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屈原与曹丕
2011-12-27 15:33:59   来源:   作者:易重廉   评论:0 点击:

  曹丕(187——226),字子桓。今安徽亳县人。曹操次子,后称帝,在位七年,死后谥文。

  曹丕的一生,主要是从政,但是,他好文,所以也论文。《典论•论文》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篇批评专论。其中说:

  夫文本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唯通才能通其体。

  又说:

  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

  “唯通才能通其体” 的“体”是“体裁”的“体”。“气之清浊有体” 的“体”是“体质”的“体”。前者指文章的形制,后者指文章的风格。

  在曹丕看来,“诗赋”上体物抒情,纯属文学创作,必须讲究文采,华丽动人,突出了文学创作不同于其他三科的特殊性。

  “诗赋欲丽”说,当然不是曹丕的首创,东汉扬雄说过:“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法语•吾子》)不过,扬雄以为讲究“丽”的诗赋,特别是“丽以淫”的诗赋不足与经术比肩。曹丕却说“诗赋”与雅正的“奏议”、规整的“书论”、实诚的“铭诔”同等地位。比起扬雄来,曹丕带有比较明显的文学自觉意识。

  儒家虽然也重视“诗教”,但只是把诗作为供统治阶级进行教化的经典,与曹丕这种纯从“丽”的角度来强调“诗赋”创作的文学特点的观点是不可视同一律的。

  关于“体质”即风格,曹丕把它分成“清”、“浊”两类。“清”,谓俊逸之气。“浊”,则是凝重之气。《北堂书钞》一百卷里有一段曹丕《论文》的佚文:

  或问:屈原、相如之赋孰愈?曰:优游案衍,屈原之尚也。穷侈极妙,相如之长也,然原据托譬喻,其意周旋,绰有余度矣。长卿、子云,意未能及耳。

  曹丕曾指出“孔融体气高妙”,《与吳质书》里又说:“公干有逸气”。高妙、逸气,就是俊逸之气,是“清”气。而“优游案衍”,与高妙、逸气义近,故属“清”气。由此看来,曹丕把屈原的创作风格归在“清”气一类。而曹丕又指出:王逸“时有齐气”,《与吳质书》说他“体弱”,“不足起其文”,可见这就是“凝重”的“浊气”。

  在清浊两类气中,曹丕明显褒扬清气,贬抑浊气。归屈原于清气类。无疑是对屈原作品的肯定。

  曹丕的创作风格论虽然粗略,但对后世的影响却不小。梁刘勰的《文心雕龙》,写了一篇专门研究作家风格的《体性》。中间说:

  贾生俊发,故文洁而体清。长卿傲诞,故理侈而辞溢。

  屈贾并称,风格相近。“俊发”是俊秀超迈,是“逸气”,是“优游案衍”,是“清”。“傲诞”是狂放虚妄,是“齐气”,是“穷侈极妙”,是“浊”。刘勰这两句话,似乎是《北堂书钞》引曹丕那段话的圧缩。

  当然,曹丕的话也是有根据的。《汉志》叙扬雄赋的经历时说:

  大儒孙卿及楚臣屈原,离谗优国,皆作赋以讽,咸有侧隐古诗之义。其后,宋玉、唐勒、汉兴、枚乘、司马相如,下及扬子云,竟为侈丽宏衍之辞,没其讽喻之义,是以扬子悔之。

  先秦儒家,强调通过比兴进行讽喻。到了汉代,这种观点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文学成了经学的附庸,几乎失去了独立存在的意义。强调讽喻与研究文学作品的艺术美是很有一些矛盾的。强调讽喻,势必导致对艺术美的讽刺,妨害对艺术美的探索,从而影响文学艺术的正常发展。而放弃讽喻,则意味着摆脱儒家对文学艺术的羁绊,大胆地探索文学艺术的规律,讲究艺术美,促使文学艺术从经学中独立出来。

  曹丕从体裁(形制)和体质(风格)两方面论《楚辞》和屈原,比较自觉地注意了文学艺术的因素,为汉人扬雄、班固,乃至刘安、司马迁所不能及。

  (录自《屈原学集成》)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曹丕

上一篇:屈原与班固
下一篇:屈原和诸葛亮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