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屈原与贾谊
2011-12-27 15:31:27   来源:刘石林提供   作者:   评论:0 点击:

  

 

  贾谊像

  屈原与贾谊虽然不处于同一时代,一为战国后期,一为西汉初年,相去有近百年之久,但他们的思想言行及遭遇却非常相似。汉代史学家司马迁将其列为一传,“述往事,思来者”加以热情歌颂。青年时代毛泽东曾为诗曰:“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可见影响之深远了。

  屈原与贾谊不仅是开启百代的诗人、辞赋家,同时又是卓越的政治改革家和哲学家。特别是他们的锐意改革的政治主张,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高风亮节的高贵品质,以及正道直行而遭谗毁排斥贬谪的不幸遭遇,博得了后人对他们无限的同情与尊敬,成为后世学人永远怀念与歌颂的对象。

  一、 爱国忧民,力主改革

  屈原与贾谊都是站在时代潮流前面的历史人物。其共同点都是主张改制革新、与时俱进,反对因循守旧、腐朽没落的政治。屈原虽然出身贵族,但受时代潮流的激荡,他从年轻时代起,就俱有锐意进取的革新精神。他深知要振兴楚国,必须从立法革新做起。

  西汉初年的贾谊与屈原一样也同样有爱国改革的情怀,他是一位炽热的爱国主义者,也是一位具有革新思想的改革家,他的改革思想与屈原一脉相承。贾谊所处的西汉初年,国家虽然号称统一,但实际上潜伏着严重危机。汉代初年实行郡国并行的制度,诸侯王連城数十,大有尾大不掉之势。贾谊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认真研究了秦汉以来社会发展的趋势,力主改制革新,对人民施仁政。改革不合理的上层建筑,削弱诸侯王势力,健全中央集权制,防止西汉王朝陷于分裂。贾谊曾多次上书文帝,大声疾呼,要求“改正朔,易服色,法制度,定官名,兴礼乐”,“悉更秦之法”(《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以此来改革政治,发展经济,稳定社会秩序。为此他与守旧势力发生尖锐矛盾,受到排挤打击,屡遭贬谪,成为第二个屈原。

 

  贾谊与屈原一样,从年轻时起就表现了渊博的学识、杰出的才能。“年十八,以能诵诗属书闻于郡中”,被河南守吴廷尉召置门下,后来吴公又将其推荐给朝廷。在朝廷贾生年龄最轻,但“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为其意所欲出”,言他人所欲言而不能言者。由于他见解卓越,深得文帝信任,一岁之中超迁至大中大夫。

  贾谊是一位具有革新思想的政治家,他认为要使汉王朝长治久安,必须要改变道术,重建封建的中央集权制度。他著有《新论》58篇,阐述其政治思想。他认为要使社会真正稳定,必须在政治文化等上层建筑方面进行改革,这个时期他写了《过秦论》、《治安策》等文论。在《过秦论》中,他总结了秦朝灭亡的历史教训:“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新书•过秦论》),这就是说秦始皇治国道术不行,他实行的是一套与人民为敌的办法,必然导致人民的拼死反抗。他大声疾呼:“进取之时过矣,兼并之时过矣”(《新书•礼》),希望汉初统治阶级能夠改弦易辙。从思想文化上采用儒家学说来治理天下,以礼治国,建立健全各种制度,调整统治阶级內部各阶层的利益。他主张要稳定社会,必须注意对民众的后天教育,不能一味的依仗严刑酷法,来暴虐民众……。贾谊的这些意见不但未能得到当时的守旧重臣所理解和支持,诸如周勃、灌婴之流,相反遭到他们的嫉恨与诽谤:“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文帝为息事宁人,不敢重用贾谊,将他左迁为长沙王太傅。

  贾谊完全继承了屈原敢于追求真理、坚持真理、不回避矛盾、面对现实那种正道直行的品格,使他成为人们心中的屈原,成为鼓舞后人前进的力量。

  二、 诗文独创,为辞赋之宗

  屈原与贾谊都是才华横溢的辞赋家,屈原写作《离骚》与《楚辞》,成为我国古代第一个以个人身分写作的诗人。贾谊虽然他的主要著作是以政论名世,但他写作的《吊屈原赋》为哀悼之首创,实开汉赋之先河,在文学创作上有着重要的地位。

  作为汉初第一个屈原崇拜者贾谊,由于他的改革思想,政治遭际与之相类,后来又远贬湖湘,过湘江时,他抚今思昔,很自然想起屈大夫来。于是提筆写下了《吊屈原赋》,发思古之幽情,实泄自己心中之苦闷。他在赋的开篇就这样写道:“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侧闻屈原兮,自沉汨罗。造讬湘流兮,敬吊先生。遭世罔极兮。乃殒厥身。呜呼哀哉,逢时不祥!鸾凤伏窜兮,鸱梟翱翔。阘茸尊显兮,谗谀得志;鵩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世谓随、夷为溷兮,谓跖、蹻为廉;莫邪为钝兮,铅刀为铦。”其哀悼之情,溢于言表,痛彻心志。对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小人得志、志士遭殃的历史现状给予无情揭发和鞭挞,真正成为屈原往后的第一个知己,我们从《吊屈原赋》中可以看出贾谊的思想与写作风格是直接受了屈原的影响,有些章句甚至是《离骚》中旨意与文式的再现与嬗变,是屈原呼喊的遗响。《吊屈原赋》不仅是后世哀悼辞之首篇,同时也是汉赋初模。

  贾谊的第二篇赋是《鵩鸟赋》,为贾谊自伤之作。在这篇赋里,他以世间万物变化无穷、事物生生不息及互相转化的规律,表示自己要以达观的态度来看待世间的祸福忧乐,要有一种达人知命、德人无累的旷达情怀,来对待自己的遭际,文中透射着辩证的思想光輝。他要像屈原一样,受到恶势力打击时,绝不变心从俗、退让妥协、放弃对理想的追求,而要自珍自藏,保护自己以待将来。

  我们从贾谊两篇赋的风格可以看出,他创作的这种文体直接承袭了屈原辞赋的风格。对汉赋的兴起实有首创之功。而且赋中所包含的思想也是对屈原思想的一种继承与宏扬,他与屈原一样不仅是见识非凡的改革家,同时也是才华杰出的辞赋家。

 

  三、 宦海蹉跎,亦儒亦道

  屈原和贾谊思想的共同点是既有儒家思想,也有道家思想。

  贾谊在他君臣际遇之时,曾秉筆奋书写下了《过秦论》三篇及《治安策》等不朽文论,极力宣扬儒家仁义思想,要求改变汉王朝自初期以来听任割据、亲王坐大、无所作为、姑息迁就的作法。主张削藩,消除不稳定因素,加强中央集权。他忠诚直谏,放言当哭,企图唤起文帝及满朝文武的重视,但他的良苦用心不但未能得到他们的理解,相反遭到像屈原一样的打击与贬谪,这样他的道家思想很自然的突现出来了。因此他在《吊屈原赋》中发出了屈原应像鸾凤一样展翅高飞而去,要像九渊的神龙一样深藏自珍。甚至发出了“般纷纷离此忧兮,亦夫子之辜也!瞝九州而相君兮,何必怀此都也?”的责难。如果贾谊的道家思想在此篇中尚未深化和系统化的话,那末在《鵩鸟赋》中就更明朗化和理论化了,他在该篇的第一段就说得更明白“万物变化兮,固无休息”,“形气转续兮,变化而嬗。沕穆无穷兮,胡可胜言。”他举了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的诸多例子,说明事物都是相互对立又互相转化的,世间一切变化莫测,强弱互变,祸福无常,甚至还认为“天不可与虑兮,道不可与谋”,那样神秘难知。贾谊《鵩鸟赋》为自伤之作,他很自然地想到了死。他对死也无所畏惧:“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可见他对死早有精神准备,抱着一种达观的态度:“德人无累,知命不忧”,“淡乎若深渊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宝兮,养空而浮。”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这些道白也表明了贾谊贬谪长沙时与屈原一样始终坚持真理、不向恶势力低头变节的一种倔强态度和高尚人格。

  综前所述,屈原贾谊都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们爱国爱民的思想集中到一点,体现在改制革新的政治主张中。虽然屈原的改革主张更多的是以诗歌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我们透过诗歌的词句,仍感受到了一个革新者的呐喊。贾谊正是继承了屈原这种以国家及人民的利益为重的精神,为西汉前期的改革作出了可贵的贡献。他们创作的文论与诗歌成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一部分,是鼓舞后人不断进取改革的力量源泉。

  摘录自中国编译出版社《屈原学集成》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贾谊

上一篇:"竹林七贤"之一——阮籍
下一篇:扬雄与屈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