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诗魂屈原 > 正文

我们与屈原的后代为邻
2011-12-27 15:02:57   来源:   作者:萧萧   评论:0 点击:

  小时候阿嬷最常跟我讲的一句话:“恁阿祖是秀才哪!”所以,我深深相信:我,当然是秀才的后代,心中自有一种莫名的荣誉感、一种无来由的责任心。彷佛应该去复兴中华文化,至少也应该去哪里振臂高喊些什么。长大以后,阅读我家祖谱,才发觉阿嬷太客气了,其实我们更应该是帝王之后,南朝齐高帝萧道成(427——482)、梁武帝萧衍(464——549)之后,等到读了刘禹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心中更明白我们家三合院“大厅” 屋梁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燕子结巢,我们已经是寻常百姓人家了!

  后来总是期待着,会不会在哪一个不起眼的路口,或者某个不一定出色的生命转角,遇到李太白、苏东坡的后裔子孙,好长一段时日,可惜连个桃太红、苏西坡都没遇着,沉寂了好长一段时日,古人只在书上才跟我们侃侃而谈或者静静对视。

  二十一世纪都已经过了十年,三月中,明道中文系罗主任突然慧黠地问我:“老师,你知道彰化市有个屈家村吗?”虽然我非彰化文史工作者,但彰化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我家乡,彰化俗谚略有所知:“大村赖赖 趖 ” 是指大村乡到处是姓赖的人家,如台湾新文学之父赖和就是大村、花坛人,学医有成后才在彰化“市子尾” 悬壶济世;“社头萧一半” 当然是说我们兰陵萧氏聚居在社头、田中一带,占了一半以上的人口;“鹿港施了了”, 那是说鹿港、福兴地区几乎全是施姓人家,台湾有名的施家三姊妹施淑、施叔青、李昂(施淑端),她们的小说享誉华文世界,没错,她们来自中台湾文化古都鹿港小镇。但——坦白说,我听过粘家庄,没听说屈家村。

  立刻我们打了几通电话请教彰化文史工作者,结果一无所得。上网吧!我说,这次,果真查到彰化市宝 廍 里有二、三十户屈姓人家,近两百名屈姓宗亲聚居在宝 廍 里十二邻。罗主任说,湖北秭归县是屈原故里,去年新落成“屈子祠”, 文化界人士有意组团来彰化寻访屈原后裔,我们一起协助这次的两岸文化交流吧!

  三月的最后一个周日,我们依约来到宝 廍 里十二邻一户屈姓长老家,开阔的门口广场摆置三、四十盆沙漠玫瑰,屋子西边空地搭建纳凉小亭,亭后低洼农田栽植兰花、玉兰花以及其他亲水性花卉,彷佛看到失落在乡野的香草,独自散发芬芳。

  屈家长老说他不识字,1960年代却知道恭刻屈大夫戴帽神像,从高雄迎灵回彰化,供奉在当地民间信仰中心泰和宫,从此泰和宫又称为屈原庙。四、五十年来,屈家子弟选择端午节这天聚会,在屈原神像前掷 筊 杯决定主事的炉主,年年如此慎重决定族亲相聚大事。长老说他的上一代也不识字,何以知道“五月节”( 端午节)这天 除了吃粽子、划龙船,竟会是家族聚会的固定日期,不论迁居多远的地方,扶老携幼也要在这天赶回老家,这是什么样的文化传承?多遥远的祖灵呼唤?华文世界第一个有名有姓的诗人屈原,在他有名的自传性长诗《离骚》里,郑重介绍他父亲的名字伯庸,提到他的姊姊女 嬃 ,他自己又曾担任三闾大夫,掌管楚国昭、屈、景三姓贵族的族亲大事(闾是里巷大门),显然他是一个重视家族伦理,有情有义的男子,因而他的后代子孙也传承了这种亲情、家规吗?

  湖北秭归,屈原故里,根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所引东晋袁山松《宜都记》的记述:“秭归,盖楚子熊绎之始国,而屈原之乡里也。原田宅于今具存。”从战国到北魏、东晋间,历经多少战火,屈原田宅未受损害,这是屈原乡里人的情义,对屈原永恒的尊敬与护卫。传说秭归县名是因为屈原遭谗被放时,屈原姊姊特地赶回老家宽慰他、鼓舞他,其情其境,令人感动,乡人因而将县名改为“秭归”, 后来演变为现在专属的“秭归”, 秭弟情深是秭归县人共同的血脉搏动,是屈姓子孙累世不易的信守。从秭归县文化界万里寻亲的举动,从屈氏后裔5月5日宗亲聚会做的历史坚持,我们见识到血缘、地缘、亲缘、情缘的无形能量。

  有趣的是,“秭” 是一个极大的数量单位,十万叫作亿,十亿叫作兆,十兆为京,十京为垓,十垓为秭。如果按照成书于四、五世纪《孙子算经》一书的记载,“凡大数之法,万万曰亿,万万亿曰兆,万万兆曰京,万万京曰垓,万万垓曰秭。”“秭归、“秭归”, 是不是姊弟情深的亲情伦理,会带来更大的能量、更多的财富?

  三月的最后一个周日,我望着国道一号、三号相互交流的彰化交流道下方,屈家村的稻埕上,想着这个问题。那交叉在景观公园的高架交流道,彷佛飞龙在天,盘旋头上,若是,如龙一般遁水而去的屈原,又会在哪里守护着一江流水、一汪海洋?这些屈家子弟应该学习在天的飞龙,乘势而去,还是守护水泽,等待云动、风起、水生,一如屈原选择“润下” 的水的最初本质?

  其实,没有答案的。就像没有任何DNA可以验证他们是,或者不是屈原的后裔。这时我想起老祖宗坟上的“书山” 二字,那竟然是福建省彰州府南靖县“书洋山” 的简称,凭着这两个字,我轻易找到二十代以前的先祖,是从南靖土楼群前方两公里处离开他的家乡的。——所以,你们的祖坟呢?

  屈家村的两位中年族亲,骑着两辆摩托车,载着我奔往和美方向的公墓,清明未到,我们走过杂草丛生的坟头,一再辨认哪一座才是他们最古老的祖坟。我黑色的皮鞋陷入沙质性的尘土里,拔出又陷入、又陷入,彷佛那唯一可以辨认的线索,依稀在望,又陷入烟尘里。

  最后终于找到一座“道光” 年间(1821——1850)的屈氏祖坟,可惜无法在墓碑上找到秭归、归州、宜昌或楚地的任何蛛丝马迹。但至少证明两百年前,他们的祖先已经在这里落地生根了。那时,这里的地名或许就已叫做“五块厝”, 五间房子,五户人家,五个堂兄弟,就这样住下来,五月五日他们朝着西北方, 供着粽子, 遥念着如龙一般遁水而去的先祖, 这样的祭祀, 不需要识字, 不需要经书, 它们是生活的一部分, 就像诡奇的神话是《离骚》的一部分,血脉是身体的一部分,风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穿着灰了头的黑皮鞋,顶着一张尘满面的灰头发,我们又在十二邻邻长们的门楣上、隔壁邻居的门楣上,以眼睛、以相几。一再拓印不一样的字迹却是相同笔画的“临淮衍派”。 临淮衍派,没错,这是屈姓人家,没错,这是最靠近淮河、长江,最靠近屈原可能出没的水泽了!“临淮衍派” 这四个字,或许是目前最可掌握的证据,证明他们是临近淮水的那一族屈姓人家。

  秭归来的乡亲会高兴,他们崇敬的屈原不仅是神,还是真真实实的人,因为他有随着江水、随着海水,来到可亲的彰化水泽边的后裔。

  彰化的乡亲会高兴,我们有写出第一首台湾新诗的谢春木在海滨,我们有林亨泰、吴晟、詹澈等新诗人在浊水溪畔,我们还有应用汉字写出第一首骚体作品、屈原的后裔,来到大肚溪边,跟我们一起莳花养兰,一起流血流汗,浇灌台湾土地。

  (原载2010年6月16日台湾《联合报·诗人节特载》)

  【作者简介】萧萧,男,本名萧水顺。现任台湾彰化明道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诗人、散文家。

相关热词搜索:我们 屈原

上一篇:淡水河边吊屈原
下一篇:不了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