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不遭疏绌苦,安得楚辞香 ——我读“屈原”
2017-07-07 10:20:56   来源:   作者: 游朝阳   评论:0 点击:

端午源头,龙舟故里,汨罗江畔,今又端阳。又到了赛龙舟、插艾叶、吃粽子、酌蒲觞,凭吊屈原的日子。

     据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记载,屈原(约公元前340——约公元前278),名平,字原,又名正则,字灵均。战国时期楚国人,出身于贵族家庭。初为朝廷重臣,任左徒,辅佐楚怀王,后为三闾大夫。因主张举贤授能、革新政治、联齐抗秦、振兴楚国而遭到朝中亲秦派的谗毁、排斥,为怀王所疏远。至顷襄王时,更被削职放逐,长期流浪沅湘流域。眼见奸佞得势,朝政日益腐败,怀王受骗囚死于秦,郢都为秦兵攻破,他满腔幽愤,怀沙自沉于汨罗江,身殉国难。

两千多年来,人们除了以端午各种活动进行纪念,诗人们还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进行缅怀。

有为之嗟叹的,如唐代杜甫的《祠南夕望》:

百丈牵江色,孤舟泛日斜。

兴来犹杖履,月断更云沙。

山鬼迷春竹,湘娥倚暮花。

湖南清绝地,万古一长嗟。

有为之不平的,如唐代元稹的《表夏十首》:

灵均死波后,是节常浴兰。

彩缕碧筠粽,香粳白玉团。

逝者良自苦,今人反为欢。

有为之冤屈的,如唐代文秀的《端午》:

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

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有为之悲痛的,如宋代苏轼的《屈原塔》:

楚人悲屈原,千载意未歇。

精魂飘何在,父老空哽咽。

至今沧江上,投饭救饥渴。

遗风成竞渡,哀叫楚山裂。

有为之伤感的,如南宋陆游的《楚城》:

江上荒城猿鸟悲,隔江便是屈原祠。

一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滩声似旧时。

有为之招魂的,如清代李元度的题联:

江上峰青,九歌遥和湘灵曲;

湖南草绿,三迭重招宋玉魂。

有为之哀挽的,如清代张照的题汨罗江屈子祠联:

万顷重湖悲故国;

一江千古属斯人。

然而时至今日,土生土长于汨罗江畔的我,每年端午临流吊古,却有不同于先贤的看法。记得在2013年端午节我次诗友原韵写过一首《吊屈》:

屈子祠经春复秋,不知题壁几人游?

笥山风雨生谁恨,汨水烟云锁恁愁?

社稷喜看今胜昔,骚坛蔚起种而收。

正宜挥动如椽笔,一任先贤在上头!

反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道而行,表达的就是一种乐观态度。

2016年端午我又通过一首七绝抒发了这样与时俱进的思想:

丙申端午次汨罗步友韵

握瑾沉沙事已昨,波涛何必泪流多?

江山故国非亡楚,一片笙歌满汨罗。

因为在我看来,屈原的疏远也罢,流放也罢,投江也罢,根本不是什么坏事,用不着一味悲叹、哀挽、伤吊,相反,屈原是把个人命运和历史使命完美地结合起来了,值得后人景仰。

孟子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中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司马迁在《史记》中亦谓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幽愤出诗人,正是楚怀王的疏远,顷襄王的放逐,成就屈原为我国最早的伟大的爱国诗人。他在学习楚地民间文学并吸取其营养的基础上,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形式——楚辞。这种兼有诗和散文特点的新文体,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即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其辞作,语言华腴,想象丰富,形象鲜明而生动,富有积极浪漫主义精神,表现了诗人高尚的理想,洋溢着忧国忧民的思想感情和强烈的反对黑暗现实的战斗精神,给后世的文学创作以深刻的影响。屈原是以身体之苦换来楚辞之香,以生命之死换来精神之生!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要感谢楚怀王疏远屈原而不是将其笼为亲信;我们要感谢顷襄王放逐屈原而不是让其高居朝廷;作为汨罗人,我更要感谢历史,选择屈原流放于汨罗江而不是其它地方。念及于此,我情不自禁,在端午前夕,吟成一曲《临江仙    吊屈》,以抒胸臆:

抱石沉潭俱往,临流吊古休伤。元知忧愤出离肠。不遭疏绌苦,安得楚辞香。

民贵君轻悬鉴,独醒皆醉衔觞。从容非是殉怀王。名成端午节,诗化汨罗江。

                                 

Power by YOZOSOFT

 


相关热词搜索:安得 屈原 楚辞

上一篇:初读《天问》的体会
下一篇:拜读《国殇》之启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