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闻一多与屈原的人格精神
2011-12-27 15:31:26   来源:本网搜集   作者:   评论:0 点击:

  

 闻一多雕像

  闻一多是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一生高昂的民族气节,不屈的斗争意志,是以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深层理解为根基的。他曾以近10年的时间研究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深受其人格精神的影响。

  闻一多出生在湖北这个古代楚国的地方,并在浠水、武汉度过了他的少年时代。他出身书香门弟,良好的家庭教育,使他自小就受到了包括楚辞在内的传统文化的熏陶。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面对各种严重的社会问题,特别是有关国家兴衰存亡的令人堪忧的现状,使他和屈原相类似,产生了理之不清、拂之不去的民族情结。

  和一般朴素的爱国感情不同,闻一多热爱中华民族,关注它的生存、发展和强盛,是有着深厚的内涵的,那就是他对祖国历史文化的非同寻常的认识,以及对社会现实、国家前途命运的密切关注和深层思考。

  闻一多是屈原人格精神的继承和发扬者。他说:“要了解屈原的人格,最好比较比较《离骚》和《九辩》”,赞扬屈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所表现的人格精神。还说:“他的时代不允许他除了个人搏斗的形式外任何斗争的形式,而在这种斗争形式的最后阶段中,除了怀沙自沉,他也不可能有更凶猛的武器,然而他确乎斗争过了,他是一个为争取人类解放而具有全世界历史意义的斗争的参加者。如果我也是个‘屈原崇拜者’,我是特别从这一方面上着眼来崇拜他的。”还指出屈原的《离骚》“无情暴露了统治阶层的罪行”,“喊出了人民的愤怒”;说:“最使屈原成为人民热爱与崇敬的对象的,是他的‘行义’,不是他的‘文采’”;认为屈原的死“更把那反抗情绪提高到爆炸的边沿”。闻一多对屈原的赞扬,也是闻一多屈原式的人格精神的体现。

  闻一多和屈原一样,面对现实,直接用自己的言行乃至生命完成了他的伟大人格。

  闻一多的诗饱含着爱国感情。我们可以感受到闻一多诗中感情的火山爆发式的一面所展现的战斗者的个性和品格。不仅如此,他的学术研究也表现了他的战士品格。朱自清说:“抗战以后他又从《诗经》《楚辞》跨到《周易》和《庄子》;他要探求原始社会的生活,他研究神话,如《高唐神女之传说》和《伏羲考》等等,也为了探求‘这民族,这文化’的源头,而这原始的文化是集体的力,也是集体的诗,他也许要借这原始集体的力给后代的散漫和萎靡来个对症下药罢。”为了“这民族,这文化”的生存和发展,他是在寻找变革现实的强大力量。

  按照朱自清的说法,从1944年参加西南联大“五四”历史座谈开始,到1946年7月15日壮烈牺牲,是闻一多的斗士时期。这个时期,他义无反顾地走出书斋,以昆明这个“民主堡垒”的中坚分子的姿态,积极参加了各种重大政治活动,影响巨大,而使敌人感到恐慌。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全国人民为之欢欣鼓舞。同年10月10日,为避免内战,国共两党在重庆会谈,签订了《双十协定》,确订“以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为基础”,“建立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但与此同时,蒋介石却在积极准备发动内战。于是,“民主堡垒”昆明爆发了大规模的“一二·一”学生运动,以反对内战、独裁,争取和平、民主。运动遭到国民党的血腥镇压,四个学生惨遭杀害。闻一多作为运动的中坚分子,写下了《“一二·一”运动始末记》,肯定运动的巨大作用。此后闻一多更增加了斗争的勇气。面对白色恐怖,他毫无惧色,主动站出来主持被反动派杀害的李公朴的后事,并发表了他那气壮山河的《最后一次讲演》。他像愤怒的狮子,爆发的火山,声色俱厉地谴责国民党特务,指出他们卑劣无耻,末日即将到来;表示坚信人民的力量,国家光明就在眼前;宣告“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精神,我们准备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跨进大门”。闻一多早就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却准备着随时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这是何等伟大的英雄气概、人格精神!果然,就在当天下午回家的路上,他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了!

  闻一多惨遭杀害以后,举国震怒,一场揭露国民党黑暗统治的斗争即席卷全国。可以说,他以自己的壮烈牺牲加速了国民党统治的崩溃和新中国的诞生。

  屈原以他的理想、斗争和结局,展示了他伟大的人格精神;其丰富的社会内涵,也预示了楚国的衰败及中国统一的历史大趋势即将到来。闻一多代表民主正义的革命力量,怀抱祖国和平、民主、统一、强盛的希望,和腐朽而又暂时强大的旧中国社会制度、黑暗势力作英勇顽强的斗争,并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从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爱国主义精神、意志和理想,无论是昨天、今天或长远,都是任何力量也无法摧折的中华民族的脊梁。

相关热词搜索:闻一多 屈原 人格

上一篇:柳宗元与屈原
下一篇:悲歌同调不同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