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扬雄与屈原
2011-12-27 15:33:59   来源:   作者:任先大   评论:0 点击:

  扬雄(公元前53年——公元18年),字子云,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市)人。出身低微,少而好学,博览群书,为人简易和缓,口吃不善言词。其性格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不甘寂寞,有政治热情,想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另一方面则清静恬淡,少嗜欲,自甘贫贱和寂寞。扬雄约在五十岁之前好作辞赋,目的在于以辞赋当谏书,用辞赋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博得当权者的重用。在希望落空之后,他改变了对辞赋的看法,认为赋的讽谏是“劝而不止”,是“劝百而讽一”,作赋的人“又颇似俳优淳于髡、优孟之徒。于是视赋为“雕虫篆刻”而“辍不复为”,将主要精力集中到政治哲学著作的著述。据《汉书•扬雄传》载:扬雄“尝好辞赋。先是时,蜀有司马相如,作赋甚弘丽温雅,雄心壮之,每作赋,常拟之以为式。又怪屈原文过相如,而主不容,作《离骚》,自投江而死,悲其文,读之未尝不流涕也。以为君子得时则大行,不得时则龙蛇,遇不遇命也,何必湛身哉!乃作书,往往摭《离骚》文而反之,自岷山投诸江以吊屈原,名曰《反离骚》;又旁《离骚》作重一篇,名曰《广骚》;又旁《惜诵》以下至《怀沙》一卷,名曰《畔牢愁》。”又云:“赋莫深于《离骚》,反而广之;辞莫丽如相如,作四赋,皆斟酌其本,相与放依而驰骋云。”由此可知,扬雄辞赋创作的模仿对象有二:一是司马相如,一是屈原。扬雄为什么要写作《反离骚》这篇作品呢?据《汉书•扬雄传》的记载,原因有二:次要原因是“悲其文”,即为《离骚》之文蕴含的情感所动而产生了创作的冲动;主要原因是怨屈原自杀。他认为:君子得时就要去大干一番事业,不得时就应当隐居起来,明哲保身,完全没有必要去抗争,去投江自杀。正因为他不赞成、不满意屈原“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故写作了这篇观点相反的《反离骚》。从写作动机上看,屈原写作《离骚》的动机是“怨”,“屈平之作《离骚》,盖自怨生也”;扬雄写作《反离骚》,主要动机也是怨,但怨的内涵和对象与屈原不同。扬雄是怨屈原不与腐朽黑暗势力妥协、怨他投江自杀而作《反离骚》,屈原则是一怨自己“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君”却“信而见疑,忠而被谤”;二怨哲王不悟;三怨党人贪婪求索,竞周容以为度。

  从作品本身来看,《反离骚》所受《离骚》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文体上完全承袭、模仿《离骚》。二是结构上开篇方式相同,开篇即自述家世渊源。扬雄虽然出身农民家庭,“以农桑为业”,但有着与屈原一样显赫的家世,这是值得他骄傲与自豪的。三是语句上直接借用《离骚》中的诗句,这种借用有两种方式:一是不易其意,略变其语加以借用;二是不易其意,将《离骚》中的两句诗合成一句加以借用。四是表现手法上继承了《离骚》的比喻和象征手法。《反离骚》全文共一百句,粗略统计其中有三十四句运用了比喻。从本体的角度看,《反离骚》中的比喻主要围绕屈原、党人(或者小人)和楚国进行设喻:将屈原比喻为凤凰、骏马、神龙、美女,将党人(或者小人)比喻为野鹅、驴骡、椒兰,将险恶黑暗的楚国比喻为蓬草丛生的小島、枳棘丛生的处所和高丘。象征是与比喻紧密相关的一种手法。《反离骚》中用芰茄、芙蓉、薜芷、若蕙、申椒、菌桂等众多香花香草香木来象征屈原品德的高洁,用香花香草遭遇季夏之凝霜而失去荣华象征屈原遭遇党人毁谤而被楚王疏远、放逐等。值得注意的是,扬雄《反离骚》在运用比喻、象征之时,一般是在不改变本体和喻体、象征物与被象征物的情况下将屈原《离骚》中的比喻、象征顺手拿来加以运用,所以《反离骚》中的比喻、象征大都雷同于《离骚》,可以在《离骚》中找到自己的原型。尽管《反离骚》在以上四个方面受到《离骚》的深度影响,但《反离骚》依然属于扬雄的私人创作而非公共创作,它具真实地表现了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表现了作者独特的个性,而绝不是无病呻吟,为文造情。那么,《反离骚》究竟表达了何种情感呢?《反离骚》表达的情感是复杂多元的,主要是怨屈原“凌阳侯之素波”、“临汨罗而自陨”、“临湘渊而投之”、“反湛身于江皋”。其次才是“爱”和“痛”。也就是说,“怨”是《反离骚》的情感经线,“爱”与“痛”则是其情感纬线。不过“怨”是建立在“爱”与“痛”的基础之上的,两者既对立,更和谐统一于《反离骚》之中。由此观之,《反离骚》对《离骚》的接受并非一味的模仿,而是在模仿的基础上创新,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

  除《反离骚》外,扬雄的其他辞赋作品,当然包括他的散体大赋在內,也不同程度、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以《离骚》为代表的屈原辞赋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文体上的影响。《太玄赋》是一篇直接运用屈原“楚辞”体的创作,《甘泉赋》与《河东赋》大量而广泛地运用“兮”字句,《甘泉赋》篇末还有乱辞,较多保留有“楚辞”体的特征,可以称之为准“楚辞”体或者亚“楚辞”体。二是艺术表现手法上的影响。扬雄不但继承了屈原创作的比喻手法,而且继承了屈原创作运用比喻的形式特点。

  扬雄辞赋与屈骚之间虽然存在“明显的相似性”,但同样存在“种种相异之点”。“相异之点”的存在是扬雄在模仿的基础上注重变化、创新的结果。正因为扬雄的模仿不是亦步亦趋的模仿而是寓创新于其中的模仿,所以在创作上才获得奇伟动人的成就,这便是刘勰《文心雕龙•辨骚》所言的“扬雄沿波而得奇”。(任先大)

  摘自中国编译出版社《屈原学集成》

相关热词搜索:扬雄 屈原

上一篇:屈原与贾谊
下一篇:屈原与苏轼:不朽的江神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