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楚辞》里的屈原与汨罗
2018-05-17 17:22:03   来源:   作者:钱 征   评论:0 点击:

摘要:新时代,新视觉,将屈原《离骚》《湘君》《湘夫人》《河伯》《天问》《涉江》《哀郢》《怀沙》《惜往日》《悲回风》《远游》《渔父》等楚辞篇章中,有关“沅湘”“洞庭”“醴浦”“溆浦”“江湘”“湘流”“汩”等词,汇成数据,加以分析,使《楚辞》里的屈原与汨罗,更加清晰地显现出来:屈原投江地为今湖南长沙附近的汨罗江。

关键词:《楚辞》;屈原;沅湘;洞庭;汨罗。

 

20157月下旬,在江苏淮安召开的2015年中国淮阴屈原及楚辞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屈原学会第十六届年会上,大会有意安排湖北郧县学者凌智民和湖南汨罗学者刘石林先后发言。两位学者,各抒己见,针锋相对,很有意思。

参会学者,出现了“选边站”的倾向。很明显,湖北郧县学者凌智民先生沿袭石泉先生的观点,只是添加了一点他个人的东西,就认为屈原投江不在湖南汨罗,而在汉江边上的湖北郧县。学术问题,进行讨论,无可厚非。但是,我却较真了,在大巴车上,当着许多学者的面,一脸严肃的对凌智民先生说:“你的学术研究走进了一条死胡同!”事后想起来,我当时对待凌智民先生的方式方法,似乎存有不妥。再则,他们二位学者的学术之争,干我何事呢?

人老了,喜欢回忆往事。屈原“宁愿跳入湘流,葬身鱼腹。”屈原精神对我们影响太大了。我一直认为,屈原投江地是在湖南长沙附近的汨罗。理由,就是刘石林先生在大会发言材料里讲的那几条:一是屈原在自己的著作《怀沙》《涉江》等里面讲的话;二是西汉贾谊、司马迁等人亲临长沙附近的汨罗凭吊屈原;三是《湘中记》等历代文献的记载;四是学界比较公认的屈原投汨罗江的时间节点;五是关于“沅”“湘”的通释;六是关于“罗”的地望问题,等等。在“选边站”上,我是支持刘石林先生的学术观点,不支持凌智民先生的学术观点的。我曾经甚至认为,中国屈原学会没有必要在湖北十堰召开那次学术讨论会,更没有必要在《光明日报》上发表凌智民先生的那篇文章。后来,冷静下来一想,学术问题,就那么回事,不必太认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嘛!

再后来,我对刘石林先生讲的第一条理由,即“看看屈原自己是怎么说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时兴起,便对刘石林先生的发言,进行了一些补充,以表示更加坚定地支持他。

新时代,我们继续沿着历史的长河溯流而上,在素有“蓝墨水”之称的汨罗江畔,陶醉于以大诗人屈原为核心所凝定成的屈骚精神的《楚辞》。为了研究《楚辞》里的汨罗,我重温了洪兴祖《楚辞补注》、朱熹《楚辞集注》、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林家骊译注《楚辞》、汤炳正《楚辞今注》等书籍。其中,采用译注内容最多的是林家骊的《楚辞》,特此说明。屈原在《离骚》等篇章中,多次提及“沅湘”“洞庭”“醴浦”“溆浦”“江湘”“江淮”“南巢”“湘流”“湘灵”“沧浪”“长沙”“汨”等,引起了我的注意。

第一篇是《离骚》。《离骚》是屈原的代表作,也是《楚辞》的代表作,是我国古代最长的政治抒情诗,充满爱国激情、爱民情怀和忧愁愤懑。在《离骚》里,有“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陈辞。啓《九辯》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济:渡。沅湘:沅水、湘水。沅:沅江,古称沅水,源出贵州省云雾山,东北流经黔阳、常德到汉寿入洞庭湖。湘:即湘江,源出广西,注入湖南省,为湖南省最大的河流。沅江、湘江的地理位置,任何一位学者要想改变,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此诗句的意思是:渡过沅、湘向南进发啊,到帝舜跟前大声陈说:夏启创制《九歌》与《九辨》啊,恣意寻欢作乐以致放纵堕落。

第二篇是《九歌·湘君》。《九歌》是楚国祭祀神祇的乐歌。今人多取朱熹之说,认为《九歌》是屈原对南楚祭歌的修改加工、“更定其词”的结果。关于《九歌》的创作时间,东汉王逸认为是屈原放逐江南时所作。湘君和湘夫人,都是湘水之神。《湘君》描绘了湘君与湘夫人相约而不得相见的憾事。在第一自然段里,有“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既提到“沅湘”,又涉及“江水”。诗句的意思是:我叫沅湘之水啊,不要掀起波浪;让那水流啊,能够舒缓向前。在第二自然段里,有“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洞庭:即今洞庭湖。洞庭湖,在湖南省北部,长江南岸,为我国第二大淡水湖。南及西纳湘、资、沅、澧四水,北汭长江松滋、太平、藕池、调弦四口汛期泄入的洪水,在岳阳县城陵矶汇入长江。诗句的意思是:驾着龙舟啊,直向北行;折转路线啊,取道洞庭。洞庭湖的地理位置,任何一位学者要想改变,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接着,还有一句诗:“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涔阳:地名,即涔阳浦,在今湖南省涔水北岸,澧县附近,地处洞庭湖西北岸与长江之间。一说在郢都附近。极浦:遥远的水滨。诗句的意思是:远远望见涔阳啊,在那遥远的水滨;继续横渡大江啊,划船找寻。最后,还有“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醴浦:澧水之滨,澧水经澧县入湖一段,正在长江与洞庭之间。醴,通“澧”,水名,是湖南省境内流入洞庭湖的大河之一。此诗句的意思是:我把玉玦啊,投到江水之中;把玉佩啊,丟在醴水之滨。

第三篇是《九歌·湘夫人》。作为《湘君》的姊妹篇,《湘夫人》依《湘君》体制,作了平行对称的表述,写湘夫人同样思念湘君,而不能如愿的惆怅与伤怀,哀感顽艳,情感动人。首先,“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诗句的意思是:湘夫人以帝子之尊啊,降临洞庭湖北岸的小洲;远寻湘君身影啊,望眼欲穿悲痛忧伤。萧瑟的秋风啊,徐徐吹拂;洞庭湖波涛涌起啊,树叶纷纷飘落。其次,“沅有茝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诗句的意思是:沅水生有白芷啊,澧水长着兰草;我思念您啊,却不敢说出来。我神思迷惘啊,向远处眺望;却只见那流水啊,缓缓流淌。最后,“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醴浦。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诗句的意思是:我把衣袖啊,甩向江水之上;我将禅衣啊,扔向澧水之滨。我到水边小洲上啊,采摘杜若;准备再见时送给啊,远方爱人。

第四篇是《九歌·河伯》。王逸《楚辞章句》曰:“河为四渎长,其位视大夫。屈原亦楚大夫,欲以官相友,故言女也。”该诗结束语为:“子交手兮东行,送美人兮南浦。波滔滔兮来迎,鱼隣隣兮媵予。”子:指河伯。交手:拱手,即告别之意。东行:向东方行走。诗句的意思是:您拱手告别啊,要向东而行;我特意送您啊,到南方水边;滔滔波浪啊,奔涌来迎;鱼儿众多啊,向我道别。

第五篇是《天问》。屈原的《天问》,独特之处在于它以问为主,全诗篇共三百七十四句,提出一百七十二个问题,气势磅礴,雄壮奇特,既表现了屈原渊博的知识涵养,又体现了他大胆疑古的求知精神。如屈原云:“东南何亏?九天之际,安放安属?”诗句的意思是:东南方的地面,为什么塌下去一块?四面八方的天际,分别在什么地方?它们又是如何连接的?又如屈原问:“河海应龙,何尽何历?鲧何所营?禹何所成?康回冯怒,墬何故以东南倾?”诗句的意思是:江河入海又经过哪里注入大海?鲧被什么迷惑而治水不成?禹又为什么能治水成功?共工怒气冲天,为什么会使大地向东南倾斜?再如屈原曰:“吴获迄古,南岳是止。孰期去斯,得两男子?”南岳:衡山的古称。衡山,有几说:一是在湖南省衡山县西;二是在今安徽霍山县;三是在今安徽潜山县(又名古南岳,天柱山)。这里的南岳,可能泛指南方地区。诗句的意思是:吴国立国于南方,国运长久。谁能料到会这样,难道只因为出了泰伯、仲雍这两个贤良男子?还如屈原说:“荆勋作师,夫何长?悟过改更,我又何言?”诗句的意思是:楚国不断地大举兴兵,这样国运怎能长久?如果君王能改过自新,我又何必再说什么?

第六篇是《九章·涉江》。“九章”,即屈原《惜诵》《涉江》《哀郢》《抽思》《怀沙》《思美人》《惜往日》《橘颂》《悲回风》等九篇作品的合称。朱熹在《楚辞集注》中认为:“后人辑之,得其九章,合为一卷。”现代学界,多信此说。《涉江》这篇,记述屈原渡过大江,溯沅水而上,达溆浦一带。汪缓《楚辞集解》说:“此篇言己行义之高洁,哀浊世而莫我知也。欲将渡湘沅,入林之密,入山之深,宁甘愁苦以终穷,而终不能变心以从俗,故以《涉江》名之。”这应该是对本篇内容与题旨的较好概括。关于这篇的创作时地,清人蒋骥在《山带阁注楚辞》中认为:“皆顷襄时放于江南所作。然《哀郢》发郢而至陵阳,皆自西徂东。《涉江》从鄂渚入溆浦,乃自东北往西南,当在既放陵阳之后。”蒋骥之说,较为合理。屈原说:“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济乎江湘。”南夷:当时楚国江南一带的土著民族。诗句的意思是:哀痛的是南方夷族,无人了解我啊;清早我便要渡过湘水,去到江南。屈原又说:“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凝滞。朝发枉陼兮,夕宿辰阳。”枉渚:地名,沅水中的一个河湾,在辰阳以东,沅水下游,今属湖南常德。辰阳:地名,汉有辰阳县,属武陵郡,在今湖南辰溪。诗句的意思是:乘坐舲船我沿沅水上溯啊,众人一起举浆划开水波;船儿徘徊不往前走啊,在急流旋涡中停滞不前;早晨从枉渚开始出发啊,晚上就留宿在那辰阳。接着后面,屈原有“入溆浦余儃佪兮,迷不知吾所如”诗句。溆浦:地名,在今湖南溆浦一带,或因溆水而得名,因其在溆水之滨的缘故。诗句的意思是:进入溆浦我却徘徊犹豫啊,心中迷惑不知去往何方。

第七篇《九章·哀郢》。《哀郢》,是屈原在顷襄王时,作于江南放逐地陵阳的作品,即对楚国都城郢都的思念与哀痛。屈原说:“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去故乡而就远兮,遵江夏以流亡。”诗句的意思是:民众流离亲人失散啊,在这仲春二月向东逃难;离开故土去向远方啊,沿着江水夏水一路流亡。屈原又说:“将运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去终古之所居兮,今消遥而来东。”下浮:顺着江流而向下游漂浮。上洞庭而下江:这里指船行至洞庭湖汇入长江之处时的情形,若船南向驶入洞庭湖,则逆流而上,以入沅湘水系;若东向沿长江行驶,则顺流而下。诗句的意思是:将要驾船顺流而下啊,上溯是洞庭湖下流是长江;离开先人世代居住的土地啊,而今飘泊流落来到东方。屈原无奈的说:“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曾不知夏之为丘兮,孰两东门之可芜?”当:到,抵达。陵阳:地名,《汉书·地理志》载丹扬郡陵阳县,在今安徽青阳县南。南渡:指往南渡过大江而登岸,抵达陵阳。诗句的意思是:抵达陵阳后该往哪里去啊?南渡浩淼大江后又将去何处?不知高大的宫殿楼台是否已成为丘虚啊,谁能料到郢都东门是否化为荒芜?屈原悲伤的说:“惟郢路之辽远兮,江与夏之不可涉。忽若不信兮,至今九年而不复。”诗句的意思是:想到回郢都的路那么遥远啊,江水夏水已难以渡过。恍惚中仿佛刚刚离开故土啊,到陵阳如今已有九年未曾回去了。

第八篇《九章·怀沙》。“怀沙”一名,有两种说法。一是认为“沙”即“沙石”,“怀沙”意即怀抱沙石而自沉。东方溯《七谏·沉江》,就有“怀沙砾以自沉兮,不忍见君之蔽壅。”此说,在汉至宋间,颇为流行。另种说法,指“沙”为“长沙”,即地名。“怀沙”,即怀念长沙。明代汪瑗在《楚辞集解》中认为:“世传屈原自投汨罗而死,汨罗在今长沙府。……怀者,感也。沙指长沙。题《怀沙》云者,犹《哀郢》之类也。”李陈玉《楚辞笺注》、钱澄之《庄屈合诂》、蒋骥《山带阁注楚辞》,以及今人游国恩、姜亮夫、马茂元等,也赞同“怀沙”为怀念“长沙”。因长沙是楚国始祖熊绎始封之地,是楚先王旧居,故此标题有“鸟飞反乡、狐死首丘”的涵义,体现了屈原的宗国故土情结。“乱曰: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东汉王逸《楚辞章句》注:“‘浩浩’,广大貌也。‘汨’,流也。言浩浩广大乎沅、湘之水,分汨而流,将归乎海,伤已放弃,独无所归也。”“分汨而流”,即指汨罗江是湘江支流。清钱澄之,又名“田间”,是吾先祖,曾在《屈诂》中云:“‘汨’,水名,近长沙所谓汨罗江也。”屈原说的“分流汨兮”的“汨”,就是现在的汨罗江。诗句的意思是:乱辞说,沅江、湘江之水阔大,湘江支流是汨罗啊。长沙以及附近汨罗江的地理位置,任何一位学者要想改变,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西汉的贾谊,在公元前176年,也就是在距屈原投汨罗江仅102年时,赴长沙王太傅任途中,亲临汨罗凭吊屈原,写下了千古名篇《吊屈原赋》。开篇写道:“恭承嘉惠兮,竢罪长沙。仄闻屈原兮,自湛汨罗。选托湘流兮,敬吊先生。”继贾谊之后,西汉司马迁来到长沙,并亲临汨罗,遍访屈原遗迹,临江凭吊,为我们留下了《屈原贾生列传》。自屈原的《怀沙》,到贾谊《吊屈原赋》、司马迁《屈原贾生列传》,文献史料都证明屈原投江地点,是在沅、湘流域,洞庭湖畔,长沙附近,汨罗江上。也就是现代诗人余光中讲的“蓝墨水”的地方。

第九篇《九章·惜往日》。《惜往日》记载了屈原的一些生平史实,是屈原临终前不久的作品,这一点学界大都认可,但是否为屈原的绝笔,学界尚有争议。屈原说:“临沅湘之玄渊兮,遂自忍而沉流?”诗句的意思是:走近沅湘这深渊啊,就此忍心自沉汨罗支流。

第十篇《九章·悲回风》。“悲回风”一名,取自此篇首句“悲回风之摇蕙兮。”其写作时间,学界历来多有歧义。蒋骥等,持自沉汨罗前一年秋天说;王夫之等,持自沉之时所作说。林家骊教授认为:从篇中所流露的感情来看,当是屈原自沉前不久,因秋夜愁苦不堪,难以入睡,感回风吹起,凋伤万物,抒发兰草独芳,君子遭乱而不变其志的内心愤懑之情。屈原说:“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骤谏君而不听兮,重任石之何益。”申徒:指申徒狄,传说其谏君不听,不容于世,于是投水自尽。诗句的意思是:顺着江淮漂流入海啊,追随伍子胥以求心安。望着大河中的洲渚啊,为申徒狄的高尚行为而伤感。屡次向君王进谏却不被接受啊,抱石投水又有何益处?刘石林先生曾经告诉我,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日本学者大宫真人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观点,说屈原在《悲回风》结尾写道“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明确说屈原被放逐后,沿长江顺流而下,到了“江淮”一带,漂泊了一段时间,继续往东,进入了大海。进入大海后,到了哪里呢?大宫真人的答案,是到了日本。大宫真人一生,都在研究这一课题,著有《屈赋与日本公元前史》等著作。先不说屈原是否到了日本。“江淮”在哪里?“江”,即长江,这是大家公认的;“淮”,即淮河,也是大家公认的。江淮流域,涉及安徽,屈原到过江淮,这是无疑。而安徽陵阳,紧临江淮,那么屈原到陵阳,也就在情理之中;屈原最后投江汨罗,更是又多一证据。

第十一篇《远游》。《远游》篇名,取自首句“悲时俗之迫阨兮,愿轻举而远游。”本篇主旨,屈复等认为,是屈原殉身的寓言,即“自沉汨罗,即是远游。远游之乐,即是自沉之乐。”关于《远游》的创作时间,姜亮夫先生认为作于晚年,“可能是在《怀沙》之前,屈原写好《远游》后怀沙而死。”屈原在《远游》中说:“顺凱风以从游兮,至南巢而壹息。见王子而宿之兮,审壹气之和德。”南巢:南方古国名。商时,地处南疆,故名南巢。《尚书·仲虺之诰》:“成汤放桀于南巢。”即今安徽省巢湖市(巢县)。王子:即王乔、王子乔。传说中的仙人。今安徽省巢湖市的“王乔洞”,亦称“王乔仙洞”,事详《仙迹》。南巢国的王乔洞,明、清时,称为“巢县八景之一”;1956年,列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江淮之间唯一的石窟艺术宝库,位于今巢湖市北郊的紫微山下,距离安徽省陵阳不远。诗句的意思是:我乘着顺风船到处游历啊,到了南巢国作了充分的休息。看见王子乔洞后我停下了脚步啊,仔细了解王乔成仙之道。屈原又说:“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湘灵: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湘水之神。海若: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海神。诗句的意思是:让湘水之神敲奏瑟乐啊,让海神与河神共同舞蹈。

第十二篇《渔父》。王逸说:“《渔父》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放逐,在江湘之间,忧愁叹吟,仪容变易。而渔父避世隐身,钓鱼江滨,欣然自乐。时遇屈原川泽之域,怪而问之,遂相应答。楚人思念屈原,因叙其辞以相传焉。”此说可参。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屈原所说的这段话意思是:“我曾听到古人说:刚洗过头的人,一定要弹弹帽子上的灰尘;刚洗好澡的人,一定要整理一下衣服。怎能让清白无比的身体,沾染上污秽不堪的外物?我宁愿跳入湘江,葬身鱼腹,怎能让洁白沌净之身,蒙上世俗的尘泥?”多感人的处世态度:“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

上面,我已经分别将屈原的《离骚》《湘君》《湘夫人》《河伯》《天问》《涉江》《哀郢》《怀沙》《惜往日》《悲回风》《远游》《渔父》等楚辞篇章中,有关“沅湘”“洞庭”“醴浦”“溆浦”“江湘”“江淮”“南巢”“湘流”“湘灵”“长沙”“汨”等词汇综合起来,变成数据,加以分析,更加清晰地显示:屈原投江地肯定是今湖南长沙附近的汨罗江。


相关热词搜索:汨罗 屈原 楚辞

上一篇:漆雕世彩新著《新楚辞》推介
下一篇:传统节日文化传承亟需跨过“五道门槛” ——以端午节为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