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对屈原研究的一点认识
2013-04-02 15:01:36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对屈原研究的一点认识

  ——兼谈以历史的理性和非理性分析和评价历史人物

  张立群侯明忠

  屈原,楚国人,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每年逢到端午节,我们都会开展各类活动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浪漫主义诗人。这是人民为了表达对已逝先贤的敬畏,采取一种特定的形式,缅怀这位“先烈”,铭记这位“圣人”。可以说,民间对屈原的认识是朴素和真挚的。除此之外,对屈原的认识,上升到学理的高度,就有了研究的成分。后世对屈原的研究,无论古代、近代,还是现代,对于厘清史实,发掘价值,镜鉴现实,都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学界对屈原的研究应是真实和科学的。

  对于屈原,是评判,还是理解?

  按法国年鉴学派大师布洛赫的理论,学界对屈原的研究,不是评判,而是理解,并基于历史分析这一前提。

  布洛赫曾提出了一个“评判还是理解?”的命题。布洛赫认为,在历史的分析中,“史学家就像阎王殿里的判官对已死的人物任意褒贬”,因为这种态度能满足人们内心的欲望。如果说这种分析的评判的历史存在的话,只有当价值判断“在作为行为的准备并与公认的、自觉的道德规范有所联系之时,才有存在的理由。”实质上,在布洛赫看来,这种评判是很难的,“要窥见前人的思想,自我就应当让位。”而评判一个历史人物,说出我们的观点,没有自我的存在,根本就无法谈及评判。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呢?布洛赫指出,理解才是历史研究的“指路明灯”。

  按布洛赫的观点,后人对历史的研究,有再现和分析这两个层面。因此,后世对屈原的研究,再现是必要的,在分析的过程中,理解屈原才是最为重要的。布洛赫的这种思想,在一定程度上说,有些合理性。理解一个历史人物,将历史人物屈原放在当时的社会环境和背景下进行再现,然后予以充分理解,与同情史观有着内在的一致性。实质上,布洛赫的“理解”,向世人强调了“非理性因素”在历史评价中的重要作用。这种非理性因素主要是指人的心灵、情感、愿望、理想等,对人物的研究能产生重要影响。这种非理性主要包含两个层面的内容。一是研究者的非理性因素;二是关于历史人物自身的非理性因素。因此,后人在研究历史人物的时候,应该重视这一因素,而不应该忽略。如我们研究屈原,在“非理性因素”方面,研究者的态度应是科学地研究史实,客观地理解屈原这个历史人物。在理解屈原的过程中,研究者还应考虑屈原自身的非理性因素,如关于屈原的人性,在《楚辞》等作品中都有所体现。我们说屈原,坚强的人格、爱国的情感是有的,身被疏远还吟唱“苟余心之端直兮,虽僻远其何伤?”“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爱民的情怀、强国的理想是有的,惨遭流放还吟唱“愿摇起而横奔兮,览民尤以自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以此来理解屈原,笔者以为是非常深刻的。至于屈原忠心耿直的个性特点,则更为直接地表现在屈原对国家、对人民的耿直忠心。

  布洛赫对历史的评判存在孤疑,他担心对历史的评价陷入到“法官式”的裁判窠臼。那么,评判历史到底有没有可能呢?我们定性地评价屈原又行不行呢?这需要回归到历史的理性。何为历史的理性?何兆武先生认为,历史学包含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对史实或史料的知识或认定;第二个层次是对第一个层次的理解或诠释。”第二个层次包含了两个部分,即理性思维和体验能力。体验能力强调非理性较多,而理性思维是指研究历史的过程中所强调的历史理性,即科学的认识和方法。马克思在研究人类历史的进程中,形成了科学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为历史研究提供了一整套科学方法,也解决了布洛赫在历史研究上的难题。如在研究历史人物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认为,应坚持论从史出、史论结合的科学方法,基于历史人物所在的社会环境为背景,一分为二、辩证地分析评价人物,这是历史认识论和方法论的科学内容。以这种历史理性,对于历史、历史人物,是可以理性地评判的。因此,像帕斯卡那样,把“判定此为善彼为恶”寄托于上帝,实则是一种空想,实质是一种历史的虚无主义。

  以马克思的历史理性认识、分析和评价屈原,从所处的社会环境来看,屈原生活的年代,正是中国实现大一统的前夕,“横则秦帝,纵则楚王”,贵族没落。从个人的作为来看,屈原作为贵族阶层中的优秀代表,“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使楚国出现国富兵强、威震诸侯的局面,早年深受楚怀王的宠信,位为左徒。但是屈原无法改变特权贵族阶层的腐朽与落寞,屈原虽然为之进行过斗争,而且还付出了代价。由于在内政外交上屈原与楚国腐朽的贵族集团发生了尖锐的矛盾,由于上官大夫等人的嫉妒,屈原后来遭到小人诬陷,楚怀王“怒而疏屈平”。屈原后被流放,但屈原仍然关心国家,并写下了《离骚》等文学作品。

  从推动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屈原的作为,屈原对于楚国可谓鞠躬尽瘁,对于推动社会变革,保持楚国在各大诸侯中的地位,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应当看到,屈原是贵族阶层的代表人物,虽然表达了爱民亲民的意向,但与广大的人民之间仍然存在一定的距离,这使得屈原耿直地忠于怀王。在流放的途中,屈原的一些作品反映了贵族内部的污浊,但对于君王,屈原依然寄予希望。可悲的是,屈原根本无法明白,怀王就是一个听信小人谗言、最有权势的贵族。因此,受阶级的局限,屈原没有也不可能看到人民群众在推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巨大作用,也不可能背离他所服务的君王。当君王背叛他的时候,屈原就成了“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英雄,四处漂泊游荡。但这些都无法否定屈原所做出的突出贡献,以及留给后世的巨大精神财富。

  再现和分析屈原,在当下的困境及走向

  以历史的理性和非理性再现和分析历史人物屈原,主要包括了三个层面的内容。一是关于屈原的基本史实研究;二是基于第一个层面对屈原进行的分析或说理解;三是对屈原人性的探微。

  笔者以为,在屈原研究的过程中,在第一和第二个层面研究的比较多,尤其是关于屈原文学作品的研究,以及由此延伸关于屈原的人性及精神价值的研究,这与遗传的史料文本较全有着直接的关联。

  据方铭先生综述,在近30年,屈原及楚辞学研究主要有两个时期:1949年至1976年为第一个时期;1976年以后为第二个时期。在第一个时期,王国维在1906年发表了《屈子文学之精神》一文。1922年梁启超在东南大学的演讲《屈原研究》考察了屈原的历史及游历,楚辞产生的背景、屈原的思想、屈原的政治斗争、屈原对社会和人民的热爱、屈原的生死观、屈原的艺术特点等七个问题。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会确定屈原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后,中国学术界掀起了研究屈原的高潮。其中主要的论文都收集在1957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楚辞研究论文集》之中,该文集中最重要的文章是讨论屈原的爱国主义和人民性问题的。如郭沫若《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等。另外还有讨论屈原现实主义、屈原的阶级出身、政治地位问题的一些论文。在第二个时期,1977年以后至今的三十多年,是屈原及楚辞研究史上最繁荣的时期,主要集中在楚辞文献整理、楚辞文本研究、屈原及楚辞的文化研究、屈原及楚辞的接受研究四个方面。此外,一些地方性研究机构也加强了对屈原的研究,如湖南汉寿屈原文化研究会、中国汨罗江屈原文化研究会、湖南屈原学会、河南西峡屈原文化研究会、新疆屈原文化研究会、湖北省屈原研究会等,为屈原研究做出了贡献。

  但也存在一些带有争议性的问题。如在屈原研究的第一个层面,关于屈原的出生地问题,屈原到底是出生在湖北秭归还是湖南汉寿,从现存史料来看还存在一些疑问。

  这似乎已经出现了一种困境,再现屈原的问题如果不能得到根本性解决,如何分析,甚至是理解屈原呢?

  笔者认为,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史料,当然还与史学研究者的科学态度和方法有关。屈原已经离开我们长达2000多年了,有些方面可能就是一个历史谜团,永远也解不开,如果要有所突破的话,最终还要依靠考古上的最新发现。笔者看来,后人完完整整地再现一个历史人物如屈原等已不现实,屈原的出生地到底在哪里其实已不很重要,解释和理解屈原还有更多的史料文本如《楚辞》等值得进一步深入发掘和研究,分析屈原不会因为屈原到底出生何处的争论而停滞不前。

  因此,笔者主张,在屈原研究的第三个层面实现突破,即关于对屈原的人性的探微,更多地运用历史的非理性因素、结合历史的理性研究屈原,再认识人性的屈原,传承和发扬屈原的精神,在当下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和实践价值。

  人性屈原,其精神价值应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扬

  人性,即只有人才具备的特性,如能够使用利用言语、文字、音乐、或其他工具彼此交流,能够独立思考、感悟,能够有所创造,能够彼此团结协作,能够近忧远虑,能够认识客观世界并有能力改造客观事物等。

  屈原当然是人,是人就有意识,也就会有某种精神。屈原的精神是屈原人性的升华。主要有两个层面的内容:第一个层面是屈原本身固有的精神;第二个层面是后来的研究者根据某种需要评价或赋予屈原某种精神,或说是屈原固有精神的延伸。

  从屈原本身固有的精神来看,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热爱祖国,“可与日月争光”的美政抱负;二是亲民爱民,“相观民之计极”的民本意识;三是保持节操,“虽九死而犹未悔”的斗争决心;四是砥砺品性,“余独好修以为常”的自修鞭策;五是以物言志,“山中人兮芳杜若”的浪漫情怀。其中,爱国主义是屈原固有精神的核心。屈原的这种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优秀精神的代表,具有巨大的凝聚力、感召力。

  柯林伍德认为,“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虽带有绝对的观点。但重视历史思想中的优秀精神,发扬和传承优秀精神,历史人物就能丰满起来,就不仅仅“剩下来一具躯壳”。

  克罗齐指出,“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也有绝对化的倾向。但“一切历史都必须从当前出发”,研究理解历史就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当代的需要,历史的功能和价值也就得以彰显和体现。

  这些论述都从不同的层面强调了研究屈原、理解屈原、传承屈原优秀精神的重要性。

  “糟粕所存非粹美,丹青难写是精神”。对于屈原的精神,以上概括可能还不完善,但最主要的就是期待学界更加重视对屈原人性精神的研究,更加希望屈原精神在今天进一步得到发扬传承。

  作者:张立群湖南文理学院思政教研部

  侯明忠湖南常德市第七中学副校长

  电话:13507369960邮编:41500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楚辞学史及其他各类屈原、楚辞研究
下一篇:新世纪前十年(2001-2010)楚辞研究综述(初稿)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