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我与已故楚辞学者的文墨交往(八) | 石川三佐男
2017-06-15 14:15:26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11.png

 

石川三佐男  (1945—2014.2.7)是日本秋田大学教育文化部教授,中国屈原学会常务理事,著有《楚辞新研》等专著。我和他晤面共有三次。第一次相见于二00七年九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在西子湖畔召开的杭州楚辞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屈原学会第九届年会上,我赠给他一本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骚体诗集《梅赋》,扉页上题“石川三佐男先生大雅澄览,楚之人漆雕世彩呈稿,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于杭州。”他双手接过,向我连连鞠躬致谢。第二次是在二00九年十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一日,中国深圳国际屈原学术讨论会暨中国屈原学会第十三届年会上,他正在深圳大学大会厅的门口伫立着,仔细观看由学会方铭会长安排,由我撰联并书写的两幅大红洒金宣纸长联:

 

南国相逢、把酒唱离骚、壮怀激烈风云滚滚卅年过;

东皇与赞、安邦依大众、宿志峥嵘华夏腾腾六秩兴。

   

           贺中国屈原学会成立三十周年  

           乙未年世彩撰并书于北京   

            其一。

 

 

12.png

 

他的眼睛注视着对联,由上而下缓缓移动。我走过去,他发现了我,热情地与我打招呼,一边笑着,一边竖起大拇指,口中念念有词,看得出来,他十分喜欢中国文化。我们走进大会场内,在座位上坐下,我拿出签字本请他签字留念,他想了一会儿,写出“凭高眺远”四字示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他接着署名:二00九年十月二十九日于深圳日本石川三佐男。


第三次是在二0一一年六月漳州中国屈原学会第十四届年会暨楚辞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会议期间,黄震云教授通知我,说学会领导方铭会长给我安排了任务。第一,以中国屈原学会的名义为本次会议的承办单位漳州师范学院写一幅书法作品以作纪念;第二,为本次会议的接待单位东山县人民政府属下的马銮湾大酒店写一幅书法作品,对他们的热情周到的服务表示感谢。我接受任务后,在小会议室中试笔,书写一幅六尺魏碑对联找找感觉(后来此幅巨联为黄凤显先生收藏)。此时,石川先生从门口路过,轻轻地走进来,与我相视一笑,点点头,毕躬毕敬地立在我身旁看着我书写。


继先贤之绝学兮来吾导夫先路;

登楚艺之高堂兮共尔闳其楚声。


    为中国屈原学会成立三十周年而作,乙未年漆雕世彩撰并书于京华三贤堂  其二。


我写毕,他连连点头称赏。我转身拿出一张四尺对开宣纸,做出请他书写的手势,他缓缓地握起笔来,若有所思,不紧不忙地醮墨,写下了“自得其乐,世彩先生正之,石川三佐男书”一幅横式作品。我们互相握手后,举起他的书法作品合影,合影之后,石川先生就去会场参会了。


接着我在陈亮先生的协助之下,为漳州师范学院书写行书八尺宣横幅作品,内容为“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蘅与芳芷。漳州师范学院惠存,中国屈原学会赠,漆雕世彩谨书”。


写完,陈亮先生帮我一齐牵着墨迹未干的字幅,小心地放于地上。接着我为金沙大酒店书写,也是一幅行草书八尺横幅作品:“吾令羲和弥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金沙大酒店惠存,中国屈原学会赠,楚人世彩书。”写毕,我郑重地钤上了印。这时漳州市马銮湾金沙大酒店的马经理刚好走过来,她高兴地说要请我们合一张影。于是陈亮先生和我举着作品与马经理合影留念。在大会闭幕式上,学会领导安排了正式的赠予仪式。石川先生与大家一齐高高的举起相机欢笑着合影,分别摄下福建漳州师范学院领导、金沙大酒店领导接受赠予的情景。


散会后各自东西,各奔前程,真是古人所言,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石川先生回到了他的故乡。可是没过多久,就传来他病逝的消息。我赶忙翻出与他的合摄之影,细细地端详,细细地回想,唉,石川先生,好一个“自得其乐”——各自乐各自的!你怎么这么快就逝去了呢!君曾闻否?我们中国人讲“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与人乐乐,乐也”,还是让我们一起书写,一起快乐吧!石川先生,你乐你的,我乐我的,现在你在哪儿乐呢?你在天国也很快乐么?你在天国乐什么呢?你在乐你的大著《楚辞新研究》之“新”吗?你在乐“鲁诗镜”与“天公行出镜”之妙吗?你在乐长沙马王堆中神奇的汉代帛画吗?你在为你发现《九歌》是一组表现死者灵魂升天祈求幸福的群歌而乐吗?你在为荣幸地成为黄灵庚先生主编的大型丛书《楚辞文献丛刊》的编委而乐吗?你在为与黄灵庚先生一道,在大阪大学图书馆复制四种《楚辞》古籍,脱了鞋子,站在桌子上,把相机固定在架子上,拍完一页,喊一声“嗨衣”而乐吗?

 13.png 

唉!斯人已逝,音容已渺,而我们之间的友谊长存,故深深地念想,久久不能忘怀!石川先生,愿你在九泉之下,抑或是在九天之上,永远的快乐吧!

 

 

    二0一五年五月二十日至六月八日

                                            写于北京西隅三贤堂,二0一七年五月改定。

 


相关热词搜索:文墨 楚辞 我与

上一篇:我与已故楚辞学者的文墨交往(七) | 魏际昌
下一篇:回忆我的“楚辞”研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