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蔣防〈湘妃泣竹賦〉考釋
2013-09-09 16:20:27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林穎欣 台湾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生

  【提要】

  〈湘妃泣竹賦〉是﹝唐﹞蔣防所作的辭賦名篇。蔣防(792-?),字子微,義興(今江蘇宜興)人。年18,父友合作〈秋河賦〉,援筆立就,于簡因妻以女,官右拾遺。元和中,李紳令防即席作賦,因以薦之,後歷翰林學士、中書舍人。長慶中,紳為逢吉所斥,防亦自尚書司封員外郎知制誥貶為汀州刺史,尋改連州。防善詩,尤能撰傳奇,其〈霍小玉傳〉為唐傳奇上乘之作。賦作文辭麗而雅正,擬物濃而精妙,數量頗豐,名著當時。[1]《舊唐書》有傳。〈湘妃泣竹賦〉收入﹝北宋﹞李昉等編纂《文苑英華》、﹝清﹞陳元龍編纂《歷代賦彙》[2],以及﹝清﹞董誥等編纂《欽定全唐文》[3]。

  湘妃,據傳說是天帝的兩個女兒,居於瀟水、湘江、沅江、澧水諸河源流的洞庭山上。《山海經‧中山經》描述:「又東南一百二十里,曰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淵,澧、沅之風,交瀟湘之淵。是在九江之間,出入必以飄風暴雨。」郭璞注:「天帝之二女,而處江為神也。」[4]可見二女時常來到河上遊玩,而出遊時必有大風大浪,此為關於湘妃最早的傳說。按先秦時期盛行有堯將其二女嫁給舜的傳說,《尚書‧堯典》、《孟子‧萬章‧下》、《楚辭‧天問》、《楚辭‧遠遊》、《史記‧五帝本紀》等都有記載。《史記‧五帝本紀》又謂舜「踐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於蒼梧之野。葬於江南九疑,是為零陵。」[5]﹝漢﹞劉向《列女傳‧母儀傳》:「舜陟方,死於蒼梧,號曰『重華』。二妃死於江、湘之間,俗謂之『湘君』。」[6]酈道元《水經注•湘水》:「大舜之陟方也,二妃從征,溺於湘水,神遊洞庭之淵,出入瀟湘之浦。」袁珂《中國神話選譯百題》[7]認為:「『堯之二女』原本就是『帝(天帝)之二女』,二女之神居於洞庭山,本來就是『天帝之二女,而處江為神』(《山海經》郭璞注語),並不是『溺於湘江』,而後才『神遊洞庭之淵』的。但是,神話傳說的演變,堯從天帝變成人帝,原居於洞庭之山的二女,也就演變做溺死江水而成為神了。」可見堯將二女嫁給舜,後來舜南巡死於蒼梧,葬於九疑。二女未從,死於江、湘之間,遂為湘水之神。關於「湘妃泣竹」的傳說,則見﹝晉﹞張華《博物志‧史補》:「堯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揮竹,竹盡斑。」[8]﹝南朝﹞梁任昉《述異記》亦云:「昔舜南巡而葬於蒼梧之野,堯之二女娥皇、女英追之不及,相與慟哭。淚下沾竹,竹文上為之斑斑然。」[9]堯二女娥皇、女英,因舜的崩駕,追尋不及,傷痛哭泣,淚水漣漣,沾於竹上,形成斑點而不退,後人遂稱此竹為「湘妃竹」。

  湘妃竹,又名「斑竹」、「淚竹」,主產地在湖南九嶷山。歷代類書多有記載,如﹝唐﹞徐堅編纂《初學記》:「舜死,二妃淚下,染竹成斑,妃死為湘水神,故曰『湘妃竹』。」﹝清﹞汪灝等編纂《廣群芳譜‧竹譜》:「斑竹,即吳地稱『湘妃竹』者,其斑如淚痕。世傳二妃將沈湘水,望蒼梧而泣,灑淚成斑。」[10]﹝清﹞陳夢雷等編纂《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斑竹,即吳地稱『湘妃竹』者,其斑如淚痕,出峽州宜都縣飛魚口,大者不過寸,鮮美可愛,杭產者不如。」﹝清﹞汪士漢《古今記林》:「舜南巡不返,葬於倉梧之野,娥皇、女英追之不及,至洞庭山淚下,染竹成斑,妃死為湘水神,死為湘水神,故號『湘妃竹』。」以上的表述均提及湘妃竹的特點,是竹上佈滿斑點,而這斑點即是湘妃因舜崩之痛,悲傷苦泣滴流於竹上的眼淚所形成。可見「湘妃泣竹」的傳說,千年流傳,基本內容不變。

  湘妃竹是禾本科竹亞科剛竹屬植物桂竹的變型。湘妃竹生長環境的濕度較大(約95%),溫度較高(28℃以上),因此竹上有青苔附生,斑痕其實就是青苔留下的痕跡[11]。湘妃竹上的淚斑形態多樣,分麻淚、羅淚、白淚、血淚等多種。麻淚斑點呈蒼褐色,形狀似淚水。羅淚斑點呈羅紋圈,相傳為二妃以手拭淚留下的指紋。白淚斑點呈乳白色,明晰透亮。血淚斑點羅紋呈血紅色,傳說為二的鮮紅血淚所染成,此種最爲珍貴。

  蔣防〈湘妃泣竹賦〉即點化「湘妃泣竹」此一歷史傳說而成,賦中的敘述即為替湘妃代言,著力於湘妃傷心哭泣的眼淚灑於竹上所化為點點斑痕一事,極力鋪寫湘妃哀婉動人的愛情故事,進而抒發「至哀必感,有怨必通」的情感體悟。蔣防善於取法先秦典籍,文辭清麗而雅正,如賦中「知我者謂我點點而成文,不知我者徒曰青青而懷怨」、「豈無芳菲,渝其霜霰?豈無浩淼,忘其顧盼?」的文句,即分別套用《詩經‧黍離》:「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詩經‧叔于田》:「叔于田,巷無居人,豈無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叔于狩,巷無飲酒,豈無飲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的句式。可見其善於吸取風騷營養,融鑄為新的文學語言。全文語言清麗,句式錯落,對偶工穩,用典深刻,行文之間流露出濃烈的同情與讚頌,令人讀之深感動容。

  【原文】

  昔帝舜〔1〕之南巡不回,翳〔2〕二妃〔3〕兮心傷已摧〔4〕。對三湘〔4〕之遙兮積水無際,望九疑〔5〕之作兮愁雲不開。鬱〔6〕丹誠〔7〕而飲恨,攀綠篠〔8〕以興哀。淚浪浪〔9〕而千里[12]墮睫,竹冉冉〔10〕而萬點凝苔。斂蛾〔11〕之怨盈臆〔12〕,如狸之班〔13〕變色。落紅臉而珠影爭圓,染碧纖兮纈〔14〕文交織。夭紹〔15〕嬋娟〔16〕,嗚咽〔17〕潸然〔18〕。瀝青簡〔19〕兮丹書〔20〕粲粲〔21〕,灑綠枝兮白露〔22〕漣漣〔23〕。所謂精神達而理歸其著,悲哀集而物謝其堅。

  想夫萬里迎秋,重江向夕。引蒼翠〔24〕以歔欷〔25〕,忽闌干〔26〕而委積〔27〕。杖卷然〔28〕之手,兩點垂絲〔29〕;揮密爾〔30〕之叢,眾痕凝碧。是知至哀必感,有怨必通。竹無情而發外,淚有感而從中。慷慨〔31〕成行,乍洗龍吟〔32〕之管;斕斒〔33〕遶節,如交鳳食〔34〕之叢。寧類夫聲伯再懷其夢〔35〕想,楊朱徒歎其西東〔36〕。豈無芳菲〔37〕,渝〔38〕其霜霰?豈無浩(皓)[13]淼〔39〕,忘其顧盼?是以委檀欒〔40〕,寄蔥蒨〔41〕。來非鼓瑟〔42〕,玉箸〔43〕之滴瀝雙流;去乃望夫,粉籜〔44〕之淋漓一變。懿〔45〕乎嚴巒滿目,今古含情。事雖遷於歲月,理不昧於堅貞。或翦脩竿,對潭中而錦落;或成長簟〔46〕,施堂上而霞騰〔47〕。豈不以拂水捎雲,逾千越萬?庶夫知我者謂我點點而成文,不知我者徒曰青青而懷怨。

  【考釋】

  1.〔舜〕姓姚,名重華。因建國於虞,故稱為「虞舜」或「有虞氏」。性至孝,堯用之,使攝位三十年,後受禪為天子,都於蒲阪(今山西省永濟縣)。在位四十八年,南巡,崩於蒼梧之野。傳位於禹。亦稱為「大舜」。事詳﹝漢﹞司馬遷《史記‧五帝本紀》。

  2.〔翳〕摒棄。《國語‧周語下》:「而又奪之資,是去其藏而翳其人也。」此處「翳二妃兮」,是「二妃翳兮」的倒句,指舜南巡不回,二妃被拋下不管。

  3.〔二妃〕指傳說中舜之妻娥皇、女英。死後成為湘水之神。﹝漢﹞劉向《列女傳.有虞二妃》:「有虞二妃者,帝堯之二女也。長娥皇,次女英……舜既嗣位升為天子,娥皇為后,女英為妃,封象於有庳,事瞽叟猶若初焉,天下稱二妃。」﹝唐﹞韓愈〈祭湘君夫人文〉:「以清酌之奠,敢昭告於湘君、湘夫人二妃之神。」

  4.〔摧〕指摧心,極度傷心,如切割其心。

  5.〔三湘〕指沅湘、瀟湘、資湘。﹝晉﹞陶潛〈贈長沙公族祖〉:「遙遙三湘,滔滔九江。」陶澍集注:「湘水發源會瀟水,謂之瀟湘;及至洞庭陵子口,會資江謂之資湘;又北與沅水會於湖中,謂之沅湘。」

  6.〔九疑之作〕九疑,亦作「九嶷」。山名。在湖南寧遠縣南。《山海經.海內經》:「南方蒼梧之丘,蒼梧之淵,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長沙零陵界中。」郭璞注:「其山九谿皆相似,故云『九疑』。」《史記.五帝本紀》:「舜葬於江南九疑,是為零陵。」作,興起。九疑之作,指九疑山風雲的興起、鼓蕩。

  7.〔鬱〕積聚、凝滯。

  8.〔丹誠〕赤誠的心。

  9.〔綠篠〕綠竹。篠,ㄒㄧㄠˇ,細竹。《字林》:「篠,小竹也。」

  10.〔浪浪〕ㄌㄤˊㄌㄤˊ,水流不止的樣子。這裏極言淚水之多。《楚辭.離騷》:「攬茹蕙以掩涕兮,沾餘襟之浪浪。」王逸注:「浪浪,流貌也。」

  11.﹝千里﹞﹝清﹞陳元龍《歷代賦彙》誤作「千重」。

  12.〔冉冉〕迷離貌。

  13.〔斂蛾〕皺眉。蛾,指美人的秀眉。

  14.〔臆〕胸膛、懷抱。

  15.〔狸之斑〕狸, 同「貍」,野貓。。《廣韻》:「貍,野貓。狸,俗。」《正字通》:「貍,野貓也。有數種:大小似狐,毛雜黃黑,有斑如貓。」

  16.﹝碧纖﹞指綠竹。

  17.〔纈文〕纈,ㄒㄧㄝˊ,染花的絲織品。纈文,織物上的印染花紋,此處形容淚痕斑斑。

  18.〔夭紹〕輕盈多姿貌。《詩經.陳風》:「佼人燎兮,舒夭紹兮。」

  19.〔嬋娟〕 姿態美好貌。《文選.西京賦》:「嚼清商而卻轉,增嬋娟以此豸。」薛綜注:「嬋娟此豸,姿態妖蠱也。」

  20.〔嗚咽〕低聲哭泣。亦指悲泣聲。

  21.〔潸然〕流淚貌。亦謂流淚。《漢書.中山靖王劉勝傳》:「紛驚逢羅,潸然出涕。」

  22.〔瀝青簡〕瀝,滴落。青簡,竹簡,古代用以書寫的狹長竹片,此處指綠竹。《後漢書.吳祐傳》:「恢欲殺青簡以寫經書。」李賢注:「殺青者,以火炙簡令汗,取其青易書,復不蠹,謂之殺青,亦謂汗簡。」

  23.〔丹書〕指血淚滴落。

  24.〔粲粲〕鮮明華美的樣子。《詩經.小雅》:「西人之子,粲粲衣服。」朱熹集傳:「粲粲,鮮盛貌。」

  25.〔白露〕指白淚。唐代李賀〈五粒小松歌〉:「月明白露秋淚滴,石筍溪雲肯寄書?」

  26.〔漣漣〕哭泣流淚的樣子。《詩經.衛風》:「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27.〔蒼翠〕指竹子。

  28.〔歔欷〕悲泣抽噎。﹝漢﹞蔡琰〈悲憤詩〉:「觀者皆歔欷,行路亦嗚咽。」

  29.〔闌干〕指淚痕。﹝唐﹞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南宋朱淑真〈江城子.賞春〉:「對尊前,憶前歡,曾把梨花,寂寞淚闌干。芳草斷煙南浦路,和別淚,看青山。」

  30.〔委積〕積聚。《周禮.地官》:「掌邦之委積,以待施惠。」

  31.〔卷然〕形容女手柔弱貌。《禮記.檀弓下》:「貍首之班然,執女手之卷然。」陸德明釋文:「卷,音權。本又作『拳』。」孔穎達疏:「執女手之卷然者,孔子手執斤斧,如女子之手,卷卷然而柔弱。」

  32.〔垂絲〕指落淚。

  33.〔密爾之叢〕指叢聚密佈的淚痕。

  34.〔慷慨成行〕情緒激昂地,眼淚成行流出。

  35.〔龍吟之管〕指竹管。龍吟,形容簫笛類竹管樂器聲音響亮。﹝唐﹞李白〈宮中行樂〉:「笛奏龍吟水,簫鳴鳳下空。」

  36.〔斕斒〕文彩鮮明的樣子。﹝唐﹞韓翃〈少年行〉:「千點斕斒噴玉驄,青絲結尾繡纏騣。」

  37.〔鳳食〕﹝三國‧吳﹞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鳳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後用「鳳食」美稱竹實。﹝唐﹞黃滔〈題陳山人居〉:「空垂鳳食簷前竹,漫拔龍形澗底松。」

  38.〔聲伯再懷其夢想〕聲伯,指﹝春秋﹞魯文公之孫子叔聲伯。魯成公時,子叔聲伯為卿。聲伯曾作一夢,夢見步行渡過洹水,有人將「瓊魂」(指美玉)給他食用,之後哭出來的眼淚竟成了滿懷的「瓊瑰」。《左傳.成公十七年》:「初,聲伯夢涉洹,或與己瓊瑰,食之,泣而為瓊瑰,盈其懷。從而歌之曰:『濟洹之水,贈我以瓊瑰。歸乎!歸乎!瓊瑰盈吾懷乎!』懼不敢占也。還自鄭,壬申,至於狸脤而占之,曰:『余恐死,故不敢占也。今眾繁而從餘三年矣,無傷也。』言之,之莫而卒。」

  39.〔楊朱徒歎其西東〕指「歧路亡羊」一事。楊朱的鄰居走失了一隻羊,因大路上有許多岔路,岔路中又有岔路,縱使多人搜尋,亦無法找回。後喻事理本同末異,繁雜多變,易使求道者誤入迷途,以致一事無成。《列子.說符》:「楊子之鄰人亡羊,既率其黨,又請楊子之豎追之。楊子曰:『嘻!亡一羊何追者之眾?』鄰人曰:『多歧路。』既反,問:『獲羊乎?』曰:『亡之矣。』曰:『奚亡之?』曰:『歧路之中又有歧焉,吾不知所之,所以反也。』……心都子曰:『大道以多歧亡羊,學者以多方喪生。』。」此處指二妃傷心淚盡,徬徨無主,不知道要往那個方向走才對。

  40.〔芳菲〕花草的芳香。﹝唐﹞駱賓王〈帝京〉:「倡婦銀鉤采桑路,倡家桃李自芳菲」。

  41.〔渝其霜霰〕變更、改變。

  42.〔浩淼〕廣大遼闊的樣子。浩,《歷代賦彙》作「皓」,二字通用。

  43.﹝顧盼﹞顧盼,向左右或周圍看來看去。《西京雜記》:「恭王大悅,顧盼而笑。」

  44.〔委檀欒〕檀欒,指竹子美好的樣子。委檀欒,將悲傷的情緒,委身美竹之上。﹝西漢﹞枚乘〈梁王菟園賦〉:「修竹檀欒,夾池水,旋菟園。」

  45.〔寄蔥蒨〕蔥蒨,形容草木青翠茂盛。寄蔥蒨,將悲傷的情緒,寄託青竹之上。﹝唐﹞白行簡〈李娃傳〉:「中有山亭,竹樹蔥蒨,池榭幽絕。」

  46.〔鼓瑟〕彈奏琴瑟。此指「湘靈鼓瑟」典故。《楚辭.遠遊》:「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馮夷」。湘靈,指湘江之神娥皇、女英。

  47.〔玉箸〕指眼淚。﹝唐﹞李白〈閨情〉:「玉箸日夜流,雙雙落朱顏。」

  48.〔粉籜〕竹皮上的粉末。籜,竹皮、筍殼。﹝唐﹞杜甫〈嚴鄭公宅同詠竹〉:「綠竹半含籜,新梢纔出牆。」

  49.〔懿〕表示悲痛感嘆的語氣,通「噫」。《詩經.大雅.瞻卬》:「懿厥哲婦,為梟為鴟。」

  50.﹝錦落﹞指湘妃竹被砍下來。錦,指湘妃竹上的斑紋。

  51.〔長簟〕簟,竹席。長簟,指用湘妃竹製成竹席。﹝東漢﹞許慎《說文解字》:「簟,竹席也。」

  52.〔霞騰〕指湘妃竹製成的竹席,席上的淚斑文彩,如雲霞飛騰。

  53.﹝拂水捎雲﹞描寫湘妃竹林茂密成長的情況。

  [1]參考霍松林主編《辭賦大辭典》,江蘇古籍出版社,1996年5月。

  [2]江蘇:鳳凰出版社,2004年6月,頁485。

  [3]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頁7397。

  [4]袁珂校注:《山海經校注》(臺北:里仁書局,1981年7月),頁176。袁珂認為:「堯之二女即天帝之二女也,蓋古神話中堯亦天帝也。」

  [5]﹝漢﹞司馬遷撰:《史記》(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頁44。

  [6]﹝漢﹞劉向撰,劉曉東校點:《列女傳》(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年12月),頁2。

  [7]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頁144。

  [8]﹝晉﹞張華撰,范寧校證:《博物志校證》(臺北:明文書局,1948年7月),頁93。

  [9]﹝南朝‧梁﹞任昉撰:《述異記》,收入﹝清﹞永瑢、紀昀等纂修《欽定四庫全書‧子部十二》,見文淵閣四庫全書電子版。

  [10]《廣群芳譜》乃由明人王象晉《群芳譜》增刪而成。清‧汪灝等:《廣群芳譜》(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8年6月),頁1966。

  [11]汪勁武:〈奇竹大觀園〉,《生命世界》第2008年5期(2008年5月),頁83。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王守仁与湖湘屈原文化
下一篇:永恒的课题 焕发出新意——韩国朴永焕教授楚辞研究简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