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研究 > 正文

我与已故楚辞学者的文墨交往(一) | 汤炳正
2017-06-15 13:50:4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11.jpg 

今年六月,中国屈原学会已成立三十周年了。回想起三十年前一九八五年六月二十日,我因写出两篇论文《屈赋悬日月》、《论离骚中抒情主人公形象》,经吴丈蜀先生推荐,应中国屈原学会组委会正式邀请,参加了在湖北荆州宾馆举行的中国屈原学会成立大会。在此次会议上,我结识了仰慕已久的楚辞学多位专家。多年来,我们或在会上晤面畅谈,或于会后书信往来。翻开我的签字笔记本,打开我书房和书库中的一本本藏书,翻出我书法创作室中存放的学者们的书法作品,一件件灿然在目。见字如见人,看到这些篇什,心里感到十分亲切。现捧出已故学者汤炳正、石声淮、吴丈蜀、胡国瑞、张啸虎、熊任旺 、魏际昌、石川三佐男的墨宝十二件,并说说其来历,与大家共同缅怀这些老师们。

13.jpg

汤炳正先生

  

一九八五年五月廿一日,我与汤炳正(1910-1998)先生相识于中国屈原学会在湖北荆州宾馆举行的成立大会上。那时他约七十五岁,精神䦆烁,肤色红润,满面红光,慈祥和蔼早先就打听到他是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的弟子,四川大学教授、中国屈原学会会长,在语言学、文学、历史学、文献学、神话学等方面卓有建树,尤以语言学理论和楚辞学研究蜚声海内外。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向他请教《离骚》的韵读。他说:“惟庚寅吾以降的‘降’,古音读如‘洪’,这样就与上文的‘庸’字押韵了。”后来由中国屈原协会、山西师范大学联合举办的国际屈原学术讨论会暨中国屈原学会第五届年会于一九九二年十月九日至十三日在尧都故地山西临汾市召开,有八位外国来宾、九十多位国内学者应邀与会。我有幸忝列末席。我背着行李包来到山西师大报到后拜见了汤先生。 

他和蔼地与我打招呼后,转身对站在他身旁的日本东洋大学文学部教授新田幸治先生说:“你看,孔夫子的弟子来了!”接着,他向新田先生介绍了“漆雕”一姓的来历和我本人的一些情况。会后,我将自作词念奴娇》呈他郢政。词曰:

 

姚黄魏紫,喜秋风飒爽,枝枝红绽。朗朗尧都铺秀色,四海迎来才冠。学者欢歌,诗家醉笔,泼墨菊仙馆。一时性起,游龙墨海欢畅。

漫说陋习千年,文坛书苑,相轻闲恩怨。快舀汾河清绿水,一濯吾侪毫翰。凤翥龙翔,银钩铁画,满纸珠玑散。风流占尽,诸公字字美奂。

15.jpg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收到炳正先生的信函。打开一看,是一幅用宣纸写的书法作品,我读了头一句,知是一首七律:

 

       错节盘根话大椿,

   身经斧凿未成痕。

喜随画笔看椰岛,

   笑带诗情过剑门。

枉说文章惊屈宋,

   更无金帛遗儿孙。

如今细品人间世,

 回首三朝八十春!



  己巳春八十自寿,世彩同志两正之,汤炳正。

 

我端视良久,沉思良久,对先生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与先生对当时的世道人心每况愈下的忧愤也一同油然而生。先生说,自己的文章惊倒了屈宋,可文章换不来金帛留给儿孙!唉,我劝先生,有儿孙绕膝是很快乐的,在振铎中昭示后学以众妙之门是快乐的,都八十岁了,还能缔盟高会,恢弘屈学,更是快乐的!于是乎,我作和诗一首,以行书录之,也写成横幅,复函给了汤先生,诗曰:



七律  

  己巳冬,炳正先生八十寿诞,吟诗一首并书,瑶函见赠,因步其韵奉和

 

一代宗师寿大椿,  

 汤公四海载香痕。

蓉城振铎博通道, 

  新论昭人众妙门。

  楚地寻幽留丽藻,   

  芝兰绕膝戏文孙。

  弘恢屈学盟高会,  

 耄耋之龄得意春! 

 

 炳正先生正之,世彩

 


相关热词搜索:文墨 楚辞 我与

上一篇:論蘇慧霜楚辭研究的成就與特色
下一篇:我与已故楚辞学者的文墨交往(二) | 吴丈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