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诗魂屈原 > 正文

汨罗江畔思屈原
2019-02-26 08:24:45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汨罗江畔思屈原

湘 女

沐浴着冬日的阳光,我如愿来到汨罗市,看到了一条江,还看到了一个人。

 

这条江叫汩罗江。

这个人叫屈原。

我在汨罗江畔徘徊,隔着二千多年的时空遥望屈原,汨罗江依旧默默地由东向西流,但屈原的身影有些模糊,二千多年的岁月实在太遥远,江畔何年见初人,我有些好奇,二千多年前的屈原是怎么从郢(江陵)来到汩罗的,他是坐船来的还是坐车来的?

 

我是坐车来的,我坐着汽车,沿着国道进入汨罗,沿途的路灯标识全部挂上龙舟,汨罗伸出龙舟欢迎你。汩罗这座城市里到处盛满龙舟和屈原的影子,但要真正了解屈原,要去屈子祠,我在屈子祠里找到了一张《楚王放逐屈原行程图》,在这张图上知道了,屈原是坐着船来汨罗的。

 

屈原生活的年代,陆路交通很少,水路是他们的交通命脉。那时传说中的云梦泽真真实实地存在,屈原要从郢(江陵)到汨罗,要绕过这个波光粼粼的大湖。他从郢(江陵)出发,沿着云梦泽北部的陆路向东行至汉水登船,到汉口,于鄂诸(鄂城)停留,沿着长江上溯到岳阳的城陵矶入洞庭湖,到达枉陼(常德),再溯沅水而上,到达辰阳(辰溪)、溆浦,再从溆浦到达汨罗江。

 

屈原的行程,几乎涵盖整个洞庭湖水系,他乘着舟,边走边吟,把美仑美焕的楚辞,把忧国忧民的情怀撒遍南方大地,他足迹所到之处,处处都有他的传说,这种传说,穿过二千多年的岁月,流传至今。

 

我比屈原晚生了二千多年,但我刚刚识字的时候就认识了他,汨罗江原本是条默默无闻的江,因为屈原的投奔,便永远流在了我的心上。

 

最早听说汩罗江是因为屈原,听说屈原的时候我是一个孩子,生活在湘西沅陵。沅陵地处沅水的中游,酉水和沅水在这里汇合,水流骤然阔大,很适合行舟。沅陵五月初五的端午节过得特别热闹,要举行半个月的龙舟赛。赛龙舟的时候,十里八乡的村民全涌到县城看龙舟,城里密密麻麻堆满人,我最喜欢这样的热闹,总是早早地搭上班车,不辞辛苦地赶到县城,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于是听到人群中在议论龙舟,议论屈原。那时我刚认识几个字,得到了一本书,书上画着一个瘦瘦高高的人,戴着高高的帽子,穿着宽衣大袖,在江边行吟,那上面写着屈原,书上的屈原和人们口中的屈原是一个人吗?我很好奇,竖起耳朵倾听,两个人在争论屈原到底死在哪里。一个人认为是沅陵,理由是如果不是为了纪念他,沅陵怎么会流传这么盛大的龙舟赛,另一个人很鄙夷地说,没读书,屈原死在汩罗江。

 

我听了半天,听到一个新名词:汩罗江。汩罗江在哪里?是一条怎样的江?居原为什么要跳到那条江里?我小小的脑袋里满是问号,却得不到任何解答,只好回家翻那本书,可书上只有作者屈原和他的作品《湘夫人》。《湘夫人》排列和一般文章不同,铅字华丽地站成一排,一排排往下铺叠,形成一股气势,尽管我无法认全里面的字,也无法理解文字的内涵,可还是感到文字的生动美丽,我生平第一次不是因为故事情节而是被文字本身吸引了,“洞庭波兮木叶下”,我感觉洞庭的波浪在翻滚,一层层的叶子在波浪中上下浮动,它们要从书里冲出来淹没我,“沅有芷兮澧有兰”,我凭直觉知道沅肯定指的沅水,沅水边有绿绿的芷草,屈原肯定和我一样看见了,我居然在书上看见生活中看见的东西,高兴得手舞足蹈,觉得屈原就是我身边的人,他这样细心地观察生活热爱生活,这样才华横溢,怎么会想不通跳进汨罗江里,我小小的心灵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只好想象汨罗江是条像天上的银河一样闪着暗暗星光的江,屈原跳进去是为了寻求里面的星光。屈原在我的想象里成了神仙,他在熠熠生光的汨罗江里畅游。

 

等我长大些了,认识的字也多了,才搞清楚汩罗江不在天上,在岳阳的汨罗,汩罗有屈原墓,还有纪念屈原的屈子祠,于是去汨罗看看屈原便成了我的心愿。

 

当我如愿地站在屈子祠,面对‘‘楚王放逐屈原行程图’’时,有些不可思议,我熟悉的城市被‘’云梦泽‘’三个字占据,华容、石首是一片泽国。二千多年的时光,沧海变成了桑田,朝代经过无数的更叠,但屈原和他的楚辞却永远流传下来了,我不得不佩服屈原的魅力,有诗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屈原远远打破了这个规律,他的作品穿越二千多年的时光依然透出奔放华美的光芒,后世作品罕有其匹,刘勰在《文心雕龙》中高度评价:屈宋逸步,莫之能追。屈原不但作品得到读书人的认同,人品也得到民众发自心底地爱戴,他没有因为得不到君王信任和不得志就离开楚国,他没有一般意义上的政治人物常有的变通,他爱楚国爱人民,他是一个光明磊落的赤子,当楚国灭亡时,他纵身跃入汩罗江,成为永生,他的作品和人品穿越岁月永远流传。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端午•汨罗江倒影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