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屈原碑林游记
2011-12-27 15:00:02   来源:   作者:罗  慎   评论:0 点击:

  风和日丽的一个下午,我们怀着朝圣的心情,乘车来到了距汨罗市区10公里的楚塘渡口。渡船泊在对岸,我们大声吆喝起来,仿佛魏晋时苏门山上孙登大师那声长啸,啸出了心中无限的企盼。远处河滩上正在吃草的牛、羊,也竖起了耳朵,东张西望开来。正在午盹的老船工会意地把船驾过来了。

  古渡、渡船、渔父、江渚……弯弯曲曲汨罗江,悠悠西去水流长。地理与历史的交错,人文与山水的交融,厚积也诗化了这块土地。汨罗是诗歌的源头、“蓝墨水的上游”;汨罗是一部内涵丰富与时俱进的湘楚文化宝典。

  过江后,我们跨过“濯缨桥”,登上了古木参天的玉笥山,来到了屈子祠的前坪。这里浓缩了太多的精典,我们不敢妄动,便轻轻地翻开了“屈原碑林”这一篇什。

  中国当代著名剧作家曹禺先生,在《屈原碑林记》里这样描述道:“祠之东有地一畹,草木萧森,相传屈子夜诵离骚,山鬼愀然以泣之处也。庚午冬,有乡贤倡导,于此建设碑林,以缅怀先哲。”屈原碑林占地约两公顷,由已故汨罗籍著名作家康濯和汨罗籍著名老年书法家聂毅先生发起,历时六年建成。有门楼、天问坛、离骚阁、九歌台、九章馆、招魂堂、独独亭、思贤楼八组建筑,其间由九曲回廊串连,内嵌沈鹏、刘炳森、柳倩、欧阳中石、李铎等300多位当代著名书法家所书屈赋全文或摘句,或后人纪念屈原诗文的书法碑刻365块。

  屈原碑林正门坐东朝西,牌楼式建筑,三门斗拱,飞阁琉璃,琳琅彩绘,凤翥龙翔,简而不俗,繁而有序。已故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楚图南手书“屈原碑林”镶嵌在正门顶部中央。著名书法家大康书写的摘录李白《江上吟》诗句,挂在正门两边:“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诗仙李白深得楚骚的遗韵风采,不乏屈子的悲剧精神,却又并非复制骚人之性情,绣口一吐,便是遥远的历史绝响。进入碑林时,一种悲壮、空冥的历史况味在我们心头泛滥开来……

  沿着麻石甬道左拐进入碑林广场。广场中央建筑天问坛,六级石沿,48只小石狮两层围绕。坛中央耸立一尊高达5米的屈原呵壁问天塑像。屈原峨冠博带,神色孤伤,双手平端,昂首苍穹,问天无语,怆然而泣下……,万顷重湖悲去国,一江千古属斯人。塑像坐北朝南,前方远处是烟波浩淼的陡垅湖、名山瑚、汨罗江。祭祀,在这里脱离了庙宇的逼仄,超然乎香火的环绕,远距于世俗的祈愿。天问坛的左侧,古朴典雅的思贤楼围拥着。三层走廊和大厅刻錄着有司马迁、贾谊、李白、杜甫、陆游、苏东坡、郭沫若、陈立夫等等的缅怀诗文。1999年9月,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站在天问坛祭祀屈原挥毫泼墨:“烈士的终站就是诗人的起点,昔日你问天,今日我问河,而河不答,只水面吹来悲风。悠悠西去,依然是汨罗……”镶嵌在思贤楼的一楼正门傍。坛、江、楼浑然一体,人文、艺术、建筑交相辉映……。

  整个碑林自南往北,地势渐高,古木参天,兰芷芬芳,亭台楼阁,九曲回廊,错落成三进院落。沿中轴线前行几步,拾级而上,进入离骚阁。离骚阁是一座重檐攒尖顶三层四方八角亭式建筑,顶部中央苍劲有力的“离骚阁”三字由已故全国政协委员会副主席、著名作家、诗人、宗教人士赵朴初题写。阁内巨型大理石碑上镌刻着由著名湘籍书法家夏湘平书写的《离骚》全文。《离骚》全文上端,著名书法家李立手书“离骚经”赫然醒目。艺术家的一个“经”字,高屋建瓴,画龙点睛。清朝首任驻英法大使、汨罗籍人士郭嵩焘曾感慨撰联:“骚可为经,倬然雅颂并传,俨向尼山承筆削;风原阙楚,补以沅湘诸什,不劳太史采輶轩。”《离骚》是屈原的代表作,它把满腔的悲愤化为蕴藉深细的倾诉,厚实、深邃、凝重,恰如一股股缓缓折行奔淌不息的川流,又好像千年古钟发出的一声声余音不绝的巨响,无不令人与其共鸣,同其悲悯。不愧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屈原不愧是“东方荷马”。离骚阁和东侧的独独亭、招魂堂以及西面的九歌台构筑成二进院落。招魂堂和九歌台由屈原作品的名称得名,所刻碑文书画內容均为屈子相应篇章的作品。独独亭得名于太史公的《屈原列传》——“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人立其间,顿觉神清气爽,思接千载,感慨万千。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我们踏着落英,继续北行,穿过一道垂花门,便到了最后一进院落。仰首一望,一座两层宫殿式建筑,座北朝南,巍然屹立。由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著名书法家吴丈蜀题写“九章馆”鎏金匾额悬挂在正门上端。迈上6级台阶,进入大殿。这是一座艺术的宫殿,书法、堆画作品镶嵌在四周墙壁上,相得益彰。七幅堆画分别就屈原《九章》中的《悲回风》、《惜诵》、《惜往日》、《涉江》、《思美人》、《抽思》、《哀郢》的思想内容而作。《哀郢》的画面里,屈大夫青衫灰黯、神色忧伤、站在汨罗江边,遥望郢都……“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我们不禁想起了那位“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的唐代大诗人杜甫,他在《兵车行》中也这样悲愤而歌:“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他也在汨罗江上驾一叶扁舟,走进了生命的终点……,真是汨水有缘双瘗圣,千秋同泪两知音。

  屈原因楚辞而不朽,汨水因屈子而扬名。那与日月争光的千古绝唱,那与天地同寿的忧国情操,使多少文人骚客的心绪就如这滔滔江水永不驻足,汹涌远去。尤其是虔诚的书法家们让楚辞永留亭台楼阁。那灵动鲜活、朗润丰腴、狂骛不羁的书法作品,更添楚辞神韵,长怡后世情怀。诗词书画、亭台楼阁共同构造这隅内涵丰富、美不胜收的人间胜地,正期待人们掀起她水雾迷朦的面纱。

  注:本文原载《岳阳晚报》,并收入湖南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汨罗江记忆》一书。

  作者简介:罗慎,男,汨罗人,汨罗市国税局副局长,时有佳作见诸报端。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碑林 游记

上一篇:汨罗屈子祠、屈原墓的文化价値
下一篇:[视频]千古江流屈子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