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诗魂屈原 > 正文

频超梦想架金桥
2018-04-04 09:38:16   来源:   作者:黄中模   评论:0 点击:

第九章、应邀去湖南讲学受欢迎,河北魏际昌教授倾情扶助

此前,湖南学术界很关注我们与日本学者讨屈原的文章。其中如湖南师大的颜新宇老师、汨罗文物局长唐洪禧、汨罗屈原纪念馆的刘石林馆长,均很重视。他们知道我在三月中旬,要到湖北武汉师院讲学与开会,于是就有湖南大学与汨罗文化局先后发来了邀请函,请我到湖南讲学。

在武昌开会时,心想湖南学术文化界很热情,我当时只是一名普通讲师,去后,别人贴海报都缺乏底气。于是向河北大学中文系魏际昌教授讲了,因他是当时德高望重的楚辞和古诗词专家,希望他能和我一道去湖南讲学。他为了支持我,便很高兴地答应了。

魏际昌 (1908 — 1999 )先生,字紫庵。曾就读北京大学中文系 1934 年毕业,考入北京大学研究院中文系,攻读中国古代文学硕士学位,受业于胡适等名师。1937 年毕业并取得硕士学位。七七事变后,任湖南省教育厅第一民众教育馆馆长, 1941年任湖南省第八中学校长, 在湖南省有崇高的威望。抗日战争胜利后,到东北大学任教授。 1952 年到天津师范学院(河北大学前身)中文系任教授。他的著作有论楚辞与唐诗、元曲多种,1985年当选为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

与会的湖南学界的代表得知魏先生愿意同我一道去,当然很欢迎。在3月18日湖北会议结束后,我们就于19日乘火车去湖南讲学。

    1、游汨罗江吟成新词,去县城讲学听众踊跃。在去武汉开会前,我于2月下旬,收到汨罗县文管所的邀请函。其函云:

重庆师院中文系转院党委暨院长:

    闻你处黄中模同志将到武汉讲学,我们想讲他到我

处讲学,介绍屈原纪念馆的新的扩大方案,提审查意见

和介绍他和日本人的有关屈原问题的争论。你们如同意

请你们转告黄同志,请他于三月份的适当时间来汨罗

文化局。先来电报,我们将去汨罗火車站恭候。……

此致敬礼!       汨罗县文物管理所  1984220

    3月19日下午,我们到了汨罗,特别是有魏老先生一道,刘石林馆长等同志非常热情。次日去汨罗江和屈原纪念馆参观,还有县委宣传部和文化局的领导陪同,参观游览汨罗江屈原投江处、名胜骚坛及屈子祠,看到许多历代保存的有关屈子投江的珍贵资料,收获很大。上午还在屈子祠开了座谈会,给扩建屈原纪念馆提了建议。由于魏际昌先生又是诗词名家,文管所唐所长就热忱请他题诗并写成书法作品留作纪念。

魏先生挥毫题诗一首后,主人便邀请我题诗。因当天时值农历仲春,火車经过洞庭湖,南下驶入湘江沿岸,在明媚的春光照耀下,红倾绿吐的湘江原野,景色格外迷人。本来就诗兴大发,加以游览了汨罗屈子行吟处,以及“骚坛”等名胜,于是便搦笔和墨,在纸上写下了题为《沁园春--游汨罗屈子祠有感》词一首。其词云:

    莽莽湘原,花红沃野,风绿柳梢。喜洞庭万顷,波光浩渺;汨罗江上,

涌浪滔滔。屈子当年,峩冠长剑,泽畔呵天愤未消。沉江处、听声声鼓枻,

伴诵新骚。    伟人万古云霄,令千古文豪颂声高。可争光日月,温公再

咏;鼎堂史剧,起凤腾蛟。未料东瀛,风潮再起,谬证翻新妄论骚。知音

众,有神州大地,笔底波涛!

新词上阕描写了从湖北乘车经洞庭而游汨罗江,在江畔骚坛,听朗诵新诗的实境与心情;下阕用司马温公继承司马迁传统、再评屈原“可与日争光”,与郭沫若史剧《屈原》在重庆演出,有腾蛟起凤,万人空巷的效果相呼应,概括了屈原受到千古文豪和人民敬仰的历史实际,想不到在当代,还受到日本一些学者的否定,因此将激起神州大地学人的批驳,卷动笔底波涛。这是笔者当时梦想发起与日本学者就屈原问题进行论争心境的真实写照。

下午我们在回到汨罗县城,去宾馆路上,见街上贴出了欢迎我们讲学的海报:

                     海            报

    为了继承、发扬伟大诗人屈原的爱国主义精绅,推动我县研究屈原学

术活动的开展,我县特邀请河北大学楚辞专家魏际昌教授和重庆师范学院

黄中模老师于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在我县讲学。题目:《评日本学者的屈

原否定论》。地点在教育局会议室。欢迎有兴趣的同志参加。

                  汨罗县文化局   一九八四年三月二十日

其实类似海报的“邀请书”,由县文化局早在三月十五日就发到各单位去了。特别是经过海报的公开宣传,就起了意料不到的效果。地点原定是县教育局会议室,但当天县各单位的干部与街上的群众也拥来了,有的是关了店门赶来听讲的。会议室容纳不下,临时改在电影院举行。

    当我们走上讲台时,见电影院台前大厅与楼上楼下,都座无虚席。开始时,经分管文化的县领导,对我和魏先生作介绍、并致简短的欢迎词后,就说欢迎重庆师范学院黄中模老师给我们作“评日本学者屈原否定论”的学术报告。

    本来我先与魏先生商量过,为了尊重他,请他先讲,但他说我是主角,应当由我先讲后,给他留半个钟头,他再补充。我笑着说:“有老将压着阵脚,我当先锋也行”。于是我走上讲台,一口气讲了一个半钟头,环视台下听众越来越多,两厢还站着许多听众。

吸引听众的原因,是我有充分的准备,能用楚辞学界的最新成果(西北师院赵逵夫关于“伯庸”的考证)、用最新出土的长沙马王堆汉墓及湖北出土的《秦楚月对表》等文物,证明《离骚》中屈原自述生辰与皇考的真实性;用前述古籍中的确切的例证驳倒日本学者错误,加以在武汉已有讲学的实践经验,故讲的内容精炼充实、可以让听众耳目一新。这从下面刊登的汨罗县媒体的报道可见一斑。

魏先生在未听我讲之前,还担心冷场,因效果出乎他的意外,结束后便高兴地对我进行嘉奖与鼓励说:“你今天讲的内容和效果,是出乎我的意外的好。如果再加修改和补充,可以拿到北京大学去讲”。

次日,汨罗县广播台与报纸便播发了记者的一篇新闻报道:其标题与全文云:

            屈子丰碑在,爱国心相通

        ――汨罗县城关五百余人踊跃听屈原学术报告

    三月二十一日上午,河北大学中文系教授、全国屈原学会等备委员会

副主任魏际昌老先生,四川重庆师范学院中文系讲师、全国屈原学会筹备

委员会常委黄中模先生及其一行,应汨罗县文物管理所邀请,来汨罗,在

县电影院作了四个小时的屈原研究学术报告。

    汨罗县宣传、文教界人士对我国屈学界和日本部分汉文学家--屈原

否定论者的论争,十分关心。县人大副主任、县委宣传部部长、县政协副

主席、县统战部部长和城关五百余名各界人士,踊跃前来听课。人员始终

有增无减,台上台下回荡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感情。

    日本的否定论者认为,屈原没有其人,《离骚》等作品非屈原所作,《屈

原列传》没有真实性。黄中模先生的报告,以他那精细的研究,撼不动的

论据,无可辩驳的推理,以及典籍与出土文物并用,将那些在日本、被推

为最新的研究咸果的论文一篇篇被驳得体无完肤。

    听众们对捍卫爱国诗人屈原,捍卫中华古典文化的尊严,而又对勤奋

刻苦的中国屈原家们十分钦佩,会场不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屈子丰碑刊

入典籍,流传民间,立在人民群众心中,立在中国屈学家的研究成果之上。

湖大邀请书-2撼山易,撼屈子难,学者和人民,知识水平不同,工作

岗位不同,但爱国的心是相通的。我们期待着书面和桌

面上论争的彻底胜利。

                        汨罗县文化局   任国瑞

                                  1984年3月

这篇报道,后来还以汨罗县文物管理所的名义,以书面形式发向全国。在北京高层中起了很大作用,虽是后话,但这也是笔者要在此全文引出,供读者了解的原因。

    2、湖南大学热情邀请讲学,校刊开辟专栏对外报道。在汨罗作短暂停留后,我们于22日到了长沙。湖南大学派車迎接,住进学校招待所。

    此前,该校先从湖南师大楚辞专家颜新宇老师处,得知我要去武汉讲学,于三月初便给我发出邀请函云:

黄中模同志:

    闻您于三月中旬在武汉讲学,如您院系同意,望能

于三月下旬来我处讲学。内容拟为:楚文学和屈原研究

(包括国内外对屈原否定论的争辩),以 及您的治学心

得。……欢迎你如期来长沙,为盼为感。祝   

旅途顺利                            湖南大学   1984年3月1日

经向校方请示,得到同意后,立即回信同意于武汉会后去长沙。我同魏先生一起到该校后,23日游览了长沙如岳麓山、橘子洲等名胜,于24日上午便在该校办公楼会议室也作了《评日本学者屈原否定论》的学术报告。

报告会由该校党委书记主持,会议室很大,出席听讲的师生大致也有四、五百人。会场听众情绪也很热烈。

会后《湖南大学校刊》1984年第50期,开出专栏报道了此次讲学活动。该专栏除以《魏际昌教授和黄中模老师,应邀来校讲屈原论战问题》为题,详细报道了此次讲学活动外,还刊登了作者罗培深写的、以“屈原问题论战简介”为题的文章,介绍了从近现代自廖季平、胡适等人否定屈原,到日本一批学者否定屈原及其著作权的论点。同时在文章中,还提出了要进行“屈原保卫战”,要“像英国保卫莎士比亚一样”保卫屈原。这是为了捍卫民族文化的尊严。文章简洁明瞭,是《重师学报》发表与日本学者讨论的文章后,在国内大学的报刊中,首次发表的响应。

    本来早在三月上旬,曾经接到湖南大学谢彦玮校长亲自来信,即在该校讲学后,想同我见面,磋商在该校岳麓书院建立有关研究屈原的机构,想征求我的意见,是否愿调到湖南大学,从事研究屈原之事。他由于有急事要去北京,要月底方回,所以想我在该校等到他回来商量此事。因在武汉开会,曾答应湘潭大学文学院羊春秋院长的邀请,所以在长沙讲学后,便同魏先生一起去湘潭讲学。

    3、湘潭火车站有两起人迎接,临时分别去两个大学讲学。我与魏际昌教授

于3月25日下午,乘火车到了湘潭车站,下车后,走到出站口,见有两起人都高举欢迎牌,牌上都大写着:热烈欢迎魏际昌教授与黄中模老师到湘潭讲学。

让我们吃惊,这是怎么一回事?待我们出站走近看,并向欢迎广场上的两起人询问,才知道右边是湘潭大学派来的;左边是是湘潭师专的老师和同学。湘潭大学是原在武汉就约定了的,但我们从未约定要到湘潭师专呀!

湘潭师专的来迎接的老师告诉我们,是湖南师范大学楚辞专家颜新宇告诉他们的,说今天有两位著名楚辞专家要来湘潭,要我们不要错过机会,先接我们去湘潭师专讲学后,再送我计到湘潭大学讲学。因此他们就开车来迎接了。

怎么办?经我与魏先生商量,既然两校都同时来迎接,就不能让人家扫兴,就分头去吧!临时决定魏先生去湘潭大学,我去湘潭师专。

我到湘潭师专中文系后,系领导热情接待,并说:了解日本人是怎样否定屈原的,撰文反驳,是他们应尽的责任。次日,因魏先生昨天到湘潭大学后,文学院便安排他晚上,就给师生作了学术报告,第二天上午九点,湘潭大学就送魏先生到湘潭师专了。

    我们准时在学校会议厅,向全系师生作了“评日本学者的屈原否定论”的学术报告后,晚上八点系主任和一位女老师便来告诉我,当天湘潭人民广播电台派记者来采访,写了广播稿,要在晚上10点的《湘潭快讯》节目中广播。届时他们拿来收音机,打开让我们听。广播开始,听到电台播音员以响亮而清润的声音播送、由他们录音记下的全文如下:

                 湘潭人民广描电台《湘潭快讯》组快讯:

        今天上午,河北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屈原学会筹委会副主任魏际昌

先生和重庆师院中文系讲师、楚辞研究专家黄中模先生应邀来湘潭师专讲

学。魏教授年逾古稀,讲课时却精力充沛,慷慨陈词;中年专家黄中模先

生学识渊博,谈吐非凡,使中文系师生受益非浅。他们评价了日本学者关

于屈原的肯定和否定的论争,并建议湖南省早日建立屈原学会,投入保卫

祖国文化优秀传统的论争。会场群情激昂。闻湘潭师专领导已打算参加今

年省内各单位联合召开的第二届屈原讨论会的筹备工作,并争取为成立全

国和全省的屈原学会出力。

这是我自投入研究楚辞、并在发起与日本学者进行论争的两年多来,第一次听到人民广播电台向公众广播的稿件。当播音员播出的文稿在两湖上空回荡时,我的思绪也随之飞向神州八荒了。

    湖南此行能成功,除湖南学界以颜新宇老师为代表的专家热忱支持外,更因有年近八旬的魏际昌先生从河北南下倾情扶持,起了推波助澜的关键作用。为纪念魏老师生前的大德,特书于此,以志不忘。

    尽管如此,但要將论争推向全国,还有更大的困难等待去克服,有更长的艰难道路要去探索。下面所述的举办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的艰巨工作就是如此。

       

第十章  《成都晚报》专刊组稿,北京曹瑛助飞梦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筹备并组织成都会议中,曾在1984年3月武汉古典小说理论讨论会上,结识《成都晚报》副刊部主任吴红。他当面主动提出,要为我们组织的成都会议,编发学术专刊一事,我们在筹备会议中,提到我们的日程上。因该报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很受重视。

    一、人民记者说话算话,但是领导还在犹豫。三月下旬我从湖南回校,与汤先生商量决定在端午节召开屈原学术研讨会后,就给吴红写信,问他:在湖北当面答应要为我们组办专刊,是否戏言?信发出后,不几天就得到他来信回答:“人民记者,说话算话,正在向有关领导报告,如蒙批准,就可立即组稿。”

接他的信后,我自然为他能信守诺言而高兴。便立即写信问他设计的专刊版面大小、刊稿容量与内容要求,以便组稿。不久又接到他的回信,大意是说有关领导还在因涉及日本学者问题,而正在犹豫不决。这使我的一腔兴趣,又消失一半。因外事无小事,如果领导胆小怕事,也很可能计划落空。

    二、汨罗屈子祠转来信件,中顾委曹瑛大力支持。正在为此事担心的时刻,四月上旬,意外接到湖南汨罗屈原纪念馆刘石林馆长的一封信。因此前我们去汨罗讲学时,他曾热情接待过我。他对我们与日本学者讨论屈原,非常关注,而且表示要大力支持。他在此信中,除谈了曾经接待过九批日本访问学者的情况外,还转来时任北京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的曹瑛同志的一封信。曹瑛原信云:

汨罗屈子祠负责同志:

    来函并收到杂志一份,谢谢! 遵嘱写了四个字,奉上,看能否用?

    那两个日本人,真是胆大妄为,好在国内有人撰文驳斥,我就暂不写什

么,看看再说。如有有关言论,请见赐一阅是感。

        你们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望多珍摄,屈子祠是我国的一大骄傲,如

    身体好转,很希望能再次前来瞻谒。即复,致以亲切的敬礼!

                                       曹  瑛

                                 (1984年)三月二十七日

上述这封信的作者曹瑛(1908-1990,湖南人。建国后,历任中共北京市委秘书长、湖南省委常委兼长沙市委书记、驻捷克斯洛伐克特命全权大使、国务院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副主任。曾当选第四届全国政协常委。1978年后,任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中共十二大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

曹瑛在写此信前曾到汨罗屈子祠参观过。之后,他曾收到汨罗屈子祠寄给他的杂志:即《重庆师范学报》刊载的与日本学者讨论屈原的一组文章。因此他在此信中说:“那两个日本人胆大妄为”。由于曹瑛想了解日本学者否定屈原的文章的更多情况,所以刘石林馆长在信中嘱我给曹瑛写信,把日本学术界的一些学者想否定屈原的具体情况告诉曹瑛,并附有曹瑛的通讯地址。

    我接到刘的此信后,便立即给曹瑛写信,并将我知道的日本学术界的一些学者想否定屈原的情况,及我们想发起与日本学者进行讨论的想法向他作了简要的通报。不久就接到曹瑛给我的回信。其全文云:

 

黄中模同志:

    接读来信,不胜感谢! 你们的打算,我认为是好的。望多努力。你们

最好写出几篇有水平的文章来,可以联合写,争取他们中间的人写,是最好

的办法。有关这方面的论文,希望今后经常给我寄一份,至感至盼!匆此,

    即致敬礼!并祝

    撰安              曹  瑛

                   (1984年)四月二十四日

很显然,曹瑛在信中,是支持我们的。这使我们打消了顾虑,将此信立即复印,寄给成都晚报吴红与川师汤炳正先生。他们立即分别将此信上报给成都市委与四川省委,有关上级领导看后,打消了顾虑,获得支持。有关领导部门对我们评论日本学者否定屈原之事,其结论大致是:在与日本交往中,对其有利于加强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事要积极鼓励,对日本有些人的错误言论,也要据理反驳与批评。因此同意召开批评日本学者否定屈原的谬论的会议,同意吴红在端午节、川师开会期间,编发一版学术专刊,以示支持。这为后来打开媒体广泛宣传报道、刊登批判日本学者上述谬论的康庄大道,起了关键的促进作用。

以上所述,乃是湖南屈学界,在这场史无前例的中日学屈原问题论争中,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如果没有刘石林馆长及时传来曹瑛的信息,根本就不会有后续波澜壮阔的论争洪流涌动在神州大地上。



相关热词搜索:金桥 梦想

上一篇:忠魂永驻汨罗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