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故乡在汉寿”详细考证
2018-06-28 21:29:40   来源:   作者:毛炳汉   评论:0 点击:

《湖南日报》2005l223日发表了拙作《屈原故乡可能在汉寿》一文,引起了不少对此感兴趣者的关注。 

      因为屈原故乡汉寿说第一次在省级权威报纸上发表,为谨慎起见和尊重主编的意图,加上了可能二字,当然这也是避免学术问题绝对化,便于大家摆事实讲道理,对学术研究和学术争鸣有益。 

      为了回答对此感兴趣者的疑问,更详细地说明和宣传屈原故乡在汉寿是有根据的一说,现特作详细考证。 

      屈原是世界文化名人,其故乡在何处?是屈学研究者企图解开的千古之谜。 

      在此说之前,学术界对屈原故乡所在地的研究有多说,但比较倾向于湖北秭归、江陵两说。现略为叙述。 

      一曰秭归说。此说问世最早,郭沫若先生在《屈原研究》中写到:屈原的故乡据郦道元《水经注·江水注》是秭归县境内。他(指郦道元)引袁山松的话说:屈原有贤姊,闻原被放逐,亦来归,喻令自宽。全乡人多冀其见从,因名曰秭归。即《离骚》所谓女须婵媛以詈余也。郭先生接着写道:这完全是臆断。因为屈原被放逐的地方是在汉北(见抽思),后又自窜于湘沅之间,并非归老故乡。秭归的是古归子国的孑遗,全文有《归伯簋》,便是那个归国的遗器。秭字不能解。并不是因姊姊归来而名之曰秭归。因此,这一条已被郭老否定了。郭先生又引袁山松的话说:县东北数十里,有屈原归田宅,累石为基,名其地曰乐平里。宅之东北六十里有女须庙,捣衣石犹存。对袁山松这段话郭沫若先生也不完全相信。他写道:屈原和现在已经相隔了二千多年,所有实事上的物证都是消灭了的,假定他的尸首被捞出而埋葬,将来有那样的幸运把他的坟墓发掘了——传说秭归县(今湖北省秭归县)的屈沱有屈原的衣冠塚,但这是不可信的,只是后人所假托的东西。何况郦道元对秭归说自己就已经否定:余谓山松此言可谓因事而立论,恐非名县之本旨矣。而被称为田宅说的这个根据也很牵强,再则乐平里是一个扁长圆形谷地,长只500米,四面是高山,交通极为不便,考古勘探也没有发现唐宋以前的文化遗存和遗址,先秦典籍上更查不到乐平里的地名。因此,把乐平里作为显赫的屈氏大族和三间大夫屈原的故乡,似乎不符合实际。 

      二曰江陵说。清人蔡九霞在《广舆记》(十四卷)中写到屈原名平,郢人也。近代学者浦江清在《祖国十二诗人. 屈原》指出,屈原的出生地点是在楚国的都城郢。其根据有二:第一是东方朔所撰写的诗,平生于国兮,长于原,他认为国指国都,就是,即生在江陵,第二是《哀郢》诗里有三处指明这点,即去故乡而就远兮发郢都而去闾兮去终古之所居,认为离开郢都是离开故乡。随后楚辞学者,分别撰文申说,屈原生于郢都,从而对屈原故里秭归说形成了一股否定的冲击波。但我们认为:不能将字一概解释为国都,如屈原诗《橘颂》中就有生南国兮,生于应该是指其封国,即其所封之邑。据《史记》载,楚武王死后,二年其子文王熊赀才始都郢(湖北江陵纪南城),楚武王怎么会在自己死后把屈邑封在江陵,若屈邑江陵既然已封给屈瑕及其后代,那么文王也不会再在这里建都,况且古时君王对下属子女及宠臣都是将他们封在自己的都城之外,如晋献公有二个儿子,一个叫重耳,封于蒲(今山西省隰县),一个叫夷吾,封于屈(今山西省吉县),显然他们是各具封邑,也都在王都之外。这是通例和常识,因此屈原故乡江陵说似乎也难以成立。 

      “屈原故乡汉寿说虽然出现最晚,但其因为有众多历史文献记载,有不少文物证明,有较多古迹遗存,有大量屈原诗歌印证,故最据说服力和最具可能性。 

一、古汉寿在荆州辰阳界,周时称云梦

      汉寿,古称龙阳,在荆州域辰阳界,是古时水上交通的枢纽,夏禹治水时,隋山伐木,奠高山大川(《禹贡》),意思是他们随着山脉的走向,砍伐树木为路标,将天下划为九州(即冀、兖、青、徐、杨、荆、豫、梁、雍)。荆州位置是荆及衡阳惟荆州江汉朝宗于海九江孔殷沱潜既道云土作义(《尚书》)。也就是说,从湖北的南漳县一带的荆山,到湖南衡阳地界,都是古时的荆州,在荆州区域内长江汉水,奔向浩浩荡荡的东海,众多的江水,包括长江支流沱水(今湖北枝江县一带),潜水(今湖北潜江县一带),都已疏通,所谓九江孔殷,东汉时郑康等曾为《书经》作注解谓:即洞庭湖,又谓岷山导江,东别为沱九江之水源于蜀而楚贮之。古楚有七泽,云泽便是一泽。郑康还说:梦在江之南。那么就是洞庭湖及其周围平原地区(《禹贡》记载),云土作义作义即耕种的意思。到那里,两岸平原湿地,都是可耕土地了。禹把这里的土地,划分为涂泥(粘质壤土),田是八等,田为下中,田赋是三等(赋上下)。《一统志》载,常德府,荆州之域,商周时为蛮夷所居,按晋代郭璞作《雅尔传》谓,华府东南,龙阳东北,包括巴丘湖,此皆南沱之云梦地。由此可见,汉寿地域,在古荆州南沱云梦区即叫云梦,屈诗所说:江南之梦。另外在屈原涉江中有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名句,古今屈赋注家,在注枉渚辰阳时,皆注枉渚在今常德德山(古名枉人山或枉山):沅水又东迳辰阳县南……旧治在辰水之阳,故即名焉,《楚辞》所谓夕宿辰阳者也,而将辰阳注为今湖南怀化的辰溪县。 

      但我们细思之,便不免生疑:枉渚在常德德山,而辰阳在怀化辰溪,前者处沅水下游,后者处沅水上游,两地颇为遥远。从地图上看,两地直线距离是180余公里,水路距离则在200公里以上,且沅水上到沅陵前后,古有一系列的险道,如雷迥难百曳滩等地段,东汉刘尚、马援征五溪蛮,便是在这一带水路受阻而不得前进。战国时的屈子,溯沅而上,何能朝发夕至 

      辰阳何在?清《龙阳县志·序》云:洞庭之西,邑曰龙阳,为古辰阳县,盖泽国也。其《艺文志·沧浪记》又云:“‘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辰阳正龙(阳)境也。” 

      龙阳,即今湖南汉寿县,在常德德山之东沅水下游,水路约40公里处。屈子朝发枉渚,船颠沅水而下,航行七八十里,正好夕宿辰阳(汉寿)。辰阳在汉寿,正合朝发夕至的诗意。这一句诗里,明显有快捷之意,应指顺水而下,不当谓溯流而上。     

      再则战国时期汉寿辰溪都没有置县,辰溪置县是汉高祖二年(前205年)置辰陵县,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才易名辰阳县,离屈原死已480年,屈原怎么会在写诗的时候就预知五百年后的辰溪会是辰阳呢?为什么又能断言战国时期只有辰溪才叫辰阳呢?溆浦置县则更晚,高祖五年置义陵县,唐武德元年(公元622年)置溆浦县,离屈原死近900年,可见当年屈原并没有去辰溪,而他去的辰阳是汉寿,而他去的溆浦可能是汉寿西部山区有溆水流经的地方。最近汉寿沧港地区又新发现一张古沧港图,证明同治年间,有人记载过溆水,明朝人曾之忠也曾咏诗沅已十三合,说明汉寿古为水之泽国,之所以名辰阳,亦还是有辰水流过。刘昭注《后汉书·郡国志》中武陵郡名来历时说:晋太守赵厥问主薄潘京曰:贵县何以名武陵?京曰:鄙郡本名义陵,在辰阳界。又《后汉书·地理志》明载西汉武陵郡在索县,古代汉寿称索县,这说明古之辰阳界,即在索县,汉寿古时叫辰阳界,也远在西汉年前。又《直隶澧州志·建置沿革》中记:《常志》载:武陵郡初始辰阳,今其(以)村名,以龙阳县。此与潘京所言相映,成为汉寿在汉代前称辰阳的双证。 

二、楚国的崛起及荆州濮地开发

      综观史书是楚国最早开发了荆州地带(自然也包括濮地在内),据《常德府志》记载:荆州,古为蛮夷所居地带,所为楚之先祖熊绎开垦。 

      周文王时,季连的后代子孙叫鬻熊,鬻熊曾像儿子一样忠心侍奉文王,后来他死得较早,他的儿子叫熊丽,熊丽生熊狂,熊狂生熊绎,熊绎处在周成王时代,那时成王封文王武王时代的功臣后代,熊绎被封以子男之田,(子爵级的田地),姓华氏,居丹阳,从此开始了对荆山(湖北省南漳县)一带的开发。《左传》记载昭公十二年,楚灵王曰:昔我先祖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处草莽,跋涉山林。可见长江流域最早为楚人开垦,及至周夷王时代,王室衰微,楚国先祖熊渠,得到长江汉水一带老百姓拥戴,乃不听从周王室调度,并说:我夷蛮地,不与中国谥号。乃自行封其三子为王。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但到了周厉王时代,害怕周厉王暴虐,为避免其讨伐,又自动取消了王的称号。当时,汉寿地区(古称云梦)亦在熊渠始封之域内。清魏绳德有文章谓:余楚人,龙楚地也,幅员广阔,熊渠始封,路居要津。(清同治《龙阳县志》676页)。 

      到了楚之熊霜时代,熊霜主政六年后卒,三个弟弟,争立为敖(称王前最大的封号),最后少弟季徇立,是为熊徇,迫死长弟仲雪,二弟叔堪,为了避祸,乃逃到濮地。《辞源》言:濮地在湖南西北部,澧沅二水交会处。可见当时这里已是楚国一个较偏僻地区。 

      到了熊通时代,熊通弑玢瑁子代立,是为楚武王。据《史记·楚世家》记载武王乃请于周王室尊楚,封其为诸侯,但周王室不许,于是熊通怒曰:王不加位我自尊耳。”“乃自立为武王。和隋国会盟后离去,楚武王37年,于是始开濮地而有之。这样把濮地变为了楚国的粮仓,交通中心,军事重地及可靠后方。这是武王采取的一个重大措施。当时武王有子名瑕,亦随军中屯垦。而屈瑕是在武王开濮地之后,以莫敖的身份进入《春秋左传》史册的,说明屈瑕受屈为客卿,因以为氏,就是开濮地的时候。按楚国的惯例,武王将屈瑕所开濮地封给屈瑕,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同时,同韵,也可以视为的叠韵通假,也就是说屈瑕所受地,就是楚王所开濮地。这也进一步说明,楚国的屈地就是指当时的洞庭地区。 

      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屈原的祖先屈瑕受屈为客卿,因以为氏。这也就是说,屈原的屈氏家族是以屈瑕受封的地区。我们要深入了解这个问题,还得了解楚国屈地的方位。 

      《左传》中记载了两处地:一是晋国以产名马著称的屈地,二是楚国的屈地区。《左传·昭公二十五年》载:楚子使远射城州屈,复茄人焉"。这里的楚子,是指楚平王,州屈显然是指楚国的地区,即洞庭地区。 

      乾隆《岳阳府志》载:临湘县,古如城,按县志,楚子城州屈以居如人,即此。这里提到的如人,就是《左传》中说的茄人。这一有关楚国州屈方位的记载,是可信的。据《楚世家》载:楚平王在城州屈的前两年,受到吴国大举进攻,楚恐,城郢。所以,城州屈就应在城郢不远的防止吴军进攻的战略要地。这里说的临湘,正在洞庭地区,也就是屈原说的州土地区。这一带,是楚国春秋时代重点移民开发的战略地区,已载入史册的就有,楚文王迁罗人于汨罗,楚庄王迁糜人于梅市。楚平王城州屈,就是这种移民开发战略方针的继续,当然也应在这一带。还有,屈原晚年飞鸟反故乡,狐死必首丘托彭咸之所居自沉汨渊,就在楚文王迁罗的地区,与楚庄王迁糜的梅市不到50公里,与楚平王城州屈的临湘不到100公里,诗人称这一带为故乡首丘

相关热词搜索:汉寿 屈原 故乡

上一篇:传统节日文化传承亟需跨过“五道门槛” ——以端午节为例
下一篇:试论先祖屈原生于公元前353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