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楚辞欣赏 > 正文

《七谏》林家骊译
2011-12-27 15:14:5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题解】

  关于《七谏》的作者及题旨,王逸《楚辞章句》说得比较清楚:“《七谏》者,东方朔之所作也。谏者,正也,谓陈法度以谏正君也。古者,人臣三谏不从,退而待放。屈原与楚同姓,无相去之义,故加为《七谏》,殷勤之意,忠厚之节也。或曰:《七谏》者,法天子有争臣七人也。东方朔追悯屈原,故作此辞,以述其志,所以昭忠信、矫曲朝也。”然查《汉书·东方朔传》,除载其《答客难》及《非有先生论》外,另称:“朔之文辞,此二篇最善。其余有《封泰山》、《责和氏璧》及《皇太子生禖》、《屏风》、《殿上柏柱》、《平乐观赋猎》,八言、七言上下,《从公孙弘借车》,凡刘向所录朔书具是矣。世所传他事皆非也。”颜师古注云:“晋灼曰:‘八言、七言诗,各有上下篇,’”王先谦《汉书补注》云:“沈钦韩(按,见汉书疏证)曰:《楚辞章句》有东方朔《七谏》,疑即八言、七言,不然不应遗于刘向也。又《御览》三百五十有东方朔《对骠骑难》。”此说甚有道理,《七谏》七言,八言语例较多,此其一;其班固所言“世所传他事皆非也”, 颜师古注云:“谓如《东方朔别传》及俗用五行时日之书,皆非实事也。”因此“他事” 所指为后人附会神异之事,而非对其文学作品而言,就《御览》所载东方朔之《对骠骑难》而论,刘向《别录》似有所遗漏,即使“七言、八言上下” 非指《七谏》,据王逸《楚辞章句》补入亦未尝不可。

  关于《七谏》的体制特点,《文选·七发》李善注说:“《七发》者,说七事以起发太子也,犹《楚辞·七谏》之类。”洪兴祖《楚辞补注》:“昔枚乘作《七发》,傅毅作《七激》,张衡作《七辩》,崔骃作《七依》,曹植作《七启》,张协作《七命》,皆《七谏之流》。”其实,他们的说法都不确切。《七发》是汉代散体大赋的标志性作品,骚体赋的特征几已褪尽,并且它采取的主客问答的形式与《七谏》不同。今人黄寿祺、梅桐生《楚辞全译》认为:“东方朔的这篇《七谏》,从内容到形式都是模仿《九章》的,用代言体写成。”其说法较为允当,可从。

  《七谏》由七篇短诗组成。既表现了屈原忠而被谤、信而见疑、无辜放逐、最终投江的悲剧一生,也表达了东方朔怀才不遇、愤世嫉俗的心境,反映了封建时代正直之士普遍的遭遇和典型的心态。

  林家骊译《七谏·初 放》

  【题解】

  《初放》是《七谏》组曲的第一篇,从屈原初遭流放写起,主要交待了屈原放逐初期的情感状态及其对时事的基本立场。作者的情感是悲愤的,他抨击楚王昏庸,群小营私,坚持独立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的坚定节操,绝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此后几篇如《怨思》、《自悲》、《哀命》均是这种情绪的蔓延和渲染。本篇中“数言便事兮,见怨门下”, 说明了被流放的原因。“窃怨君之不寤兮,吾独死而后已”, 则表明其誓死不与污浊势力合同的态度。这些都奠定了《七谏》悲愤满怀,誓死抗争的感情基调,是这组“生命交响乐” 启奏的序曲。

  原文                  译文

  平生于国兮, 屈原我生于楚国国都啊,

  长于原壄。 后被放逐原野。

  言语讷涩兮, 说话木讷啊,

  又无强辅。 又没有强大的后台提携。

  浅智褊能兮, 才能低下啊,

  闻又见寡。 且很少见解。

  数言便事兮, 多次陈述利国利民之策啊,

  见怨门下。 却触怒权贵,遭人嫉恨。

  王不察其长利兮, 君王不能辨识国家的长远利益啊,

  卒见弃乎原壄。 听信谗言而将我放逐山野。

  伏念思过兮, 暗自思考过错啊,

  无可改者。 却没有什么好改正的。

  群众成朋兮, 小人会聚,互相勾结,朋比为奸啊,

  上浸以惑。 国君渐渐遭其惑乱。

  巧佞在前兮, 阿谀小人进谗言于君前啊,

  贤者灭息。 贤良忠直之士只能缄口不言。

  尧舜圣已没兮, 尧舜那样圣明的君主早已没有了啊,

  孰为忠直? 如今还有谁敢尽忠直言?

  高山崔巍兮, 高山巍峨啊,

  水流汤汤。 流水湍急。

  死日将至兮, 我死日将至啊,

  与麋鹿同坈。 只能与兽类葬在一起 。

  塊兮鞠, 我孤独一人颓然倒地啊 ,

  当道宿。 晚上在路上栖止。

  举世皆然兮, 全天下都是小人得势、贤人遭殃啊,

  余将谁告? 我的一腔衷情又能向谁说去?

  斥逐鸿鹄兮, 他们驱逐瑞鳥鸿鹄啊 ,

  近习鸱枭。 亲近恶鸟鸱枭。

  斩伐橘柚兮, 将佳美的橘树柚树砍掉啊,

  列树苦桃。 却种上恶木苦桃。

  便娟之修竹兮, 美好而修长的竹子啊,

  寄生乎江潭。 生长在江边。

  上葳蕤而防露兮, 上边枝叶茂盛可以遮挡露水啊,

  下泠泠而来风。 下面清凉而有风拂面。

  孰知其不合兮, 谁知道君臣不合啊,

  若竹柏之异心。 就像竹柏异心。

  往者不可及兮, 前世的圣贤君主我已追不上啊,

  来者不可待。 后世的贤君又等不及相见。

  悠悠苍天兮, 悠悠苍天啊,

  莫我振理。 也不来拯救垂怜。

  窃怨君之不寤兮, 暗自埋怨君王的不清醒啊,

  吾独死而后已。 我要独自保持节操,死而后已。

 

 

 

 

  林家骊译《七 谏·沉 江》

  【题解】

  《沉江》是《初放》篇末“窃怨君之不寤兮,吾独死而后已” 的延伸,描述了屈原自沉汨罗江前后的心理挣扎和痛苦反思,充满了悲壮和哀怨的意味,是朝政昏暗,壮志难伸的窘境导致的无奈之举,也是忠臣向君王表白忠诚的决绝方式。本篇总结了古往今来朝代兴衰的经验教训,无限向往地追忆前朝圣贤的高尚德行,同时对楚国现实政治进行了批判,表达了对君王失政的痛心,展示了“愿悉心之所闻兮,遭值君之不聪” 的悖谬处境,结合自身所处艰难局势,表明了沉江的缘由和决心,呈现了屈原爱憎分明的精神世界。

  原文                          译文

  惟往古之得失兮, 回想古代的兴亡成败啊,

  览私微之所伤。 再看君主私爱谄佞、听信谗言给国家造成的伤害。

  尧舜圣而慈仁兮, 尧舜圣明而仁慈啊,

  后世称而弗忘。 后人称赞不已而永世不忘。

  齐桓失于专任兮, 齐桓公错在专任佞臣啊,

  夷吾忠而名彰。 管仲则因忠诚直谏而声名昭著。

  晋献惑于骊姬兮, 晋献公受到骊姬的迷惑啊,

  申生孝而被殃。 申生尽孝道却遭受祸殃。

  偃王行其仁义兮, 徐偃王施行仁政啊,

  荆文寤而徐亡。 被楚文王醒悟后兴兵灭亡。

  纣暴虐以失位兮, 商纣由于残酷暴虐而丧失君王之位啊,

  周得佐乎吕望。 周朝则得到了吕望的辅佐。

  修往古以行恩兮, 遵循前代常道施行恩义啊

  封比干之丘垄。 封比干之墓以示表彰。

  贤俊慕而自附兮, 贤能杰出之士慕名归附啊,

  日浸淫而合同。 上下同心日久天长。

  明法令而修理兮, 修明先王法令而申正事理啊,

  兰芷幽而有芳。 使贤能之士展露锋芒。

  苦众人之妒予兮, 苦于众人都妒忌我啊,

  箕子寤而佯狂。 箕子看透这一切,于是佯装颠狂。

  不顾地以贪名兮, 他们不顾国家只贪求个人名利啊,

  心怫郁而内伤。 我心情忧郁而感伤。

  联蕙芷以为佩兮, 连结香草蕙芷佩带在身上啊,

  过鲍肆而失香。 经过卖鲍鱼的铺子就会失去芳香。

  正臣端其操行兮, 忠正之臣操行端正啊,

  反离谤而见攘。 却受谗佞小人排挤毀谤。

  世俗更而变化兮, 俗世之人改变了清亷作风啊,

  伯夷饿于首阳。 伯夷饿死在首阳山上。

  独廉洁而不容兮, 独守廉洁而不容于世啊,

  叔齐久而愈明。 叔齐却能得以百世流芳。

  浮云陈而蔽晦兮, 空中乌云宻布天气阴晦啊,

  使日月乎无光。 使日月暗淡无光。

  忠臣贞而欲谏兮, 忠贞之臣想要进谏君王啊,

  谗谀毀而在旁。 然而谗毀之人就在一旁。

  秋草荣其将实兮, 秋天百草将结出果实啊,

  微霜下而夜降。 薄霜却在晚上降下。

  商风肃而害生兮, 西风凜冽危害万物啊 ,

  百草育而不长。 使百草凋枯不能生长。

  众并谐以妒贤兮, 众人都嫉贤妒能啊,

  孤圣特而易伤。 圣贤特立独行而易被中伤。

  怀计谋而不见用兮, 身怀利国之良策而不被任用啊,

  岩穴处而隐藏。 只能身处岩穴而隐居深藏。

  成功隳而不卒兮, 伍子胥建立功业却不得善终啊,

  子胥死而不葬。 最后身死而不能归葬。

  世从俗而变化兮, 世俗都随波逐流啊,

  随风靡而成行。 蔚然成风不讲立场。

  信直退而毁败兮, 诚信忠直之士被斥退啊,

  虚伪进而得当。 虚伪狡诈之徒却有重任担当。

  追悔过之无极兮, 国势倾危国君后悔已晚啊,

  岂尽忠而有功。 即使竭尽忠诚也不能重现辉煌。

  废制度而不用兮, 废弃先王法制不用啊,

  务行私而去公。 谋求一己私利而不为国家着想。

  终不变而死节兮, 我终究不能改变节操,愿守节而死啊,

  惜年齿之未央。 可惜命数未尽,竟要就此夭逝!

  将方舟而下流兮, 乘着方舟往下游去啊,

  冀幸君之发矇。 希望君王能夠就此醒悟。

  痛忠言之逆耳兮, 悲哀忠言逆耳,触怒君王啊,

  恨申子之沉江。 遗憾伍子胥被害而沉江。

  愿悉心之所闻兮, 愿意披肝沥胆,竭力报效啊,

  遭值君之不聪。 可惜碰上君主昏愦暗弱。

  不开寤而难道兮, 君王昏庸而不开悟啊,

  不别橫之与纵。 连横与合纵的重要策略都不得其详。

  听奸臣之浮说兮, 君王听信奸臣浮夸之谈啊,

  绝国家之久长。 毀坏国祚使之不得久长。

  灭规矩而不用兮, 放弃先王法制不用啊,

  背绳墨之正方。 违背朝政纲常。

  离忧患而乃寤兮, 遭到忧患方才悔悟啊,

  若纵火于秋蓬。 正如放火于秋草无可挽救。

  业失之而不救兮, 已经犯错仍不能补救啊,

  尚何论乎祸凶? 那么还谈什么祛灾乞祥。

  彼离畔而朋党兮, 那些奸佞之人结成朋党啊,

  独行之士其何望? 忠直独行之人还有什么希望?

  日渐染而不自知兮, 君王日益受到小人蒙蔽而不自知啊,

  秋毫微哉而变容。 秋天的毫毛虽然微小,却会改变容颜。

  众轻积而折轴兮, 很多轻的物体堆放在一起也能使车轴折断啊,

  原咎杂而累重。 小错积累也会酿成灾殃。

  赴湘沅之流澌兮, 投身湘沅水流中啊,

  恐逐波而复东。 恐怕向东流入海洋。

  怀沙砾而自沉兮, 怀揣沙石纵身江流啊,

  不忍见君之蔽壅。 不忍见到君王遭受蒙蔽。

 

 

 

 

  林家骊译《七 谏·怨 世》

  【题解】

  《怨世》是一篇颇具政论色彩的骚体韵文,它侧重于对社会现实、政治环境的抨击,从第一段即开始指陈社会上下风气邪僻、贤愚错位的严峻局面,如“蓬艾亲入御于床笫兮,马兰踸踔而日加” 的情形等。“世沉淖而难论兮,俗吟峨而嵾嵯”, 即是其整体的评价。本篇还详细刻画了屈原本想离楚远去,但又恐因此违背法纪,败坏清誉,想保全生命却又无法容忍当世奸佞之徒蒙蔽君主、肆意妄为的情景等,鲜明地展示了主人公坚定的政治立场与矛盾复杂的精神世界。

  原文                          译文

  世沉淖而难论兮, 当今风气败坏而难以言说啊,

  俗岒峨而嵾嵯。 世俗不分是非、贤愚颠倒。

  清泠泠而歼灭兮, 清正廉洁之徒不被任用而退隐啊,

  溷湛湛而日多。 贪浊之士日益大行其道。

  枭鸮既以成群兮, 猫头鹰成群结队啊,

  玄鹤弭翼而屏移。 玄鹤敛翅离去。

  蓬艾亲入御于床笫兮, 杂草蓬艾用来铺床啊,

  马兰踸踔而日加。 马兰茂盛越长越高。

  弃捐葯芷与杜衡兮, 拋弃药芷与杜衡啊,

  余奈世之不知芳何。 世人竟不知何为芳草!

  何周道之平易兮, 为何平坦宽阔的大路啊,

  然芜秽而险戏。 却满目创痍,危险四伏。

  高阳无故而委尘兮, 高阳氏无缘无故蒙受怨屈啊,

  唐虞点灼而毀议。 唐尧虞舜蒙受诽谤而横遭讥诮。

  谁使正其真是兮, 当世谁能主持正义啊,

  虽有八师而不可为。 虽有八师也将无可奈何。

  皇天保其高兮, 皇天高不可攀啊,

  后土持其久。 大地深厚广博。

  服清白以逍遥兮, 穿着清净洁白的衣裳自在逍遥啊,

  偏与乎玄英异色。 偏偏不与贪浊之人同流合污!

  西施媞媞而不得见兮, 美貌的西施不能侍奉君王啊,

  嫫母勃屑而日侍。 丑陋的嫫母却每天陪在君侧。

  桂蠹不知所淹留兮, 桂树上的蠹虫不知道有所节制啊,

  蓼虫不知徙乎葵菜。 蓼虫也不知去寻找甘美的葵叶。

  处湣湣之浊世兮, 身处昏暗浑浊之世啊,

  今安所达乎吾志? 又怎能舒展志向?

  意有所载而远逝兮, 內怀忠贞却要远去啊,

  固非众人之所识。 众人本就不知道我的选择。

  骥踌躇于弊辇兮, 骏马拉着破车徘佪不前啊,

  遇孙阳而得代。 遇到孙阳才得到解脱。

  吕望穷困而不聊生兮, 吕望穷困无法维持生计啊,

  遭周文而舒志。 碰到文王而得以施展才华。

  宁戚饭牛而商歌兮, 宁戚喂牛时,高唱悲歌啊,

  桓公闻而弗置。 齐桓公听到后使他不再闲置。

  路室女之方桑兮, 客舍旁有女子专心不斜视正在采桑啊,

  孔子过之以自侍。 孔子经过,因欣赏她的贞信而留在身边服侍。

  吾独乖剌而无当兮, 只有我不容于世又不逢明君啊,

  心悼怵而耄思。 心中忧虑愁绪杂错。

  思比干之恲恲兮, 想起比干忠诚正直啊,

  哀子胥之慎事。 哀悼尽心事奉君王的伍子胥。

  悲楚人之和氏兮, 悲叹楚国的卞和啊,

  献宝玉以为石。 献出璞玉却被错当成石头。

  遇厉武之不察兮, 遇到不明察的厉王、武王啊,

  羌两足以毕斮。 双脚都被锯掉。

  小人之居势兮, 小人得居高位啊,

  视忠正之何若? 又把忠贞之士看成什么?

  改前圣之法度兮, 修改前代圣贤的法度啊,

  喜嗫嚅而妄作。 喜好窃窃私语而胡作非为。

  亲谗谀而疏贤圣兮, 亲近谗谀小人而远离贤人君子啊,

  讼谓闾娵为丑恶。 争相诋毁美女闾娵长相丑陋。

  愉近习而蔽远兮, 受到近旁谗人的蒙蔽啊,

  孰知察其黑白? 又怎能辩别良莠?

  卒不得效其心容兮, 贤人不得施展抱负啊,

  安眇眇而无所归薄。 被远远离弃无所归附。

  专精爽以自明兮, 专一忠信来自我表白啊,

  晦冥冥而壅蔽。 却因世道昏暗而被蒙蔽。

  年既已过太半兮, 人生已过大半啊,

  然埳坷而留滞。 然而仍旧坎坷不得志。

  欲高飞而远集兮, 想远走高飞、远离浊世啊,

  恐离罔而灭败。 又恐触犯法网而败坏声誉。

  独冤抑而无极兮, 遭受冤屈压抑而没有尽头啊,

  伤精神而寿夭。 以至精神毀损而过早夭逝。

  皇天既不纯命兮, 上天也反复无常,没有公理啊,

  余生终无所依。 我的一生终将孤苦无依。

  愿自沉于江流兮, 愿自沉于江中啊,

  绝橫流而径逝。 随水漂流从此远逝。

  宁为江海之泥涂兮, 宁可成为江海中的污泥啊,

  安能久见此浊世? 怎能长久目睹这污浊尘世?

相关热词搜索: 林家骊

上一篇:《招隐士》黃寿祺 梅桐生译
下一篇:《七谏·怨思》黄寿祺 梅桐生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