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屈原与杨万里
2014-03-25 10:58:25   来源:   作者:毛浦先   评论:0 点击:

屈原与杨万里

                        ——论屈赋对南宋诗人杨万里诗歌创作的影响

                              ·毛浦先·

   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与尤袤、范成大、陆游齐名,人称“南宋四大家”。绍兴二十四年进士。高宗、孝宗、光宗三朝,历任永州零陵丞、太常丞、广东提典刑狱、秘书监、江东转运副使等职。宁宗时,以保谟阁学士致仕。在朝为官不畏权势,正直爱国。一生作诗两万多首,现存仅四千多首。其诗新巧别致,语言清新,平易自然,自成风格,亦称“诚斋体”。屈赋对其诗歌创作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他对于国家时政的关注,对民生疾苦的同情,对屈原作品和人格的推崇等三个方面。

一、        正直敢言,忧虑国事,抒发对疆土失陷的悲愤之情

屈杨二人同处于外敌入侵,国家面临危亡的重要历史时期。楚国曾为战国七雄之一,怀王也被推为六国纵约长,然而,他对内守旧,对外轻信张仪,违背六国之约,与齐绝交。秦国多次入侵,夺去大片国土,加之又受齐国打击,国势日衰。怀王最终被骗入秦,客死他乡。顷襄王时期,奸佞当道,朝政腐败,至顷襄王二十一年,郢都为秦所破,楚国皇舆倾覆,为秦所灭。南宋朝廷苟安于与金划江而治,岳飞、刘琦等爱国将领分别取得了郾城、顺昌等战役的胜利,但高宗、秦桧执意求和,与金签订了“绍兴和议”、“隆兴和议”,放弃了新收复的失地,将半壁河山拱手送与了金人。

 二人所处战乱时代的共同点使他们面对国家危难必须作出个人的选择,或是顺从君王,为保全个人荣华富贵,苟且偷生,置国家存亡而不顾;或是冒死谏君,力主御敌,富国强兵,坚决收复失地。屈原和杨万里选择的正是后者。二人诗歌创作的重大主题都离不开爱国主义。他们将自己满腔的思乡忧国之情,倾注到了诗赋的构思立意之中,写出了历代传颂的名篇。

屈原在《哀郢 》中写道:

去终古之所居兮,今逍遥而来东。

羌灵魂之欲归兮,何臾而忘反?

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远!

。。。。。。

曼余目以流观兮,冀一反之何时?

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

诗句表达了屈原对郢都和故乡的深情眷恋。他爱乡、爱民、爱国的真挚情感跃然字里行间。他在《离骚》中写道:

唯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

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他在诗赋中直书个人为楚国富强,为实现美政理想,不惜牺牲个人的坚定决心。

杨万里在《呈陆务观》绝句中写道:

万顷湖光一片春,何须割破损天真。

却将葑草分疆界,葑外垂杨属别人!

在《江天暮景有叹》中写道:

一鹭南飞道偶然,忽然百百复千千。

江淮总属天家管,不肯营巢向北边。

他深沉的爱国情感全部都倾注在对葑草、垂杨和营巢白鹭的景物描写之中。这种寄情于景的手法有力抨击了南宋统治者苟安于划江而治的滔天罪行。

二、关心民瘼,贴近百姓,揭露战乱给农民造成的灾难和疾苦

自屈原四十二岁复为怀王起用到七十六岁投汨罗以死的三十余年里,楚国战事频繁。据《楚世家》、《华阳国志》等史书记载:前312年,楚与秦战于丹阳,楚大败,斩甲士八万,取汉中。前311年,秦伐楚,取召陵。前308年,巴蜀众十万浮江伐楚,取商於。前303年,齐、韩、魏三国共攻楚,取重丘。前300年,秦大破楚,取襄城。前299年,秦复伐楚,取八城。前298年,秦大败楚军,取析十五城。前280年,秦伐楚,割上庸汉北地。前279年,白起攻楚,开长渠灌鄢,百姓淹死数十万。前278年,白起拔郢都,烧夷陵。

杨万里自十三岁起,到1206年闻韩侂胄北伐,忧愤而死的整个人生,都处于金宋南北对峙,时战时和的国家危难时期。11405月,金兵大举攻宋,战于郾城、顺昌。1141年金兵分道渡淮,复围濠州。116110月,金主完颜亮率60万大军南下攻宋,分兵四路,自淮西直达和州,打到了长江北岸。1164年,金屯兵滁州。1168年,金兵与刘豫合兵攻常州。1176年,金兵入侵,退屯议和。

二人所处时代战乱不断,统治集团为保全自身利益,不顾国计民生,至使千万百姓妻离子散,四处逃亡。他们在朝廷为官,对此深恶痛绝。当统治者拒不采纳他们的劝谏时,自然深感对人民的疾苦爱莫能助,便将对百姓的怜悯和关爱流露在诗行之中。

屈原在《离骚》中写道: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

。。。。。。

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

夫孰非义而可用兮,孰非善而可服?

他哀叹着百姓生活的艰难,顾及着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心愿。在《哀郢》中写道:

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

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

在《抽思》中写道:

愿摇起而横奔兮,览民尤以自镇。

这些诗句都直接描述了百姓对无常天命的凄惶,在连年战乱中逃亡迁徙,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

杨万里《初入淮河四绝句》其四写道:

中原父老莫空谈,逢着王人诉不堪。

却是归鸿不能语,一年一度到江南。

此诗言能够用语言诉苦的中原百姓,不如无言的归鸿,可以自由自在地飞回南方。《过石磨山》一诗写道:

翠带千束翠峦,青梯万级搭青天。

长淮见说田生棘,此地却将岭作田!

此诗揭露了江淮东路一带农田因战乱荒芜40万亩的现实。在《悯农》中写道:

稻云不雨不多黄,荞麦空花早着霜。

已分忍饥度残岁,更堪岁里闰添长。

诗人对饱受天灾人祸的百姓,给予了极度关注和同情。

三、杨万里对屈原人格和作品的景仰与推崇

屈原与杨万里正因为在个人生平经历中存在着时刻面临的国难危机、战乱频繁、民不聊生的一系列国计民生的共同问题,所以屈原行廉志洁、忠君爱国、举贤授能、富国强兵、合纵抗秦的政治理想和高尚人品,必然深刻地激励着杨万里。他几十年为官,不畏权势、正直敢言、忧虑国事,力主抗金的优秀品质与屈原在时空上远隔千载,在精神上却是一脉相承的。这就决定了杨万里对屈原其人其赋,与所有爱国封建文人一样,都是十分景仰和推崇的。

 首先,我们可以从他的为数不多的咏屈诗作中得到证明。

在《弋阳观竞渡》诗中,他写道:

急鼓繁钲动地呼,碧琉璃上两龙趋。

一声翻倒冯夷国,千载凄凉楚大夫。

诗中“凄凉”二字表达了作者对屈原的同情、理解和伤痛。在《九日落莫忆同施少才集长沙》一诗中,他写道:

倒骑蹇驴下绝顶,眼花几落贾谊井。

如今悔狂亦懒游,不嫌清坐独醒休。

此诗也采用了屈原《渔父》中“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典故。杨万里的咏屈诗还有《端午独酌》、《戏跋朱元晦楚辞解二首》等。他的咏屈诗应该不会只有这几首。由于他的大部分诗作已经流失,所以我们只能在仅有的几首中,寻找屈原对他的诗作具有影响的有关信息。

其次,我们在《宿新市徐公店》二首诗中,惊喜地找到了杨万里曾经来汨罗拜谒忠洁侯庙的证据。该诗其一为:

    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

    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其二为:

    春光都在柳梢头,拣折长条插酒楼。

    便作在家寒食看,村歌社舞更风流。

从该诗题名看,“新市”地名与汨罗新市完全一致,虽有注释者认为是湖北京山、湖南攸县、浙江德清的新市,但都无有力的历史文献或考证依据。据笔者考证,汨罗的新市从北宋元丰间开始就是湘阴的新市坊,可见于《元丰九域志》。又从《平江古今》得知,唐天宝十四年就有徐氏自西安避乱迁入平江。平江徐氏徙新市坊古商街所形成的老徐家巷遗迹至今尚存。因此,“新市徐公店”在汨罗完全有据可考。

从该诗其二“春光都在柳梢头”看,杨万里是在春分前后住宿新市。诗中“村歌社舞”写的正是新市一带楚风楚俗。由于其源头与《九歌》关联,所以与作者家乡客家人传承的中原寒食插柳之俗比较,他认为新市的楚歌傩舞比吉水的插柳更为风流。这才是“便作在家寒食看,村歌社舞更风流”的原本诗意。

其三,该诗其一“儿童急走追黄蝶”所描绘的正是春分时汨罗新市一带的园圃风光。此时油菜花盛开,黄蝶飞舞。杨万里在新市留宿时,漫步镇郊,看到疏篱深径,追蝶顽童,品酒之余,诗兴大作,便作此诗。由于1189年杨万里在绢州(今江西高安)作官,经铜鼓、平江,就可到汨罗,这一年离朱熹奉旨修汨罗庙只差三年。这就意味着他到此地的主旨不仅仅是拜谒忠洁侯庙,而是为以后朱熹奉旨重修汨罗庙作前期的调查和考察。

综上所述,屈原的人格和作品对杨万里的影响是极为深刻的。因此面对国家危难,杨万里虽没有仿效屈子怀石自沉,却在家乡隐居十五年后的一天,突然听到韩侂胄动兵的消息,带病疾书:“韩侂胄奸臣,专权无上,动兵残民,谋危社稷。吾头颅如许,报国无路,惟有孤愤!”笔落后,杨万里带病极度愤怒而逝。

参考文献

潘中心、房开江,宋人绝句三百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48月。

历代四季风景诗选注组,历代四季风景诗三百首,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33月。

杨坚等,二十五史精华,岳麓书社,19896月。

吴定帮,平江古今,解放军政治学院出版社,19866月。

汨罗市人民政府等,湘风楚韵,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6月。

任国瑞,屈原年谱,中国文史出版社,199012月。

刘石林,汨罗江畔屈子祠,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9月。

毛浦先,寻碑读志説新市,汨罗周刊2013510

 

 

                                                                 

 


相关热词搜索:杨万

上一篇:毛泽东心中的屈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