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清代越南使者咏屈原诗三十首校读
2013-03-11 11:36:18   来源:   作者:彭丹华   评论:0 点击:

 
《越南汉文燕行文献集成(越南所藏编)》(《以下简称《集成》)共作者53人,均为16至19世纪出使中国的使者。越南为古代中国的四个同文国之一,也推行科举取士,所遣使者均饱读《诗》、《书》,熟知中国文化,且擅诗文。
屈原作为历史文化名人,亦为越南使者所共知。在《集成》中,咏屈原的诗作极多,除去部分略有提及的诗作之外,共22位作者30首诗。这些诗均在湖南境内沿湘江而作,其中可以确定汨罗10首,长沙5首,湘潭3首,衡阳、祁阳各1首,其余确切地址不详。
1.吊三闾大夫
舟自阴湖进发,经龙鸟嘴乃汨罗江故道,昔屈原沉于此处,其坟并庙,去江三里,逓年端午日,楚人竞渡龙舟以吊之。
彩鹢凌波水暎窗,罟师报道汨罗江。骚人何处秋兰咏,渔父空横午笛腔。
云积愁思还淡荡,波涵忠愤故舂撞。悠悠风韵三千载,浩气犹留五月艭。
墨批:此诗亦可泣鬼神矣。楚些上诸仙雜,自是洞人,开有而精□莹彻,凛然欲生,尽被作者道破,可谓诗人不尽题矣。
作者阮宗奎(1693-1767),号舒轩,越南太平御善福溪人,乾隆七年、十三年两次使清。墨批为钦差翰林出身礼部郎中郑肇奎(字光星,号壁斋)作。“逓”,同“递”。罟师,此处指船夫。“舂”,当作“摏”。“楚些上诸仙杂,自是洞人,开有而精□莹彻”,此三句缺一字。“些”读为suò,句末助词,“楚些”或指《楚辞》。“雜”同“襍”,又“襍”与“雧”字形相近,“雜”疑当作“雧”,即“集”。
乾隆《长沙府志》云:“乌龙江在三峰山下入鳖池。晋有堪舆家记其地:‘乌龙嘴过状元生。’”今湘阴县仍存乌龙嘴,“龙鸟嘴”当为使者误作或后人误抄。又云:“汨罗江,县北七十里,源出豫章,流经湘阴县分二水:一南流曰汨水,一经古罗城为罗水,至屈潭合曰汨罗,西流入湘。”又云:“屈潭,县北六十里,即罗渊也,屈原怀沙自沉处。”屈原坟与庙均在今汨罗市,汨罗1966年自湘阴划出,因而本文中题为在湘阴咏屈原的诗作实在今汨罗。屈原墓,光绪《湘阴县图志》载其在汨罗山上,《水经注》、《通典》、嘉庆《大清一统志》等均有提及,今汨罗山有屈原十二座疑冢,墓碑为清朝所刻。阮氏所见三闾大夫祠(庙)当在公悦围北,
2.潇湘百咏之九十四
顾瞻古庙对斜阳,遥忆忠臣恨转长。湘浦空怀哀郢国,楚宫一向梦高唐。
作者黎贵惇(1726-1784),字允厚,号桂堂,越南太平延河人,乾隆二十五年至二十七年以甲副使身份出使中国,有咏潇湘绝句一百首。按黎贵惇北使行程,此诗当为其行经今汨罗市屈子祠所作。郢,《说文解字》云:“郢,故楚都,在郡江陵北十里。”饶宗颐《楚辞地理考》有详细考证。高唐,指楚襄王游高唐,梦遇巫山神女事,此处有讽喻意。
 
3.潇湘百咏之九十五
《离骚》遗调不堪听,长慨三闾旧义馨。南楚山河非是昔,凄凉千古独醒亭。
作者黎贵惇。独醒亭,光绪《湘阴县图志》云“旧在南阳洲屈子祠前……,乾隆二十年知县陈钟理徙建玉笥山上”。屈原被谗流放,美政理想不得实现,而楚国终为秦灭,宗族不存。黎贵惇为后黎朝末期人,早期仕途通达,虽与屈原处境迥异,但同为文人,亦解其心,悯其忠愤。
 
4.望三闾大夫庙
庙在汨罗江岸。进退韵。
极目幽篁俯碧涯,读骚畴不觧怜才。修能皎潔香为佩,孤愤纡绵石可怀。
湘水逝波千古恨,郢门残径九章哀。试思羗些行吟处,渺渺沙汀拥晚霾。
作者潘辉益(1751-1822),字谦受,号裕庵,越南天禄省收获县人,历后黎、西山、阮朝三朝,著作颇丰。乾隆五十五年使清,贺高宗八旬寿辰,颇受优待。此诗作于其北使归程。“涯”读作ái。畴,谁。“觧”同“解”。此诗所咏三闾大夫庙在今汨罗玉笥山,山上树木蓊郁,芳草遍生。修能,《离骚》:“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屈原流放期间作《九章》,王逸《楚辞章句》序云:“屈原于江南之壄,思君念国,忧思罔极,故复作《九章》。”羗些,或为“楚些”之误。
 
5.过湘潭吊三闾大夫
兰珮骚人孤愤地,星槎海客远游时。九州皆楚乌乎适,千古怜君更有谁。
天既假才无用问,身应与世了相迎。歠醨一奠湘江上,瑟瑟秋风满岸飞。
作者段浚,又名 段阮俊,越南琼瑰县海安社人,生卒年不详,此诗为其乾隆五十五年北使所作。兰珮,屈原《离骚》:“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星槎,喻出行所乘之船,语出晋张华《博物志》。歠醨,饮薄酒,《渔父》:“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文选》作“醨”,《楚辞》作“酾”。九州,《离骚》:“思九州之博大兮,岂惟是其有女?”九州皆楚,谓屈原忠君爱国。此诗慨叹屈原,怜其幽独,作者故作反语,悲愤之情立见,或有惺惺相惜之感。(编者按:据“骚人孤愤地”和“一奠湘江上” 推断,此诗应作于湘江汨罗段,汨罗江在这里注入湘江,是屈原行吟和怀沙自沉之地)
 
6.吊楚三闾大夫
不是怀沙怨楚王,彼天难问问潇湘。疑将口舌扶宗国,岂爱皮毛处雊堂。
往事几回□逝水,《离骚》终古吊斜阳。九疑有路逢卢舜,脩脩应添一起良。
作者吴时任(1746-1803),字希尹,号达轩,越南河内清威县左清威社人,乾隆五十八年北使。颔联“疑”当为“擬”之误。
屈原作《怀沙》、《天问》,王逸《楚辞章句》云其作《天问》“以渫愤懑,舒泻愁思”。九疑,山名,在湖南宁远县。《山海经·海内经》:“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卢”为“虞”的俗体写,虞舜,屈原《离骚》:“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此诗感怀屈原虽有爱国之心,却不逢明主,惋惜其生不逢时。吴时任由后黎朝入西山朝,历经两朝,此诗或念及自身,有感而发。
 
7.题三闾大夫
轻视儿身重楚邦,忠魂耿耿汨罗江。烟浮芳渚疑愁色,日浸清流见义腔。
千载知音惟贾谊,九原同志有龙逢。《离骚》一曲无限恨,空对年年竞渡艭。
见《集成》第8册《使程诗集》,作者不详,越南西山朝人。此诗当作于乾隆五十六年至五十九年北使经汨罗途中。 “疑”当作“凝”。贾谊,汉初人,少有才名,年二十余为博士,因谗被贬长沙,作《吊屈原赋》。龙逢,夏时贤人,因谏而被桀所杀,常与比干同称,《庄子·胠箧》:“昔者龙逢斩、比干剖”。屈原怀沙自沉,此举后人不解者大有人在,扬雄、班固、刘勰均颇有微词。班固尤为尖锐,直斥为“露才扬己”、“贬洁狂狷景行之士”。作者怜屈原孤绝悲愤,世人不能解其心,千载之后,实引自身为其知己。
 
8.湖广归舟途中作三十韵之四
云横回雁夕阳迟,石岸船头树影移。二载一闻新国号,五湖两度故乡思。
孤蓬短棹沧江卧,细雨残风画角吹。过客莫从渔父问,汨罗自古楚人悲。
作者吴仁静(1763-1813),字汝山,越南嘉定人,博学能文,与郑怀德,黎光定并称“嘉定三家”。嘉庆七年初北使,同年十一月,阮朝又派黎光定等组成的使团,请改国号为“南越”。因未获允许,二使团滞留湖广数月,次年四月北上,获新国号为“越南”。此诗融入家国之思,旅途艰辛之感,心境与千载之前的屈子不无相似。
 
9.登拱极楼
步云田元韵。楼在橘洲,长沙府城对岸。
长沙湘水转苍茫,拱极楼头望岳阳。汉傅文章遗古树,楚臣忠愤逐苍浪。
诗临画槛云随步,酌就花栏雨洗肠。淡薄可怜禅味冷,一瓯山茗客情芳。
吴澧溪评:贾屈之事,千古同叹,过长沙者原自有此诗料。
作者黎光定(1759-1813),字知止,号晋斋,嘉庆七至八年以正使身份使清。云田,或为张祈倬,字云田,长沙人。吴澧溪,即吴时位。此诗虽题为咏拱极楼,亦咏屈贾之事。拱极楼,在长沙橘洲,乾隆《长沙府志》云:“拱极楼在水陆洲寺后,约高七八丈,西瞻岳麓,俯瞷潭流”。相传西汉贾谊谪居长沙,曾植橘树。屈原与贾谊遭遇相似,世人多以屈贾合称。
 
10.过湘阴怀三闾大夫
九州皆楚更何归,一节长令万古贻。激浊江头天色霁,独醒亭上月阴移。
清风表表留湘派,忠悃拳拳溢《楚辞》。过客千秋凭吊处,衡云暗淡水涟漪。
作者武希苏,生卒年不详,号澹斋,越南唐安慕泽人。阮朝开国皇帝阮福映即位,建元嘉隆,清廷封其为越南王,阮朝于嘉隆三年(清嘉庆九年)遣使致谢,武希苏以使部录事身份参与使清。此诗为武希苏过湘阴,见汨罗江边相关古迹而作。
 
11.吊楚三闾大夫
衣冠且惜坐泥涂,志潔安能混俗污。一日尚存惟见楚,九疑亦(是)遇岂从虞。
骚音长是(衰)哀鸣鸟,汨水犹为正首狐。千古忠魂原不散,些公未已自招呼。
作者吴时位,生卒年不详,嘉庆十四年使清,此诗作于去程经汨罗途中。原题为“吊楚三闾夫人”,当为抄误。泥涂,《庄子·秋水》云:“宁生而曳尾涂中”。首丘,《哀郢》:“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些公,或指屈原。此诗颂屈原忠贞,虽遭流放,不改其爱国之心。
 
12.湘潭吊三闾大夫二首之一
好脩人去二千载,此地犹闻兰茝香。宗国三年悲放逐,楚辞万古文章。
鱼龙江上无残骨,杜若洲边有众芳。极目伤心何处是,秋风落木过沅湘。
作者阮攸(1765-1820),字素如,号清轩,河静省宜春县仙田社人,嘉庆十八年北使中国。三年,《卜居》:“屈原既放,三年不得复见”。,“擅”之俗字。兰茝、杜若,皆为香草,《楚辞》中多见,以喻美好。众芳犹存,谓屈原美好形象影响及今。秋风落木,《九歌·湘夫人》:“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13.湘潭吊三闾大夫二首之二
楚国冤魂葬此中,烟波一望渺何穷?直教宪令行天下,何有《离骚》继国风?
千古谁人怜独醒,四方何处托孤忠?近时每好为奇服,所佩椒兰更不同。
作者阮攸。此诗感怀屈原遭遇。宪令,《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云:“怀王使屈原造为宪令,屈平属草稿,未定。”奇服,《涉江》:“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又云:“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宝璐,世溷浊而莫余知兮。”谓近人虽仿屈原好奇服,佩椒兰,而内心实与屈原不一也。(编者按:据“此地犹闻兰茝香”、“秋风落木过沅湘”、“ 楚国冤魂葬此中” 判断,此两首应作于汨罗)
 
14.三闾大夫庙
在祁阳县城江崖上。进退格,多用骚,不妨运笔之雅也。
纡轸伤怀逝水滨,九歌憔悴几君怜。娥眉容易招谗女,兰畹凄凉望美人。
湘庯千秋遗佩月,郢门何处白衣云。骚词重感南来客,迢递江皋揽茝蘋。
作者潘辉注(1782-1840),字霖卿,号梅峰,越南山西国威府瑞奎社安山邑人,此诗作于道光五年使清去程。道光《永州府志》载:“三闾大夫祠,在四牌楼,即昭灵庙。”李文馥《使程志略草》记祁阳三闾大夫庙,有乾隆御笔楹联:“经著《离骚》,托讽谏以悟君,屈心抑志,忍尤攘垢,耿耿孤忠,百世永监于湘水;吟名《渔父》,借歌词以喻友,人醉我醒,人浊我清,悠悠独抱,千秋长啸于岐阳。” “岐”当作“祁”。“庯”同“铺”,当作“浦”。屈原作《九歌》,为祭神曲,王逸《楚辞章句》云:“昔楚南郢之邑,沅湘之间,俗信鬼而好祀”。娥眉,又作“蛾眉”,屈原自况,《离骚》:“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白衣,受罚之吏,《晋书·蔡谟传》云:“冬蒸,谟领祠部,主者忘设明帝位,与太常张采俱免,白衣领职”。此诗追怀屈原,悯其遭遇,又为其诗作所感,心向往之。
 
15.过汨罗吊屈灵均
湘江二支,下流分二支,左一支名汨罗江,右一支名湾河,使舟至分支处,转入湾河,过湘阴出湖。
滚滚湘江水,浩(荡)茫向汨罗。遥忆屈灵均,赴流此怀沙。忠愤彼一辰,芳□千万古。环珮寥沧波,河洲馀宿莽。我来望遗处,烟雨空冥冥。浮舟想竞渡,倚蓬怀独醒。长啸瞻白鸥,清风向洞庭。
作者潘辉注。此诗为作者经屈原投江处,感其忠贞高洁而作。宿莽,《离骚》:“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王逸注为经冬不凋之草。按潘辉注有《端阳过马头山》,其经汨罗时,观竞渡时间已过,作者只能浮舟想见其盛况,心中不免遗憾。独醒,《渔父》:“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潘辉注北行途中,因大雨阻程,泊舟湘阴县三天,饱览汨罗江风景,对屈原的感触亦尤深。
 
16.咏三闾大夫
湘阴江程经乌龙嘴乃汨罗江故道,昔屈原别号三闾大夫沉于此,其坟与庙去江三里路,至今重五日,楚人竞渡龙舟以吊之。
帆拂乌龙嘴,凭吊汨罗魂。怀沙人已没,孤(中)忠一片存。
谁谓吊不知,五日舟竞奔。《离骚》哀(鸣)唱罢,荒坟古庙门。
第五句下有小字注:《过贾谊宅诗》:“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
作者黄碧山(1791-?),号懒斋,北宁龙编人,清道光五年随使团北使。屈原流放沅湘、死于汨罗江,今汨罗江两岸遗迹与传说众多,后人依《楚辞》及传说名之,以寄哀思。《过贾谊宅诗》,《全唐诗》记为《长沙过贾谊宅诗》,刘长卿作是诗时,正值第二次被贬经过长沙。黄碧山作此诗,悯屈原孤忠,反刘之道而行之,述楚人竞舟盛况,言屈原其身虽逝,忠魂长存。
 
17.端阳有怀
是日午舟抵渌口,暂泊。
衡岭薰嘘渌口津,榴花满眼属佳辰。汨罗遥吊怀沙客,湘水重催拥节人。
几处飞桡娱竞渡,谁家采艾迓晴曛。蒲樽追忆年前事,斑鬓偏惊跋涉频。
予于己丑夏自广南镇解任,以端午登程回京,庚寅罢归,在凤城宅间。今日再奉使抵湘,回忆有怀。
作者潘辉注。此诗作于道光十一年第二次使清去程。端阳,有斗百草、采艾、饮菖蒲酒之俗。渌口,在今湖南省株洲市境内,湘水与渌水汇合处。作者于道光五年第一次北使后,曾任广南协镇,不久遭贬谪,复又充任使清乙副使,自云:“余此次仰蒙特简,再奉使华,闻命震惊,寔出意料之外。”潘辉注仕途坎坷,兼之长年奔波跋涉,心中忧戚。作者端午重游旧地,感怀屈原遭遇,念及自身,乃有此作。
 
18.题三闾大夫庙
怀沙壹赴水江湄,人与《离骚》共泪垂。忠愤不惟今可吊,过湘还有贾生悲。
作者张好合,号亮斋,越南新隆新庆人,清道光十一年、道光二十五年两次使清。此诗为张好合于道光十一年以甲副使身份使清时所作。《梦梅亭诗草》按行程顺序编排,据越南使者的行程,此诗题咏的三闾大夫庙当为今汨罗市屈子祠
 
19.过屈原庙
忠诚寸念付苍苍,放逐孤臣只自伤。一代骚词悬日月,千秋名迹播衡湘。
长江水阔鱼龙冷,古庙风来兰芷香。回视楚城应不远,高台崇榭久荒凉。
作者黎光院,生卒年不详。道光十三年北使。此诗所咏屈原庙具体地址不可考,《集成》收录使者在汨罗、祁阳等地咏屈原诗均称作“三闾大夫庙(祠)”。(编者按:汨罗现存屈子祠清同治八年前称“三闾大夫祠”,民间俗称屈原庙。 据“长江水阔”、“ 回视楚城” 等句推测,此诗应为作者回越时经汨罗所作。)
 
20.衡阳端阳日遣兴
征帆缥缈屡移津,异地还临重五辰。积雨连霄迷楚泽,满江何处吊灵均。
数杯蒲酒酬佳节,几个渔船乍近邻。独倚熏风拂衡茝,轻香吹送坐中频。
作者黎光院。重五,即端午,是日楚地多雨,今仍有“五月五,涨大水”民谚。“衡”当作“蘅”。
 
21.汨罗有怀次韵三陪臣唱
千里寒沙涨碧流,披蓬一望思悠悠。更无泽畔行吟客,剩有沧浪鼓枻舟。
孤雁声来芳草暗,夕阳影过淡烟浮。徘徊哀郢当年事,岸芷汀兰几度秋。
作者范芝香(?-1871),号郿川,越南海阳省安眉县人。道光二十五年、咸丰二年曾两次北使。此诗作于道光二十五年第一次北使。其时,范芝香任第一副使,同行张好合任正使、王济斋任二副使,《集成》称张为“大陪臣”、王为“三陪臣”。行吟,《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鼓枻,《渔父》:“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较王诗,范诗主题更集中,临景怀人,悲屈原遭遇,遥想其遗风,感慨古今千载之隔而踪迹全无。
 
22.王济斋原唱
滚滚长江尽日流,一天云影碧悠悠。路过三楚独清水,人似重阳竞渡舟。
寒雨塞空山欲睡,轻烟迷岸浪添浮。不才难忠魂慰,闲诵《离骚》送暮秋。
题目为笔者所加。此诗为王济斋于道光二十五年随张好合、范芝香北使途中所作,附范诗后,记楚地景,抒旅途匆忙之感,兼咏屈原。三楚,即西楚、东楚、南楚,《史记·货殖列传》:“夫自淮北沛、陈、汝南、南郡,此西楚也”,“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此东楚也”,“九江、江南、豫章、长沙是南楚也”。屈原投江处为屈潭,相传此处水尤清。“”,疑当作“招”。
 
23.观屈原贾谊传偶得
怀沙骚客长齎恨,吊屈哀词亦自伤。忠愤此心关社稷,治安一策见文章。
竞舟古渡空遗塔,壶井幽居剩石床。自古有才未闻道,难将义命顺行藏。
第六句下小字注:屈原以五月五日自投汨罗江,后人于此日竞舟以吊之,于江边招魂,建虚塔。贾谊谪长沙间,所居有壶井,小而深,上敛下大,状似壶,世传谊所自凿。井旁有一脚石床,才容一人坐,俗亦云谊坐床。
作者阮(1799-?),字定甫,越南清化农贡人,道光二十八年以乙副使身份使清。齎,今通作“赍”。虚塔,或即屈原塔,嘉庆《大清一统志》云:“屈原塔,在湘阴县北,汨罗江边,相传宋玉景差招屈子魂处,后人于此建塔”。贾谊故宅,今长沙仍存,嘉庆《大清一统志》云:“在长沙县西北濯锦坊”。闻道,《论语·里仁》:“朝闻道,夕死可矣”。
 
24.泛湘有怀古迹
溯漓未已又沿湘,楚粤云山共渺茫。湘水白分漓水绿,楚山绣错粤山苍。
梧峰竹岛皇英恨,杜沚兰洲屈宋香。别是文章清彗气,古今多少伯图荒。
作者阮文超(1799-1867或1872),字逊班,号方亭,越南河内清池金缕乡人,清道光二十九年以乙副使身份使清,自广西泛漓水入湘水,进洞庭湖。舟经永州,梧峰即九疑山。竹岛为洞庭湖中君山岛,上有二妃墓,湘妃祠。“沚”,水中小块陆地。“彗”, 疑当作“慧”。“伯图”即“霸图”,“伯”同“霸”。
 
25.于湘江五日前观竞舟
此水灵均生溯洄,湘人见水尽堪哀。几船钟鼓歌如哭,五日未来魂肯来?
作者阮文超。作者观竞舟时为端午前,心存讶异,但竞渡前一般有龙舟试水,实为预演。楚地信巫好鬼,王逸以为宋玉为作《招魂》,其序云:“宋玉怜哀屈原忠而斥弃,愁懑山泽,魂魄放佚,厥命将落,故作招魂。”
 
26.长沙有怀屈左徒贾太傅遗迹
屈平气盛贾才高,沦落犹为振古豪。北学未通文在楚,洛辞一变赋如骚。
忧深当世还无用,身废穷乡恰有遭。湘水至今双故宅,不堪城市日滔滔。
屈平,郢人,食邑于屈,在楚西,今荆州府秭归县,被放居于楚南长沙巴陵县,故宅在焉。贾谊故宅在长沙城内,濯锦坊有屈贾合祠在焉。
作者阮文超。嘉庆《大清一统志》云:“屈贾祠,在长沙县西北,即贾太傅故宅。”今存。北学,洛辞,均指贾谊学问,贾谊为洛阳人,北学相对于江南楚地而言。屈原故宅,在巴陵太平寺,宋范致明《岳阳风土记》云:“太平寺旧传为屈原宅,盖屈原被逐寓此”,今岳阳县新墙河仍有“相公岭”“相公宅”遗址,乡人云“相公”即指屈原。滔滔,《论语·微子》云:“(桀溺)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尔与其从避人之士也,岂若从避世之士哉?’”“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27.汨罗怀屈大夫
姱节平生信好修,孤臣忠曲付千秋。独醒无力彊三楚,远引何心相九州。
侘傺骚音天可问,幽潜义魄水空流。澧兰沅芷遗芳远,凭吊年年竞渡舟。
李春暄评:读之令人心酸。
作者潘辉泳(1801-1871),字涵甫,号柴峰,越南安山瑞圭人。清咸丰三年至五年出使中国,中国文士李春暄有序并评。此诗作于其北行途中。侘傺,失意的样子。《离骚》:“忳鬱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28.长沙怀屈贾祠庙
太傅文章似左徒,遭时障蔽与愚谀。行吟泽尚逢渔父,痛哭书难动武夫。
门见娥眉人共妬,江留月影夜同孤。而今濯锦双祠庙,几度河山景自殊。
作者范熙亮(1834-1886),字晦叔,越南河内寿昌南鱼人,同治九年以甲副使身份使清。“尚”同“上”。贾谊少居高位,定律令,为人所妒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云:“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尽害之,乃短贾生曰:‘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
 
29.泛湘有怀三闾大夫
满江飞雨日阴阴,蒹苇飘莆幽恨深。入郢空怀歌雪调,浮湘只合读骚吟。
美人香草今何在,暮岁寒风思不禁。太息长沙投一赋,百馀年后此知音。
作者裴文禩(1832-?)字殷年,号珠江、海农、逊庵,越南河内里仁府金榜县人,光绪二年以正使身份使清。作者泛舟湘水,感怀屈贾之事。蒹苇,即芦苇。莆,即蒲草,《天问》:“咸播秬黍,莆雚是营”。幽恨,庾信《赵国公集序》云:“昔者屈原、宋玉,始于哀怨之深”。雪调,《文选》宋玉《对楚王问》云:“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而已”。曲高和寡,怜屈原幽独。
 
30.长沙有怀屈左徒贾太傅
屈贾清风万古(百代)降,岂惟骚赋擅词腔。悲歌何处空湘水,流涕当年到楚江。
忧国深心嗟此独,论交谪地竟成双。烟波极目芳洲阔,春草萋萋过是邦。
作者裴文禩北行抵长沙时为初春。其时长沙重修贾太傅祠,裴文禩有《次韵和夏芝芩廉访重修贾太傅祠落成五古》。
 
 
此组诗中有3首提及屈原与虞舜,这在中国纪念屈原的诗作中较少见。究其原因,使者在广西由漓水入湘水,首先进入湖南永州,永州九疑有舜帝陵,舜帝相关传说、遗址也多,使者既熟习汉文,熟知舜帝事迹。使者以为舜帝是千古明君,屈原是千古忠臣,可谓明君贤臣的典范,然而即便有如此明君,屈原仍将忠于楚国。这些诗歌或可窥见作者作为出使中国的越南使臣的微妙心理。
此组诗中还有数量相对较多的屈贾合咏之作。屈原与贾谊,一楚一汉,一南一北,相隔百余年却在湖南长沙有了交点,千载之后的越南使者经湖南长沙,感念二人遭遇,有此类诗作,实为极难得的巧合。二人均代表各自时代文学的最高成就,又因遭遇相似,自《史记》为其作传后,二人合咏的诗作在中国十分常见。越南使者的这类诗作不仅悯二人遭遇,以贾谊为屈原知音,而且认识到《楚辞》对中原文化的影响,其地域意识亦隐约可见。
越南使者自全州入湘水后至岳阳洞庭湖的行程中,均沿湘江而咏,其诗多为途经祭祀屈原的庙或祠以及端午泛舟有感而作,可谓借景抒情、情景交融的典型。
使者们咏屈原,多伤其才、感其忠、悲其遇、悯其独,与中国相同题材的诗作不无相似之处,从中可见中越文化认同之程度,确已超过一般国际文化交流之上。
 
 
作者简介:彭丹华(1989-),女,湖南汨罗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在读研究生
 
 

相关热词搜索:清代 越南 使者

上一篇:古之忠孝说
下一篇:《高唐赋》正文为巫山神女祭文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