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研究 > 正文

汨罗江流域的《楚辞》植物
2015-01-12 10:33:23   来源:   作者:周正初   评论:0 点击:

汨罗江流域的《楚辞》植物

周正初

摘要:《楚辞》涉及楚地植物105种,至今仍有78种生长在汨罗江中下游的山林皋壤之中,它们的存在不仅仅显示着《楚辞》作品浓厚的地方特色,更为屈原在汨罗的生活与创作环境提供了确凿的植物地理学依据。

 我国现代学者研究《楚辞》植物的著作自南宋吴仁杰所撰《离骚草木疏》至当代潘富俊所编《楚辞植物图鉴》已不下五、六部,其中吴作考释植物55种,潘作考释植物100种,姜亮夫的《楚辞通故》亦考释植物90余种。笔者综览上述著作,将同种异名植物归于一种,经分析统计,《楚辞》涉及楚地植物实为105种,其中尚有78种至今还生长繁衍在汨罗江流域的山林皋壤之中,其中可供药用的植物达68种。拙作介绍的便是其考察结果及相关观点。

  (一)汨罗江流域的草本《楚辞》植物

  在《楚辞》植物中,草本植物为68种,经考察,汨罗江流域现存49种。其中屈原作品中涉及的有30种,可供药用25种;宋玉等楚人作品中涉及的有19种(不含与屈赋重复的植物),可供药用的17种。

  一、屈原作品中的汨罗草本植物

  1、《离骚》江离,今名川芎。汨罗俗称“小叶川芎”,药用,大荆镇栽培。芷,今名白芷。汨罗品种为“川白芷”、“湘白芷”,药用,黄柏镇栽培。秋兰,今名泽兰。汨罗亦称“佩兰”、“孩儿菊”,药用,大荆镇界碑村野生。荃,今名菖蒲,白菖蒲。汨罗品种为“细叶石菖蒲”,药用,黄柏镇、八景乡野生。地名有菖蒲塘。留夷,今名芍药。汨罗品种为“白芍”,药用,古培镇栽培。杜蘅,今名南细辛、苦叶细辛。汨罗品种为“土细辛”、“湘细辛”,药用,玉池乡野生。秋菊,今名菊花。汨罗品种为“白菊花”、“野菊花”,药用,城关镇、屈原行政区栽培白菊花,野菊花野生普遍。胡,今名大蒜。菜农普遍栽培。芰,今名菱。俗称“菱角”,野生于池塘中。荷,汨罗称叶为“荷叶”,花为“荷花”、“莲花”,实为“莲蓬”、“莲子”,根为“藕”,药用,平原区普遍栽培。地名有荷花塅、荷叶塘、莲花冲。茨,今名蒺藜。药用,普遍野生。地名有茨塘湖。葹,今名苍耳。俗称“苍耳子”,药用,普遍野生。茹,今名柴胡。俗称“竹叶柴胡”,药用,野生于玉池等山地、丘陵区。幽兰,今名春兰。俗称“兰草”,部分乡镇野生或栽培。地名有兰塘冲、兰苕河。艾,今名艾蒿。俗称“艾叶”,药用,野生于磊石乡马厅村等地,沿江乡镇另有无齿艾蒿分布。地名有艾叶坡。茅,今名白茅。俗称“白茅根”、“丝茅草”,药用,普遍野生。地名有白茅城、茅坡里。萧,今名牛尾蒿。汨罗野生品种为青蒿,药用,沿江乡镇野生。

  2、《九歌》蘋,今名田字草。药用,汨罗分布有野生四叶蘋。石兰,今名石斛。药用,汨罗分布为野生金钗石斛、铁皮石斛。芭,今名芭蕉。药用,少量栽培。地名有芭蕉桥、芭蕉冲。

  3、《天问》蓱,今名浮萍,紫萍。俗称“薸”,普遍野生。莆,今名香蒲。俗称“蒲草”、“水蜡烛”,药用,野生湖岸沙地。雚,今名荻。汨罗江下游野生。地名有荻湖。薇,汨罗俗称“草子”。

 4、《九章》萹,今名萹蓄。俗称“扁竹”,药用,野生于玉池乡、大荆镇及丘陵区。荼,今名苦苣菜。俗称“苣荬菜”、“苦荬菜”,药用,野生或少量栽培。荠,今名荠菜,地菜。俗称“鳝菜”,药用,普遍野生。

 5、《卜居》策,今名蓍草,锯齿草。俗称“飞天蜈蚣”、“乱头发”,药用,汨罗镇有野生。

 6、《招魂》稻,俗称植株为“禾”,果实为“谷”,药用,普遍栽培。地名有黄谷市。穱,今名麦、小麦。俗称“麦子”,药用,少量栽培。拓,今名甘蔗。屈原行政区栽培。

二、宋玉等楚人作品中的汨罗草本植物

 1、《九辩》粱,今名小米、粟。汨罗栽培品种为“高粱”。藻,汨罗分布有蓝藻、绿藻。野生普遍。

 2、《大招》菰,今名茭白。俗称“茭笋”、“茭瓜”,药用,部分乡镇栽培。蒿蒌,汨罗野生品种有“青蒿”,药用,野生较广。

 3、《招隐士》青莎,今名莎草、香附子。俗称“雷公尖”,药用,普遍野生。

 4、《七谏》蓬,今名飞蓬。汨罗野生品种为“一年蓬”,俗称“田边菊”,药用,普遍野生。蓼,今名水蓼。俗称“辣蓼”、“红马蓼”,药用,野生于黄柏镇、八景乡。另一种为“毛蓼”、“马蓼”,野生于丘陵、平原区。地名有蓼叶屋。葵,今名冬葵。俗称“冬寒菜”,药用,普遍栽培。芋,俗称“毛芋头”,茎称“芋头荷”。药用,普遍栽培。

  5、《九怀》瓟瓜,今名匏瓜。俗称“瓢瓜”,药用,少量栽培。

  6、《九叹》泽泻,俗称“泽下”、“建下”、“川下”。药用,汨罗镇栽培。撚支,今名红花。药用,大荆镇界碑村栽培。地名有红花山。射干,俗称“开喉剑”。药用,野生于红花红卫村。藜,俗称“藜蒿”。药用,普遍野生。藿,今名赤小豆。俗称“饭豆”,药用,少量栽培。

  7、《九思》菽,今名刀豆。俗称“刀把豆”,药用,普遍栽培。ji蕠,今名窃衣、香根芹。俗称“鹤虱”、“合色”,药用,野生于汨罗镇、城郊乡。另一种“窃衣”实为“破子草”。苇,今名芦苇。俗称“芦根”、“芦竹根”,药用,野生于磊石乡。地名有芦塘冲、芦坡塅、芦箭河。堇,今名石龙芮。野生于河谷、平原湿地。另有蔓茎堇菜、戟叶堇菜,药用。

 上述草本植物49种,药用植物42种,借用作汨罗地名的植物12种。

(二)汨罗江流域的木本、藤本等类《楚辞》植物

  在105种《楚辞》植物中,木本植物为29种、藤本植物3种、竹类植物3种、菌类1种、地衣类植物1种。汨罗江流域现存《楚辞》植物中,有木本植物24种、藤本植物2种、竹类植物2种、菌类植物1种,共为29种。屈原作品中有18种,宋玉等楚人作品中有11种。

一、屈原作品中的汨罗木本、藤本等类植物

  1、《离骚》宿莽,今名鼠莽。俗称“黄藤”,药用,野生于玉池乡、新市镇等乡镇。地名有黄藤嘴。申椒,今名花椒。俗称“椒子”,药用,野生于三江镇、智丰乡。菌桂,今名肉桂。汨罗野生品种为“川桂”、“山桂皮”,药用。地名有桂塘神。樧,今名食茱萸。俗称“吴茱萸”、“吴芋子”,药用,野生于八景乡、黄柏镇。(以上为木本植物)薜荔,今名木莲。俗称“凉粉驼”,药用藤本植物。玉池乡等丘陵区有野生。

  2、《九歌》辛夷,今名木笔、紫玉兰。药用,俗称“望春花”,栽培于黄柏镇神鼎山。桂,今名桂花。汨罗栽培品种有“金桂”、“银桂”,地名有桂花湾。松,今名马尾松。药用,俗称“丛树”,普遍栽培,地名有丛树坡、栽松岭、大松桥。柏,今名柏木。汨罗栽培品种为“侧柏”,药用,地名有柏树塘、柏塘徐、松柏岭。(以上为木本植物)篁,今名竹。禾本科,竹类,药用。汨罗分布的桂竹又名“麦黄竹”、毛竹又名“黄竹”均与“篁”音近似。地名有竹荫坡、竹山屋。三秀,今名灵芝,赤芝。俗称“灵芝草”,药用菌类。

  野生于高山林区,地名有采芝堂。葛,今名野葛。俗称“葛藤”、“葛马茴”,药用藤本,普遍野生。

  3、《天问》桑,俗称“桑树”。药用,屈原行政区栽培,部分乡镇有野生。棘,今名酸枣。部分乡镇野生。

  4、《九章》露申,今名瑞香。药用,部分乡镇野生或栽培。橘。药用,黄柏镇、沙溪乡广为栽培。地名有桔丹坡。

  5、梓,俗称“梓木”。部分山地野生,药用。地名有梓木洞。枫,今名枫香。俗称“枫树”,药用,普遍野生。地名有枫树桥、枫林冲。(以上3—5均为木本植物)

二、宋玉等楚人作品中的汨罗木本、藤本等类植物

  1、《九辩》梧,俗称“桐子树”。药用,普遍栽培,地名有桐子坡。

  2、《七谏》柚,俗称“柚子树”。药用,新市镇团山村栽培。苦桃,今名山桃、花桃。俗称“毛桃”,药用,八景乡、新市镇有野生,地名有桃树坡、桃花冲。荆,今名黄荆。俗称“黄荆楂”、“牡荆”,药用,普遍野生。地名有大荆街。桢,今名女贞。俗称“女贞子”,药用,野生或栽培。苦李,今名李。俗称“李子树”,药用,野生于丘陵、平原区。(以上为木本植物)竹,今名刚竹或毛竹。竹类,药用,汨罗分布有毛竹、茶杆竹、麻竹、桂竹。地名有竹山屋、竹林铺。

  3、《九叹》杨,今名白杨,毛白杨。汨罗分布为小叶杨、白杨。

  俗称“杨树”,地名有杨树塘。榆,俗称“榆树”。新市镇汨罗江边有野生。枳,今名枳壳、枸枳。药用,黄柏镇、新市镇栽培。甘棠,今名杜梨,棠梨。俗称“刺梨”,药用,部分乡镇有野生。地名有梨树岭、甘塘坡(应为甘棠坡)。

  上述木本、藤本等类植物共29种,其中药用植物26种,借用为汨罗乡土地名的植物16种。

  (三)汨罗江流域《楚辞》植物与《屈原赋》的创作环境

  汨罗江流域现存《楚辞》植物共78种,占《楚辞》植物总量的74%。其中草本49种、木本24种、藤本2种、竹类2种、菌类1种。在78种汨罗《楚辞》植物中,《屈赋》植物66种,汨罗现存《屈赋》植物48种,占《屈赋》植物总种数的72.7%。其中药用植物占87%,这些植物在汨罗江流域的分布不仅仅显示着《楚辞》作品浓厚的地方性,更为屈原的生活与创作环境提供了植物地理学依据。

  一、汨罗《楚辞》植物所处生态环境是屈原从事《屈赋》创作的“文思之奥府”。梁刘勰《文心雕龙物色篇》说:“山林皋壤,实文思之奥府”,“屈平所以能洞鉴风骚之情者,抑亦江山之助乎!”他联系作家所处时代和生活环境,站在文学与现实关系这个高度揭示了《屈赋》产生的原因。汨罗江流域的《楚辞》植物所植根的山林皋壤,自然是屈原从事《屈赋》创作不可缺少的自然生态环境。因此可以说,《楚辞》植物所处的汨罗江流域生态环境是屈原从事创作的“文思之奥府”。

  二、汨罗《楚辞》植物所处人文环境是屈赋“洞察风骚之情”的浪漫主义艺术源泉。《论语子路》云:“人而无恒,不可以为巫医”《吕览勿躬》云:“巫彭初作医。”王逸也说:“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巫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易重廉在《中国楚辞学史》中指出:“上古巫医不分,《楚辞》多以草木为喻,可能与巫文化、与性崇拜有相当的关系。”汨罗《楚辞》植物其中87%为药用植物。汨罗江流域自古至今一直延续着巫医文化。药用植物的医用,促进了巫医文化的传承和中草药医疗的发展,也诱惑着人们对天神地祗的迷信。因此《楚辞》药用植物所影响的人文环境是《屈赋》“洞察风骚之情”的浪漫主义艺术源泉。

  三、汨罗《楚辞》植物生长的地理环境为屈原作品的创作地提供了植物地理学依据。宋黄伯思《东观余论校定楚辞序》云:“屈宋诸骚,皆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清王士祯《带经堂全集》卷六五解释:“沅湘、江澧、修门、夏首者,楚地也。兰芷、荃荪、蕙若、蘋蘅者,楚物也。”屈赋中的古地名、古植物名与当今南楚辖区地名、植物名的吻合,证明了屈赋创作环境的地理性。汨罗《楚辞》植物78种,其中借用为历代汨罗乡土地名的植物现仍保存29种,占37.6%,两千多年来,楚语、楚声变化较大,但楚地、楚物依然历历在目。因此,汨罗《楚辞》植物为屈原作品的创作地提供了可资考证的植物地理学依据。

  主要文献:

  吴仁杰,离骚草木疏,《四库全书》汇刻

  姜亮夫,楚辞通故第三辑,齐鲁书社

  潘富俊,楚辞植物图鉴,台北猫头鹰出版社,2002

  易重廉,中国楚辞学史,湖南出版社,1991

  李勤等,汨罗市中药资源普查资料报告集,1987

 

 

·                                ·从屈原之死到汨罗江畔传说看人心所向(2011-12-27)

·                                ·屈原文化在汨罗江风光带环境设计中的应用(2011-12-27)

·                                ·汨罗江流域的民俗文化——打倡与九歌的渊源(2014-03-25)

·                                ·楚辞流传必然论(2011-12-27)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楚辞植物分类简述
下一篇:唐诗里的屈原与汨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