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研究 > 正文

翁世华楚辞研究综述
2011-12-27 15:36:47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翁世华,男,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楚辞论集》和《楚辞考校》。

  翁氏在《楚辞论集•自序》中,说明此书之作,缘于教学,“随教随学,一学则多疑,有疑则必寻求释疑之方。”全书分九个部分:一、《〈离骚〉解题》,归纳了古今释“离骚”之说,将其划分为传统之古典派(此派又可分为传统与立异二系),传统派代表有司马迁、斑固、王逸、戴震等。立异派则以周圣楷独专。现代之标新派(此派亦有保守与炫奇二系),保守派学说以杨柳桥为代表,炫奇派则以游国恩、張寿平与何锜章为代表。“古典传统派去古未远,所论较符屈子命篇之本旨。”二、《从〈说文解字〉引楚辞说起》,翁氏指出:楚辞“这个名词既然在西汉初年,汉武帝的时代已经有了,那么早在刘向编定、王逸注解楚辞之前,必然已经有了《楚辞》这部书。”王逸作《楚辞章句》之前,许慎已在《说文解字》一书中引用《楚辞》了。但两本书所引《楚辞》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差别,这是因为:一、许慎所见《楚辞》,是汉初淮南王刘安、朱买臣时代已经传世的古本,和刘向所编、王逸所注的现存本子不同,而且那个西汉初的古本早已失传; 二、许慎是抱着崇古、还本、复古的宗旨,在引用文句时,刻意改用本字或古字。《说文解字》全书引《楚辞》共七条,除《离骚》“女嬃之婵媛兮”,《大招》“天白颢颢”两条和今本《楚辞》完全相同,引《离骚》“鲧婞直以亡身兮”省为“鲧婞直”外,其余四条与今本《楚辞》不同。由此翁氏断定:《楚辞》成书在刘向编定之前;许慎《说文解字》引用《楚辞》在王逸作《楚辞章句》之前。三、《〈楚辞•九歌〉的倒装法》,翁氏指出:《楚辞》的倒装句极其丰富。“《九歌》各诗所以应用倒装法,主要是为了加强句子的语势,调整音调节奏,以及押韵等关系。”《九歌》中有词组的倒装如:“吉日兮辰良”“君欣欣兮乐康”等,有词序(或句法)的倒装如“穆将愉兮上皇”“君不行兮夷猶”等两类,其倒装的程度有“词组结构秩序颠倒的‘单式的倒装’,以及一句之中既有词组的倒置,又有副词与动词位置的颠倒,或形容词与名词位置的倒置‘复式的倒置’两类。”四、《楚辞“予”字研究》,关于《楚辞》中的“予”字,翁氏认为,在某些地方“不能作‘我’讲。”如《九歌•大司命》中“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的“予”字就只是个有声无义的语气词即虚字,“不过作虚字的时候实际是个误字,即是由‘乎’‘兮’‘亏(于),或‘干’等字的形误而来。”“而‘予’字本身并没有用作虚字的例子。”翁氏汇总《楚辞》中出现“予”字达21句,均在句中或句尾,无一例在句首。“这点跟‘余’字的用法大为不同。”翁氏又例举了《楚辞》中16处用“余”的句子,发现“无论语法结构或是语意都是一样的。”绝大多数都是第一人称的代名词,“少数当‘给予’、‘赐予’、‘推予’讲,而没有当有声无义的虚字讲的。”“‘吾’是用在〔主∥动〕结构的正常位置,而‘予’则是这种结构的倒装用法。”五、《楚辞语文零释》,翁氏指出:《楚辞》的“辞”字,“要以‘词’为正字,‘辞’为借字……。”六、《淮南王刘安〈离骚传〉辩》,翁氏对“传”“傅”“赋”三字作了详细的考证,认为“淮南王刘安所作的《离骚传》,确实是一种经解,释字,与记述作意的作品,不是一篇创作的辞赋之‘赋’。”七、《郭璞〈楚辞注〉佚文拾补》,翁氏还对郭璞注《楚辞》的佚文作了补充。八、《原本〈玉篇〉引骚纪要》,对顾野王《玉篇》引《楚辞》作了详细的考订。九、《文学的外交——从“赋诗言志”到“赠书寓言”》,翁氏例举了春秋列国时《诗经》在外交上所发揮的作用,谈到屈原的“外交事业,应该可算是成功的,至少在联齐抗秦的外交工作上是成功的。”“屈原其人,原本就集文学与外交于一身。”就是在他死后两千多年,“《楚辞》一书竟还能在国际外交上发生重大的具体作用,具有深远的外交意义。那是1972年已故毛泽东给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赠书以寓志’。这是屈原本人始料所未及的。”翁氏认为:楚怀王不听屈原忠言而客死于秦,毛泽东对这个惨痛教训是了如指掌的,“而今苏联大军压境,虎视耽耽地把矛头指向中国,这种局势,若在当年,正是楚怀王立即派遣屈原东使齐国修好求援的时候。如今有如齐国大使的田中首相竟然自己找上门来,那有不派亲齐的屈原去接待之理。”此说虽属臆断,但非常大胆,也能自圆其说。书末为《参考书目》。在“自序”之次,还收录了《〈楚辞考校〉前言》,系出版社在出版该书时误收。

  《楚辞考校》分为五个部分:一、《“皇考”考——〈离骚〉“朕皇考曰伯庸”解诂》:父必称考,生称、庙号皆然;“考”字之上,可加懿美之词,如“皇”、“文”、“刺(烈)”、“穆”等字。“皇考”独用时,绝非“是称除父以外的先人”,是考.绝非“先祖”,抑“太祖”也。二、《说文引楚辞考》。三、《楚辞“予”字考校》。四、《唐前古籍引离骚集校》。五、《参考书目》。此书《前言》被出版社误收至作者另一著作《楚辞论集》中。《前言》对刘师培《楚辞考异》十七卷作了评述:“此书原旨以胪列异文为主,间或订正误字。章句是非,概弗议及。于诸书异文,略备之矣。然取材虽广,而了无精义。阙漏讹夺,亦在所多有。是以徐雄遹有《楚辞考异补》之作。”又批评姜亮夫《屈原赋校注》。“校堪部分悉采刘氏《考异》、许氏《考异补》与闻氏《校补》之陈说,不啻别无新解,且复讹以传讹。未复检原书,袭而莫辨真赝之过也。”惟对闻一多《楚辞校补》评价较高:“用力之勤,堪为各家之冠。采用古今之成说之涉及校正文字者,都二十八家。其諟正前人论说、订正各本是非,创获固多。然疏漏、牵强之处,亦屡见不鲜。”

相关热词搜索:翁世华 楚辞 研究

上一篇:何敬群《楚辞》研究综述
下一篇:吴广平《楚辞》研究综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