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志洁行廉的屈原
2015-07-13 16:36:15   来源:   作者:徐蔚明 任远   评论:0 点击:


 
两千多年前初夏的一个特殊日子,在中国的文化史上,曾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悲壮一幕:一位颜色憔悴、形容枯槁的歌者,抱着“定心广志,何所惧兮”的信念来到江边,将自己的衣袖口袋装满沙砾石块,然后,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跃,投入那波涛汹涌的清冷之水。
巨星陨落,悲风四起。江边,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驾起渔舟,赶往落水地点,不停地打捞和搜寻他的躯体。自此,那个特殊的日子,便定格为整个华夏民族对那位歌者的共同追思与记忆。这个日子便是农历五月初五、这条江便是汨罗江、这位歌者便是屈原。
屈原,出生于战国中晚期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他“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才华横溢,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也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渊博学者和理想主义斗士。这位世界级的天才诗人,以他全部生命和无与伦比的才华,谱写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辉的诗篇。这些伟大的著作,不仅生动展示了那个缤纷万象的时代全景,而且把它净化和提升到一种崇高的境界,成为华夏文明的原典之一。
屈原的一生,是波澜壮阔的一生。青少年时期,他就立志修身,像南方的橘树一样,保持自己高洁清廉和独立不迁的品格。担任三闾大夫和左徒后,他深得怀王的信任,负责贵族子弟的教学、主持国家的祭祀,主管楚国的内政外交,提出了“变革法令、废除世袭、推举贤臣、启用能人、联齐抗秦、富国强兵”等一系列主张,以实现楚国统一天下的美政理想。他的内政外交才干也一度得到充分展现,使楚国拓疆扩地、经济恢复,怀王还担任了六国联盟司令的“纵约长”。往后的日子,屈原始终坚持理想、追求真理、正道直行、独清独醒,绝不媚俗、绝不同流合污,与子兰、郑袖等腐朽堕落势力,展开了不屈不饶的斗争。可是,由于楚王的昏庸、小人的谗言,屈原无辜蒙冤,几度被疏汉北和流放江南,开始了长达21年沅湘流放生涯。
大约在公元前287年左右,屈原,一叶扁舟,下沅澧、过湘水、入洞庭、进汨罗江,在汨罗这片茫茫大地上,行吟泽畔、忧愁幽思。他高冠鹅带、腰佩宝剑、衣袂飘飘,穿梭于村舍祠堂、田间地头,叩问苍天、论道渔父、采风巫俗、占卜人生,在此居住了几年的时光,并整理和创作了《九歌》、《九章》、《天问》中的一些作品。
流放中的屈原,以诗歌为武器,傲视权贵,幽怨楚王,追慕圣人,张扬自由个性,挥洒不羁才情,为人民呐喊,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地探求祖国的前途和命运。当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率兵攻破楚国的都城郢后,屈原闻之,想象着老百姓在动乱中遭殃、人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他在南阳里和玉笥山的居所里辗转难眠,撕心裂肺般不停地高唱着“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他深感救国无望,便写下《惜往日》这篇绝命辞,从心灵深处流淌着“宁溘死而流亡兮,恐祸殃之有再。不毕辞而赴渊兮,惜壅君之不识。”的呐喊,选在五月初五这个楚人“祭龙”的日子,来到汨罗江边一个叫沉渊的地方,怀沙自沉,用生命践行了自己完美人格的宣言与承诺。
人自古有一死。屈原之前,人之死都是生命的自然终结。但屈原是直面死亡的,他不消极地等待自然大限的到来,也不会让别人终结自己的生命,而是将死亡把握在自己手里。屈原投江,昭示出了他以死明志、用生命的毁灭来见证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彻底背叛和决裂的坚定决心,这在中国文化史上开创了关于死亡的全新命题,使得死亡具有全新的价值。
屈原投江后,汨罗人民以特有的情怀为之立祠祭祀、赛龙舟、挂菖蒲艾叶等形式,来纪念屈原、追思屈原、歌颂屈原。屈原投江后,战国的宋玉、景差来过,汉代的贾谊、司马迁来过,唐代的杜甫、柳宗元来过……历朝历代都有无数先贤为之向往。他们携来异乡的风雨,带来不同的文化,又在这里留下自己对屈原的追逐与缅怀,对生命的感悟与思考,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关注与忧思,使得这里更加充满灵性、充满血性和刚性。
两千多年来,屈原那文采瑰丽的逸响伟辞、爱国忧民的赤子情怀、志洁行廉的伟大品格、久死不悔的求索精神,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华夏儿女,对民族知识分子优秀人格的形成、对民众精神谱系的确立,都产生了巨大而又深远的影响,成为我们顶礼膜拜的民族之魂。
屈原,还是一位志洁行廉的仕者。他的清廉意识、清廉思想、清廉宣言、清廉故事、清廉行为,虽然跨越两千多年,依然散发着弥足珍贵的芬芳。
 
咏橘言志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徒,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精色内白,类任道兮。 
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深固难徒,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闭心自慎,终不失过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
这是屈原青少年时代所作的一首《橘颂》,也是中国诗歌发展史上“咏物言志”诗的开山之作,更是打开少年屈原心灵思绪的唯一钥匙。
推开那历史的大门,聚焦那政局动荡的汤汤楚都,我们依稀看见这位锦衣华服的贵族少年,在郁郁葱葱的橘林里的深情赞美和人生告白。
在屈原的眼里,橘树是天地间最美好的树。它不仅外形漂亮,“精色内白”、“文章烂兮”,重要的是具有非常珍贵的内涵,天生不可移植、只肯生长在南国,这是一种一心一意的坚贞和忠诚。还有那“深固难徙,廓其无求”、“苏世独立,横而不流”,这使得它能坚定自己的操守,保持公正无私的品格。诗人就是通过赞颂橘树灿烂夺目的外表、坚定不移的美质和纯洁无私的高尚品德,来表达诗人自己扎根故土、忠贞不渝的爱国情怀和特立独行、怀德自守的人生理想。
南国多橘,楚地可称为橘树的故乡。《汉书》盛称“江陵千树橘”。可见早在汉代以前,楚地江陵即已以产橘而闻名遐迩。不过橘树的习性也奇:只有生长于南土,才能结出甘美的果实,倘要将它迁徙北地,就只能得到又苦又涩的枳了。《晏子春秋》所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说的就是这种固有本性。
屈原通过观察橘树这种“受命不迁,生南国兮”的秉性,触摸到她那搏动的灵魂,受命于后土和皇天,带着永不抛开楚国人民、永不背叛楚国君主的天赋使命,并完美的根植于自己的心灵土壤里,作为砥砺志节的榜样,纵然面对着百花“并谢”的岁暮,也依然郁郁葱葱,不肯向严寒低头。
青少年时代的屈原,就借物抒志,以物写人,把高洁的清廉种子播洒到了自己的心田。在他未来的人生道途中,无论是身居高位还是身处逆境,始终铭记着自己早年咏橘所言的志,并作为心灵永不熄灭的航灯,指引自己用一生的情怀精心地耕耘着纯洁的操守,让她慢慢地萌芽、扎根、开花、结果。
 
渔父论道
走过少年,进入中年,屈原依旧不改初衷。他和渔父江边谈话的那一幕,展示的是一个人哲学世界里关于人格之道的坚守。
那是苍茫野地上,滔滔江流处,无边苍穹下,一个疲惫不堪的老者,在踽踽独行。
    这位游于江潭的行吟诗人,即使来到了他心之向往的罗子国城、汨罗江畔,也依然无法停止生命的歌唱——他要唱出自己的忠贞、不幸、愤怒和哀伤。
此时此刻,楚国没落,朝廷黑暗,奸臣当道,上层社会一味酒池肉林,下层社会却颠沛无奈。自以为背负着上天使命的屈原,惟有一种处境那就是孤独,无法摆脱无处不在的孤独,万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这既是一种伟大,又是一种悲哀。
超脱旷达的渔父,飘然出现在屈原面前。他诧异地问道:“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是的,从高居庙堂,到沦落江畔,落差之大可以想见。要回答这些问号,我们必须重回屈原与渔父对话论道的现场。
这两个人物的对话,便形成了《渔父》这篇诗赋。当然,我们可以认为是屈原在汨罗江畔写下的又一光辉典籍了,是他25篇作品中最为直白又最为深邃的人生宣言书。
在他与渔父的一问一答中、在各自解释中,道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表明了屈原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坚守。
开篇屈原就为自己画像:“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活画出自己英雄末路、心力交瘁、形销骨立的外在形象、暗写出自己所处的黑暗环境,所遭受的困境挫折,为下文写自己的守节不渝、清白终生张本、铺垫。
头戴斗篷、身披蓑衣、摇着一叶渔舟的渔父,回到青青江岸。看到满脸愁苦、气色凝重的屈原,他便问:“三闾大夫呀,你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屈原抬了抬头,长长地嘘了口气,以自决于世的口吻回答:“世上全都肮脏,只有我干净;个个都醉了,唯独我清醒。因此,我被放逐!”
渔父掏出自己的烟袋,装了满满的一烟锅,在烟雾中慢悠悠地劝屈原:“凡通达事理的古贤圣哲之人,对客观时势不拘泥执着,而能随着世道变化来推断改变。既然世上的人都肮脏龌龊,您为什么不也使那泥水弄得更浑浊而推波助澜?”
停了停,渔父继续说:“既然个个都沉醉不醒,您为什么不也跟着吃那酒糟喝那酒汁?为什么您偏要忧国忧民的行为超出一般与众不同,使自己遭到被放逐的下场呢?”
屈原闻听此言,内心滚烫,情绪激烈。他以刚洗头的人一定要弹去帽子上的尘土、刚洗澡的人一定要抖净衣服上的泥灰作比方,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哪里能让洁白的身体,去接触污浊的外物?我宁愿投身湘水,葬身在江中鱼鳖的肚子里!哪里能让玉一般的东西,去蒙受世俗尘埃的沾染呢?”
渔父见到情绪激动了的屈原,不再说话,只微微一笑,摇着两只小桨,拍打着船板离他而去。
江中久久地回荡起:“沧浪水清啊,可用来洗我的帽缨;沧浪水浊啊,可用来洗我的双足”。那悠扬远古的民谣,一直回响到渔父在落日里渐渐消失。
在《渔父》的世界里,两个人物形象鲜明:渔父是一位高蹈遁世的隐者形象,是道家思想的信徒。具有明哲保身、随遇而安、知天达命、与世推移的处世态度。他不愠不怒、不强人所难,有一种心平气和的超然姿态。屈原是一个始终不渝地坚持理想、不惜舍生取义的生活强者。他不随波逐流、不苟合、不妥协,与众不同、特立独行。这两个人物,表现了两种对立的人生态度和截然不同的思想性格。“是生存,还是死亡?”屈原毅然赴死,把人格、理想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主动迎接死亡,以死来体现生命的意志和尊严。
今天,屈原只留下了一个背影,渔父也已经远去。但纪念他们谈心论道的中国古代十大文化名亭——独醒亭,依然孤寂的矗立在汨罗江畔,依然让我们发出“日落秋风起 ,亭空翠鸟鸣 。木叶倚栏泣,汀洲放声吟。 我叹渔父在 ,何处觅灵均 。一江清流水 ,万古独醒人”的感怀。我们依然能听到明代戴嘉猷的声音:“百年旦暮,为日几何?以有限之荣枯,而无穷芳秽系之矣。瞻斯亭,能无感呼?能无惧也呼!”
 
怒斥怀王
 透视屈原所处的战国时期,那正是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时代,七雄分争,战火纷飞,整个社会处在急剧的大变革、大动荡的态势之中。由于礼崩乐毁,许多怀有救世之策的人才,为实现自己“合纵”或“联横”策略常常不择手段。但是,屈原却有一种超乎寻常的高洁人格坚守。史记《屈原列传》里,还记录了一起“张仪使楚贿赂,屈原怒斥怀王,主张宰杀张仪”的故事。
张仪出生于魏国的一个贵族家庭,曾和苏秦一起师从鬼谷子先生,学习游说之术,后来成长为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
公元前313年的一个早春,张仪背负秦王的使命,一驾马车,顶风冒雨,千里迢迢地只身赶往楚国郢都,去离间和瓦解屈原苦心维系的齐楚联盟。
暮色四起,城门将闭。张仪踏进那亭阁错落、远山簇簇、近水茫茫的著名兰台,不禁心生感慨:楚国果真是地大物博、宫廷华美、文化灿烂呀!
怀王早已在宏伟的厅堂,亲自迎接张仪。见面就说:“大名鼎鼎的张相,来到我们这个偏僻荒远的国家,您有什么来指教我呢?”
张仪并没有急于回答问话,而是先把从秦国带来黄金珍宝献给怀王,看得他两眼发光后,才慢条斯理地说:“大王真听我的意见?那就跟齐国断绝往来,解除盟约吧。我保证请秦王献出商於一带六百里的土地。”张仪以金钱开道、以土地作诱饵,展开了他的外交攻势。
停了停,张仪又抛出了他的“美色牌“、”亲情牌“。说:“我还要奏请秦王,把秦国貌美如花的女子送给您,让秦楚之间广为通婚娶嫁,永结兄弟国家。这样,向北可削弱齐国,而地处西方的我们也就安宁了。您看,没有比这更好的策略吧。”
贪婪的楚怀王,哪里又知道张仪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呢?他在梦幻般憧憬着土地与女人中,非常高兴地应允了张仪。
于是,楚国和齐国断绝了关系,废除了盟约,怀王还馈赠大量财物给张仪,派了一位将军跟着他到秦国去接收土地。
张仪回到秦国,假装没拉住车上的绳索,跌下车来受了伤,一连三个月没上朝。怀王听到这件事,竟天真地自问:“难道张仪是因为我与齐国断交还不彻底吧?”就派勇士到北方的齐国,辱骂齐宣王。齐宣王勃然大怒,斩断来者符节,誓言与楚国两不立,并命使者前往秦国结交。
秦齐建立了邦交之后,张仪才上朝。张仪对楚国的使者说:“我有秦王赐给的六里封地,愿把它献给楚王。”楚国使者说:“我奉楚王的命令,来接收商於之地六百里,不曾听说过六里。”
由此,怀王一怒之下,于公元前312年春兴兵攻打秦国。结果,遭秦正面抵挡,韩魏两面夹击。楚军腹背受敌,八万将士阵亡,大将军屈匄被俘,曾经的楚都丹阳、汉中一带彻底沦陷。后楚国又派出更多的军队去袭击秦国,楚军大败,割让两座城池后,才结束战争状态。
又过了两年,秦国为了破坏屈原的齐楚再次修好,也为了赢得喘息之机,决定割让汉中的部分土地,并用武关以外的土地交换黔中郡,来求得暂时的和平。上次被戏弄的楚怀王,怒发冲冠地告诉秦国使者:“我不愿意交换土地,只要得到张仪,愿献出黔中地区。”
张仪心中谋定,楚国大夫靳尚、令尹子兰、子椒、夫人郑袖等既是亲秦派,也是贪婪之徒,只要再用重金美色贿赂外加谎言计谋,就可断定怀王杀不了自己。
于是,张仪选在屈原已经被怀王疏远、不在左徒位置、又出使齐国的日子里来到楚国。他先悄悄地会了靳尚、郑袖等,又把带来的很多金银财宝献之,然后再会怀王。因为,张仪知道一直主张“合纵”战略的屈原,人格高尚、正道直行,是用金钱美色和计谋都打不倒的。他曾经几次想用贿赂的办法,都被屈原断然拒绝。
果然,怀王把张仪囚禁了起来,扬言要杀掉他。
受了贿的靳尚,按照张仪的计谋私底下告诉了郑袖,郑袖又一连几晚在怀王枕边“吹风”。
没两天,张仪被解除囚禁。深谙君王心理的张仪,再次向怀王抛出了情感牌,建议两国互换太子为质子,并且表示愿意秦楚联姻,永不开战。
任何局外人都可看出,张仪的骗术并不高明,甚至十分掘劣,但在昏聩的楚国宫庭,这些谎言却屡屡奏效。目光短浅的楚怀王,最终释放了巧舌如簧的张仪,还派使者带了丰厚的礼物前往秦国,相约和亲。
屈原匆匆赶回楚国。闻听此事后,便当面怒斥怀王:“为何不杀张仪?”、“前次大王被张仪欺骗,张仪来到楚国,我以为大王会用鼎镬煮死他,如今却释放了他,不忍杀死他,还听信他的邪妄之言,真是糊涂呀!”
屈原在楚王面前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他的气愤、无奈、疼惜,已经让他无所顾及君臣礼仪了。一句“为何不杀张仪?”,更表明了正直耿介的屈原与张仪之流最彻底的切割。
怀王这时才如梦方醒,知道只有屈原才是铮铮铁骨,不为金钱美色所动,是国家之栋梁。他也后悔没有杀张仪,便派人去追,可是没有追上。
由此,楚国背离了“合纵”战略,渐渐地走向了灭亡之路。留给后人无尽思考的是:一个民族背弃一个清廉之才,有时的代价就是自毁一个民族。
 
“八愿”宣言
在屈原的清廉世界里,有一个“八愿”宣言,最能完整地体现他对于清廉的永恒追求。
屈原在流放中写过一首叫《卜居》的诗,记述了他问卜的一件逸事:放逐三年了,依然没能再见上日夜思念的楚怀王。屈原想到自己竭尽智慧效忠国家,却被谗言诽谤,与君王遮蔽阻隔,他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去见一个掌阴阳卜筮之法的太卜郑詹尹问卜,叩问人生之道和生存智慧。
屈原彷徨地走过田埂,爬上小山冲,来到詹尹家。推开茅屋门,屈原便直接了当地对他说:“先生,我对有些事疑惑不解,希望通过您的占卜,帮我指点指点。”
郑詹尹见之,深感诧异。他在心里盘问着“一个饱读诗书典籍、精通治国之道、掌管国家祭祀的三闾大夫,还有事情要问我这个民间巫师?我又岂能在大师面前班门弄斧?”摆正蓍草、拂去龟甲,詹尹连忙轻声问道:“先生有何见教?”
而屈原呢?在他的内心世界里,找到詹尹就像找到了人生知己和生命救星一样。他连环炮式地展开向太卜发问:
“我是宁愿诚恳朴实、忠心耿耿呢,还是迎来送往、巧于逢迎而摆脱困境?”
“我是宁愿垦荒锄草、勤劳耕作呢,还是交游权贵而沽名钓誉?”
“我是宁愿毫无隐讳地直言为自己招祸呢,还是顺从世俗贪图富贵而苟且偷生?”
一连三问下来,屈原旁若无人地继续追问。
“我是宁愿鹤立鸡群而保持正直操守呢,还是阿谀逢迎、强颜欢笑以侍奉那位妇人?”
“我是宁愿廉洁正直以保持自己的清白呢,还是圆滑诡诈、油滑适俗、趋炎附势?”
“我是宁愿像志行高远的千里驹呢,还是像浮游的野鸭随波逐流而保全自身?”
俯首恭听的詹尹,不忍打断屈原的问话。
“我是宁愿与骐骥并驾齐驱呢,还是追随那劣马的足迹?”
“我是宁愿与天鹅比翼高飞呢,还是同鸡鸭在地上争食?”
屈原连续以8个“宁愿……将……”的两疑方式,在对立铺排中傲慢地交替震荡,似乎表现出某种“不知所从”、须由神明决断的表象。
问完这“八愿”之后,屈原才收起那撕心裂肺般的告白,缓缓地讨教太卜,说:“上述种种,哪个是吉?哪个是凶?哪个该舍弃?哪个该遵从?”
语气一转,屈原又坚定地自语:“现在的世道,混浊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佞小人,嚣张跋扈;贤明之士,默默无闻。唉,沉默吧,谁人能知我廉洁忠贞的心啦!”
郑詹尹于是放下蓍草,抱歉地说:“尺比寸长,但也有短处。寸比尺短,却也有它的长处。世间万物各有不足之处,人的智慧也有不明的时候。术数有占卜不到的事情,神灵有时也无法通晓。您就按自己的心意去行事吧。我的龟壳、蓍草实在无济于事,不知如何破解您的疑惑!”
屈原沉默着,屈原久久地沉默着,仿佛告诉世人:郑詹尹是我虚构的一个人物,我不是在问卜决疑,而是表明我对黑白颠倒、清浊混淆的现实的震惊和愤慨!
回望屈原这“八愿”宣言,我们分明感受到了屈原那廉洁正直、心性高洁的品格与坚持操守、绝不妥协的斗争精神,窥视到了一位伟大志士身处黑暗世道的铮铮风骨。
 
                     尾声
倾听屈原的故事、触摸屈原的灵魂,我们会发现屈原从青少年时代立志保持自己高洁的品质开始,到后来对清廉的追求、坚守,直至以生命自沉的方式来践行自己的诺言,奠定了他在中国历史上文如其人的光辉典范。如果说,儒家率先提出了清廉要成为君子的为人之道,那么第一个实践、完善、超越这一思想的人是屈原。屈原既不愿屈膝于朝中小人的淫威之下,也不愿投靠别国过着依附式的生活,更不会去当个隐士,纵情山水,归园田居,所以屈原要用自己的生命爆发出最后一次巨大的能量,来控诉奸臣的胡作非为,来践行和升华他伟大而崇高的独醒精神。这是十分罕见的生命意志,是一种以较高文化素养为基础的,远远地超出现实和世俗的,纯而又纯、容不得半点儿瑕疵的人生追求。
屈原所面对的人生道路的严峻选择,后世的无数志士仁人数千年来都曾面对过,即使在今天,这样的选择虽然随时代的变化而改换了内容,但它所体现的不坠时俗、不沉于物欲的独清独醒精神,却历久而弥新,依然富于鼓舞和感染力量。无疑会对我们有很大的人生启迪:屈原将引导人们摆脱卑琐和庸俗,而气宇轩昂地走向人生的壮奇和崇高。
屈原死了,屈原却获得了永生。一个民族把一个节日作为最大的祭礼品献给了他。 他如一道灿烂的长虹,写在天空里,永远显示着“正义”的光辉!

 

相关热词搜索:洁行 屈原

上一篇:我与已故楚辞学者的文墨交往
下一篇:湖南省屈原学会2015年汉寿屈原与楚辞文化学术研讨会综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