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反躬自问  以非论正
2017-10-24 11:15:02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反躬自问  以非论正

          ——我读《楚辞·卜居》

 

            陈剑湘

 

《卜居》是楚辞中的一篇文风奇异的文体。虽列于屈原名下,后世有学者认为此文之文体、风格、用句等等与屈原的《九章》《九歌》《离骚》等迴异,而不是屈原的作品,但缺乏确证。题名《卜居》,意为“卜所居世何所宜行”( 汉王逸《楚辞章句》),即向管理占卜的官员太卜郑詹尹请教处世之意。屈原用“卜居”这种独特方式,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愤慲,激越与抗争。

 仔细地通读全文,随着作者的展开,屈原那种居浊世而独醒,“身之察察” 岂“受物之汶汶”的悲愤态度;那“宁与黄鹄比翼” 而不愿“将随驽马之迹” 的不屈精神;那对“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而自己却无法“将从俗富贵以偷生乎” 的内心独白,无不使读者的灵魂受到震撼。

此文之奇,除文风奇异、用辞奇妙外,其匠心独运的艺术构思和一泻无余的内心倾泻,堪称辨才奇崛,真是“虽为卜世句,千古一奇文”!

 我认为,《卜居》的语言表现艺术有这样一些特点:

一:明为问疑,实已心决

作者在开篇即写到屈原既放,三年不得复见。竭知尽忠而蔽障于谗。心烦虑乱,不知所从”。 屈原已经被放逐三年了,却始终见不到君王一面。他尽忠报国,进取却遭受了馋言。他心烦意乱,不知怎么办才好。因而去见太卜郑詹尹,向他请教,说“余有所疑,愿因先生决之。”作者的疑惑和请教交待得清清楚楚。待太卜郑詹尹“乃端策拂龟”,一句“君将何以教之?”(不知您有什么问题见教?)之后,却是大段大段屈原的倾泻和独白。内心的真实情感和价值判断一目了然,根本无疑可解,有惑可析。乃至最后太卜郑詹尹亦无可奈何说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龟策诚不能知此事”。 意思是 术数也可能会力所不及,神明也可能会不知所以,还是按照你自己的心志,去实行你自己的意志吧。我的龟壳和蓍草对这些事儿实在是无法卜算。连太卜都可以看出作者明为问疑,实已心决的内心与态度,而鼓励作者“用君之心,行君之意” 即坚定的走自己的路去吧。

在对话篇幅的安排上,也可以看出作者“明为问疑,实已心决”的运用。在全篇44句对话中,屈原说的有两段共34句。其中第一段2句,第二段长达32句。而太卜却只有两段10句,其中第一段1句,最后一段9句。屈原(问疑者)的对话是太卜(解疑者)的三倍。他的“明为问疑,实已心决”表露无遗。

二:明举例证,实明褒贬

屈原是真的“余有所疑” 吗?是真的不知“孰吉孰凶,何处何从”吗?当太卜问他“何以教之”时,他却一连串的抛出了八对例证:例如“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乎,将送往劳来,斯无穷乎?”“宁诛锄草茅以力耕乎,将游大人以成名乎?”“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将从俗富贵以偷生乎?”“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泛泛若水中之凫,与波上下,偷以全吾躯乎?”“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意思是:我是应该诚实勤恳朴质, 还是送往迎来周旋终日? 我是应该努力耕作锄草助苗, 还是游说公侯求取功名? 我是应该不惜生命大胆直言, 还是贪图富贵可耻地活着? 我是应该昂首挺胸像千里驹, 还是像水中野鸭随波逐流以保全自己? 我是应该与骏马并驾齐驱, 还是步着劣马的后尘? 我是应该与天鹅比翼长空, 还是去与鸡鸭争食斗气?

在这些例证中, 作者语气虽婉, 却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褒贬, 事实上也作出了坚定的抉择。作者对是非曲直了然于胸, 他虽提出一个个两疑式的例证, 但他根本就鄙弃那“从俗富贵以偷生” “游大人以成名” 的前途, 而选择走“宁诛锄草茅以力耕”“ 与黄鹄比翼” 的道路。在这一系例的提问中, 我们看到了作者鲜明的爱憎, 也看到了一个伟大的灵魂在“黄钟毁弃”“ 蝉翼为重”“ 谗人高张” 的“溷浊而不清” 的世界中, 孤独抗争的不屈志行和风骨凛然的高尚选择。

三:明借人口,实抒己志

 首先,屈原为《卜居》一文,是为表明自己的心志。明末王夫之在《楚辞通释》中说“《卜居》者,屈原设为之辞,以章己之独志也。”这就说明,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屈原为表明自己志向的匠心独运的艺术虚构。他接着说“故托为蓍龟而詹尹不敢决,以旌己志。因弇娿病国之情状,示憎恶焉。”因而借故托太卜用蓍草和龟壳都不敢卜,是为了张扬自己的观点和志向。产生的原因主要是看到举国上下这种黑白颠倒、混浊颓败的现象,而表达自己内心的憎恶。

此外,屈原借《卜居》人物之口,更是为表明自己的选择。屈原大段大段的问卜,其对黑暗现实的愤慨,对世俗的抗争,对高洁志行的向往一览无余,且气势磅礴,正气四溢。以至连太卜都闻而敬畏,“释策而谢”,说“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并要屈原“用君之心,行君之意”,不要受世俗的影响,去走自己的路。借凭这两个人物之口,亦进一步表达了自己的爱憎和选择。

   《卜居》在楚辞中确实是一篇文风奇异的文体,它情奇思奇,辞奇体奇。且思想深邃,文风妙趣。它的艺术魅力已经影响并将继续影响无数的后人。

陈剑湘、湖南湘阴人,19507月生。汨罗市政府农办退休干部。传统诗词爱好者。现任汨罗市骚坛诗联学会会长。


相关热词搜索:反躬自问

上一篇:今天我们为什么纪念屈原?
下一篇:溆浦屈原文化值得探讨的几个课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