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楚辞》所蕴涵的宫廷礼乐文化
2015-03-10 11:03:45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楚辞》所蕴涵的宫廷礼乐文化

·毛浦先·

西周时期,周王朝统治者根据血缘亲疏,分封诸候,把宗亲关系与政治结合起来,形成了一个周王在上,公、伯、侯、子、男依次在下的宗法统治机制。在宗法制度的严格约束下,社会上注重亲情、重视尊卑等级的人伦之礼成为了周代礼乐文化的重要内容。《礼记·曲礼上》指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要求臣民尊祖敬宗,上爱下,下尊上,并强调臣对君、下对上、子对父、弟对兄的忠孝与服从。这种注重尊尊、亲亲的人伦之礼对加强统治阶级之间的亲和力、向心力,维护天子、宗子的地位与权威曾发生过重大作用,也在诸候

国中得到广泛推行,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根据史料记载,楚国贵族也自觉地接受了北方礼乐文化的影响。我们从《楚辞》诗行中就可以发现丰富的楚国宫廷礼乐文化现象,概括而言可分为五个方面:

一、忠君爱国的人伦之礼

屈原传世的25篇作品中,绝大部分都抒发了他忠君爱国的深厚情感。《离骚》首句“帝高阳之苗裔兮”就证明屈原对自己宗族的重视。他与楚王同宗同姓的贵族身份,使他把忠于楚王、振兴楚国看作是个人神圣的职责,一生恪守着至死忠于国君的人伦之礼。在《离骚》、《九章》等作品里,屈原明知君王昏庸、谗人险恶,却始终怀念君王,指责的只是谗臣的蒙蔽。

-1-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离骚》)“思君其莫我忠兮,勿忘身之贱贫。事君而不贰兮,迷不知宠之门。”(《惜诵》)“不毕辞而赴渊兮,惜壅君之不识。”(《惜往日》)

我决不是怕自己灾难临头,而是害怕君王的车舆会倾覆。我本来清楚忠言直谏会招来灾祸,但我的忍耐之心还是控制不住。想念君王谁也没有我诚心,我全不介意自己处境贫贱。事奉君王没有二心啊,我糊涂不懂邀宠的窍门。我如果不把心里话讲完就投江,就会痛惜君王对我将永远无法理解。《仪礼·丧服传》说:“君,至尊也。”因此臣就有义务对君王绝对服从,即使面对昏君暴君,臣也只有尽劝谏之责,而不能有异心。屈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事君王而不贰”的忠臣。

屈原对人伦之礼的恪守,对楚王的忠敬,随着国家存亡大局的变幻,继而转化成对宗国的眷恋,对祖国的热爱。屈原在《哀郢》中写道:“羌灵魂之欲归兮,何须臾而忘反。”“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远。”“曼余目以流观兮,冀壹反之何时。”“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这都是他爱国心怀的倾情抒发。他虽有怨君之意,却将辞赋写得合乎礼,丝毫没有违反尊尊亲亲的人伦之礼的原则。

古人的人伦之礼反映至君臣相见的礼仪上则有如下规矩:

一曰:稽首,为《周礼·春官·大祝》所云“九拜”之一。臣子向君父行拜礼时,屈膝跪地,拱手于地,左手按在右手上,头缓缓伏于手前面的地上,并停留较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九拜”中最隆重的

-2-

礼节。

二曰:再拜,为跪拜礼中的一种特殊情形,多用臣对君,子对母,即跪拜两次,以表示极度尊敬。

三曰:时揖,行礼时,俯身,手从胸前平推,并致前。此为古代君王向姻亲关系的异姓亲族所行的揖礼。

四曰:天揖,行礼时,俯身,手往胸前微微向上推举。此为古代君王对同姓亲族所行的揖礼。

五曰:土揖,行礼时,俯身,推手微微向下。此为古代君王向没有姻亲关系的异姓亲族所行的揖礼。

六曰:旅揖,是爵位等同者对众揖之的大夫所用之揖礼。还揖是古代君王对故士、虎士、大仆、大右所行之礼。这类人常在王之后方的左右,故行礼时回身微向后,左右揖之,还为回转之意。

七曰:三揖,是王对上大夫、中大夫、下大夫各一揖。行礼时,拱手作揖,或上下,或左右,或推行。

八曰:士大夫见君之礼

其一,拜谢君赐之礼。臣叩首至地,两掌也覆于地。君赐酒肉,当天拜谢即可;君赐车马、衣服,当天拜谢之后,第二天还要乘车马、穿衣服再登门拜谢。

其二,臣奉君之礼。一般派家宰去拜献,以免劳动国君出来回拜。如臣亲自去,则行再拜叩首之礼。

其三,大夫遇见国君扶轼而行礼时,要下车示敬,向国君答礼。

-3-

以上例举仅为君臣见面之礼,还有朝官相见之礼,坐卧行立之礼等名目繁多,文中从略。所有规矩都不能违反人伦之礼的基本原则。

二、理想治世的揖让之礼

古代礼乐文化不但要求臣子尊上忠君,也倡导君王敬让惠下,君臣之间奉礼执礼,从而构成上下有礼,升堂揖让的和谐社会。《礼记·

燕义》说:“宾入中庭,君降一等而揖之,礼之也。”“君答拜之,礼无不答,明君上之礼也。”“上用足而下不匮也,是以上下和亲而不相怨也。”屈原受到中原彬彬有礼社会的影响,在《大招》中也描绘了一个理想的礼仪之邦。诗曰:“雄雄赫赫,天德明只。三公穆穆,登降堂只。诸侯毕极,立九卿只。昭质既设,大侯张只。执弓挟矢,揖辞让只。魂乎归来!尚三王只。”诗文之义是:国力显赫,明君仁德,三公和睦,登堂议事,诸侯委政,设立九卿,箭靶竖立,张挂熊皮,执弓搭箭,君臣谦让,魂灵啊回家,好好继承三王的传统吧!这里描绘的是朝廷议政,举行射礼,上下谦让,彬彬有礼的盛世图景。

《大招》中所描述的“射礼”是周礼的一项重要礼仪。《礼记·射义》云:“古者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礼。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故燕礼者,所以明君臣之义也;乡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矣。”马茂元说:“举手缓登回揖,垂手退避回让,致话谦让为辞。古时大射、燕射、乡射之礼,将射者执弓挟箭。互相揖让而后升台射之。战国时此礼已

-4-

废。”在射礼已废除的战国时期,屈原仍将它视为自己美政理想国中君臣应执之礼,由此可见所受礼乐文化影响之深。与此同时,也证明揖让之礼在楚国宫廷之中仍存在着挥之不去的影响。

三、修身养性的个人礼仪

《离骚》云:“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楚辞章句》释:“佩,饰也,所以象德。故行清洁者佩芳,德仁明者佩玉”“言已修身清洁……博采众善,以自约束也。”可见屈原对个人才德礼仪修养极为重视。《离骚》中“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就是其明证。

屈原不仅讲究自身礼仪修养,对楚国的女子也有很高的礼仪要求。《大招》中以美色招魂就体现出了这一点:“朱唇皓齿,嫭以姱只。比德好闲,习以都只”说的就是“红唇启玉齿,美人如娇花,合德性文静,风雅通礼仪”。下文的“调以娱只”、“容则秀雅”、“丽以佳只”、“易中利心”等讲的都是美女和蔼善娱人,仪容娴雅,动有法则,心乐易和平,善与人相处的个人礼仪修养。

屈原对美女表里一致的礼仪要求,实际上是对所有正直人士的要求。他在诗作中反复表明的观点就是:唯有注重修养,通晓礼仪的人,才能给楚王以欢娱和教益,并引导其走向正道,从而使楚国实现美政,走上国富民强之路。

在日常生活中,古代大官出门,小官见大官必行跪拜之礼,西汉

-5-

以后仍沿袭不变。古代官场中拜谒必先投刺于门。“刺”又称“名刺”最早以木片削制。上书姓名官衔,投刺后,等候门人通报,获准才能入内。

士拜望卿大夫,大夫于士不出迎,等在门内。士在门外先拜,然后进门相见。若大夫在门内答拜,士应避开,以示不敢当。士退出时,大夫相送。大夫赏赐礼品给士,士应拜受,次日又到大夫家拜谢。士遇见大夫扶轼行礼时,应下车示敬。

古代仕女见男子的礼俗更为严苛。“男女授受不亲”是最为突出的准则。从周朝至西晋,贵族家庭妇女见男子多以帐自蔽。如和男子非直面不可,则行肃拜之礼。“肃拜”是低头下手而不至于地。妇人参加吉礼或接受君主赏赐,均行肃拜之礼。

《仪礼·士昏礼》载:士完婚第二天清早,新娘要谒见公婆,以枣献公公,以干肉献婆婆,并服侍公婆用餐。《礼记·内则》要求女孩长到10岁后,就要养在深闺,学习妇道。媳妇侍奉公婆,要像儿女侍奉父母一样。公婆中如有一人过世,长子的媳妇就应主持家政。

先秦时期修身养性的个人礼仪一直影响到汉以后的历朝历代,尤其是《礼记》提倡的妇道,直接影响到汉代宣扬妇女“德、言、功、貌”四德的《女诫》条规的产生。因此“三从四德”自古至明清,乃至民国一直束缚着中华女性的思想与手脚。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妇女才获得彻底解放。我们反对以牺牲妇女人权和幸福的封建礼教条款,也应该继承和发扬《楚辞》所倡导的表里如一的中华女性礼仪的优良

-6-

传统。

四、敬奉神鬼的祭祀之礼

《左传·成公十三年》载:“国之大事,在祀在戎。”祭祀在周代被视为与战争相当的国家大事。《礼记·郊特牲》说:“社所以神地之道也,地载万物,天垂象;取财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故教民美报焉。”统治者举行郊祀,其目的是为了报答天地神灵对国家的护佑。与郊祀同样受到各诸候国重视的还有庙祀,庙祀所祭对象是祖先。

楚昭王曾问观射父:“曰:‘祀不可以已乎?’对曰:‘祀所以昭孝息民、抚国家、定百姓,不可以已。……天子遍祀群神品物,诸侯祀天地、三辰、及其土之山川,卿、大夫祀其礼,士、庶人不过其祖。’”这段话既说明了祭祀的目的,又说明了不同等级的人所重视的祭祀对象。

陈子展认为屈原所作《九歌》“当为受命于怀王而作,即为楚国王室举行隆重的祀典而作”《九歌》已成为一组供楚王宫廷使用的合乎祭礼规范的郊祀祭歌。《九歌》遵循天、地、人的顺序祭神,体现了较严格的祭祀礼仪,且剔除了民间巫祀的鄙陋之词,为汉以后的宫廷郊祀提供了典范。

过常宝在《楚辞与原始宗教》中指出:《离骚》总体上的三段式结构来自南楚祭歌,《九歌》先主祭东皇太一,再索祭众神。而《离骚》出现了两个主神即祝融和舜。其原因在于楚祖祝融身份显赫,故

-7-

用南楚地方神大舜陪祭之。《九歌》、《离骚》的感情基调都是上古祭祀仪式“乐以迎来,哀以送往”一般规律的体现。

据张正明、过常宝、戴锡琦、柳元成等人对华夏凤文化和南楚巫学研究:“凤”是原始的楚人的图腾,“凤凰者,纯火之禽”,为南方夏帝炎帝之精,又名“赤鸟”,因此凤凰是“南方”、“赤”色以及“火”的形象代表。楚人又以祝融为祖,因他为高辛氏火正。后世将他奉为火神。这样就形成了楚人对炎帝、凤凰、红色、火正祝融的崇拜。在《周易》先天八卦中,象征火与南方之卦为“离”卦,笔者认为“离”虽然也可象征太阳和闪电,但火与楚人祖先祝融更为密切。故“离”实际应为楚祖祝融的代称。《离骚》之义释为“楚祖祝融祭歌”更为妥当。

综上所述,楚国的宫廷祭祀之礼分庙祀和郊祀两个主要方面:庙祀的祭歌是《离骚》,郊祀的祭歌是《九歌》。东周时代的楚国受到西周礼制的影响,祭礼所采用祭器为鼎。沿袭周代有十鼎、十二鼎之制,十鼎由七正鼎、三陪鼎组合;十二鼎则由九正鼎、三陪鼎组合,正陪皆为奇数。所用祭品用经细致处理的牛、羊、猪及玉石、米酒。辅助性祭品还有脯、醢、蠃醢、大羹谙、粟、黍、稷、葵菹、堇等,但参与祭祀的巫觋仍须以歌舞表演的方式娱神。

五、娱神娱人的乐舞之礼

周初用于不同祭祀场合的乐舞有经过加工整理的《六舞》(《承云》、《咸池》、《韶》、《大厦》、《大获》、《大武》)和《小舞》(《帗舞》、

-8-

《羽舞》、《皇舞》、《旄舞》、《干舞》、《人舞》)还有宫廷宴享乐舞,如《王夏》、《驺虞》、《弓矢舞》等。这些名目繁多的乐舞与礼一样,其最初目的都是为加强等级观念,区分上下尊卑服务的。如天子乐用《八佾》。诸侯、大夫、士则分别用《六佾》、《四佾》、《二佾》。《礼记·乐记》说:“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故礼以道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这是统治者制定合乎礼仪的乐舞,用来感人心志,从而教化民众,以巩固其统治地位的理论依据。

屈原在辞赋中吸取了礼乐文化注重乐舞教化的合理因素,在《离骚》、《远游》中就有:“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乐。”、“启《九辨》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张《咸池》奏《承云》兮,二女御《九韶》歌。”这些中原乐舞原本是用于祭祀的,但屈原引用于辞赋作品之中,则是用来解除内心愁苦的,因此娱神乐舞也具备了娱人的乐舞欣赏价值。屈原在《招魂》乐舞描写中,在接受礼乐文化影响的同时,更注重乐舞的娱人功能,因而将楚地流行歌曲《涉江》、《采菱》、《扬荷》等“新歌”也录入了招魂辞中。屈原在《九歌·东君》中有“羌声色兮娱人,观者憺兮忘归”可见即使祭神乐舞在屈原所在时代也融入了借娱神以娱人的成分,楚国祭礼区别于中原而言,更具有人情味。这也体现了乐舞由为宗教礼仪形式向为娱人审美服务的新的发展趋势。后世也将《九歌》等娱神兼娱人的祭祀歌舞视为中

-9-

国舞蹈和戏曲的源头。

《楚辞》所创作的战国晚期离当今社会相距已有二千二百余年历史跨度,由于年代久远,能提供给当代利用的文献资料少之又少。《楚辞》中所蕴涵的宫廷礼乐文化只能依据部分学者的研究成果,结合古代流传至今的少量典籍资料予以综合,尤其是歌舞音乐,还须靠当代音乐人进行模仿性再创作,故完全呈现《楚辞》礼乐文化是十分困难的,但只要能够反映出历史的部分真实,为当代游客提供《楚辞》礼乐文化模拟表演,使人们对楚国传统礼乐文化有一个初步了解,也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现将可以开发的模拟表演项目列表如下:

(见下页)

 

 

 

 

 

 

 

 

 

 

 

-10-

《楚辞》宫廷礼乐文化模拟表演项目一览表

礼仪类型

表演项目

设计思路

祭祀礼仪

楚王宫廷庙祀

将《离骚》缩写成祭祖辞按庙祀最高规格,演示楚王宫廷祭祖仪式。

楚王宫廷郊祀

将《九歌》配写古曲,设计楚巫觋舞,于庙外山野,演示祭天地、山川诸神的祭神仪式。

揖让礼仪

西周宫廷射礼

在宫廷中立靶、挂熊皮、设射台,文武百官参与射靶表演,游客亦可参与。

乐舞礼仪

 

 

人伦之礼

 

 

个人礼仪

楚王宫廷宴享乐舞

(包涵:1、楚王上朝与群臣见面的礼仪;2、士大夫行、立、坐礼仪;3、舞女面君礼仪)

将《涉江》、《采菱》、《扬荷》等楚地流行乐舞进行再创作,以参与宫廷宴享方式进行楚王与群臣见面等一系列礼仪表演,为游客提供楚乐舞欣赏服务。

(据《屈原学集成》等研究资料整理)

               

2015年1月23日

 

-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学者的责任与底线
下一篇:楚辞中的饮食文化及其开发利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