齐声大喊:“屈大夫,您在哪里,同我们回南阳里啊。”喊声不断,船飞如箭。

后人在此立碑修亭以纪念屈原,现属国家重点文物保护。

 

二、凤凰山彭氏族悲情

 

女媭的喊声惊醒了彭四爹。他是凤凰山最大的村落彭氏族的族长,也是屈原笔称“渔父”的众者之一。彭四爹急忙来到江边,看到翁爹的小船大声招呼:“翁爹,翁爹,你们这么早是在忙啥啊,上岸来歇歇。”船靠岸,翁爹跳上船:“四爹,把您惊醒啦。”

“没啥,到了我这一把年纪,早晨贪不了床,听到有喊声便来啦,是不是出什么事啦?”

“屈大夫不见了,寻他。”翁爹语气凝重。

“不见了?”彭四爹一惊,稍一沉思;“上月十五,他还来啦,我们留他吃饭,他 不肯说是下次来吃,我们并约定这月初一定来喝两盅。我们鱼肉酒都准备好了,不见他来,还正在纳闷哩。”彭四爹用疑惑的眼光望着翁爹。

翁爹悲愤地告诉彭四爹。“郢都被克了,楚国亡啦!他可能殉国啦!”

彭四爹一惊,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似乎明白什么:“既然是这样了,您等一下,我去邀人,一定要把屈大夫找到。”

不一会,彭四爹带了一帮人急匆匆赶来,还举了一面黑色框边的红旗,带了锣鼓:“翁爹,我们出动十五条渔船,每船五人,荡桨在后,两边两人用桡子划船跑得快,再在一只船上插上这杆旗子,打鼓鸣锣,这样就告诉了沿江十几个村子的村民,以便大家一起来找。”

“四爹想得真周到,好,好,这样就不怕找不到屈大夫了。”翁爹想了想与彭四爹商量:“您再费心组织些人,在入湘江口处用竹杆和大网把江口栏住、守住。”

“好,好,放心,立马行动。”

“还有,这匹白马托您照管,选一个会骑马人准备随时和我们联系。”

“放心,好,这样做没问题。”

女媭取下父亲的佩剑,流着泪拍了拍白马的头,只见白马眼下也有两道长长的泪痕,女媭忙回到船上,无神地望着江面。

十六条船,分三行横排江面,急速向上游划去。女媭用沙哑的声音不停地喊着,排在中间的一条船上鸣锣打鼓,打捞船队,气势非同一般。

 

三、白娭毑江边哭魂

 

白水凼是江边一个有几十户人家的大村落,白娭毑家紧靠岸边。

当打捞船队临近白水凼时,村民听到锣鼓声都空门而出聚集江边。当得知屈大夫沉江的哀事时,人们痛哭流涕,白娭毑最是伤心,跪在地上拍打着地面,号啕大哭。她想起了屈原大夫几乎每月初一、十五去河伯潭时必经他家门前路过。一次突然下暴雨,屈大夫站在阶基躲雨,把自己的长袍披在白马身上,白娭毑见状忙取出一领蓑衣盖在白马上,把屈大夫的袍取下凉好,然后烘干。屈原很是感动,后来屈原每次路过总要下马进屋问候。最使白娭毑感动的是屈大夫看到她快十岁的孙子还光着屁股蛋子,成天只是玩耍,心里不舒服。于是,带来了几片竹简,一只毛笔,一小节墨,告诉小孙学字。后来白爹也照着样削了不少竹简,把孙子写字,可竹简变形写不成,屈大夫又耐心告诉制简的方法,用火烤出竹简的油水,再用冷水一泡就行。就这样屈大夫每来一次就教她小孙子写字,小孙子聪明,喜欢上了写字。现在已在“贤学馆”上学了。

这样一位爱民如子,近民如亲的朝廷大官,怎么不受人们尊敬?如今他没了,怎么不叫人痛心疾首?

白水凼村也跟着出了十几条渔船参加了打捞队伍。

后来,人们把这恸哭屈原的地方叫“哭魂墈”。并面江修建一堵照墙,上书三个大字:“哭魂墈”,以示纪念屈原,这也是纪念屈原景点之一。

 

四、“贤学馆”江岸哀祭

 

打捞船队一路上行,离鱼街村还有近一里路时,村民们得知信息全都来到江边。

鱼街是沿江上下十几个村落捕鱼、鱼贩集散地,故称鱼街。集居百十户人家。

“贤学馆”周先生听到噩耗,忙取下学堂门口的两扇门板,写下了两个大字,“哀”“祭”,带领几十个学生抬着门板来到江边。

“贤学馆”如今是方圆几十里最有影响的学馆,说起“贤学馆”,还得说屈原。

屈原“行吟江畔”来到鱼街,集居这么多人家没有一个学堂,众多孩子只是嬉戏玩耍,于是他访问了族上头人周爹,建议办一学馆,周爹见屈大夫如此诚心用心,重视文化,于是邀来族人商定此事。不久学馆办成了,屈原又到了“凤凰山”拜圣的日子来到鱼街,见学馆办成了,很高兴,并把准备好的银两捐赠学馆,还应请给学馆题写了“贤学馆”馆名,屈原还承诺以后定来讲学。

现“贤学馆”不到六年时间已有学生近八十人,屈原为地方文化发展功盖于天。

为纪念屈原,就在屈原安葬后鱼街人在临江处修建了一座“哀祭门”,人们都经此门出入江岸不忘屈原,这也是纪念屈原景点之一。

鱼街村出动二十多条渔船,在其中三条鱼船上举旗,安放锣鼓。

就这样,打捞的船队更增声势了。

 

五、斗半湾威震渔霸

 

斗半湾是汨罗江江岸湾凹形成的一个水域湾,足有一斗半田亩大,故名斗半湾。岸上茅蓠竹舍中住有十来户渔民,以捕鱼为生。这里靠江近湖(洞庭湖),鱼源充沛,加之渔民勤劳捕技高巧,渔业还算可以。可却是渔霸涶涎施威掠取的对象。

一日,屈原去河泊潭经过斗半湾,“渔父”宋爹捕鱼回来正在晒网,看到屈大夫忙上前拉住白马缰绳:“屈大夫,下来歇歇,我今天正好捕到一条肥鲤鱼,足有四五斤,上个月你不是答应到我家吃鱼喝酒的吗,今天来喝两盅”。

屈原跳下马:“真不好意思,劳你牵挂费心,好,喝两盅”。渔父一边拴好马,一边交待女儿煎茶,准备煮鱼,随而陪屈原在门前坪地坐下闲谈。这时,只见熊渔霸腥红着双眼步履跄踉地走来了。宋爹忙上前招呼:“熊霸哥来哒,这边请坐。”

渔霸走向板凳,瞟了一眼屈原,未予理睬,坐下。

宋爹:“渔霸哥,你今天来此,有何贵干啊?”

渔霸语气僵硬:“收鱼税”。

宋爹:“前两天你不是收去了吗?”

“前两天是前两天,今天是今天,没什么客气讲的”,渔霸横蛮地说。

宋爹:“眼下是捕鱼淡季,实在难捕到鱼,请你高抬贵手,宽限几日吧。”

渔霸生气地:“你真是吃了灯心草,说轻巧话,你不交钱,我去喝西北风呀!”他看见桌上的鲤鱼,“就把这条鱼给我算了”,欲来提鱼。

屈原坐在一旁实在听不下去了:“渔霸哥,这渔税钱可是上司差派?”

渔霸大言不惭地:“不是”。

屈原忍住气:“可有上司的公文?”

渔霸傲然无耻得意地:“嘿嘿,我就是上司,我的话就是公文。”

屈原生气地:“如此说来,都是你个人所为啰”。

渔霸趾高气昂:“是又怎样?”

屈原紧问:“难道你就不怕官府?”

渔霸得意地:“官府?哈哈。”指着屈原,“我看你是有些迂腐吧!”

宋爹补言,“郡主是他的亲戚”。

渔霸指近屈原,“听见了吧”。

屈原气愤地,“郡主就不怕朝廷?”

渔霸:“哈,我刚才还以为你迂腐,原来你是个大活宝,笨蛋。朝廷?朝廷内除了那个不识时务的屈原以外,看来你要第二个大活宝,告诉你,我们的道上直通朝廷。”

屈原耐着性子劝告:“常言道,人做事,天在看,难道你就不怕报应?”

渔霸粗野地:“你是什么东西,敢如此跟我讲话?”欲冲向屈原。

屈原撩开袍摆,露出剑鞘,宋爹急忙拦住渔霸:“莫生气,他就是屈原大夫”。

渔霸一惊,忙收敛凶气:“你……你就是屈……屈大夫?”

屈原正义凛然地:“正是,回去问问你们郡主,我是什么人,要他们洁身自好,不可做眜心之事。”

渔霸胆怯了:“是,是”,转身欲走,又回头望了一眼桌子上的鱼。

屈原站起来严厉地:“请你听清楚,这些贫苦的渔民你别再欺霸啦,多积点善德,不然你会没有好下场的。”

渔霸连声:“是,是,不敢不敢”怆惶离去。

屈原抽出佩剑一大节,又狠狠地套进鞘,望着渔霸去的背影气愤地自语:朝纲不正,邪恶丛生,黎民遭难,国破无日。

宋爹见屈原生气忙打圆场似的:“屈大夫,不生气了,我们把这鱼煮了,喝两盅”。

屈原语气肯切地:“谢谢宋爹,今天就不吃了,这种人要吃的鱼,吃了没味道,改天我再定来吃你捕的鱼。”

宋爹愧意地:“那,那,今天不好意思,好,好,改天定来。”

屈原骑上马向宋爹一个抱拳:“再会,捕鱼注意风浪,安全啊。”

自此,渔霸真的不敢欺凌这些渔民了。斗半湾的渔民,对屈原的感情异常深厚,每每屈原经此,总要强行塞两鱼给他带回。今天听到屈原殉国的噩耗,全村的十几条渔船一齐开出半斗湾参加捕捞。

后人为了纪念屈原,赞扬屈原的正义精神,把“斗半湾”改叫“斗霸湾”,是纪念屈原景点之一。

 

六、驻歇亭毅然拒请

 

清泉村也是紧靠汨罗江边的一个大村落,聚居着刘、吴两姓为主的百多户人家。村里有个名庆四的九十岁老人,他好做善事,搭桥补路,只要是对人有益的事,他就乐意而为。村人称谓时免去周姓,尊呼庆爷。江边大路是南北主要通道,庆爷自已动手,发动自家子孙,用竹子做柱当梁,稻草盖顶,在路边搭起了一个亭子。亭中用土砖砌了八个小墩。他亲自用稻草编了八个蒲垫放在上面,供行人歇气做坐凳。他还从山坡上用竹子引来一线泉水,在亭边放了一个小缸,用竹子锯成了几个小竹筒,供人喝水用。他的善举深得人们称道,人们把这亭叫做“驻歇亭”,即行人驻步进亭歇歇。庆爷每天横着拐杖(拐杖不柱手中,而横在腰间),来亭中坐坐,望望江景和行人闲谈闲谈。

一日,也是第一次屈原行吟经此,恰遇庆爷来到亭旁。屈原见年长老者连忙下马,上前作揖问安。庆爷还是第一次见到骑马的人经此,他端祥一下屈原,见此人年岁虽也不小,但气宇不凡,忙双手抱杖作揖:“客官,请进亭稍歇吧”。

屈原把马拴在竹柱上,抬步进亭,和庆爷攀谈,有说有笑很是恰和,自此,屈原每每来此总要和庆爷谈上一气功夫。

一日,屈原与庆爷正在亭中闲谈,江中从上游飞来一只小船,从小船上上来五个衣着不俗的人,抬着两口不轻的木箱,急匆匆来到亭中。一人走近屈原,深深一揖:“屈大夫近来无恙?”

屈原一惊:“你是何人,为何知我屈原?怎来此找我?”

“在下齐国特使,您忘啦,您出使齐国时,我见过您,我奉齐王之命,苦找你三年,好不容易今日才得以相见”。

屈原正了正容颜:“哈,齐使,找我何事?”

来人忙从袖筒中取出一信:“这是齐王给您信,是请您去齐国辅助齐王治理国家”。

屈原接过信看都没看,随手丢在泥墩上,轻篾地:“齐王…请我…辅助治理国家,齐王给我好大的面子啊,他怎么不亲自来?”使者忙答曰:“因不知大夫具体下落,故特派在下寻找,并出硬命令,我若找不到您,请不到您回去,悬头城门。”

“啊哟,这个命令严酷非常,我屈原何德何能需他如此重视?在楚国我是大臣,我辅助楚王是理所当然,因为我了解楚国,知我楚民,应该如何作为,这自然是有方有法的。若到了齐国,我就一切茫然,正如我楚地的橘树,在楚地可结出可口浸甜的橘子,而要栽种在齐地结下的只是又苦又涩的枳子。这岂不枉费了齐王的心愿吗?”屈原自然而然地述说。

使者见以事理礼节劝说不了屈原,忙转身招呼随从:“上”。随从抬上木箱,使者打开:“这里是齐王聘请您的礼品,绸缎百匹,黄金万两,还有……”屈原轻视地:“还有价值连城的珠宝,还有……礼品不少呀!可我消受不起,我在汨罗江有千万臣民是我的衣食父母,用不着这些馈赠的礼品。那些金银珠宝皆身外之物,我要他何用?放在身上,就会疏远臣民,招来祸患,不收,不能收,请悉数带回。”屈原未予理睬,紧握佩剑,两道严光直射使者。

使者几眨双眼脑子一转,心想你屈原礼利不服,再给点厉害你看看:“屈大夫,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怀王被秦所虏,当今楚襄王昏庸无道,听信奸侫之徒加害于您,您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枉然,现楚国朝纲不正日薄西山,灭亡有日,大厦将倾,安有安居之处?倾巢之下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岂不冤枉了您一身的本事吗?到时您还无葬身之地,后悔莫及。”

“呸”,屈原怒眼圆睁:“无耻小人,不足与语,我无有可悔,要说有悔,悔不当初与胆小无为的齐王联盟抗秦,我如今楚国广大的青山绿水能容纳我屈原,我无须被人将头悬城门,他人也不敢伤残我躯体,我自主自然投入我楚国大地怀抱,磊落一生,绝不辱青史,我楚国纵然现时国力渐趋弱势,但若遇明君有我正气的楚国臣民,会强大起来的,即使现若被秦所灭,只要楚魂仍在,今后亡秦必楚,不必胡说八道了,滚!”

使者呆呆地站在那里,刚才那点神气荡然无存,突然双膝跪下,号啕痛哭,双泪俱下:“屈大夫,屈大夫,救救我吧,同我去齐,以后我做牛做马紧随您前后,屈大夫求您啦”说着说着,连连磕头。

屈原转过身去:“滚,我净洁的楚地不容无骨的蝼蚁,再不滚免得玷污我的宝剑”。

使者无奈悲怆地离去,陪同者欲空身离去,却被屈原厉声喝住:“把木箱抬走,不要留这里有污我楚地。”

庆爷看着使者五人抬着木箱悻悻离去,不知是有意试探还是善意规劝:“屈大夫,有这等美事,乐享荣华富贵,何不应允?在我这穷山僻壤受苦受难?你看当今不少学子周游列国,还不是想捞到一官半职,乐享荣华吗?”

屈原忙拉住庆爷坐下:“庆爷,您有所不知,我屈原从小立下志向,决不变更,为国为民,无所欲求,不能随波逐流啊,在浑浊中不能污我清白呀!”

庆爷双手抱杖向屈原长长一揖:“请恕我刚才不慎之言,钦佩钦佩,大夫高风亮节无人可比,来,”拉住屈原的手,“去寒舍坐坐,喝一碗滚烫茶”。

屈原按住庆爷的手:“不啦,刚才有误了我的行程,我得赶紧去凤凰山竭拜彭氏族供奉的先圣辕帝。”

庆爷望着远去的屈原久久地站在亭中感慨不已。

他把屈大夫拒请事遍告村民,村民无不感动,尔后对屈大夫更是尊敬有加。

后人把这“驻歇亭”更名叫“拒请亭”,是纪念屈原的景点之一。

捕捞队的船只已有近百十条了,来清泉村江段时,村民齐集岸上,族上也派出二十几条小渔船参加打捞,也安上锣鼓、旗子。

庆爷闻信,柱着拐杖站在驻歇亭中,用拐杖使劲地顿击地面,双泪纵流,欲哭无声。

 

七、“回龙门”翁爹布阵

 

打捞船队已是百多条船了,逆江而上,所经村落都有渔船加入,来到五里冲冲口溪水河的急回湾时,上游又有一支小船队顺江而下,在此会合。原来是南阳里、狮子口、楚塘、三家墩、阳家墩等村子闻信自动组合而来的船只。翁爹就在急回湾部署调整,一齐分队排列有序地向上游划去寻找。

后来“急回湾”人们改叫“集汇湾”以纪念屈原。

浩浩荡荡的打捞船队像一条长龙来到了长乐镇,此处江窄、水浅、滩多,也时近傍晚,于是翁爹在江滩上召集各村为首的人商议,船队不再上行,屈大夫躯体上游几十里,这奇迹不会出现,于是船队返回。翁爹还详细部署,自罗江以下各村河段各村守管,昼夜转番不停寻找,明天躯体不见浮出水面,渔船带上鱼钩,或拖网打捞,各村各户用芦叶包好饭团,丢向江中,给鱼吃,以免馋鱼伤害屈大夫。

这时白水村的白大爹大声喊道:“听翁爹安排,一定把屈大夫找到,若找不到,我们随同屈大夫一起去。”

众人齐声:“一定竭尽全力找到屈大夫!”

船队返回,后人把此处叫作“回龙门”建亭纪念。

微信图片_20170916094613是纪念屈原景点之一,现属国家“非遗文化”,为重点文物保护。

第二天,不见有各河段的反馈信息,翁爹坐立不安。晚上翁爹带领几十个壮汉,找来一条稍大一点的小船,顺江而下。只见各河段小渔船挂着灯穿梭不息,岸上、江边都点上了油灯、松明枝、柴火堆,江岸边有人提着灯笼行走寻找,整个下游江段两岸灯火通明。

已是半夜时分,翁爹来到河泊潭与彭四爹会面,彭四爹告诉翁爹:“白马两天来,不饮不吃,向着南阳里方向站着。”

翁爹深有感触:“畜牲尚能如此,何况有情感的人呀,我们一定全力找到屈大夫,不然终生为憾。”

旋即,翁爹一船又返回南阳里。

 

八、三家墩慎护忠躯

 

已是第九天,仍不见屈大夫躯体,翁爹心急如焚,他多么祈望老天有灵,委派神仙把汨罗江抬起,把水倒干,屈大夫躯体就会找到。可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是第十天,他一大早又同大亮、小山驾船顺江而下.来到三家墩河段时,只见几条渔船汇集在一起,船上人齐声在喊:“一、二、三,慢点,慢点,好!”

翁爹急忙上前,原来是三家墩,郑丙四爹,周二爷两条鱼船用鱼钩把屈大夫躯体钩到的。翁爹悬着的心才算落下,人们小心翼翼把屈大夫抬上岸,摊放在村东的一处高墩上,郑丙四爹、周二爷忙安排村民,找来艾蒿在躯体四周插上,点燃蚊香,还洒上雄黄酒,大蒜子水,以防蚊虫侵害屈原的躯体,翁爹和众人在收敛屈原躯体时,发现他的裤管内袍夹中灌了不少砂石,他是自沉的。

翁爹派快船通知沿江各村,不到两个时辰所有打捞船只都聚集到了三家墩河段。翁爹指挥,用凤凰山彭氏族那只大点的船载上屈原的躯体,所有船只成行成队鸣锣打鼓向南阳里进发。八里长的河段两岸齐集村民跪在岸上手里拿着燃香流涕迎送屈原。

摊尸处后叫“摊尸墩”,也叫“晒尸墩”,是纪念屈原的景点之一,竖有石碑纪念。

 

九、出殡路万灯送灵

 

把屈原尸体运回南阳里,安放在堂屋中摆置的鲜花绿草丛枝之中,翁爹为首和各村族头人组成了治丧组,从平江运来上等杉枞古木,按当地风俗制作推缝棺,打上生漆,再按朝廷规格在棺材外套上外椁。古代人对葬丧是非常讲究的,墓地、安葬时间的选择慎之又慎,严之又严。治丧组特请来当地最著名的风水先生,先顺利地择选好了墓地。在择选时间时,风水先生犯难啦,屈原是寅年寅月寅日寅时出生,生在四“寅”必是奇人,可葬也得有寅相合才为最佳,这年非寅年,五月非寅月,再三推排,得出本月二十一日为寅日,再配上寅时,那么屈原生葬六“寅”相合,也世间无有,于是治丧组通告沿江各村,屈原出殡安葬定于五月二十一日寅时。

且说在安葬的前一晚上,翁爹和众人守灵,半夜时分,他眯眯糊糊,看到屈原牵着白马来到跟前,清楚地说:“费劳你们啦,为我铸半边金脸伤财了,使我在地下感到不安,也觉不宁”说完不见了。翁爹一醒,知道这是梦。白马前几天活活饿死了,怎么还会跟屈原来?啊,这是屈原托梦,“不安”内心不安,有感激之情,一边金脸不管值多少钱,这是汨罗江人民以聊表的崇敬之心。“不宁”翁爹突然明白了,金乃贵重之物,盗墓者所欲掠取之财,哎呀,怎么没想到这点?于是翁爹立马召集治丧组人员,商议决定,造假坟,通知各村,能出动的壮劳力,带箢箕、扁担、锄、锹,前来修坟。结果就在屈原安葬的当天晚上一整晚修了十二座坟,后人称为十二疑冢,至今完整无损不曾被盗。

且说出殡那天,寅时属晚上四点,离天亮还有二、三个小时,再说寅时下葬,发殡时间只得提前一些,二十一日即使晴天有月也是亏月,一路漆黑,只得点亮松把引路。当二十四抬的棺木抬出南阳里时,只见刚修好的出殡大路两边间隔距离相等的一盏一盏灯光闪亮,持灯者都泪流脸颊,跪在地上,男女老少皆有,他们都是连夜从各村赶来含悲送屈大夫最后一程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这条出殡路后起名“万灯路”,以纪念屈原。

屈大夫走了,给后人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财富,无穷的思念,永远的怀念。屈原投江日是五月初五,后人为了纪念屈原,把这一天定为端午节,屈原躯体打捞上来是五月十五日,于是,人们对屈原思犹未尽,又把这一天叫作大端阳(节),又将打捞屈原时渔船竞驰、包粽子、插艾蒿、洒雄黄酒等,演绎成了汨罗地区特有的端午习俗;吃粽子、插艾蒿、喝雄黄酒、划龙船,两千多年约定俗成。现汨罗端午文化已列为“非遗文化”,汨罗是端午的源头,龙舟的故里,屈原与汨罗江,万古千秋,同耀日月。


相关热词搜索:汨罗江 忠魂

上一篇:记忆中的屈子庙
下一篇:频超梦想架金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