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溆浦屈原文化值得探讨的几个课题
2017-10-24 11:18:3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溆浦屈原文化值得探讨的几个课题

   屈原,我国文学史上第一位伟大的文学家,世界历史文化名人。我国民间四大传统节日中,唯一一位被民间所纪念的文化名人。两千多年前,这位文化巨人流放溆浦,他所创作的《楚辞》,已成为中华民族及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因他的到来,在溆浦留下很多值得探讨的课题,如“流放”是怎么一回事?屈原为什么来溆浦?住多久?写了哪些作品?溆浦巫傩与《九歌》的关系?溆浦古代为何也曾叫“秭归”?溆浦巫傩中的“屈五娘”“云霄神”与“女嬃”的关系?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去深入探讨。

  关键词溆浦,屈原,文化探讨

本文作者禹经安

约在公元前296年间,屈原怀着对亡国的深切忧患,带着一腔热血反被排挤的悲愤;带着“世人皆浊唯我清,世人皆睡唯我独醒”的痛苦离开了“郢都”,离开了他生长和奋斗过的地方。屈原迎着风站在船头,望着两岸漫野的萧瑟景象,想着客死在秦国的怀王,热泪纵横,一路拔涉直奔溆浦而来。他在《涉江》一文中写道,来溆浦时,他是身着整洁的“奇服”,带着象征权力的“长铗”和高耸的“切云冠”;骑着马到“山皋”,坐着车至“方林”,再坐着有蓬的“”,过长江,经庭洞,上沅水,发枉渚,宿辰阳,入与溆浦。①

屈原为什么来溆浦?是因为“流放”还是组织楚黔中郡军民“抗秦救国”;屈原在溆浦住了多久?是二年、九年、还是十六年;屈原《楚辞》中的哪些作品是在溆浦完成的?是《离骚》还是《九歌》、《天问》;从溆浦的地方方言,地理物产,风土习俗,地方戏剧,巫傩祭祀中,能否破解《楚辞》中的不解之谜吗?溆浦凭着何等魅力能吸引屈原的到来。两千年来,人们在这些问题上众说纷纭,争论不休。屈学界曾对屈原的“流放”也有争论,有一次,二次和“未遭流逐”之说。而历代学者都认为,屈原没有“流放”的经历,他就写不出《楚辞》,没有《楚辞》就没有伟大的屈原②。又有学者说,溆浦是屈原在成就楚王霸业的理想破灭后,使他从一位政治家转换成一位伟大的诗人。是他把自己的忧国、忧君、忧民的思想深深渗透在他的诗歌之中,从而奠定了他世界历史文化名人的地位;也有专家说:屈原没有被“流放”,他来溆浦的目地,是为了组织楚国黔中郡(战国溆浦为楚黔中郡地)军民“抗秦救国”,是为了实施他没有完成的政治抱负和人生价值③。这种学说也得到古文献记载和溆浦出土文物的支持;还有专家认为:屈原是为了“追慕尧舜大禹的美德”而来溆浦,因为溆浦有唐尧时期“善卷”、“大禹”、“祝融”的遗迹。他们说:屈原自认为是舜的后裔,并有着自己的政治抱负和强烈的建功欲望,当他被驱出“郢都”的那一刻,他想到的是他平日里向往的地方,在那里可以安放自己的灵魂,溆浦就是这么一个使他向往很久的心仪之地。

不管哪种说法,两千年来从没有人质疑过,溆浦是屈原创立湖湘文化的源头,立下了中国知识分子“心忧天下”的标杆。中国屈原学会第一任会长汤炳正教授早在1976年考察溆浦时说:“进入溆浦地域,在思想意识上进入一个更高的境界,仿佛时时都能看到屈原彷徨行吟的伟大身影。”⑤第二任会长斌杰教授在解读屈原《涉江》时也指出:“这是有关诗人晚年被流放所经历地区的一项重要的史料。”名誉会长殷光熹教授说:“两千多年前,溆浦敞开了他那博大的胸怀,接纳了一位后来成为中国文化巨人,世界文化名人的屈原。溆浦是屈原生命历程中重要而难忘的一站,这里留下了他的足迹,他的传世作品,他的心声和历史回声,他的文化精神。”⑥不管哪种说法成立,都说明了溆浦成就了屈原,是溆浦老百姓的关爱,使屈原伤痕累累的心得到了慰籍,是溆浦的山山水水和古老的民风习俗,激发了屈原创作的灵感。有位记者在考察溆浦之后说:“是溆浦古老的地域文化,让屈原创造出一种新的文学体裁——骚体,更因为他借助骚体的形式,将自己的思想表现得淋漓尽致,为后人不仅留下文学魂宝,更展现出他那种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感”。屈学专家张中一先生撰写了一本约30余万字《溆浦—屈原文化发源地》的专著,系统研究了屈原及其《楚辞》与溆浦的关系。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当屈原站在溆水边,仰头向天发出172个“天问”。他从天上问到地下,从万物问到人间,从历史问到现实,从自然现象到社会现象一一质疑,他凝固了中国知识分子一个最优美的姿态。373句《离骚》谱写了中国古典文学中最长的抒情诗,从这里涌现出中国文学浪漫主义的源头,这个秘密在哪里?在民间,在创作《楚辞》的现场沅水和溆水边,又一位楚辞研究专家如是说。

屈原入溆浦的溆水,是沅水中游的一条主要支流,也是溆浦县境内的一条内河,溆水两岸有许多纪念屈原的名胜古迹,有中国古文献最早记载纪念屈原的“招屈亭”,有建于明代的“屈原庙”,清代的“三闾大夫祠”;有相传屈原作《山鬼》的“明月洞”,作《国殇》的吐钱岩山,作《桔颂》的“桔花园”和溆浦古八景之一的“溆水屈”、“芦潭渔唱”以及“鹿鸣山”、“鬼葬山”、“三闾滩”、“正本潭”和“屈子峡”等名胜古迹。相传,这些地方都有一个与屈原有关的美丽传说。早在明清时期《溆浦县志》就记载有近百首歌颂屈原的诗词歌赋。著名语音学者陈抡先生先后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考证了溆浦等地的方言与楚辞学之间的关系,撰写了一本名叫《历史比较法与古籍校释—越人歌、离骚、天问》的学术专著⑦,从而揭开了溆浦地方方言与楚辞的关系,用方言来解释楚辞中很多未解之词,已引起屈学界和古文字研究界的高度关注。尤其近代溆浦地域考古调查和发掘所得的考古资料,证实了战国时期的溆浦,并不是部分屈学研究者所说的“不毛之地”和“非人之境”⑧,从而推动了对屈原入溆浦研究的又一轮高潮。早在六十多年前,沈从文先生就说过:“战国时被放逐的诗人屈原,驾舟逆流而上,许多地方还可以推测得出,便是这个伟大诗人用作选材的山精灵洞,文章中常借喻的糗草香花,也俨然随处可以发现。”⑨屈原在《涉江》中述描的“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之所居。山峻高以敞日兮,下幽晦而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的溆水下游屈子峡的景色,至今仍历历在目.原“溆浦古八景”的“溆水屈”,巳初步竣工,这里已认定为国家级“湿地公园”和湖南“新湘八景”的“烟雨思蒙”风景区。现己成为旅游胜地。

屈原《楚辞》中所作的《九歌》,就是取材楚南邑民间祭神仪礼中的祭歌。东汉文学家王逸在考证《九歌》时说:“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窜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而作《九歌》。”王逸所考证的就是沅水和溆水流域盛行的巫傩祭祀。《汉书·地理志》云:“楚人信巫鬼,重谣祀”以沅水和溆水流域最盛。两年清乾隆《溆浦县志》也载:“溆浦人好鬼神……疾病祈赛,听命于巫。”溆浦地域的巫风傩俗,有着悠久的历史。同时溆浦古老“辰河目连戏”也被戏剧界称之为“中国最大的祭祀剧”。
      我国著名巫傩文化研究专家李怀荪来溆浦考察,对发现溆浦周氏傩坛收藏的巫傩典籍和面具而兴奋不已。他认为:“原生态的溆浦巫傩,蕴涵丰富,积淀深厚,它的古扑与奇特更耐人寻味,它所传递的文化信息,有着极高的研究价值。其中还有很多祭祀和傩戏直接与屈原有关,或与屈原所作的《楚辞》有关。”这一发现不得不令人对溆浦巫傩文化悠久的历史感到吃惊⑩。朱熹说:“《九歌》起初本是民间口头创作,后经过屈原写定或修改,因《九歌》既是楚国民间祭神歌曲,祭祝的进行是由巫来主持,很可能是巫祝所编。”这次在溆浦发现的150余本巫傩祭祀和傩戏唱本,就是朱熹所说的“民间口头创作”手抄科仪本,这些手抄科仪本上自明代,下至民国早期,以清代为主,都是通过历代巫傩们口传手抄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这是我国巫傩文化研究中的一个重大发现。这批手抄科仪本中,还保留着许多原生态的巫傩祭祀和傩戏唱本,其中的“游船送瘟”,“独脚云霄”等节目直接或间接与屈原有关。而周氏傩坛所收藏明末至清末时期的古傩戏面具,它同在溆浦马田坪西汉墓中出土的“兽面”有着惊人的相似,这不能不引起研究者对屈原与巫傩文化高度关注。
    这次湖北秭归屈学界的专家学者来访溆浦,同我们谈到屈原与秭归和溆浦的关系,也谈到“屈姑”文化与屈原的关系。这些问题,我也曾经同几位屈学研究者讨论过,我曾经在清乾隆《溆浦县志》发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古代溆浦地方也曾经叫过“秭归”,为这个问题,我曾写一篇有关这方面的小考,今摘录一段,供专家学者们参考。

有关溆浦是不是地名?“ 汪瑗在《楚辞集解》中称“溆浦”不是地名,但他又在《涉江》:“乘舲船余上沅兮”注释中,他又大胆设想屈原归隐武陵。并还引《后汉书·郡国志》秭归属武陵之说。他在注释“乘舲船余上沅兮”说:“下文言入溆浦,居山林,而不复举其地名者,屈子此时其志殆将隐于武陵乎?故至今人谈山水之幽者,尚称武陵源焉。”又按《后汉书·郡国志》南郡秭归本属武陵郡。注云,县北百里有屈原故宅,则屈原,武人也。”

    汪瑗所引《后汉书·郡国志》中“秭归本属武陵(郡)”的秭归。是指湖北归州的“秭归”,还是指湖南武陵义陵的“秭归”。难道出现两个“秭归”吗?乾隆《溆浦县志》在“古城”条中也有这么一段记载:“水经江水又东过秭归县南。《注》曰:县城北依山即阪,南临大江,古者相传谓之刘备城,盖备征吴所筑也,是秭归有两城矣?《宜都记》曰‘秭归盖楚子熊绎之始国,而屈原之乡里也。’袁崧曰:屈原有贤秭,闻屈原放逐亦来归慰,今自宽因名曰秭归。然则义陵称秭归,何所取义乎?”《湖南省志》引《水经注》也云:“刘备自秭归出武溪,绥抚蛮夷。诸葛亮率诸蛮筑城治叙溪,是谓从秭归来溆作城,非谓以叙城为秭归城秭归。今湖北归州有屈原宅,女嬃 庙,于溆何涉?”但《注》文作刘备之秭归去焉,字下接出五溪,绥抚蛮夷,不费解矣?”今溆浦龙潭有“诸葛城”遗址,这倒不是空穴来风

    把溆浦县谓之“秭归”的确让人费解。但是,溆浦有建于西汉前期的“招屈亭”,而康熙《溆浦县志》言:招屈亭其地,原是屈原在溆浦的居住地,故其地有“冬无积雪,夏无蝇蚊”的记载。这是否可以解释为袁崧所言:屈原贤秭、闻屈原放逐溆浦,自湖北秭归来溆归慰屈原,故溆浦也称为“秭归”。我认为这应该于屈原放逐来溆有关。钱穆在《周初地理考》中给我们提供一条思路,就是异地同名多与古人迁徙有关,他说:“盖古人迁徙无常,一族之人,散而四方,则每以其故居移而名其新邑,而一族相传之故事,亦随其族人足所到,而递播以递远焉。”
    以此来看,溆浦曾称“秭归”应当是和屈原流放来溆浦有关。这方面我们发现溆浦古老的傩戏唱本上有这么一段唱词:“……关公殿前占一卦,屈原相公要花船。屈原相公五个女,五人姐妹有根源。一娘住在桃花店,二娘住在菊花园,三娘住在梅李地,四娘学道登仙山,五娘身材生得小,江边立庙要花船,这是否能说明屈原有合家迁徙溆浦的迹象,同时,溆浦有“屈”姓,溆浦曾称为“秭归”。当然这还得要更多的资料来证实。但这些记载,给我们提供秭归与溆浦,屈原在溆浦的一些难得的文史资料,这对“女嬃 ”的研究,对“屈姑”文化的研究,都有很深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

屈五娘的“游船送瘟”是湘西巫傩的一种祭祀活动,毛泽东七律《送瘟神》中的诗句“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指的就是这种民间祭祀活动。溆浦“游船送瘟”有别于湘西其它地区,它把屈原的第五个女儿尊为送瘟之神,这在全国只有溆浦巫傩仅有。李怀荪教授认为:“这是与屈原长期生活在溆浦分不开的,是溆浦人们怀着对屈原崇敬的心情,把美好的愿望寄托于这位前辈先贤。”
   溆浦巫傩戏剧中有“独脚云霄”,“云霄”是溆浦巫傩中的一位傩神,而“云霄神”在《溆浦县志》记载中是位至高无上的“女神。”按溆浦地域民间习俗,民户家的神龛上所供的神,分上坛和下坛,上坛必须供奉正神,而“独脚云霄”虽然是“殇亡之神”,但他是为国捐躯的殇亡,受到人们的尊重,因此可以供为正神,所以溆浦家家户户神龛上都把他尊为正神来祭祀。溆浦的“独脚云霄”也是一出祭祀的傩戏,这出傩戏在演出时非常悲壮隆重,傩师扮演的是一位在战场上被敌人砍去了一只脚的士兵,表演时傩坛响起大鼓大锣并吹牛角号,气氛非常凝重。傩戏在平常表演时都必须带面具,而唯独只有这场戏的表演不带面具,而是用祭祀烧过的纸钱灰醮水涂在演员脸上。独脚云霄唱着傩歌,一只脚跳出不同的战斗姿势,以展示战争之激烈和他的浩然正气。从“独脚云霄”的表演中不难看出,这就是表演屈原笔下的《国殇》:“带长剑兮狭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即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的楚国士兵与秦军英勇战斗的场面。
    梁绍辉先生曾指出:“作《九歌》不临沅湘其境不成,临其境而不亲睹沅湘巫歌傩戏更不成”。两千多年前屈原笔下的千古名篇《国殇》,至今仍保留在溆浦巫傩的祭祀和傩戏之中,这应是一个奇迹,更是一个重大的发现。同时,从溆浦周氏傩坛所发现明、清时期的傩戏面具来看,他同溆浦马田坪汉墓中所出土的“兽面”有惊人的相似。这足以说明溆浦巫傩有着悠久厚重的历史文化。溆浦的巫傩文化,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沧桑而传承不衰,这不仅是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也是我们研究屈原文化的重要课题
    的确,溆浦有关屈原在溆浦古老的民俗文化中,的确还有很多值得深入探讨,这就需要广大屈学专家学者去考究。这对研究屈原及《楚辞》是个一个新的思索。
注释:
①屈原《九章 涉江》清蒋骥《山阁注楚辞》上海古籍出版社1958年版
②见毛泽东读《楚辞》笔记”屈原如果继续做官,他的文章就没有了,正因为丢了官,下放劳动才有可能产生像《离骚 》这样的好作品”
③禹经安《屈原在溆浦》序三 中国文联出版社2007年版第7页
④舒新宇《破解屈原溆浦之谜》东方出版社2007年版
⑤汤炳正《屈里寻踪》2007年溆浦屈原学会《涉江文学》第4页
⑥殷光熹《涉江论坛坛》合订本“盛世凯歌响彻云霄”第4页
⑦陈抡《历史比较法与古籍校释》湖南教育出版社1982年版
⑧禹经安《屈原在溆浦》”评屈原流放地溆浦非人之境说”中国文联出版社2007年版

⑨摘自《沈从文散文精编》漓江出版社2007版
⑩李怀荪《中国楚辞学》第十三辑“独特的溆浦巫傩”第396页,学苑出版社2007年
《沈从文散文选》湖南文艺出版社1981年版
(明)汪瑗《楚辞集解》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167页
清乾隆《溆浦县志》“古城诸葛城”条
溆浦周氐傩坛民国七年手抄科仪本《造船歌》李怀荪《中国楚辞学》第十三辑“独特的溆浦巫傩”第396页,学苑出版社2007年
       禹经安  向芳瑾

                                     2017年4月11日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溆浦 课题

上一篇:反躬自问  以非论正
下一篇:镜像屈原的突破与创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