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与郭嵩焘
2017-04-25 16:16:11   来源:   作者:韩新卫   评论:0 点击:

 

屈原与郭嵩焘

韩新卫

汨罗市文旅广新局  湖南 汨罗 414400)

摘要:屈原与郭嵩焘相隔2000多年,但他们的锐意改革、治国理政、志洁行廉、仕途坎坷、学术成就等方面都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社会原因、个人性格、君主品性决定了两人曲折多舛的命运。由于他们过于超前的远见卓识,他们富国强兵的美政理想在他们所生活的时代是难以实现的。

关键词:屈原  郭嵩焘  异同

郭嵩焘(1818年—1891年)乳名龄儿,字筠仙,号云仙,别号玉池老人,湖南湘阴城西人。湘军创建者之一,中国首位驻外使节,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进士。先后佐曾国藩幕,任苏松粮储道、两淮盐运使,广东巡抚、兵部侍郎、驻英法公使。郭嵩焘在与西方各国的接触中,看到了晚清虚骄落后的弊端,他主张全面学习西方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军事的先进思想,遭到了朝庭守旧派的排斥,这也就决定了他一生沉浮坎坷、“一生怀抱几曾开”的多舛命运。

一、相同的人生际遇

两位先贤虽然相隔2000多年,但不难发现,他们却有许多共同点,似乎冥冥之中有上天的安排。

1、独清独醒。屈原在《渔父》中说:“世人皆浊吾独清,世人皆醉吾独醒。”屈原矢志不渝追求美政理想,不愿同流合污,不愿与小人竞进,他力主联齐抗秦,态度坚决,而且总是苦劝君主不要轻信秦王的欺骗伎俩。郭嵩焘身处晚清乱世,对于朝庭自以为天朝上国的虚骄之气洞若观火,主张以礼仪相待欧美诸国,而不是把他们视作蛮夷番邦,不愿平等相待。同时,郭嵩焘还主张全面学习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以富国强兵,而不是像洋务派只学欧美的坚船利炮这些“末技”。但这些远见卓识却被朝庭视为洪水猛兽,以致郭嵩焘死后也未能获封谥号。

2、高洁人格。屈原在《离骚》中说:“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在《涉江》中又说:“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显然,屈原始终保持自己高洁的人格,对一些奸佞小人深恶痛绝,以致最终目睹郢都失陷而自投汨罗江。郭嵩焘也是爱憎分明,一生不愿屈服于权贵,不愿随波逐流,因而当先后遇到僧格林沁、毛鸿宴、刘锡鸿三位同傣时,便屡屡受挫,以致从英法公使任上归国后,直回长沙,隐居山林,潜心学术。他于私函中自谓:“虽谤毁遍天下,而吾心泰然。”而且他坚信,“流传百代千龄后,定识人间有此人。”

3、仕途坎坷。屈原一生两次流放,一次流放汉北,一次流放汨罗江。年轻时任左徒,深得楚怀王倚重。晚年流放汨罗,晚景凄凉。郭嵩焘中进士后曾入值南书房,得到咸丰帝的信任,后来也是三次隐居家乡。第一次是奉命巡访山东,黯然南归后返家隐居;第二次是遭左宗棠弹劾免去广东巡抚后,回乡隐居八年。第三次是免去英法公使后返回家乡,从此不再出仕,潜心著书立说。

4、学术成就。屈原在汨罗流放九年,创造了一种抒情体裁的骚体诗,开启了诗歌由集体创作向个人创作的新里程,并在汨罗写下了《离骚》、《天问》、《九歌》等许多光争日月的诗歌,开创了中国古代浪漫主义诗歌的先河,而成为一代诗宗。郭嵩焘是一位政治家,也是一位著述颇丰的学者,他一生写出了《史记札记》、《礼记质疑》、《中庸质疑》等著作,编撰了《湘阴县图志》,在学术研究上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5、关心教育。屈原任过三閭大夫,主管楚国贵族子弟的教育与朝廷祭祀,他的学生中有宋玉、景差这些佼佼者。他在《离骚》中写道:“余既滋兰之九苑兮,又树蕙之百亩。”说明屈原对培养人才倾尽心血,并对学生日后能成为国家栋梁充满期待。

郭嵩焘在任英法公使时,对留学英国的年轻人严复喜爱有加,倍加呵护,寄予厚望,成为莫逆之交。1891年郭氏逝世,严复送挽联一幅:“平生蒙国士之知,而今鹤翅氋氃,激赏深惭羊叔子;惟公负独醒之累,在昔蛾眉谣啄,离忧岂仅屈灵均?”严复以屈原与郭氏古今对照,可见两人高谊隆情。此外,郭嵩焘还第一个摒弃世俗偏见,倡议兴办外语学校。1873年,在乡隐居期间,郭氏在长沙城南书院任山长,并在思贤讲舍主讲。晚年退隐后参与湖南学政朱肯夫的兴学计划,设立“艺堂”。

6、归葬汨罗。屈原选择将汨罗作为自己人生最后的归宿,是因为罗子国贵族是自己的同宗血脉,葬于汨罗也算是叶落归根,回归自己的第二故乡。郭嵩焘晚年为选择自己的墓地多方勘测,最后在现汨罗境内沙溪乡划江村老冲坡的飘峰山麓选中了一块风水较好的墓地,同样是归葬故乡。

二、两位先贤命运相似的原因分析

相似的社会原因、个人性格、君主的昏庸,是两位先贤命运相似的主要根源。

1、社会原因。屈原主要生活在楚怀王、顷襄王时代,当时楚国已经经历了强盛的宣威时代,正由盛而衰,逐步走向衰落,屈原想通过修宪改革,使楚国强盛,一展抱负,却遭到子兰、郑袖、靳尚一帮守旧派的围攻,最终流放汨罗,始终不见君王召回。郭嵩焘也处于康乾盛世之后的晚清衰落之际,亲身经历了内忧外患的道咸同光时代,他过于超前的开放思想却被清廷拒之门外,甚至被当做“人民公敌”而遭世人唾弃、诅咒,使他发出“一生怀抱几曾开”的慨叹,以致死后因郭颇滋物议而未封谥号。

2、性格原因。屈原与郭嵩焘同属楚人,都知识渊博,阅历丰富,见识过人,骨子里都浸润着楚人倔强、不羁、浪漫的精神因子,而在崇尚温良恭俭让和中庸之道的封建社会,过于张扬的楚人性格必然会遭致他人的攻击,所谓“木秀于林而风必摧之。”屈原视靳尚之流为艾椒臭草,不愿与之同流合污,郭嵩焘坚持己见,先后受挫于僧格林沁、毛鸿宾、刘锡鸿三位同僚,以致最终卸任公使后愤然遁居山林而终老。

3、君王昏庸。两位先贤虽胸怀远大抱负,然而却都遇上了昏庸的君王。屈原碰上没有主见、好色贪财的楚怀王,后来又遇上不明事理、胸无大局的顷襄王,以致最终流放汨罗。郭嵩焘能大展宏图的时候,却碰上守旧专横的慈禧太后执政,使自己的《使西纪程》惨遭毁版,开放主张更是被当做“崇洋媚外”,自己被朝野视为“汉奸”。

三、强国富民的共同理想

屈原一生为美政理想孜孜以求,希望楚国奋发图强,雄霸一方,他在《离骚》中写道:“既莫足以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屈原的美政梦最终幻灭而投江殉国。郭嵩焘一生希望晚清通过学习全面西方强盛起来,却最终成了“人民公敌”。那么,郭嵩焘是如何来追求自己的美政理想的呢?

1、锐意改革。屈原希望效仿秦国的商鞅变法,通过推行宪令使楚国强大起来,对内主張修明法度、举贤授能,对外实行联齐抗秦。郭嵩焘以自己精通洋务的体会,主张对外开放,学习西方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而不仅像洋务派只学坚船利炮的“末技”,同时不能视外邦为夷狄,对外要以礼平等相待。这些主张虽未被朝廷采纳,但却成了日后康梁维新变法的先声。

2、以民为本。屈原主张关注民生,与孟子的民本思想如出一辙。“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离骚》);“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哀郢》)。这些诗句,反映了屈原关心民生疾苦,以民为重的思想。郭嵩焘继承了屈原的民本思想,同样关心民生疾苦。当他得知黄河缺口,上拨10万两白银救灾,到最下面仅剩下2万两,他简直要哭长城了。卸任驻外公使隐居家乡后,他发动乡民设立禁烟会,以此教化乡民。

3、清正廉明。楚怀王时期,朝廷行贿受贿之风盛行。秦相张仪为了破坏齐楚联盟,给靳尚之流以重金贿赂,达到排挤屈原的目的。张仪要为楚王物色郑、周美女,南后、郑秞听闻后急忙给张仪行贿,使得张仪撤销了选美入楚计划。屈原在《招魂》中说:“朕幼清且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沫。”在《卜居》中写道:   “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显然,屈原是一位光明磊落、正直勤廉的官吏。屈原的这些清廉品德,在郭嵩焘的为政生涯中得以承继下来。

①巡访鲁东。郭嵩焘于咸丰九年九月奉旨赴山东诸海口查办正杂厘税储事,并兼察盐法、盐务,号称钦差。一路上他不惊动州县,也不常住公馆,费用自理,每天约费六七金,这在当时官场是绝无仅有之举。郭在烟台厘定税务章程,决心“祛官商网利”,并开设厘局,派蓬莱张作人太守与同年萧铭卤二人总司局事,不料因僧格林沁派来监视郭的心腹李湘棻从中作梗,发生了福山县厘局遭遇聚众殴绅拆局风波,烟台厘局之事萧铭卤被殴致死。虽然此次办差受挫,但郭氏的清正廉洁作风,可见一斑。

②苏松粮储道。同治元年,郭嵩焘应时任江苏巡抚正招募淮军的李鸿章之邀,就任负责筹饷的苏松粮储道。当他得知苏、松、太三地赋税过重,以致民间怨愤四起、民不聊生的情况,他与冯桂芳向李鸿章建议减赋,在曾国藩、李鸿章的支持下,上谕准“苏、松、常、镇、太等属漕粮,各按上中下赋则,一体分别议减,已昭平允。”显然,郭嵩焘体察民情,爱惜民力,关注民生,而且办理筹饷事宜,能权衡利弊,明大局,识大体,所以深得李鸿章倚重。

③ 两淮盐运使。同治二年,郭嵩焘被任命为两淮盐运使,曾国藩派他去整顿两淮盐税,以充实军饷。郭在此任上,大刀阔斧,有效制止私盐,杜绝营私舞弊。虽与商人争利,但不搞乱盐法,不仅还清欠款,而且大大增进库收,以助军饷。自谓:“在任一月,南台欠饷,一例解清,皖饷支解一万。”此非自我吹嘘。李鸿章也评价道:“淮盐经筠仙整顿,月销引数倍增,上下游厘饷顿旺。”

郭嵩焘终其一生,勤政廉洁、克己奉公、兢兢业业,始终坚持襟怀坦荡、独清独醒、正道直行,他认准的全面学习西方、礼待外邦的思想,并不因为朝野的倾轧辱骂而有丝毫改变。他犹如黑暗中的一道光亮,在晚清漆黑的夜空中发出微弱的光芒,虽然很快被周遭的黑暗所吞噬,却成为后来康梁维新变法的思想先驱。

屈原与郭嵩焘,虽然相隔两千多年,但他们爱国爱民、心忧天下的精神,克己奉公、勤政廉洁的操守,正道直行、独清独醒的品德是一致的。屈原的一生见证了幅员辽阔的楚国的衰败,郭嵩焘的一生见证了晚清社会一步步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他们的远见卓识,虽不容于当世,却在后世发出耀眼的光芒,正如郭嵩焘在《戏书小像》诗中所写:“流传百代千龄后,定识人间有此人。”当今,全国人民正在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正是屈原与郭嵩焘美政理想的继承和延续吗?我们应从两位先贤身上吸取强国富民的精神力量,以百倍的信心与勇气为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郭嵩焘

上一篇:屈幺姑考辨及其他
下一篇:试谈河泊潭地标的独特价值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