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哀​郢》译注
2015-01-12 10:30:07   来源:   作者:李孝配   评论:0 点击:

《哀郢》译注

              李孝配

本篇是屈原所作的楚辞名篇,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赞》中称:“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由此可见《哀郢》之重要。但《哀郢》究竟为何而作?作于何时?究竟与白起破郢有无关系,历来聚讼纷纭。陆天华兄弟在《〈哀郢〉之我见》中指出,从本篇的标题,以及篇中所抒发的感情和纪录的实况来考察,认为不但与白起破郢有关,而且作者还目睹了兵临城下之前大批难民逃离郢都的情景,并与他们一起逃亡。《哀郢》是向东逃离郢都以后,准备渡江时写下的作品。《哀郢》是一支诀别郢都的哀歌。诗篇从描述老百姓妻离子散逃难开始,写到自己杂在难民中出国门乘舟东下,一路上真是三步一回头,诗人的眼睛仿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郢都。对郢都的哀恋,对人民苦难的同情,对楚国前途的忧虑,以及对壅君和群小误国的愤慨,自己身遭流放的痛苦,这一切真情实感紧密地交织成一个整体。

皇天之不纯命兮,                 老天爷不对楚国厚赐天命啊,

何百姓之震愆?                  为何使百姓受罪着慌?

民离散而相失兮,                 人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

方仲春而东迁。(1)            正当二月之时迁往东方。

 ▲本节原诗愆、迁押韵;译诗慌、方押韵。

【皇天】指老天爷。【纯命】指厚命,即厚赐天命。【百姓】泛指人民。【震】震动。【愆】(qiān)罪过,这里指受罪。【仲春】指夏历二月。【东迁】指郢都失陷后,楚国东迁于陈(今河南淮阳)。

 去故乡而就远兮,          离开家乡到远方去啊,

遵江夏以流亡。           沿着江夏之水向下逃亡。

出国门而轸怀兮,       走出郢都城门我很伤怀啊,

甲子朝(鼌)吾以行。(2)甲日的早上我被迫奔忙。

▲本节原诗亡、行(古音读如“杭”)押韵;译诗亡、忙押韵。

【去、就】“去”与“就”相对而言,“去”指离去,“就”指依附。【遵】沿着。《章句》:“遵,循也。”【江夏】《章句》:“水名也。”【流亡】指逃亡。【国门】指郢都城门。【轸怀】悲痛地怀念。《集注》:“轸,痛也。【甲之朝】指甲日的早上。甲,十干之一。

发郢都而去闾兮,              我从郢都出发离开故乡啊,

恍惚(荒忽)其焉极?    心里迷茫不知哪里是尽头。

楫齐扬以容与兮,     船桨齐举船只徘徊不前啊,

哀见君而不再得。(3)       可怜我难见君王而难以运筹。

本节原诗极、得押韵;译诗头、筹押韵。

【闾】(lǚ)里门,这里指家乡。【恍惚】指心里迷茫。按:原作“荒忽”,通“恍惚”。【焉极】指哪里是尽头。【楫】(jì)划船的桨。【齐扬】一同举起。【容与】徘徊不前的样子。

望长楸而太息兮,        眺望郢都梓树不禁长叹啊,

涕淫淫其若霰。            泪流滚滚犹如雪珠飘散。

过夏首而西浮兮,           经过夏首而沿江西进啊,

顾龙门而不见。(4)             回头再看龙门已不得见。

 ▲本节原诗霰、见押韵;译诗散、见押韵。

【长楸】指郢都高大的梓树。【涕】指眼泪。【淫淫】泪流不止的样子。【霰】(xiàn)雪珠。【夏首】指夏口上接长江的地方,在郢都南面。《章句》:“夏水口也。”【龙门】郢都的东门。《章句》:“楚东门也。”

心婵媛而伤怀兮,                   我心里牵挂无限忧伤啊,

(眇)不知其所蹠。           前图渺茫不知落脚何处。

顺风波以从流兮,                   顺着风波随着江流而行啊

焉洋洋而为客。(5)                        漂泊流浪谁能为我眷顾。

 ▲本节原诗蹠、客押韵;译诗处、顾押韵。

【婵媛】(chán-yuán)牵挂流连的意思。【渺】指前途渺茫。按:原作“眇”,通“渺”。【蹠】(zhè)践踏。《集注》:“蹠,践也。”【从流】指顺流而进。【焉】副词,乃,作“为”的状语。【洋洋】《章句》:“无所归貌。”【客】这里指流浪者。

凌阳侯之泛滥兮,        我乘着浩荡的波涛西进啊,

忽翱翔之焉薄?               如同飞鸟不知飘到何方?

心絓结而不解兮,           心中牵挂而无法摆脱啊,

思蹇产而不释。(6)              忧愁郁闷思绪不能舒张。

▲本节原诗薄、释(古音读如“铎”)押韵;译诗方、张押韵。

【凌】乘着。【阳侯】原指水波之神,后成为水波的代称。《集注》:“阳侯,陵阳国之侯,溺死于水,其神能为大波。”【泛滥】形容水波之广阔。【翱翔】这里以鸟飞比喻自己无目的之飘泊。【薄】到达。【絓结】(guà-)心里牵挂的意思。《章句》:“絓,悬也。”【蹇产】指思虑纠缠而不展。《章句》:“蹇产,诘屈也。”

将运舟而下浮兮,                 我将掉转船头顺流而下啊,

上洞庭而下江。               穿过洞庭湖进入长江。

去终古之所居兮,        离开世代居住之地啊,

今逍遥而来东。(7)         今天飘飘荡荡地来到东方。

本节原诗江(古代“江”因“工”而得音)、东押韵;译诗江、方押韵。

【运舟】指行船。运,移动。【下浮】指顺流而下。【终古】永古。【逍遥】飘荡的意思。

羌灵魂之欲归兮,      我的灵魂一直想着归去啊,                                           

何须臾而忘返(反)?       无时无刻没有忘记回返。

背夏浦而西思兮,         背着夏浦向西思念啊,

哀故都之日远。(8)           哀怜郢都一天天更加遥远。

 ▲本节原诗返、远押韵;译诗返、远押韵。

【羌】句首语气词。《章句》:“楚人语词也,读若‘卿’,何为也。”【无】原作“何”。王泗原考证,本节中“羌”、“何”意重复,必衍其一。“羌”是楚语,后人难以随便加,然则“何”字衍。“羌”是疑问副词,居全句之首或居“须臾而忘返”之前,俱可。但有“何”与去“何”,全句似不通,“何”当为“无”。【须臾】一会儿,瞬间。【夏浦】夏水之浦。【西思】向西思念,指思念郢都。因夏浦在郢都东面,故称。

登大坟以远望兮,        登上高丘纵目四望啊,

聊以舒我忧心。               暂且舒展我忧愁之胸臆。

哀州土之平乐兮,           感叹这一带如此丰饶啊,

悲江介之遗风。 (9)            江岸还保持着古老的风气。

▲本节原诗心、风押韵;译诗臆、气押韵。

【登大坟而远望】指登上高丘来眺望,犹《离骚》九二节“升阜之赫呼兮,忽临睨夫旧乡”。大坟,指高丘。【州土】指屈原经过的地方。【平乐】指安宁富饶。《集注》:“地宽博而人富饶也。”【江介】指长江沿岸。介, 或作

当凌阳之焉至兮,     问我乘着波涛将去哪里啊,                                           

淼南渡之焉如?         南渡长江又有什么意图?

曾不知厦(夏)之为丘兮, 竟不知郢都宫殿已变丘墟啊,

孰两东门之可芜?(10)     还问哪两座东门已经荒芜。

 ▲本节原诗如、芜押韵;译诗图、芜押韵。

【当】指对着。【凌阳】指“凌阳侯”的略语,犹言“乘风破浪”。按:或作“陵阳”。【淼】(miǎo)大水茫茫。【厦】高大的房屋,这里指郢都的宫殿。按:原作“夏”,通“厦”。【丘】《章句》:“墟也。”【两东门】指郢都的两东门。因是东迁,由东门而出,故说“两东门”。【芜】荒芜。

▲本节是上节“江介遗风”的具体说明。郭沫若称:“叙江边人古朴,还不知郢都破灭的惨事”(《屈原赋今译》)。

 心不怡之长久兮,    听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啊,

忧与愁其相接。           旧恨新愁我抑止不住。

惟郢路之辽远兮,             想到郢都归路多么遥远啊,

江与夏之不可涉。 (11)     长江夏水已不可渡。

本节原诗接、涉押韵;译诗住、渡押韵。

【怡】愉悦。【惟】思虑。【江与夏】指长江和夏水。【涉】渡过。【忽】飘然。【行】指远行。

 忽若不信兮,                             楚王突然不再信任我啊,

至今九年而不复。               到现在已多年不被进用。

惨郁郁而不通兮,            忧愁郁闷不能舒畅啊,

(蹇)侘傺而含蹙(戚)(12)     失意不安我非常心痛。

本节原诗复、蹙押韵;译诗用、痛押韵。

【忽若不信兮】指楚王突然不再信任自己。《章句》:“始从细微,遂见疑也。”【至今九年而不复】指楚王疏远屈原多年而不进用。《章句》:“放且九岁,君不觉也。”按:“九年”当指多年,非确指。【惨郁郁】指心中忧愁郁闷。【謇】指竟、终究。按:原作“蹇”,通“謇”。【侘傺】(chà-chì)失意的样子。《章句》:“失志貌。”《离骚》二四节有“忳郁悒余侘傺兮”一句。【含蹙】指内心郁结着悲痛。蹙,原作“戚”。因“戚”与“复”今韵不相押,王泗原认为“戚”读如“蹙”,以与“复”押韵。因古代“戚”、“蹙”音义相近,我于是直接改“戚”为“蹙”。

 外承欢之绰约(汋约)兮,  有人外面逢迎而姿态美好啊,                                           

谌荏弱而难持。             其实内心脆弱容易动摇。

忠湛湛而愿进兮,        忠诚之士愿为国家效力啊,

妒披离而障(鄣)之。(13)   又被各种嫉妒严加阻挠。

 ▲本节原诗持、之押韵;译诗摇、挠押韵。

【承欢】指逢迎。【绰约】指容态美好。《章句》:“好貌。” 按:“绰”原作“汋”,通“绰”。【谌】(chén)确实。《集注》:“谌,诚也。”【荏弱】(rén-)指软弱、脆弱。【忠湛湛】忠心耿耿的样子,这里指忠诚之士。【愿进】指愿意进身于君前而为国家效力。【披离】指纷纷地。《集注》:或作“被离”,同“披离”。【障】阻挠。按:原作“鄣”,通“障”。

▲此处原有“尧舜之亢行(抗行)兮,瞭杳杳而薄天。众谗人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伪名。憎愠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慷慨。众踥蹀而日进兮,美超远而逾迈”两节。王泗原认为,因这两节见于宋玉《九辩》第八章,宋玉不可能硬抄屈原的作品,又王逸在此处无注,说明此两节是从宋玉《九辩》中窜入的,并且在王逸时尚未窜入。所以这里从略。

治曰(乱曰)                               结语

曼余目以流观兮,                 放开我的眼光四下观望啊,

冀一返(反)之何时?      期盼回去提供治国良方。

鸟飞回(反)故乡兮,      鸟飞再远也要回到旧巢啊,

狐死必首丘。                      狐狸死时头向出生的山冈。

信非吾罪而弃逐兮,        我的确无罪而遭流放啊,

何日夜而忘之?(14)                又哪日哪夜忘记过故乡?

本节原诗时、丘、之押韵;译诗方、冈、乡押韵。

【治曰】指结语。治,原作“乱”的繁体字“乱”。王泗原考证,“乱”应读“治”,治理的意思。“治”是“乱”的同音假借字。因误读“乱”为“烦  ”的“  ”,是因借“治”之后,“治”行而“乱”废已久。“乱”废始于隶书通行之初。因“乱”、“治”形远,而“乱”、“  ”形近,就误认“乱”为 “  ”,“乱曰”的“乱”也读成“  ”的音了。《章句》解为:“乱,理也,所以发理词旨(指),总撮其要也”,说明王逸之时,“乱”、“  ”尚未混淆,“乱曰”即“治曰”。因“  ”现已简化为“乱”,为避免继续混淆,这里把“乱曰”改为“治曰”。【曼】伸展。《说文》:“曼,引也。”【流观】四下观望。【首丘】《集注》:“谓以首枕丘而死,不忘其所自生也。”【弃逐】指被流放。按:“弃”或作“放”。【之】指故乡郢都。

 

 

 


相关热词搜索:《哀

上一篇:离骚
下一篇:吴广平屈原《九歌》今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