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港澳台同胞和国际友人瞻仰屈子祠侧记
2011-12-27 15:00:02   来源:   作者:刘石林   评论:0 点击:

  在汨罗市城区西十公里,有一座终年披翠的小山,名玉笥山,汨罗江在它脚下汩汩西去。说它是山,其实是一座土丘,说它是江,其实是一条普通的小河。正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因为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在这座山上度过了他的晚年,在这条江里以身殉国,使这一座貌不惊人的小山及其下面无声无息的小河闻名遐迩。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国诗人,早在战国末年人们就在江边建起了屈子祠,供人们顶礼膜拜。历朝的修缮,使其长盛不衰。祠宇掩映于绿树丛中,面阔三间,高近四丈,占地近两千平方米。祠內丹桂流芳,联匾辉煌,神龛塑像,庄严肃穆。两千多年来,无数名人志士,来此寻觅爱国之魂,抒发忧民之情。贾谊、司马迁临江凭吊,有感而发,给后人留下了脍炙人口的篇章。韩愈、柳宗元、刘禹锡、汪遵、李德裕等登山寻踪,写下了传颂千古的佳句……。历史的长河流淌到今天,玉笥山已如高耸的珠穆朗玛峰,引来了国內外无数仰慕者攀登。本文仅摘取几个小镜头说明屈原在国际上的深远影响。

  “正宗的屈原像”

  春寒料峭的一天,来了几位并无特色的游客,自称是某工艺美术厂的,受台湾屈原宫的委托,送来一尊屈原像,像座上写着“湖南省汨罗市屈子祠供奉”。他说:“台湾人民为了弘扬屈原的爱国精神,集资在台北修建了一座屈原宫。”说着掏出一张屈原宫彩色照片,只见宫殿式的建筑座落在一个高耸的石台上,四周石栏环绕,回廊抱柱,翘角飞檐,凤舞龙翔,五彩缤纷。他指着照片说:“这么雄伟的建筑,可就是檐下缺一块‘屈原宫’的匾额,正厅缺一尊屈原的塑像。他们委托我厂为他们雕制了一尊屈原像,并嘱咐将像送到屈子祠,请你们每日代他们上香点烛,勤事供奉,十日后他们派人来迎取。”果然十日后台北屈原宫派来了一个五人小组,在屈子祠举行了一个简短而庄严的仪式,将雕像迎回了台北,并要屈子祠的工作人员为他们书写了“屈原宫”三个大字。他们说:“在屈子祠供奉了十天,就是正宗的屈原像了。”不久,在一个细雨濛濛的清晨,台北屈原宫委员会主任委员,年愈古稀的林锥老先生,亲自率领一个二十八人的进香团来到屈子祠表示感谢,他说:“屈原在台湾受到普遍的尊重,今后,我们还要组团前来进香,也欢迎大陆的同仁到台北去参观。”

  “独坐亭中试写篇”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初秋,骄阳似火,汨罗江大堤上两个人顶着烈日向玉笥山走来,年纪较轻的那位顾不上擦去额上的汗珠,边走边问,还不停地举起相机拍照,他就是香港的吳汝宁先生,他六十年代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当时是香港某中学国文教师兼两所大学校外课程钟点导师。当时屈子祠还没有修复开放,还是一片凋零破败的时候,他就怀着敬仰的心情,来到汨罗,徒步二十华里,专程到玉笥山一带寻访屈原遗迹。回港后竟遭校方辞退。但是,他对屈原的仰慕却始终没有动摇,利用香港的便利条件,为屈子祠广泛收集海外研究屈原的资料。在困境中他省吃俭用,又先后访问了湖北秭归和武昌东湖,湖南桃江和溆浦等屈原纪念地。他还搜集了许多屈原画像和瓷像,并将搜集的屈原塑像送了三尊给屈子祠和湖北秭归屈原祠。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他又两次重访屈子祠,为屈原碑林建设慷慨捐资。他在《汨罗十咏•独醒亭》一诗中写道:“浊世难求独醒贤,诗人不与众人前。问心有愧凌霄志,独坐亭中试写篇。”他说他的凌云志是集中湖北秭归,武昌东湖,湖南汨罗、桃江等屈原纪念地的资料,除了投稿香港报刊,大力宣传外,还要出版一本有关专著,书名就叫《景仰屈原》。几十年来,他写了大量的文章在香港报刊发表,热情地宣传屈原的爱国思想和文学成就以及内地屈原纪念地的建设。

  “站在这里,西方人理解了东方”

  仲春的汨罗江特别妩媚动人,湛蓝的江水,映出两岸綻满新绿的枝条,满山的新绿中,点缀着嫣红的茶花和含苞待放的桃花。游人熙熙攘攘,美国作家巴巴拉•瑞特克尔•巴特随着春游的人群,踏着满地的春色,来到汨罗江畔,来到玉笥山上。她准备把汨罗江畔一位现代作家的一部长篇小说翻译介绍给美国读者,这次是在这位作者的陪同下来采摘乡情的。她看得非常详细,问得十分全面。看到巍峨的屈子祠,她抑制不住满腔的激动,用不流利的中文连呼“伟大!伟大!”并用英文写下表达她心声的诗句:“迷人的祠堂,让人充满想像。站在这里,西方人理解了东方。”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暮春,阴雨绵绵,山水濛濛。屈子祠交通不便,使许多人裹足不前。而英国专家爱丽丝•哈得一家和施德士却毅然从长沙乘火车到汨罗,冒雨跋涉二十里来到这里。他们在独醒亭內唱歌、跳舞、野餐,在林中穿行,尽兴地游览,在屈原神龛前合掌祈祷。临走时,用英文写下热情洋溢的留言:“尽管气候不好,今天哈德一家和英国施德士从湖南医学院来这可爱的地方寻找楚魂,饱览风光。”

 

  “举世皆浊我独清”

  一衣带水的彼岸,早在两千多年以前,就把中国的文化带到了日本,中国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发展,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所以,在日本研究、崇拜屈原者大有人在。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上野理先生,曾两次率团访问屈子祠。第二次来访时,还将日本出版的目加田诚著的《屈原》、桥本循译注的《楚辞》等有关书籍赠送屈子祠。在休息室他铺开宣纸,饱蘸浓墨,稍稍运神,飞筆用中文写下了“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条幅。

  日本的学界有个别学者曾经掀起过屈原否定论的暗流,上野理先生是清醒的。当然,清醒的何止上野理先生一人。樱美林大学教授石川忠久先生是位著名的汉学家,他率团造访屈子祠,一到汨罗江边就侃侃而谈,如数家珍的向他的团员们介绍起屈原和汨罗江。来到屈原神龛前,他第一个脱帽肃立,团员们跟着或脱帽肃立,或跪拜叩首。石川忠久先生在神龛前挥笔赋诗:“屈子祠堂寻汨罗,骚人感慨此何多。我来公后二千岁,低唱沧浪渔父歌。”他说,在日本,高中以上文化的,都会吟诵《楚辞•渔父》。

  日本石川县全沢市的押田正义先生随楚辞研究者访中团来访,他凝视着祠内高耸的屈原塑像,对祠内的工作人员说,他有一本《横山大观画集》,里面有一幅作于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的屈原画像,以后送给屈子祠作纪念。一个月后,押田先生果然如诺将这本重达三公斤重的大型精美画册寄到了屈子祠。

  “屈原到过日本”

  1990年端午节前夕,几位日本朋友来到屈子祠。他们用生硬的中国话问侯祠内工作人员,其中一位叫大宫真人的,是研究日本古代史的专家,他用生硬的中国话夹带日语,打着手势,又在纸上写写画画,最后祠内接待人员终于弄清了他的意思:《史记•屈原列传》中关于屈原流放出郢到江南这段时间,缺乏详细的记载。他通过多年的考证,走访了日本的许多乡村,发现这段时间屈原到日本去了。他的依据有三:一是日本民间的祭歌与《九哥》有相似之处;二是日本许多村落和山脉的名称在屈原作品中出现;三是日本许多村落的日语读音与屈赋许多词句的古音有对应现象。由此,他认为屈赋就是一本日本的古代史。随后几年,他不但多次到汨罗寻访屈原的遗迹,还邀请中国学者到日本考察,进行学术交流,并出版了专著《屈赋与日本公元前史》。大宫先生这一观点虽然有待进一步论证,但足见日本人民对屈原的崇拜之深,日本学者对屈原的研究之细。

  “楚 魂 于 此”

  金秋时节,屈子祠内的桂花香飘数里,玉笥山上绿得发蓝的樹丛中,点缀着如火的枫叶,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稻田耕一郎先生在这妩媚的季节来到屈子祠。他不仅向屈子祠赠送了他的译作——郭沫若的《屈原研究•屈原赋今译》,还特书“楚魂于此”条幅赠送屈子祠。稻田耕一郎先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这四个字题得多么准确、生动、精辟。“楚魂”是什么魂?不就是“三户亡秦”之魂吗?“三户亡秦”之魂不就是爱国之魂吗?屈原自沉于汨罗江,一个爱国之魂从汨罗江升起,两千多年不但没有消逝,还随着汨罗江水流遍中华大地,汇入浩翰的太平洋,渗透到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友人不计其数地不远万里来寻楚魂,他们无不对屈原表现出无限的敬仰和崇拜!

相关热词搜索:港澳台 同胞 国际

上一篇:屈原碑林前的银杏树
下一篇:题汨罗屈子祠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