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镜像屈原的突破与创新
2017-10-24 11:19:17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镜像屈原的突破与创新

——电视剧《思美人》的审美取镜

韩新卫

汨罗市文旅广新局湖南汨罗414400

摘要:屈原沉郁忧愤、忠君爱国的传统形象,是屈原个人、历代文人与统治阶级合力助推的结果。随着时代的发展,突破传统藩篱,创新镜像屈原的形象,是文化多元化发展的客观要求,是遵循艺术规律的必然选择。

关键词镜像屈原   突破   创新

二千多年以来,特别是自南宋朱熹以降的近千年以来,屈原一直被后人尊为伟大的爱国诗人、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在民间则被尊为汨罗江神、河神,被民众顶礼膜拜。历朝历代的封建帝王为了维护封建统治秩序,为屈原封侯赐爵,极尽荣耀。同时,在民间大兴屈原庙宇,为其焚香祭祀。然而,电视剧《思美人》却颠覆了人们心目中形容枯槁、行吟泽畔的屈原形象,而还原了一个有七情六欲、食人间烟火的屈原,特别是塑造了阳光帅气、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青年屈原形象,填补了镜像屈原的一项空白,这无疑在当下影视界泛起了一阵不小的涟漪。

一、屈原沉郁忧愤、忠君爱国的传统形象,是屈原个人、社会与历代统治阶级合力助推的结果。

屈原高居神坛,祭祀香火延续二千年而生生不息,非一朝一夕之功,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屈原自身择日蹈水殉国,是具有“酒神精神”的楚人个性使然。屈原得知楚国郢都被秦军攻破,乃选择在祭神之日的端午节怀沙自沉汨罗江,这是他长期受具有“酒神精神”的楚文化熏陶和浸染的结果。其一,屈原怀沙自沉是其强烈的楚人性情使然。屈原作为王室贵胄,较好地继承了楚人勇于担当、敢于任事、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楚人精神和血性,这与楚霸王项羽乌江自刎如出一辙,上演的都是一场豪气冲天的悲剧,成就了各自的人格魅力和高贵节操。何仁富在《释楚文化精神实质》中说:“楚文化是一种强烈意志自由、情感至上的非理性主义文化。因为它的内在精神特质类同于尼采所说的酒神精神,所以我们才把它称为酒神精神的文化。《离骚》主人公作为楚文化人格典型所具有的“超人”特征,更进一步表明,楚文化在本质上是一种“酒神精神”的文化。”显然,屈原与项羽都是深具楚文化个性的,类同于尼采所说的“强力意志”所呼唤的“成为你自己”的“超人”。其二,是屈原自命不凡,自我神化。屈原在《离骚》中自称“帝高阳之苗裔兮”,高阳即日,是黄帝的孙子颛顼,而且《楚世家》也说楚祖先为高阳,显然,屈原宣称楚人的先祖为太阳神,自己的出身不凡,是太阳神的后代。自己既然是太阳神的后裔,那么怀沙自沉就必然要选择一个与神明相关的日子。古时民间在端午日要举行祭神仪式,目的是为了祈求神灵保佑,免降灾厄,使人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屈原选择端午祭神之日殉国,也可以说是神有所归,顺应天意。其三,是楚国巫傩文化对他的影响。屈原在朝时任过三闾大夫,掌管着朝廷的重大祭祀活动和贵族子弟的教育,祭祀时,屈原实则扮演的是一个大巫的身份,传达着上天给楚王的旨意。屈原流放汨罗江一带后,更是参与到民间的祭祀活动中去,充当着大宾或祭师的身份。他的《天问》是采用湘北一带夜歌对花形式写的,《招魂》中直接引用了湘北民间殡葬儒祭礼仪中的诗文,显然可窥见其从事祭师的身影。

(二)历代封建文人为维护封建制度,不断强化屈原的爱国主义精神。自南宋朱熹以降,屈原便被尊崇为爱国主义诗人。郭建勋在《两千年楚辞史发展历程研究》中说:“此前的楚辞论者一般只关注屈原峻洁超拔的品格、热恋故土的情怀和积极用世的态度,到洪兴祖才言及与君国的关系。朱熹则出于当时抗敌救亡的目的,在《楚辞集注》中反复强调屈子“忠君爱国之诚心”,以为南宋臣民树立一面精神旗帜,亦作为投向主和派的枪矛。从此,爱国主义成为屈原精神中最光辉的层面。”此后,陆游、王若虚、吴师通、袁宗道、方苞、林云铭、王国维、梁启超,这此历代封建文人,高扬屈原爱国主义的旗帜,将屈原定格为一个忠君爱国、人格高洁的典范。及至现代的鲁迅、郭沫若、闻一多、何其芳等人,也继承了前人的衣钵,并将屈原的爱国精神进一步发扬光大。

(三)历代统治阶级为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不断给屈原封侯赐爵,让他高居神坛,以教化万民。据刘石林《汨罗江畔屈子祠》记载:“历代官府的端午祭奠,有资料可考的,有南朝宋湘州刺史张邵亲临汨罗祭祀并请颜延之作《祭屈原文》。唐代朝野崇佛,但在天宝七年(784年),唐玄宗下敕重修屈子祠,并命地方官“岁时致祭”,将祭祀屈原正式纳入朝廷的祀典之列。宋绍熙三年(1192年)朱熹守潭州,奉敕重建屈子祠,未竣工即离任,真德秀继守潭州,屈子祠维修竣工并作文祭吊屈原。到清初其祭祀仪式已相当隆重了,清康熙初除端午外,还加了春秋二祭,其规格与孔子几乎不差上下。”为褒扬屈原忠君爱国的高洁品格,一些帝王还不惜给他封侯赐爵,如后梁时,潭州刺史马殷奏请太祖朱温封屈原为昭灵侯,并重修屈庙;元朝时,屈原被封为忠洁清烈公,有刘行荣撰《重建忠洁清烈公庙记》为证;二战后,世界和平理事会在1953年将屈原列入“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当年我国在北京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旨在倡导和平和爱国,反对外族侵略。

二、突破传统藩篱,创新屈原形象,是文化多元化发展的客观要求,是遵循艺术规律的必然选择。

如果说二十世纪是一个造神的世纪,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孙中山、戴高乐、罗斯福、邱吉尔、爱因斯坦、霍金、莱特兄弟,这些政治、科学巨匠在这个世纪叱咤风云,影响着世界的进程。那么,当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便进入了一个人人向往平等、自由、民主、和谐的新世纪,政治狂热、科学崇拜都将归于平静。在这个信息过剩的时代,人们特别注重追求文化的差异化、特色化、个性化,文化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新奇特成为众多媒体与影视公司追求的目标,唯其如此,才能迎合观众审美心理,并嬴得市场份额。

(一)创新屈原形象,是观众审美心理的客观要求。当下的普罗大众,普遍的喜爱看青春偶像剧,上个世纪那种高大上式的剧中人物已被观众所厌弃,高颜值已成为当下观众的普遍审美追求,于是高颜值的演员拥有众多的粉丝群体。《思美人》剧组聘请一线人气演员马可、张馨予、乔振宇、易烊千玺担纲主演,意在吸引观众眼球,聚焦注意力。当然,这从另一个角度也折射出当下社会的浮躁心理。于是,美人美政美君美服美居美育美乐成为屈原毕生的追求,同时让他拥有美丽的爱情和温馨的家庭,享受凡人都有的亲情、爱情、友情,而不是一个高居神坛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这样更接地气。导演梁振华试图要在电视剧《思美人》中构建一个纯美的艺术世界,剧中象征楚文化的凤凰、花豹反复呈现,显然要把观众带入一个自由浪漫、奔放不羁、张扬热烈的楚文化大观园,高颜值的演员、亮丽的服饰、华美的居室、优雅的乐曲,共同营造一个美的艺术世界。

无独有偶,故宫近年来也改变一贯高高在上、肃穆庄重的风格,在网上开了一家故宫淘宝店,专做“朕”的生意,在网上卖起了御用文创产品,而且卖得很火爆,一个个不苟言笑的封建帝王都变成了风流倜傥的才子、屌丝、萌主,很对消费者的胃口,让故宫狠赚了一把。毫无疑问,电视剧《思美人》与故宫淘宝店都是准确把握了市场需求,号准了市场脉搏,故而才能在市场占得一席之地。

(二)创新屈原形象,是遵循艺术规律的必然选择。当今时代是一个文化多元发展、张扬个性的时代,工业化时代的批量生产、整齐划一已被社会所厌弃,代之而起的必然是差异化、特色化、个性化的审美需求。毋容置疑,影视艺术的发展,必然要求人物形象的陌生化,过去影视中那种形容枯槁、行吟泽畔、忧郁愤懑的传统屈原形象,阉割了屈原的青春期,让屈原失去了七情六欲,不食人间烟火,给他贴上了爱国主义的标签,显然观众对此已产生审美疲劳,如果重蹈覆辙,无异于拾人牙慧。梁振华导演在剧中首次塑造了阳光帅气、风华正茂的青年屈原形象,让他走下神坛,由一个阳光少年逐渐成长为才华横溢的县令、将军、左徒、三闾大夫,给观众全新的感受,这种大胆的尝试是对传统屈原形象的颠覆与创新,是遵循艺术创作规律的必然选择。

(三)创新屈原形象,是更好地传播和弘扬优秀传统文

化的重要手段。屈原是人而不是神,既然是人,我们就要还原他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真实面目,让他更加贴近生活和民众,这样才更容易被普罗大众所接受。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文中指出: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作为代表着矢志不渝、坚贞不屈民族精神的屈原,用影视的形式塑造屈原的艺术形象,表现他从青少年到老年传奇坎坷的一生,并在剧中穿插大量的屈原诗词与音乐,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与耳濡目染中接受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和浸染,这无疑是一种传播屈原文化的极好形式,这比生硬的、教条式的说教不知要强多少倍。这种寓教于乐化教育于无形的传播方式,同时赋予了人物形象陌生化的面孔和性格,这是一种大胆而有益的探索,值得推广和借鉴。

诚然,文创产业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宣传产品,一定有鲜明的导向型,必然要遵循艺术规律与市场规律。在2014年10月15日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这番讲话,明确指出了文艺创作的历史使命和时代责任,也指明了文艺作品创作规律和市场规律之间的关系。毫无疑问,电视剧《思美人》在艺术上进行了突破与创新,为观众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屈原形象,但是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过于迎合观众的审美心理,而不尊重史书记载。比如靳尚最后被五马分尸与史实不符,这当然符合中国观众恶有恶报的心里期待,但窃以为权威史料有记载的细节不宜过于艺术虚构或变更,这还有待与方家商榷。

 

 

参考文献:

1、何仁富:中国人民大学古代文学复印资料1992年第3期;

2、郭建勋:《先唐辞赋研究》,人民出版社,2004年5月第1版第26—60页;

3、刘石林:《汨罗江畔屈子祠》,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9月第1版;

 

 

 

作者:韩新卫,中国屈原学会会员,汨罗市作家协会理事。

电话:13973046118

Q Q :1583701658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镜像

上一篇:溆浦屈原文化值得探讨的几个课题
下一篇:赋与骈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