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研究 > 正文

试论先祖屈原生于公元前353年
2018-12-24 11:43:26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试论先祖屈原生于公元前353年(修订稿)

(屈星武)

 

  

先祖屈原的生年是一个争论比较多的问题,至今莫衷一是。据《离骚》自叙:“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汉代刘安《淮南子·天文训》说:“太岁在寅,岁名曰摄提格。”清戴震《屈原赋注》也说:“太阴在寅曰摄提格。亦通称摄提。”郭沫若在《屈原研究》中解释,摄提是寅年,孟陬是寅月,庚寅是寅日,贞与正相通。《尔雅释天》说:“正月为陬。”孟为四季的第一个月,正月为春季之首,故称孟陬。东汉王逸在《楚辞章句》中首次提出屈原生于寅年寅月寅日。宋洪兴祖《楚辞补注》也沿袭此说。但“寅年”具体是指哪一年呢?王逸和洪兴祖都没有指明。由于古代历法种类繁多,又加上对寅年寅月寅日认知不一,因此,后人推算屈原生年的结果也不一致,主要有下述十二说。

     1.楚宣王四年说。清代刘梦鹏在《屈子章句屈子纪略》中,用夏历推算屈原的生年为楚宣王四年,即公元前366年的乙卯夏历正月,但没有确定是正月的哪一天。

     2.楚宣王八年说。李延陵在《屈原的生年和〈离骚〉著作时期》一文中,考定屈原生于楚宣王八年,即公元前363戊午正月初一。他与清人刘梦鹏推定的时间均未考虑寅年问题,而且李延陵所说楚宣王八年为公元前363年有误,应为公元前362年。

     3.楚宣王十五年说。清代曹耀湘在《屈子编年》中,考定屈原生于楚宣王十五年,即公元前355年的丙寅夏历正月,但也没有说是正月的哪一天。

4.楚宣王十七年说。胡念贻在《屈原生年考》一文中,推算屈原的生年为楚宣王十七年,即公元前353年(戊辰)夏历正月二十三日,赵逵夫、金开诚、董洪利、高路明、吴广平认同此说。任国瑞在其《屈原年谱》一书中,对清人邹汉勋、近人蒲江清、汤炳正等人的推算、考证结果与胡念贻的推算结果进行比较研究,认同胡念贻之说。雷庆翼在《摄提、摄提格与屈原生年确考》一文中,推算屈原的生日为公元前353年夏历正月二十四日。

5.楚宣王十九年说。周文康在《“摄提”、“孟陬”、“庚寅”考辨》一文中,推算屈原生于楚宣王十九年,即公元前351年庚午夏历正月初五。他与胡念贻一样,也未考虑寅年问题。黄崇浩在《屈子阳秋屈原生平》中,认同周文康的说法。

     6.楚宣王二十七年说。清代邹汉勋用殷历推算,考证屈原生于楚宣王二十七年,即公元前343年的戊寅夏历正月二十一日庚寅。清人陈瑒《屈子生卒年月考》用周历推算,考证屈原生于楚宣王二十七年的正月二十二日。近代学者刘师培《古历管窥》、钱穆《先秦诸子系年》、姜亮夫《屈子年表》用夏历推算,张汝舟《谈屈原的生卒》用殷历推算,其结果与邹汉勋的推算结果相同。陆侃如《屈原年表》也将屈原生年定在楚宣王二十七年的夏历正月庚寅日,但他没有具体推定是哪一天。游国恩在其1928年出版的《楚辞概论屈原传略》中,考定屈原生于楚宣王二十七年的正月寅日。

     7.楚宣王二十八年说。当代著名楚辞学者汤炳正根据天文知识和出土的地下文物资料进行综合考证,在《历史文物的新出土与屈原生年月日的再探讨》中,认为屈原生于楚宣王二十八年,即公元前342年的正月二十六日庚寅。郭元兴在《屈原生年新考》一文中,用夏历推算,考定屈原生于楚宣王二十八年的十月初一。

     8.楚宣王二十九年说。陈久金在《屈原生年考》一文中,用周历推算,考定屈原生于楚宣王二十九年,即公元前341年的正月庚寅日。潘啸龙在《论“岁星纪年”及屈原生年之研究》中,考定屈原生年与陈久金的推算结果相同,但他考虑“周正”置闰的特点,将屈原生辰按“周正”定为公元前341年正月初二,即“夏正”上年(公元前342年)十二月初二。

     9.楚宣王三十年说。郭沫若在《屈原研究》中,用“太岁纪年”,同时用“太岁超辰法”,推算并考证屈原的生年为楚宣王三十年,即公元前340年的夏历正月初七庚寅日。游国恩在其1963年出版的《屈原》一书中修改了原先的观点,考定屈原生于楚宣王三十年的正月寅日。

     10.楚威王元年说。蒲江清在《屈原生年月日的推算问题》一文中,用“木星周天密率倍数”的方法推算,考定屈原生于楚威王元年,即公元前339年的壬午夏历正月十四日庚寅日。

     11.楚威王四年说。谢元震在《战国楚历推算屈原的生年》一文中,考定屈原生于楚威王四年,即公元前336年正月朔日庚寅。黄任轲《屈原出生年月日新考》与谢元震所考年限相同,并认为是公元前336年的正月元日庚寅。

     12.楚威王五年说。林庚在《屈原生卒年考》和《民族诗人屈原传》及其附表中,根据战国秦汉长历考证,认为在楚宣王、楚威王两代里,只有公元前335年,即楚威王五年的正月初七是庚寅日,因此,他认为屈原生于公元前335年的丙戌夏历正月初七庚寅日。

     各说之中,认为屈原的出生时间最早的是公元前366年,最晚的是公元前335年,相差31年。其中流传最广的是郭沫若提出的公元前340年一说,似乎已成定论。但笔者认为郭氏之推算结论是经不起推敲的。  

郭氏是根据《吕氏春秋序意篇》里的一句话:“维秦八年,岁在涒滩,秋甲子朔。朔之日,良人请问十二纪。”进行推算的。由此,他认为公元前239年(秦始皇八年)是太岁纪年的申年(太岁纪年法介绍见下文),并以这一年为基点,按12年一个周期逆推上去,得出公元前341年(楚宣王二十九年)应该是寅年。但是那一年正月庚申朔(初一),没有庚寅日。因此,他认为,这是由于岁星在事实上超了一次辰,应该用太岁超辰法,寅年要往后推一年,即公元前340年。郭氏用逆推的方法推算太岁纪年的寅年是可取的,但这个用太岁超辰法得出的结论却是错误的。因为采用太岁超辰法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必须有一个确实可靠的符合当时天象的岁星纪年的资料,否则,就不是以正求正,而是以错求错了。那么,公元前239年是否真的“岁在涒滩”呢?不是的。 1973年12月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帛书《五星占》所记载的公元前239年木星“八月与轸晨出东方”,这是天象实测,根据《五星占》及相关文献关记载的岁星纪年的纪年规律可知,这一年实际是“岁在作鄂”,事实上是超辰一年了,但《吕氏春秋》并没有按实测天象进行记年。这是因为,在岁星超辰之年,若沿上年之序记年,则与天象不符;若按天象记年,则会与上一年脱节(犹如2018年之后没有2019年,直接进入2020年的奇异现象就会出现)。因此,虽然在《左传襄公二十八年》中就有太岁超辰的记载:“岁在星纪而淫于玄枵。”但直到战国时期,人们都没有采用超辰法纪年,纪年一直是沿序而来的。直到西汉时期,人们发现沿序而来的岁星纪年与天象实测差距越来越大,才废弃了岁星纪年法,改用与岁星脱钩的干支纪年法。由此可知,郭氏凭《吕氏春秋》中这条采用沿序的岁星纪年法的记事而用太岁超辰法来推算屈原的生年是不可能得到正确的结论的。

虽然古今学者均将“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作为考证屈原生年的主要依据,但从天文学与历法学的角度来看,“摄提”有摄提格、摄提星两说,即有星名与岁名之分,如《史记天官书》将摄提视作星名,而王逸《楚辞章句》则释为岁名,如“摄提”作为寅年之异称,“孟陬”作为正月之异称,那么,寅年、寅月又是哪一年、哪一月呢?因此,众说纷纭。再者,战国时期存在周历、殷历、夏历三种历法,到底又依据哪一历法为宜呢?

本文也试作一点探讨, 主要内容是: 一、考释屈原自叙的生辰的诗句,推算屈原生日为公元前353年夏历正月二十四日。 二、以屈原的生平事迹论证其生年应为公元前353年。

 

一、“摄提”考释

先祖屈原的生辰可不可以推求? 答案是肯定的。这是因为他曾介绍过自己的生辰, 《离骚》:“摄提贞于孟陬兮, 惟庚寅吾以降。”庚寅无疑是日, 那时用干支记日已有很长历史了。“孟陬”即是夏历正月。孟,始也。 《尔雅·释天》:“ 正月为陬” 。《尚书·大传》:“夏以孟春为正。”《史记·历书》:“夏正以正月。”史书记载晋、楚用夏正,齐、鲁行周正。夏历建寅,正月为寅月。“ 摄提” 是什么呢? 这是涉及到屈原生年是否有推算根据的关键问题。对此, 历来有两种不同的解释。后汉王逸《楚辞章句》在这句话下面注云: “太岁在寅曰摄提格” , 把摄提释为摄提格。宋朝朱熹《楚辞集注》云: “摄提, 星名,随斗柄以指十二辰者也。” 把“ 摄提” 释为星名。两家不同的说法并非没有根据, 王注出于《尔雅》 、《史记》 、《淮南子》 。 朱说亦是源于《史记·天官书》: “大角者天王帝庭, 其旁各有三星鼎足勾之曰摄提。” 但是, 朱熹仅凭史料的一句话, 而没有通盘考察, 对《离骚》中“ 摄提” 的解释就很难为大多数人所接受。

《离骚》的“摄提”是否就是天官书所说的大角摄提呢? 笔者认为不是。如果把《离骚》中的“摄提” 释为星名, 觉得应提出以下疑问:

 其一, 战国时代是岁星纪年最盛行的时候,屈原以摄提格表明太岁在寅, 是当时通用的。相反, 称之为摄提的那六颗星, 识者恐怕很少, 那么他何必舍明求晦呢?

其二,《史记·天官书》说: “ 用昏建者构。”又说:“ 斗为帝车, 运于中央, 临制四乡, 分阴阳, 建四时。”说明建四季是靠斗构。“ 摄提贞于孟瞰” 不讲斗构,不讲大角星, 怎好理解是摄提星指十二辰中的寅辰?

其三, 屈原在谈到自己生辰时, 为什么只说生于孟陬月庚寅日, 而不肯将其生年道出呢? 应当说, 这比介绍生月和生日更为必要。诚如顾炎武所说: “古人必以日月系年……摄提岁也, 孟随月也, 庚寅日也……岂有自述世系生辰, 乃不言年而只言月日者? ” 确实, 屈原在很郑重地谈自己的家世生辰名字时,会连生年都丢掉不说么?

其四, 秦汉时期人们这样纪年月日, 原是很平常的事。如贾谊《鸟赋》: “单闽之岁兮, 四月孟夏, 庚子日斜兮, 集予舍。许慎《说文》记成书时间: “ 永元困顿之年, 孟陬之月, 朔日甲申” 等等。屈原这样写,又有什么可疑惑的呢?

其五, 若说摄提少一格字, 却并不奇怪, 这在古籍中是常见的事。清人蒋骥指出: “且古人删字就文, 往往不拘。如《后汉书·张纯传》:‘摄提之岁, 苍龙甲寅。’时建武十三年, 逸尚未生, 已有此号, 可知摄提为寅年, 其来久矣。朱子谓若以摄提为岁, 便少格字, 非通论也。” 即使不从删字就文的角度讲, “ 摄提” 也可以考虑为指“年” 。《史记·天官书》也说: “ 岁星一曰摄提, 曰重华, 曰应星, 曰纪星。” 《离骚》的“ 摄提” 难道不可释为用来纪年的岁星值寅吗?

其六, 屈原在这里是夸耀自已寅年寅月庚寅日不平常的生辰, 而这个生辰又正是被取得美名的重要原因,若只是生于寅月庚寅日,又有什么值得你道呢? 古人说“ 天开于子, 地辟于丑, 人生于寅, ” 哪里仅仅是指寅日呢? 而寅年寅月又逢庚寅日, 倒是几十年难逢一次。屈原显然是以得到了这样了不起的生辰而自负的。

从以上六条, 我们有理由不采朱说, 而应认定《离骚》的“ 摄提” 就是摄提格。

摄提格是太岁在寅之年的称谓。古人把黄道分成十二次,十二次名分别叫: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寿星,大火,析木。观察岁星在天空运行的位置,便可以星次来表述岁名,如“岁在鹑火”,“岁在星纪”等。(或曰:北斗斗柄所指地平的方位是太岁在地平圈运行的位置,以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述太岁的岁名。所谓“天有十二次,地有十二辰”。)

《尔稚· 释天》: “太岁在寅曰摄提格,在卯曰单阏,在辰曰执徐,在巳曰大荒落,在午曰敦牂,在未曰协洽,在申曰涒滩,在酉曰作鄂,在戌曰阉茂,在亥曰大渊献,在子曰困敦,在丑曰赤奋若。”

下面列表说明摄提格、单阏等十二个太岁年名和太岁所在,岁星所在的对应位关系:

 

太岁年名

太岁所在

岁星所在

岁星在廿八宿中的位置

摄提格

寅(析木)

星纪(丑)

正月与营室晨出东方

单阏(chán yān)

卯(大火)

玄枵xiāo(子)

二月与壁晨出东方

执徐

辰(寿星)

诹訾zōu zī(亥)

三月与胃晨出东方

大荒落

巳(鹑尾)

降娄(戌)

四月与毕晨出东方

敦牂(dūn zāng)

午(鹑火)

大梁(酉)

五月与井晨出东方

协洽

未(鹑首)

实沈(申)

六月与柳晨出东方

涒滩(tūn tān)

申(实沈)

chún首(未)

七月与张晨出东方

作鄂

酉(大梁)

鹑火(午)

八月与轸晨出东方

阉茂(yān mào)

戌(降娄)

鹑尾(巳)

九月与亢晨出东方

大渊献

亥(诹訾)

寿星(辰)

十月与心晨出东方

困敦

子(玄枵)

大火(卯)

十一月与斗晨出东方

赤奋若

丑(星纪)

析木(寅)

十二月与虚晨出东方

《史记· 天官书》: “ 以摄提格岁, 岁阴左行在寅, 岁星右转居丑, 正月与斗牵牛晨出东方。”《淮南子·天文训》:“太岁在寅,岁名曰摄提格,其雄为岁星,舍斗、牵牛,以十一月与之;晨出东方,东井、舆鬼为对。”据以上记载, “摄提”是摄提格的简称,为太岁在寅之年应当不成问题。这样, 屈原的生年便完全可以推算了: 他出生于一个太岁在寅之年的正月庚寅日。

 

二、屈原生辰推算

要推算屈原的生辰,必须了解战国时期岁星纪年的情况。但是, 关于岁星纪年资料缺乏, 年代不清楚, 是个很复杂的向题。分析岁星纪年, 可以找到求屈原生年的门径。比如, 在岁星纪年的时代, 找一个确实可靠的岁星纪年记载, 顺推或逆推求之; 又如, 可以根据今天的天文科学, 去推测战国时期木星逐年的位置, 得出屈原所说的摄提格之年, 再如, 若求出楚怀王前三四十年间符合年月日三寅条件的, 那么就可以通过分析比较而选择其最切合的寅年, 还有,岁星纪年应有元始甲寅年, 可依据这一年顺推求出合适的摄提格年。这些方法都是比较可靠的。

正因为在屈原生年研究上曾有过不同方法, 因而也就有不同的结论。那么屈原的生年究竟应定在哪一年呢? 笔者认为, 正月是否有庚寅日, 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条件, 忽视这一点, 那岂不是推翻屈原自己的话而妄作臆断吗? 因此正月没有庚寅日的寅年, 是不能予以考虑的。根据屈原的生平, 我们先假想他出生于公元前365年~公元前330年之间, 这36年中, 据张培瑜《中国先秦史历表·战国闰朔表》推算,正月有庚寅日的共有19年。现罗列如下:

公元前364年·正月辛未朔(初一)

公元前363年·正月丙寅朔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连横与屈原
下一篇:最令人纠结的是《招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