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溆浦巫傩蕴涵丰富的屈原文化
2017-08-10 11:17:41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溆浦巫傩蕴涵丰富的屈原文化

舒新宇

↑点击上方"雪峰文化研究会"关注我们   

 要:屈原从溆浦的巫傩唱词中,找到了一种不受局限、汪洋姿肆、挥洒自如的最佳表现形式,从而创造了一种崭新的文体——楚辞,开创了中国诗歌新纪元。国家傩戏学研究会认为溆浦巫傩文化,在湖南乃至全国傩戏艺术中独树一帜。溆浦巫傩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已在进行之中。

关键词:溆浦巫傩屈原解冤驱瘟之神神龛鸟图腾

 

溆浦巫风傩韵成就了伟大诗人屈原

    屈原于顷襄王三年(公元前296年)来到溆浦,顷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投江,在溆浦整整生活了十多年。

    从原始社会末期到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巫傩文化一直占据社会意识形态的统治地位,渗透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甚至每一个角落,上至朝臣国王,下至黎民百姓,无一例外。巫傩文化具有强烈的生命意识和生存扩展意识,成为远古先民敬畏自然的唯一法宝和精神支柱。巫傩祭祀成了人们趋之若鹜的娱乐,也是先民最为时尚的狂欢节。

    地处雪峰山古黔中腹地的溆浦,作为巫傩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早在春秋战国时代,溆浦的巫傩文化便达到了鼎盛时期(详见拙作《溆浦巫傩——远古文化的活化石》)。巫傩在敬拜神灵、娱乐神灵、祛灾祈福时,通常伴以歌舞,因而成为戏剧、诗歌、舞蹈、音乐、绘画、雕刻、魔术等文学艺术的历史起源,巫觋可称得上是人类最早的歌唱家、舞蹈家、戏剧家、美术家、武术家、教师和天才的诗人。

    在远古社会,部落首领和帝王重臣往往都是最大的巫司。留下千古名篇的伟大诗屈原就是楚国的大巫司,曾一度担任过楚怀王的巫祝官。对巫傩文化情有独钟的屈原来到溆浦后,也许正是溆浦浓郁的巫风傩韵深深吸引了屈原,使他郁闷愁沸的内心得以排遣,从而能够长时间的定居下来。

    溆浦的巫傩唱词,动辄数百行,打破了此前《诗经》四言诗的格式,也打破了《诗经》固有的模式,且语句长短不等,自由随意,具有极强的叙事功能,更能表达人的复杂情感和重大事件。她叙事丰富,想象奇特;长短交错,极富节奏;行云流水,一唱三叹;雄壮处,千军万马,天兵神将;细微处,柴米油盐,妇孺闺阁;金鼓伴奏,气氛悲壮。巫傩唱词可称得上是我国最早的自由诗,也是上古时期的现代派诗。

    天长日久,屈原从溆浦的巫傩唱词中爆发灵感,找到了一种不受任何局限,汪洋姿肆,挥洒自如的最佳表现形式,从而创造出一种崭新的文体——骚体楚辞,开前无古人、独树一帜的浪漫主义诗歌的先河。如果说,巫傩唱词是中国最早的现代派诗歌,那么屈原独创的骚体诗则是中国最早的文人现代派诗。

    溆浦的巫风傩韵孕育和催生了璀璨夺目的艺术奇葩《楚辞》,更成就了伟大诗人屈原。我在拙作《破解屈原溆浦之谜》一书中对此有详尽的论述,感兴趣的同仁不妨去看看。

    溆浦人民采用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巫傩仪式,架轻就熟,巧妙地将屈原及其作品融入巫傩之中,以最独特的民间“宗教”仪式,寄托和表达对屈原永恒的崇敬和怀念,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依然绵绵不绝,生生不息。

 

溆浦巫傩为屈原解冤

    溆浦民间称非正常死亡为“殇路死”。正常死亡的人请道士开路,非正常死亡的人必定要请巫司“打翻解”,意即在阴间要获得翻身,免受磨难,以求解脱。此种傩仪极其隆重,主东要在屋前的地场或田垅里,以白布围圈,名曰“狱堂”;要扎一条草船,将欲 “翻解”的阴魂接回,然后行 “断茅人”巫事,即扎一稻草人,称其为屈原化身,巫司称屈原为殇亡冤魂之首,对其茅人喊道:“茅人大哥,我知你的根脚,你是屈原相公,你在汩罗江投河,你好冤啊!你好苦啊!……”于是,殇亡之魂在巫师的召唤下来到 “狱堂”,享受傩堂戏的娱乐,随后一同前往扬州,冤魂得以抚慰。

 

溆浦巫傩奉屈原为驱瘟之神

    溆浦人为屈原解冤之后,又奉屈原为驱瘟之神,在冲傩(还愿)的仪式中,有一个科目叫《游船送瘟》,扎一只3米多长的草船放在地场上,如主东门前没有溪河池塘,便需在草船下面放一盆水,以象征河流。巫司一边用手做出各种神奇诀子(手式),一边唱《造船歌》:

 

天地阴阳会造化,造船便说本根源。

昔日秦王身得病,七十二医到高床。

请尽世人都不好,吃尽灵丹无药方。

关公殿前占一卦,屈原相公要花床。

 

    你看,在溆浦巫傩眼中,灭掉楚国的秦王身染重病,请遍世上所有的医生,吃尽所有的灵丹妙药,都无法治好,究其缘由,原来是屈原要花船。歌中继续唱道:

 

屈原相公五个女,五个姐妹有根源。

一娘住在桔花园,二娘住在梅梨地,

三娘住在桃花园,四娘学道登仙山,

五娘身材生的小,江边立庙耍花船。

……

五娘游船过东海,东海众神齐上船。

五娘游船过南海,南海众神齐上船。

五娘游船过西海,西海众神齐上船。

五娘游船过北海,北海众神齐上船。

五娘游船过五海,五海众神齐上船。

五湖四海都游过,邪瘟何处去藏身。

 

    原来屈原索要花船是为了给女儿去送瘟神。唱完之后,将草船放入溪河焚烧,灰烬随水漂流,意即瘟神被送往遥远的东海,一去不复返。故有“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之说。

    那么,溆浦人民为什么不说屈原有五个儿子,偏偏要说五个女儿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呢?按照民间习俗,应该希望心目中的伟人后继有人,香火永续,这个答案又回到了巫傩本身。巫傩起源于母系氏族社会,奉女性神灵为最高之神,民众当然就想象出屈原有5个女儿,而且个个法力无边,成了肩负人们希望的送瘟之神。

    整本《造船歌》共36页,绘形绘色地叙说    了屈原的女儿率领五湖四海的众神灵,如何战胜各路瘟神的情形,寄托了溆浦人民对秦王的痛恨,对屈原的爱戴和崇敬。

 

溆浦神龛上的屈原作品

    溆浦人的神龛上还有一个重大发现,在“天地国亲师位”的两边内侧,右边写着“招财童子进宝郎君”;左边写着“九天司命东皇大乙”。东皇太一是古时楚人信仰中最尊贵的天神,大司命是掌管人间寿夭的神,少司命是主宰人间生殖的神。然而在溆浦人神龛上,如此尊贵的天神,也只能跟招财童子、进宝郎君并列,照样屈居在傩神云霄娘娘之下。

    令人惊讶的是,溆浦人神龛上供奉的东皇太一、九天司命,正是屈原千古杰作《九歌》里所歌颂的3位神灵。《九歌》由11首诗组成,一首题名《东皇太一》,一首题名《大司命》,一首题名《少司命》。从汉代的王逸开始,历代学者都认为屈原的《九歌》是在巫傩《九歌》的基础上重新创作的。我在拙作《破解屈原溆浦之谜》一书中,以“溆浦的巫风傩韵孕育催生了艺术奇葩《九歌》”为题,专门论述了屈原流放溆浦期间,深受溆浦巫傩文化的影响和启发,从而创作了浪漫绚丽的千古名篇《九歌》,如今从溆浦人的神龛上得到了铁的印证。从另一方面,也可看出屈原的作品对溆浦人的影响何等重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屈原作品走入了溆浦的千家万户,登上了家家户户庄严的神龛,真是匪夷所思!

 

溆浦巫傩奉云霄女神为最高神灵

    溆浦巫傩把云霄娘娘、碧霄娘娘、琼霄娘娘三位女性神灵奉为最高神灵,供奉在花台上。而玉皇、观音、南岳、傩公、傩母等神灵的牌位只能摆在“三霄”牌位之下。

    巫文化起源于母系氏族社会,在那个原始采集时代,女性的地位至高无上,当巫文化诞生时,只有最有本事的女子才能被尊称为巫,巫是人与神灵沟通的人,是那个时代的人类精英。在《说文解字》中,巫是一个女子挥动两只长袖在舞蹈,这便是后来巫婆的称呼由来。巫文化产生于母系社会。既然人间统治者都是母性,母性的权力至高无上,人们相信天上的神灵必定也是母性,因而所想象和尊奉的神灵理所当然也都是母性,她们想象出的“云霄娘娘、碧霄娘娘、琼霄娘娘”,自然成了天地间至高无上、法力无边的伟大神灵。云霄娘娘是主管雷电的雷神,碧霄娘娘是天神,琼霄娘娘主管风霜雨雪。

    一万多年过去了,儒教、道教、佛教相继问世,尤其是统治者将儒、道、佛作为统治工具后,成为上层社会的显性文化,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以及千家万户,玉皇、观音、南岳菩萨以及诸多战死的英雄成为了人们供奉的至高无上的神灵。而巫傩被弃于低层社会,成为隐性文化和草根文化,只能象野草一样在民间自生自灭。而且各个地方的巫觋为了迎合民众,更重要的是为了生存,也与时俱进,不甘落后,纷纷将儒、道、佛中的男性神灵供奉在自己的傩坛上,唯独溆浦的巫觋们不知什么原因,不为潮流所动,我行我索,依然将“云霄娘娘、碧霄娘娘、琼霄娘娘”奉为至高无上的神灵,供奉在自己的傩坛上。更令人惊讶的是,至今在溆浦城乡老百姓的堂屋神龛上,在“天地国亲师位”的左边写着“家奉香火云霄三座文武官员诸家六眷”,“云霄三座”就是指云霄娘娘、碧霄娘娘、琼霄娘娘。你看,“历代文武官员”都在三位娘娘之下,可见巫傩的最高神灵在溆浦依然处于其他神灵之上,延绵数千年不曾有丝毫的降低,许多男性神灵包括至高无上的玉帝、法力无边的如来,都不能动摇三位傩神娘娘的地位。

    在溆浦人的方言中,娘字被广泛使用,祖母叫“娘娘”,伯母叫“伯娘”,妻子叫“阿娘”,姨妈叫“姨娘”,至今这些称呼仍在民间流行。“娘娘”应是母系氏族社会女王所独有和专用的称呼。佛教在汉代传入中国,人们仿照巫傩的叫法,给了观音菩萨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名称一一观音娘娘。

    在统治者的大力提倡下,佛教很快成为汉民族的国教,铺天盖地网络千家万户,渗透到神州大地每一个角落,唯独在溆浦却大大地打了折扣。溆浦人民不仅仅只在傩坛上供奉三位娘娘,还把三位娘娘搬上了神龛,凌驾于佛教和道教之上,可见巫傩在溆浦影响之深、势力之大,也足以说明溆浦的巫傩文化坚实厚重,牢不可摧。从这点上我们可看出,作为巫傩文化发源地之一的溆浦,尽管风云变化,沧海桑田,巫傩文化依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任何宗教无法取代,任何统治者也无法摧毁。

    溆浦巫司在还愿时有一个叫“扦花台”的傩仪。云霄、碧霄、琼霄三位至高无上的女神,分住天宫、云宫、碧宫,主管上座、中座、下座1200位花林姊妹众位仙姑。你看,她们管辖的1200个神灵全是女性,都是住在花树林里的漂亮姊妹(1)。

    在审视这一文化遗存的同时,人们还注意到,在溆浦人的“花台”里,古老的云霄、碧霄和琼霄三位美丽的女神,是溆浦特有的地方保护神,有着比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南岳大帝,东山圣公,南山圣母更崇高的地位。在一般人看来,如此做法,实在是荒诞不经。其实不然。玉皇大帝为道教神祗,观音菩萨源于印度佛教《法华经》,都是到了唐代才在民间渐趋普及;南岳大帝的出现早一些,但也只是在汉朝;五溪地域的巫傩将东山圣公、南山圣母奉为傩神,却是明代以后的事。显然,溆浦现存的“三霄”女神和屈原《九歌》中的众多女神,比这些神祗的出现更为久远。“三霄”在溆浦人心目中的根,也就远比这些神祗扎得更深。时至今日,作为女神的云霄娘娘仍为溆浦巫傩所供奉,与碧霄娘娘和琼霄娘娘被称为傩坛“三霄”,进而被乡民视为有求必应的保护神。而玉帝、观音、南岳、傩神等威名赫赫的神祗,在溆浦人的“花台”中,仍然只能屈居于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女神“三霄”之下,成为低一个层次的神祗,也就不足为奇了。

    许多在书本中找不到的答案,在民间可以找到。撩开女神“三霄”神秘的面纱,研究“三霄”与屈原笔下众多女神的渊源,或许可以破解《九歌》中那些难以破解的谜。

 

溆浦傩坛上的独脚云霄

    溆浦傩坛中还有一位特殊的傩神,名叫“独脚云霄”。据巫师介绍,独脚云霄是一位战死的士兵。在一次战斗中,他被砍去了一条腿,牺牲在沙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溆浦的巫师将他奉为傩神,并取名为“独脚云霄”。

    在中国的傩坛,奉一个战死的士兵为傩神,溆浦的独脚云霄为绝无仅有。这与当年溆浦军民抗击秦军入侵有关,也印证了屈原的《国殇》实为歌颂溆浦军民而作。

    溆浦巫师在“还愿”时,一定要跳一出名叫《装独脚云霄》的傩舞。傩舞是傩仪的重头。平时,巫师搬演傩戏都戴面具,演出《装独脚云霄》时,扮演者是不戴面具的,只用傩坛的钱纸灰蘸着水,将整个脸涂黑,显示战争的惨烈。演出时,傩坛响起大锣大鼓,气氛极为凝重。独脚云霄伴着傩歌,一只脚在傩坛的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跳跃腾挪,摆出各种不同姿势,抒发浩然正气,称为“跳五岳”。最后,独脚云霄一跃而坐上傩坛的神位,称为“五岳归位”。

    “独脚云霄”这个傩神名字中“云霄”二字的来由,见诸文字的有乾隆二十七年(1762)《溆浦县志》的记载:“疾病祈赛,听命于巫。神有桃源仙洞、云霄娘娘、梅山诸称。昼夜嬉戏,声彻四境。”不同的是,《县志》里记载的云霄娘娘是一个女神,而独脚云霄却是一个血战沙场的男子。

    旧时,乡民们请巫师到家中,行一种称为“扦花台”的傩仪,为“三霄”安位。“花台”者,实为一个竹篾编织的小篓。而在“三霄”牌位的后面,还要扦插一根高高的竹筷子,竹筷子上缠着白线、青线各二道。这根竹筷子,便是代表独脚云霄。巫师介绍其中的缘由,筷子是吃饭的用具,白线和青线为缝衣所必需,独脚云霄的形象,就这样与百姓的衣食连在了一起。

    时至今日,在溆浦的乡村,仍可见到许多人家的神龛上,供奉着一个个“花台”。“花台”里都竖着一根缠着青线和白线的筷子,这便是关系到百姓安宁度日,衣食无忧的独脚云霄。

    用了一位女神的神名,其中包涵着溆浦人对于女神“三霄”的仰慕,且把这种仰慕转移到了一位男性的英雄神身上。在审视这一古老的文化现象时,人们不由得想到《国殇》中屈子的吟哦:“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独脚云霄虽不是首身分离,却因为他凭着战场残留的独脚,驰骋于“五岳”之间,同样也显示出勇武与壮烈(2)。

 

远古南方炎人的鸟图腾

    溆浦县油洋乡一位巫司家中保存着一个头上有鸟的巫傩面具,这是迄今为止,在整个五溪地区乃至全国发现的唯一头上有鸟的巫傩面具,它承载了远古先民鸟图腾的重大信息,堪称巫傩文化的重大发现。

    溆浦所在的古黔中地区的炎人、神农在长期的农耕生活中形成了巫傩文化。《礼记·月令》载:“南方曰炎天,其帝炎帝。”《白虎通·五行篇》说:“其神祝融……其精为鸟,离为鸾。”祝融就是炎帝,是南方人的太阳之神。这些史料表明,炎人是我国南方远古先民,这个庞大的氏族部落图腾崇拜为太阳鸟。鸟图腾、太阳鸟图腾、鸾鸟图腾是长期从事稻作农耕活动的产物,是傩文化的核心观念和形成标志。这种鸟图腾到后来便成了凤凰,故有“北方崇龙,南方崇凤凰”之称。

    我国楚文化研究的开拓者张正明先生指出:楚族以凤为图腾,祝融是凤的化身。在先秦的文献中,除了“天”和“帝”,只有凤备受赞誉,使其他任何灵物都相形见绌(3)。

    古黔中地,山深林密,峡谷纵横,溪流湍激,往往一条峡谷喊得应,走起来却要半天,加之猛兽众多,毒蛇出没,因而人们非常向往高空飞翔的禽鸟。你看,鸟儿飞翔云端,无阻无拦,快捷迅疾,无拘无束,高山峻岭一飞而过,连猛兽毒蛇都望天而叹,奈何不得,何等潇洒自由。鸟自然便成了人们羡慕不己的神和尊奉的图腾,祝融帝和苗蛮集团的首领驩兜自然也被人们赋予了人面鸟身的怪异形象。紧邻溆浦的洪江高庙文化遗址中,出土了7000多年前的双鸟朝瑞图和炎帝图象,而这个炎帝图象,正是带有“鸟手”的神农。

    张正明先生指出:“古代,官方扬龙抑凤,民间却有扬凤抑龙的,彼此适得其反,足以发人深省。”他还说过,“到了东周列国,最崇凤的还是楚国。从出土文物的图象可知,楚人以为凤是能够降龙伏虎的。由传世文献的记载可知,楚人喜欢以凤喻圣贤君王。不仅如此,楚人还以为凤与自己的始祖祝融有某种亲缘关系。……从东汉起,龙才开始在灵物中的至尊至神的地位。但在楚国的故地,凤仍有牢不可破的根基,而使龙不能专美。”张正明先生进而指出:“近代的南楚仍崇凤,偏僻的地方尤其如此”(4)。

    《溆浦县志》记载,南岳火神祝融曾到溆浦南巡,落脚古县城南十多里远的高明溪皇临山,县人故按南岳布局在山上建造祝融行宫,又称湘西小南岳(5)。从古到今,每逢农历四月二十八日庙会,来自周边县市的香客多达数万人,云集此地,香火鼎盛。《辞海》主编、溆浦人舒新城先生在其自传《我的故乡》一书中对此有详细描述。

    我们知道,傩文化产生时,这个“傩”字与“糯”同音,因为种植糯禾的古黔中人以“糯民”自称,糯禾则是“长生不老”的仙草。先民们在创造“傩”字时,自然会想到要把崇拜的鸟融合在一起,这样,“傩”字便自然而然诞生了。古时繁体字“傩”从“佳”,“佳”就是神鸟。

    溆浦头上立鸟的巫傩面具,保存了远古巫傩发祥期的鸟图腾的习俗,这一发现为“傩”字从鸟提供了铁的证据,同时也显示出溆浦巫傩独特的原始风貌,令人赞叹。而屈原对神鸟更是情有独钟,在屈原作品中,神鸟的意象几乎无处不在,构成屈原整个作品的灵魂。张正明先生指出:“龙和凤都是神物,但在屈赋中,龙的地位显然比不上风。龙虽能驾车、驾舟、驾桥,但不能引路。龙虽能疾走及远,但离开凤就不能高飞登天。龙虽有灵性,但不被看作真善美的化身。龙虽多变种,但有的是凶物。屈原多次以凤自居,而不以龙自喻。在屈原赋中,一如在楚国的文物中,都是扬凤而抑龙的,这无疑是图腾崇拜的痕迹”(6)。

    溆浦巫傩承载了太多的屈原文化,己引起了中国傩戏学研究会的高度重视。他们认为溆浦巫傩文化具有很高的文化品位,在湖南乃至全国傩戏艺术中独树一帜,并拟在溆浦举办国际傩文化学术研讨会。在省、市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溆浦傩文化正在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屈原学会常务副会长、法人代表方铭先生特地为此向国家文化部撰写了推荐信。溆浦县己成立了巫傩文化研究会,创办了全国第一家《巫傩文化》刊物,为深入研究屈原文化拓开了一条新的路径。随着我们对溆浦巫傩文化的挖掘,将会寻找到更多屈原流放溆浦的重大发现。

 

参考引用文献:

1、引用李怀荪《溆浦巫傩三题》,《巫傩文化》2008年创刊号

2、引用李怀荪《溆浦巫傩三题》,《巫傩文化》2008年创刊号

3、《张正明学术文集》,湖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出版

4、《张正明学术文集》,湖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出版

5、乾隆版《溆浦县志》

6、《张正明学术文集》,湖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出版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溆浦 文化

上一篇:屈原为何怀石自沉汨罗江?
下一篇:“贤姊屈姑”湖南汨罗与溆浦溯源之行 考 察 报 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