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幺姑考辨及其他
2017-04-25 16:15:42   来源:   作者:刘石林   评论:0 点击:

屈幺姑考辨及其他

刘石林

 

司马迁《史记·屈原列传》是我们至今能见到的最早记载屈原的文献史料,较全面、准确的记述了屈原的生平、著述、思想及对后世的影,但是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待解之谜,比如屈原的出生地,出生时间,家庭成员,作品的篇数以及写作时地等等,给后人留下了广阔的探讨空间,后人有关的著述也是汗牛充栋,并时有新论。但仍有一项研究显得苍白无力,这就是屈原的家人研究,屈原究竟有没有妻室子女?众多的文献史料中均无涉及,屈原的作品中也没有明显提及,从常理上说是应该有的,不仅有,而且对屈原还应该有很大的影响。

近几年笔者接触了几套《屈氏宗谱》,对屈原的后人均有记载,比如安徽东至县屈家湾屈海清老人保存的修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的《荆桥屈氏宗谱》,就记载了屈原有三个儿子,分别名孟师、仲虞、季敏。河北唐山古冶屈氏后人保存的《屈氏宗谱》同此说。四川屈旗星、屈干主编的《中华屈氏源流》一书也采三子说。湖南张家界市屈先仲先生提供的《屈氏宗谱》称屈原有一子名屈平平。何光岳先生考证屈原有四子分别名承开、承元、承天、承真。湖南岳阳长湖屈氏后人保存的编修于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的《淮阳堂屈氏宗谱》则只称是屈原后裔,未说屈原几子……。综合这些文献史料,不难发现有一个共同的奇怪现象,就是均未提到屈原是否有女儿。按照修谱的贯例,女不入娘家谱,但一般都有提及即:某娶某为妻,生子名某,生女名某,在女某的名下注“适某” 即嫁给了某人,然后录入夫家族谱。但目前见到的屈氏宗谱均无这样的记载。

因为笔者常年工作在屈原纪念馆,很多人向笔者询问过这个问题,笔者也作过一些探讨,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写过一篇《女媭考》,发表在《求索》1990年第二期上,论证屈原有一个女儿叫女媭。

最近拜读了谭家斌先生的大作《屈姑考》(以下简称“谭文”),该文对秭归民间传说中的一个女性人物——屈幺姑作了详细的论证,认为民间传说中的屈幺姑与女媭是同一个人,其身份应是屈原的姐姐或妹妹,笔者对谭先生的论证有异有同,同者,笔者认为屈幺姑与女媭确实是同一个人的不同称呼。异者,不是屈原的姐姐或妹,而是屈原的小女儿。故撰此文,不是与谭先生商榷,因为与谭先生有些地方是一致的,所以更不是驳斥谭先生的论证,谨是陈述管见,与大家探讨而已。为了陈述方便,就按谭文的顺序来陈述自己的看法。

 

女媭考

 

屈原在他的代表作《离骚》中写道:“女媭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女媭是一个什么人呢?众说纷纭,谭文归纳为五大类二十五种说法,〔1〕笔者就不再赘述了,足见其见仁见智,莫终一是。

那么,女媭究竟是屈原的什么人呢?笔者觉得汨罗江畔民间传说为屈原的女儿倒是可信的,因为:

一、“媭”是古时少女的泛称,战国秦汉时意为处女。这一点萧兵先生论证得最为清楚,他说:“至于处女为什么称‘媭’,笔者原来有一个假设。古无偏旁,媭即须。《说文》卷九,‘须’面毛也,从页从彡。须在男人面上就是胡须,在女人脸上只是汗毛。我国民俗:姑娘结婚前夕必须用线把脸上的汗毛绞去……称为‘绞脸’‘开脸’……所以,未开脸者就是处女,女媭就是‘女’而有‘媭’……女媭,须女也者,黄毛丫头者也。”〔2〕这一推断很合理,可惜萧兵先生论证来论证去,却把《离骚》里的这位“黄毛丫头”论证成“很可能是一位美神兼星神,是‘天女’或‘媭女星’的化身。”“决不会是一个现实人物,而只能是可能有现实基础的高空星神。” 把她归纳成太平洋“日神文化” 圏的太阳崇拜系统里的一位太阳处女神。《离骚》里写到很多人物,有人、有巫、有神,各自的语言不同,女媭的这段话有“婵媛”之人态,“詈詈”之人声,凿凿之历史人事,不是巫的语言,也不是神的语言,既不是神和巫,又不是老处女——“姊”或“妹”,那么屈原身边这位“黄毛丫头”是屈原的什么人呢?只能是屈原的女儿。笔者也有一个假设:屈原被逐出郢时,决不会是孑然一身,应该是有妻室子女的。《长沙府志》就称屈原有子。我想这决不是毫无根据的记载,屈原被逐出郢时不到五十岁,有子女是可能的,或者夭折在途亦未可知。据《益阳县志》记载,桃江县就有绣英墓,据传绣英就是屈原的女儿,跟随屈原流放途中死于桃江,就地而葬。屈原在长期的流徙中,其亲人可能失的失、死的死,到汨罗时,恐帕就只剩唯一的亲人——女儿女媭了。为了照料为国为民“形容憔悴”的父亲,女媭始终未嫁,而且在思想感情上与屈原息息相通。屈原对这位唯一的亲人更是无限的爱之、痛之,且谆谆教之,使她具有丰富的知识,能用历史典故来劝说屈原,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在屈原面前娇嗔指责,而屈原并不迁怒。

二、“媭”在南楚方言中又是女儿的代词,“媭”普通话的读音xū, 楚地方言则读xī,汨罗江一带土语称未婚女子为“妹”,並在“妹”字后面加短促的“仄”字,称未婚女子为“妹仄”,称别人的未婚女儿为“妹崽”。未婚男孩为“伢崽”。又称自己的爱女为“妹lī”,这里“女”、“妹”同义。这种情况在先秦也有先例,如《周易·归妹》中的“归妹”即是嫁女,这里的“妹”就是指未婚的少女。在这种情况下,“女媭”即“妹媭”,“媭(xī)” 与“妹lī”的“lī”一声之转。因为是小范围的方言,在汉字中找不到“lī”这个字,先秦时又没有拼音,只好用“媭”字代替,于是“女媭”即“妹媭”,“妹媭”即“妹lī”,“妹lī”就是女儿也就不奇怪了。《诗》孔疏引郑注“屈原之妹名女媭”,多把“妹”释为“妹妹”, 我认为是不准确的,这里的“妹” 应该理解为女儿,“嬃” 是指这个女儿还没出嫁。屈赋多楚音楚语,我看应从方言的角度去理解。“女媭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 即:“我那未出嫁的女儿,一边撒娇,一边安慰和责备我。”“女媭”并不是作名字使用,而是“未嫁之女儿”的通称。南楚一带十里三音,同一个字,甲地与乙地不仅读音不同,有时意义甚至相差很远。比如“爹”一般是指父亲,在汨罗江一带不读diē而读diā,是指爷爷, 由父亲变成了父亲的父亲。而称父亲为“爷”, 却又不读yé而读yá,“我的yá老子” 即我的父亲, 爷爷又变成了父亲。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由此及彼,“妹”变成“女儿”也就不足为怪了。由于这是一种流行地区并不广泛的方言,所以并不见诸典籍,只能用来解释特定环境中的特定语言、特定含义罢了。

学界历来都公认《离骚》中有众多的楚地方言,我认为《离骚》是屈原在长期的流徙过程中,吸取了楚文化的营养,沿途打好了腹稿或初稿,来到汨罗,有了安定的生活环,体力也得到了恢复,最后在汨罗完稿的,〔3〕采用了汨罗的方言,也在情理之中。

三、女媭的“詈”言是女儿对父亲的劝慰之语,不是责骂。“詈”字究竟如何解释,是考证女媭身份的又一个重要环节。《说文》云:“詈,骂也,从网从言,网罪人。”“骂,詈也。” 许慎把这两个字互为注释,说明詈即骂,骂即詈。其实,骂和詈的意义是有区别的。《韵会》:“正斥曰骂,旁及曰詈。” 骂是严厉直接的斥责,詈是亲慰婉曲的告诫。女媭这段话,是以历史的教训为鉴,用比喻的手法反复地劝导屈原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同轨于世俗。以求安身立命,都是“旁及”之词,非爱己者焉能出此劝慰之语,那里有半点“正斥”的痕迹呢?刘德重在《楚辞注释·离骚》中说:“寻绎下文语气,当以‘詈’为是。” 即以“旁及”为是。游国恩在《楚辞纂义》中也云:“申申其詈予,即其相慰之语也。” 王夫之也只是说:“詈,责也。”所慰责,充其量也不过是责备而已。女儿对父亲是不能“重骂”的,但婉曲劝告,甚至责备几句,却是顺其自然,合情合理的。

四、汨罗江畔民间传说女媭是屈原的女儿。罗含《湘中记》载:“屈潭之左玉笥山,屈平之放栖于此。” 唐沈亚之《屈原外传》亦载:“原因栖玉笥山作《九歌》。” 玉笥山在汨罗江下游的北岸,面积不过一平方公里,临江而立。屈原在这里居住了相当长的时间,完成了光辉著作《离骚》、《九歌》和《九章》中的部分篇章,〔4〕并在这一带留下了众多的遗迹和许许多多的传说,其中就有关于女媭的,这里略举一二,或许能为本文作一些佐证。

1、望爷(yá)墩:玉笥山南沿,有一个几十平方米的三角形土墩,临江屹立,视野开阔,相传屈原外出,每日薄暮,女媭即立墩上盼父归来,后人遂命此处为望爷(yá)墩。

2、葬爷(yá)坟:据传屈原投江,十日方浮,被鱼虾蚀去半边脸面,女媭为之配半边金脸,葬之于离玉笥山东侧约十余里的汨罗山上,又用罗裙从山下兜土,在仙人的协助下筑起了十一座疑冢。

3、绣花墩:玉笥山南沿,望爷(yá)墩东侧隔坑相峙有一土墩,传说女媭葬父归来,每日端坐墩上,遥望十余里之外的屈原墓,含泪为父绣像,乡人遂命此处为绣花墩。

4、剪刀池和女媭祠:传说女媭绣完父像后,持剪至山后一池塘自刎殉父。乡人即命此处为剪刀池。为纪念女媭。乡人在望爷(yá)墩和绣花墩北侧建庙名女媭祠,内塑女媭像,满脸悲切,撩裙兜土,款款而行,直至文革方毁。这些传说都言女媭为屈原女儿。我一直认为,历史传说不能作为史料,因为在漫长的流传过程中,往往加入了人为的感情因素,但是剥去这些附加的成分,还是能窥见一些历史的真实的。

 

幺姑考

  在屈原的所有作品中和所有的文献史料中,均找不到屈幺姑这个人物,谭文在“屈姑源流” 一节中,从三个方面论证了屈幺姑这个人物,三个方面都是以故事作为论据的。为了论述方便,在这里不妨简单归纳一下:

第一、以宁发新整理,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1983年出版的《屈原的传说中》《三星照半月》、《珍珠岩》、《照面井》三个故事为依据,论证屈幺姑是屈原的妹妹名香录:

第二、以白庚胜主编的《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湖北秭归卷》和卢丹主编的《屈原传说》中《幺姑鸟》两个故事为依据,论证屈原的妹妹名屈幺姑,没有了“香录” 之名。

第三、其实与上两点差不多,是以《我哥回》 的故事为依据,说屈原的妹妹屈幺姑化作了一只鸟,“毎逢端午节前,便成群结队飞到长江北岸的屈原沱,其啼叫声音如同‘我哥回哟!我哥回哟!……’”。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小节的最后一段,谭先生梳理了宁发新整理的三十个故事,有八个与屈原的姐姐女媭有关,四个与屈原的妹妹屈幺姑有关,忽然间冒出了个姐姐。

由上我们不难发现,论证屈幺姑的身份, 其依据就是有关故事传说, 没有一点其他的材料来佐证这些故事的可靠性。在这里故事成为了文献史料,这就使得这一节的论证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我不是说故事不能作为论据使用,本人在写论文时也有时用到故事(如《女媭考》中就引用了汨罗有关女媭的传说故事),但不能作为主要论据,因为故事的传说人特别是像宁发新这样的文人,在流传和整理故事的过程中往往要加入自己的主观想象和意愿,甚至写成了小说,随意增加情节,增删人物。笔者作为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屈原的故事” 的传承人之一, 对此是有体会的。

 

女媭与屈幺姑辩析

  论说又回到谭文对女媭的论证,谭先生从五个方面论证王逸所说女媭是屈原姊的论断是正确的, 进而论证女媭与屈幺姑就是同一个人。既然都同意王逸“女媭,屈原姊也” 之说,释女媭为屈原的姐姐,而谭文认为传说中的屈幺姑是屈原的妹妹,姐姐和妹妹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

假设屈幺姑真有其人,应该是屈原的什么人呢?我们不妨来解读一下“幺姑” 两个字。先说“姑”, 父辈的姊妹都可称姑,如《诗经·邶风·泉水》:“问我诸姑,遂及伯姊。”“诸姑”即各位姑母,“伯姊” 即大姐。〔5〕妻子称丈夫的妹妹为小姑,两人的关系是姑嫂关系。从《离骚》“女媭之婵媛兮” 来分析,姑嫂关係可以排除,自然就是屈原的姐姐了。再看“幺”, 许慎《说文解字》曰:“幺,小也,象子初生之形。”段玉裁注:“子初生,甚小也,俗谓一为幺。亦晚生子为幺,皆谓其小也。”〔6〕总之“幺” 即“小”, “俗谓一为幺”, 一” 是数字序列中最小的,所以在表示大小上“一”与“幺” 同。按谭文的推理和所录的几个故事,就应该是屈原最小的妹妹,其实谬矣

窃以为屈幺姑应该是屈原最疼爱的小女儿。理由如下:一、“姑” 是“姑娘” 的简称,上面说,妻子称丈夫的妹妹为小姑,这个小姑就是未出嫁的女子,如汉乐府《孔雀东南飞》:“新妇初来时,小姑始扶床。”〔7〕焦仲卿妻刘氏嫁过来时,这个小姑子还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汉乐府《欢好曲》:“淑女总角时,唤作小姑子。”古时女子15岁举行成年礼,将头发扎成两只角称“总角”, 总了角的女子就可以谈婚论嫁了。汉乐府与《楚辞》相去甚迩,是一脉相承的。有一出众人皆知的小戏叫《小姑贤》,说的是婆婆折磨媳婦,婆婆未出嫁的女儿深明大义,护着嫂嫂。“姑” 又是“姑子” 的简称,姑子即闺女,未婚的女子,二、本人在《女媭考》中,从汨罗方言考证,汨罗人称自己未出嫁的女儿为“妹lī”,“ lī”“ 媭” 一音之转,“女媭” 即“妹媭”,“ 妹媭” 即“妹lī”, 即屈原的女儿。汨罗人称自己最小的女儿为“满妹lī”, 最小的儿子为“满崽”, 在这里汨罗方言中的“满” 与秭归方言中的“幺” 同。 按照上文一的考证,姑” 是未出嫁的女子,那么“姑” 与“媭” , 自然就是屈原的小女儿了。  三、“詈” 字的解读, 历来释为严厉的责骂, 这是不妥的, 在本文“女媭考” 一节中已作辩证, 此处就不重复了, 这里只重申“詈” 的娇嗔责怪之态, 正是受宠之女在父亲面前撒娇责怪之态的写照。  四、笔者从女媭在汨罗的一些传说推测,这个“小姑” 不仅深得屈原的宠爱,还继承了屈原文化、思想的衣缽, 为了给屈原守灵而终身未嫁,这种现象在中国封建社会也并不鲜见,最后因某种原因回到了故里秭归,由于两地习俗的不同,身份由屈原的“满妹lī 变成了“屈幺姑” 。汨罗百姓出于对她的尊敬与爱戴,传说她以身殉父了,并为她建祠以祭。

 

屈幺姑文化的价值

    每一项文化都有其自身的价值,特别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其价值更是深远,几千年来影响和教育着中华儿女。我们有责任挖掘整理我们祖先留下的传统文化的精华,加以弘扬和传承,为今天的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屈幺姑文化的价值,笔者是从两个方面理解的:

一、  屈幺姑文化的思想价值:

1)  孝女的典范: 不论从汨罗或秭归关于这位女子的传说,亦或是《离骚》中女媭对屈原的“詈” 言,都说明这是一位十分讲究孝道的孝女。屈原在世时,她在生活上对屈原无微不至的照顾,接受屈原的谆谆教导,可以说在思想感情上与屈原是息息相通的, 屈原殉囯后,她操办屈原的丧事, 为屈原守灵等, 留给后人的印象, 是孝女的楷模, 在今天也是值得提倡的。

2)  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叛逆者: 中国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 对女人讲究无才便是徳, 但是女媭(屈幺姑) 因为接受了屈原传授的知识, 具有一定的历史知识, 能够用鲧的历史教训来劝导屈原, 说明她是一名德才兼备的女性,是一位难得的知识女性。

3)  明哲保身的哲学思想的转变: 在《离骚》中她看到屈原累受挫折, 遭人毁谤, 便劝屈原说:“鲧婞直以身忘亡兮, 终然殀乎羽之野。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纷独有此姱节. 薋菉葹以盈室兮, 判独离而不服 。众不可户说兮, 孰云察余之中情? 世并举而好朋兮, 夫何茕独而不予听?” 鲧就是因为太刚直了, 所以被杀在羽山。你为何还要那么直率, 那么爱好修饰, 还要坚持那美好的气节啊!屋子里堆满了无用的蒺藜和莠草, 你为何不和大家一样混入其中呢。你能够挨家挨户去作说服, 有谁又能够了解你的真情呢? 人们都喜欢结党成群, 你为什么忍受着孤独不听我的劝告?很显然这是劝屈原放弃自己的主张, 随波逐流以保自身。是一种明哲保身的哲学理念。从《离骚》的后半段看, 屈原没有听从女媭的劝告, 始终坚持自己的美政理想, 屈原的精神感动了女媭, 使得女媭坚强起来, 这些情节在王震宇先生编撰的大型歌剧《屈原与女媭》中得到了较为完整的体现。〔8〕这种精神不值得弘扬吗?

二、  屈幺姑文化的经济价值:

1)  幺姑柑橘: 屈原爱橘、颂橘、种橘, 写有脍炙人口的《橘颂》, 屈原的这种情怀, 一定感染了女媭(屈幺姑), 而秭归又盛产各类品种的橘, 开闢一处幺姑橘园, 姑娘们穿着幺姑装, 在屈原的指导下在橘园中耕耘、修枝、采摘, 游客可以参与其中, 收获的橘子就称幺姑橘, 这是秭归独有的品牌。

2)  幺姑乐舞: 屈原的《橘颂》早已普曲传唱, 深受青年人的喜爱, 可以在橘园中、舞台上配上舞蹈表演, 当然, 还可以表演其他的楚歌楚舞。香港出品的电影《屈原》中,就有婵娟弹琴高唱《橘颂》的情节,很受青年人的喜爱,值得借鉴。也可以采取古诗吟诵的方式吟诵《橘颂》,并配乐和伴舞。

3)  幺姑楚酒:战国时期我国还没有蒸馏酒,从《招魂》《大招》分析,流行的是米酒,最高级的是“四酎” 楚醪,就是用酿出的酒做水反复酿制,这样酿出的酒清醇可口,不刺喉不上头,专供王公大臣、达官贵人饮用,从《楚辞》分析,屈原也是饮酒的,流放江南的屈原,自然无缘享用朝廷的佳酿,那么女媭(屈幺姑)自然会酿制这种酒,供屈原饮用,这不是一项很好的开发项目吗?

4)  幺姑宴席:《楚辞》中有多处涉及饮食,较为集中的在《招魂》和《大招》中,记载了楚宮廷宴饮,极俱开发价值。屈原流放江南,无缘享用朝廷盛宴,从屈原的思乡情结分析,他一定怀念家乡的饭菜,女媭为了慰籍屈原的思乡情结,应该做得一手好的家乡风味的菜餚。秭归可以挖掘具有本地特色的菜谱,再配以二《招》中记载的菜谱,开发出极俱地方特色的“幺姑楚宴”。

5)  幺姑绣品:汨罗传说女媭安葬完屈原后,回到玉笥山,坐在山南沿一处突出的土台上,遥望着屈原的坟墓给屈原绣像,绣成的像栩栩如生,极受乡人称赞。说明女媭(屈幺姑)是刺绣高手,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刺绣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大可开发一系列刺绣产品如屈原像、乐平里风光、三峡风光、大垻雄姿等成套绣品,统称“幺姑绣”, 应该是有市场的。

幺姑文化博大精深,可供开发的项目也远不止上述五项,还有幺姑包、幺姑鞋、幺姑头巾等。笔者因为佩服湖北屈姑国际农业集团董事长李正伦先生有魄力,有远见,在办好企业的同时,还大胆的成立了屈姑文化研究院,创办了《屈姑文化》辑刊,其精神难能可贵,故在本文中节外生枝,增加了这一小节,如能起到一点拋砖引玉的作用,则老朽幸矣!

 

其他——秭归之名异说

关于秭归之名,谭文引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三十四·江水》云: “袁山松曰:屈原有贤秭,闻原放逐,亦来归,喻令自宽,全乡人冀见其从,因名曰秭归,即〈离骚〉所谓女媭婵媛以詈余也。”其实郦道元本人对这一说法恐怕也持怀疑态度, 我们不妨再看这段文字前后的记述就一目了然, 在这段文字前,郦道元说: “又东过秭归县之南,故归乡。〈地理志〉曰:归子国也。〈乐纬〉曰:昔归典叶声律,宋忠曰:归即夔,归乡,盖夔乡矣。古楚之嫡嗣有熊挚者,以废疾不立,而居于夔,为楚附,后王命为夔子。〈春秋〉僖公二十六年,楚以其不祀,灭之者也。”在这段文字的后面, 郦道元又加了一句:“……故〈宜都记〉曰:秭归盖楚子熊绎之始国,而屈原之乡里也。”〔9〕我们再看看郦道元所引《春秋·僖公二十六年》的记载:“秋,楚人灭夔,以夔子归。”杨伯峻《春秋左传注》引韦昭注云:“熊绎六世孙熊挚, 有恶疾, 楚人废之,立其弟熊延, 挚自弃於夔。其子孙有功,王命为夔子。”《传》载:“秋,楚成得臣、斗宜申帅师灭夔,以夔子归。”〔10〕夔子归于楚, “子”“ 秭” 通假。很显然,秭归的得名,是因夔子归楚。“秭” 是一个数词,表示多,亿亿曰秭,或十亿曰秭。而“姊” 是一个序位词,表示先后,《尔雅·释亲》曰:“先生为姊,后生为妹。”与“秭” 虽然同音,但一个“禾” 旁,一个“女” 旁,并不通假。况且无论是文献史料,还是屈原自己的诗作,都找不出屈原有姐姐的痕跡。屈原自青年时代出仕离开家乡,至汨罗殉国,根本没有回过家乡,又何来“屈原有贤秭,闻原放逐,亦来归” 呢?由上可见屈原有姊,始于王逸,因姊随屈原而归以名县始于袁山崧,千百年来,这一说法已约定俗成,笔者在此提出质疑,纯属学术观点,一家之言而已。

综上所述, 窃以为女媭与屈幺姑实为一人两名, 实为屈原的小女儿, 在汨罗称为屈原的“满妹li”, 回到秭归称为“屈幺姑”, 这是两地风俗不同使然,屈姑文化底蕴深厚, 其开发前景十分广阔。

 

【注   释】

1《屈姑文化》,华夏文艺出版2016年版3——9页。

2《楚辞与神话》,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286

3见拙著《〈离骚〉作于汨罗辩》,《船山学报》1987年湖南省屈原学会编《屈原研究论文集》80——85页。

4见拙作《屈原投汨罗考及其他》,齐鲁书社1988年版《楚辞研究》104。

5张克平等注译《诗经》, 安徽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42页

6段玉裁《说文解字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158。

7陈噐之主编《中国历代文学精华译注》,湖南出版社1995年版248354页)。

8、《屈原与女媭》,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6年版1—64页

9、《水经注》,时代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258页。

10、《春秋左传注》, 中华书局1981年版438——441页。

 

(作者系中国屈原学会理事,湖南理工学院湖南省屈原文化研究基地特聘研究员,湖南省汨罗市屈原纪念馆副研究馆员)

 


相关热词搜索:及其他 屈幺姑

上一篇:〈離騷〉的創作意蘊及其抒發的悲情──兼對屈原無畏赴死與希冀長生之情結解惑
下一篇:屈原与郭嵩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