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最早的屈原庙在今鲁山县境
2015-06-25 10:44:36   来源:   作者:钱 征   评论:0 点击:

摘要:《后汉书·延笃传》所记载的屈原庙,是我们现在所知正史记载的最早的屈原庙。延笃是“南阳犨人”。“永康元年,卒于家。乡里图其形于屈原之庙。”《后汉书》里的南阳郡,有三十七城,其中叶有长山,曰方城,有卷城;鲁阳有鲁山,有牛兰累亭;还有犨县等,现今不属河南南阳市,而在河南平顶山市。古犨县,在今鲁山县境内。据考证,最早的屈原庙遗迹,在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境内。
关键词:《后汉书·延笃传》;屈原庙;犨县;鲁山县
 
《后汉书·延笃传》所记载的屈原庙,是我们现在所知正史记载的最早的屈原庙。据考证,这座最早的屈原庙遗迹,在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境内。其理由如下:
一、正史及方志的记载
1、《后汉书·延笃传》有记载。范晔(398—445),南朝·宋史学家,字蔚宗,顺阳(今河南淅川东)人。曾删取各家《后汉书》之作,著《后汉书》,成纪传八十卷。范晔编撰《后汉书》,原定十纪、十志、八十列传,合为百卷,跟《汉书》相应,但是十志还没有写成,他就被杀害了。现在《后汉书》里的律历、礼仪、祭祀、天文、五行、郡国、百官、舆服等八志,是后人从司马彪《续汉书》里取出来补进去的。范晔来不及像《史记》有“太史公自序”和《汉书》有“叙传”那样,给《后汉书》写一篇自序。他在狱中写过一封信给甥侄们,详细叙述自己的治学态度,并对未完成的《后汉书》表示自己的看法。《后汉书》卷六十四的“吴延史卢赵列传第五十四”里介绍延笃与屈原庙的关系,最关键的是“延笃传”开头一句话:“延笃字叔坚,南阳犨人也。”结尾一句话:“后遭党事禁锢。永康元年,卒于家。乡里图其形于屈原之庙。”顺便说一下,《后汉书》卷七十八、宦者列传第六十八云:“郑众字季产,南阳犨人也。”说明延笃、郑众均为“犨人”,可供研究“犨人”时参考。
2、唐朝李贤的注。最先注“范书”的是刘昭。因为“范书”没有志,他就把司马彪《续汉书》的八篇志分为三十卷,并了进去,并且也作了注。只可惜他的注,绝大部分已经散失。《梁书·刘昭传》说他“集后汉同异,以注范书”,可见他注“范书”略同于裴松之注《三国志》,偏重于事实的补充而略于文字的训诂。继续给“范书”作注的是唐朝的章怀太子李贤。他注“范书”着重训诂,跟刘昭不同。如李贤为“延笃传”的开头语:“延笃字叔坚,南阳犨人也”作注:“犨音昌犹反,故城在汝州鲁山县东南也。”又如李贤为“延笃传”结尾一句话:“后遭党事禁锢。永康元年,卒于家。乡里图其形于屈原之庙”作注:“锢谓闭塞。屈原,楚大夫,报忠贞而死。笃有志行文彩,故图其像而偶之焉。”
3、《大清一统志》也有“延笃传”。《大清一统志》,清朝官修地理总志。清代编修《一统志》前后凡三次,初修于康熙二十五年(1686),二修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三修始于嘉庆十六年(1811),成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穆彰阿等修,共五百六十卷,另加凡例、目录二卷。因三修事始于嘉庆年间,其内容也以嘉庆二十五年(1820)为下限,故又名《嘉庆重修一统志》。在《大清一统志》“汝州直隶州”部分里,也有“延笃传”,即卷二二五“人物”里,专门介绍“延笃”是“犨人”。传记内容翔实,写法与《后汉书·延笃传》不完全一样。
4、《鲁山县志》有“延笃传”。平顶山市鲁山县地处中原,位居伏牛山与外方山东麓。明、清间,先后五次修志,有大量史料传世。如存明嘉靖《鲁山县志》、清康熙《鲁山县志》、清乾隆《鲁山县全志》、清嘉庆《鲁山县志》等。2015年4月24日上午,我在鲁山县张官营镇调研时,鲁山县地方志办原主任尹崇智先生就赠送了一本清乾隆八年撰修的《鲁山县全志》于我。《鲁山县全志》卷之八为“艺文志”,全文收录了《后汉书·延笃传》,一字不漏,并注:犨,地名,今鲁山县张官营镇一带。
5、《鲁山县志》有“屈原庙”。据尹崇智先生介绍,清嘉庆《鲁山县志》卷之九“古迹”里有记载:《后汉书·延笃传》:“永康元年,卒于家。乡里图其形于屈原之庙。”徐志引“笃传”文云:“按此,则鲁旧有屈原庙矣,但不知废于何时耳。”注:徐志,即清乾隆《鲁山县志》。鲁山历史上归属过南阳郡。犨地在鲁山县东南部,即今张官营镇一带。春秋周景王四年(前541年)在此建犨城。东汉建武二年(26年),置犨县,属南阳郡。现在有犨城遗址,即紫金城、前城一带。屈原庙当在犨城附近,建于何时?毁于何时?已难以考证。可以肯定,屈原庙的位置,在延笃家乡里图之内。
二、犨邑的沿革
既然《后汉书·延笃传》说他是“犨人”,那么我们就来回顾一下犨邑的历史沿革吧。
1、两汉之前的犨邑。在夏、商、周三代,犨邑作族姓小国之都千余年。进入春秋时代,公元前678年,楚文王“封畛域汝”,把滍、汝流域纳入楚国版图,犨邑成为楚国“方城之外”的一个属邑,楚康王封伯州犁于犨。康王死,子郏敖继位,伯州犁出任太宰,辅佐楚王郏敖。公元前541年,楚令尹公子围命伯州犁在犨筑城,控扼南通江汉平原、北达洛阳盆地的古道夏路,致使犨城成为“方城之外”的军事重镇,并以犨城为端点筑起一条与方城平行的长城,以加强方城的纵深防御功能。如《左传·昭公元年》提到:“楚公子围使公子黑肱、伯州犁城犨、栎、郏。郑人惧”, 犨即此城也。春秋时期的楚国犨邑,北临滍水,南偎犨河,土地肥沃,战略地位重要。如《史记》卷四十一《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记载:“复雠、庞、长沙,楚之粟也;竟泽陵,楚之材也。”(唐司马贞索隐:“雠当作‘犨’, 犨,邑名,字讹耳。则犨、宏、长沙是三邑也”。唐张守节正义:“言今越北欲斗晋楚,南复雠敌楚之四邑,庞、长沙、竟陵泽也。庞、长沙出粟之地,竟陵泽出材木之地,此邑近长沙潭、衡之境,越若窥兵西通无假之关,则四邑不得北上贡于楚之郢都矣”。)秦统一六国,于此置犨县,属南阳郡。犨城成为南阳郡的北部门户。公元前207年,刘邦受楚怀王孙心之命,西进攻秦,六月与南阳太守吕齮战于犨东。吕齮大败,刘邦乘胜围南阳、逼武关。犨东大捷后,秦南阳、丹水守将皆不战而降,史称“刘邦引兵而西,无不下者。”犨东之战古战场,据专家考证,就在今天的平顶山市鲁山县张官营镇区所在地。
2、两汉之后的犨县。汉承秦制,继续在犨邑设置犨县。历两汉、三国、晋、南北朝至隋八百年,才与山北县(鲁阳县)并入鲁县、鲁山县。有关这方面的史料内容丰富,其中尤以续修四库全书史部地理类《大清一统志》卷二二四记载最具权威性。《汝州直隶州表》显示:秦置“犨县”;两汉(西汉、东汉)“犨县”属南阳郡;三国“犨县”;晋“犨县”;南北朝“犨县”;隋朝,与“山北县”(原鲁阳县)合并为“鲁县”(属襄城郡);唐朝改“鲁县”为“鲁山县”(属汝州);五代、宋、元、明朝,均称“鲁山县”。因此,要想考证“犨县”遗迹、史料,必然要到今天的平顶山市鲁山县境内去寻觅。
3、《中国历史地图集》(秦、西汉、东汉时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秦、西汉、东汉时期)第二册第49—50页,载有三百五十万分之一的荆州刺史部图,清晰地绘出“鲁阳”、“犨县”、“叶县”等地理方位(附“东汉荆州刺史部”全图和局部图)。
 


三、犨县的遗存
1、犨故城。故城址在今鲁山县张官营镇西约2.5公里。
《太平寰宇记》是北宋初期一部著名的地理总志,乐史撰。是书汇集了大量可观的宋代以前的资料,广稽博采前人著作,上自《尚书·禹贡》、《周礼·职方》,及《山海经》、《水经注》、先秦诸子、前朝史籍、历代总志、各地方志、名人诗赋、书笺、表疏、碑记、文集等,极其宏富,颇为可贵,成为现今研究历史地理的珍贵文献。是书卷之八、河南道八、汝州鲁山县中介绍:“犨故城,汉县也,在今县东南存焉”。
《读史方舆纪要》一百三十卷,附《舆图要览》四卷,清顾祖禹撰。顾祖禹(1631—1692),明末清初历史地理学家。值明代覆灭,乃隐居著作,从顺治十六年(1659)开始,直到临终前,历三十余年之久,撰成《读史方舆纪要》,是研究历史地理的重要名著。是书卷五十一、河南六、鲁山县中介绍:“犨城,县东南五十里。春秋时楚邑。昭公元年楚公子围使伯州犁城犨。又《史记》:‘沛公与秦南阳守庄齮战于犨东’。汉置犨县,属南阳郡。建武初遣岑彭击荆州群贼,下犨、叶等十余城。晋初为犨县,属南阳国。后魏改为翼阳县,属襄城郡。西魏为雉阳县,后周又置武山郡于此。隋初郡废,开皇十八年改为湛水县,属伊州。大业初复曰犨城县,属襄城郡。唐初废。又河山城,在犨城东南。后魏太和二十一年置河山县,属鲁阳郡,隋大业初省入犨城。《寰宇记》云:‘今叶县境之河山保是也’。
《大清一统志》卷二二五、汝州直隶州二、古迹:“犨县故城,在鲁山县东南五十里。春秋时,楚犨邑。《左传》昭公元年,楚公子围使公子黑肱伯州犁城犨。秦置县。《史记》:秦二世二年,沛公与南阳守齮战犨东。注:《地理志》,南阳郡有犨县。后汉及晋,因之。刘宋永初后省。《通典》:鲁山县东南,有汉犨县故城”。
清乾隆八年《鲁山县全志》卷之四:“犨城,离城五十二里,一百五十二户”。又云:“犨城,县东南五十五里。《左传》:‘楚公子围使伯州犁城犨’。《史记》:‘汉高帝破南阳太守吕齮于犨东’是也。汉置县,属南阳郡。晋属南阳国。后又名雉阳。隋开皇十八年,改曰湛水。大业初,改名犨城县,属襄城郡。又后周时,置武山郡,开皇初废。后魏,置南阳县、河山县,大业初并废入焉。今为鲁山地,城址尚存。”
1997年3月,由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发行的潘民中、李瑞、杨晓宇著的《平顶山名胜古迹》介绍了“犨邑故城”:“ 犨邑故城位于鲁山县张官营乡前城、后城一带”。“一直到今天,这里还有以故城命名的前城、后城、紫禁城的村庄。据实地考察,犨邑故城分内外两重。外城呈斜方形,城垣南北长1200米左右,东西宽约1000米,四面城垣今已颓为土岗。内城处于外城内西北部,是一个面积为18万平方米、高3米的高台地。解放前后,群众曾在这里捡得铜箭头、铜镜、印鉴、铁器,并掘得汉代空心砖、石墓门等。经考古发掘出土有石斧、石凿、红陶片、灰陶片、鼎足等。其迭压关系为表层有唐宋遗物,其下依次为汉、战国、春秋、周、商、龙山、仰韶文化层。1981年,被鲁山县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2、犨水。河南省平顶山市境内河流众多,均属淮河水系。其中境内有条河,叫犨河。
《大清一统志》卷二二四记载:“犨水,在宝丰县南。《水经注》:犨水,俗谓之秋水。水有二源:东源出犨县西南践犊山东崖下,东北流迳犨县南;又东北屈迳其县东,而北合西流水。西源出县西南颇山北阜下,东北迳犨城西;又屈迳其县北,东合二水,乱流北注于滍。《明一统志》:秋河源出鲁山县杨家林,流注宝丰界入沙河。”
清乾隆八年《鲁山县全志》卷之二记载:“犨水,《水经注》‘俗谓之秋河’,非也。有二源:东源出犨县西南践犊山东崖下,水方五十步许,不测其深东北流经犨县南,又东北屈经其县东,而北合西流水。西源出犨县西南山北阜下,东北流经犨城西,又屈经其县北,东合二水乱流者,北注于滍。汉高祖入关,破南阳太守吕齮于犨东,即于是地滍水之阴也。今按:西源,犨水俗名泥河,经犨城,经犨城北杜家庄入宝境,至下石桥达滍。东源俗名秋河,绕犨城南,自汝属梁官营入宝境,至下石桥合西犨水达于滍。”
2015年4月24日下午,笔者在平顶山市人大王松涛等有关同志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犨水。我手捧犨水,眼望犨城,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屈原、刘邦、延笃……
3、犨滨古柏
鲁山县张官营镇杨孙庄村有一株奇特的千年古柏,胸围5.6米,树高21米,覆盖面积约400平方米,据说是两汉时所栽。我仰望古柏无语,古柏俯视我也无语。在古柏附近,有一片古墓地,基本上是明、清以来的古墓。其中一座清代墓碑上刻着“犨滨杨公墓”五个字吸引了我的眼球,尤其是“犨滨”二字,使我顿生感悟,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以兹留存。“犨滨”、“古柏”两者之间有何联系?刚才,我仰望古柏无语,现在我却有了:“犨滨古柏,我这样称呼您可妥当?这是因为您也是延笃与屈原庙的历史见证者。”这株树形奇特、柏叶多样的古柏,在风的作用下,似乎向我点了点枝头。
四、平顶山市的研究
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尤其是鲁山县,自古以来,有关延笃与屈原庙的研究一直延续着。
我在清乾隆八年《鲁山县全志》卷之八里,见到一首《犨城怀古》诗,是邑增广生员陈翼文(文烈公孙)写的,抄录如下:“在县治东南六十里惟余平岗一带,蜿蜒无际。犨城古垅翠相连,城外苍茫犨水缠。两岸获芦沉夜月,一冈禾黍杳秋天。看今故垒惟存迹,话往农夫不记年。驻马临风时一望,燎原平阜尽苍烟。杜工部诗:尚书气屿秋天杳。”我喜欢这首《犨城怀古》诗,主要是诗中那四句:“犨城古垅翠相连,城外苍茫犨水缠。”“看今故垒惟存迹,话往农夫不记年。”
2013年8月16—20日,我参加了在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召开的《屈原及楚辞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屈原学会第十五届年会》(以下简称“西峡会议”)。当时我就想:汉北是一个大概念。在历史地理学家的脑子里,认为汉北包括现在的郧、襄、南阳甚至更广的地区。屈原到过汉北,这是没有问题的。清代学者王夫之《楚辞通释》、林云铭《楚辞灯》、蒋骥《山带阁注楚辞》在解读《抽思》一诗时都提到了屈原到汉北的问题。如南阳,古称宛,位于河南省西南部,与湖北省、陕西省接壤,因地处伏牛山以南、汉水之北而得名。历史上,南阳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之一,是世界文化名人屈原的“扣马谏王”之地,著名的秦楚“丹阳之战”就发生在这里。但是,《后汉书》里的南阳郡,有三十七城,其中叶有长山,曰方城,有卷城;鲁阳有鲁山,有牛兰累亭;还有犨县等,现今不属南阳市,而在平顶山市。问题的关键是:“延笃字叔坚,南阳犨人也。”“后遭党事禁锢。永康元年,卒于家。乡里图其形于屈原之庙。”“西峡会议”之后,我就想到古犨人居住的地方走一走。我由于诸多原因,直到前不久才成行。
2015年4月24日下午,我在平顶山市与潘民中同志见面一叙,很是投缘。他向我介绍:“西峡会议”之前,他们就写了许多有关延笃与屈原庙的文章,虽有一定的影响,但没有引起中国屈原学会的关注。如1995年9月,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平顶山历史名人传》,其中有《后汉硕儒延笃》一文,尤其文中提到:“永康元年(公元167年)卒于家,乡亲们认为延笃的志向、行事、文采均可与屈原相媲美,就绘制了他的图像,供奉在屈原庙里。”是书编著者为潘民中(河南鲁山县人,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曾任平顶山市政协六、七届副主席)、杨晓宇(河南襄城人,1983年毕业于郑州大学中文系)、李瑞(河南郏县人,1989年毕业于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又如1997年3月,潘民中、李瑞、杨晓宇同志所著的《平顶山名胜古迹》一书,由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发行,其中有《犨邑故城》一文。再如2012年9月12日,潘民中在《平顶山日报》上刊发《寻觅屈原在鹰城的游踪》;2012年12月8日,潘民中在《中国平煤神马报》上刊发《从军屯营盘到商业集镇的张官营》等。“西峡会议”之后,潘民中从《光明日报》上见到会议消息,立即回到鲁山县张官营镇,又为延笃与屈原庙之事鼓与呼。
对于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人来说,研究屈原学是件难事。平顶山市潘民中同志等为研究延笃与屈原庙而展示的行动和精神,确实令我感动。使我想起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南通大学周建忠教授在2007年《文学遗产》第四期发表《屈原“流放江南”考》一文结尾有这么一段话:“通过屈原作品、历史记载、出土文献互证,可以证明,屈原《哀郢》、《涉江》记载的放逐路线是比较真实的,带有明显的自传性。”当年,我在研究屈原的作品《哀郢》过程中,遇到与潘民中同志相类似的困难处境,但我很幸运,及时地得到中国屈原学会会长方铭教授、副会长林家骊教授等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因此,我建议:中国屈原学会的领导和同仁,应该象支持安徽池州市屈原学会那样,大力支持河南平顶山市的延笃与屈原庙的研究。
 
 
(作者简介:钱征,男,1952年4月生,安徽东至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中国屈原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池州市屈原学会会长。)
 
 

相关热词搜索:鲁山 县境 屈原庙

上一篇:“谣诼谓余以善淫”解
下一篇:2015年中国屈原学会淮阴与楚辞学国际学术讨论会暨中国屈原学会第十六届年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