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的故乡可能在汉寿
2011-12-27 15:40:45   来源:   作者:毛炳汉   评论:0 点击:

  近日到汉寿,对汉寿县屈原学会提交的有关“屈原故乡汉寿说”的研究成果进行鉴定,在仔细阅读所报材料和出土文物介绍后,又到该县沧港古镇进行了实地考察,大量的出土文物和屈原遗迹,还有文献记载及与屈原作品相同描述的印证,使人感到屈原故乡有可能在汉寿,至少“屈原故乡在汉寿”可称为有根据的新的一说。

  此前,学术界对屈原故乡所在地的研究,倾向于湖北秭归、江陵两说。“秭归说”的根据主要是郦道元《水经注•江水注》,郦道元引袁山松的话说:“屈原有贤姊,闻屈原放逐,亦来归,喻令自宽,全乡人冀其见从,因名曰秭归。”“县东北数十里,有屈原旧田宅,虽畦堰縻漫,犹保屈田之称也。县北一百六十里,有屈原故宅,累石为室基,名其地为乐平里。”

  然而,“秭归说”郦道元自己就已经否定:“余谓山松此言可谓因事而立论,恐非名县之本旨矣。”而被称为“田宅说”的这个根据也很牵强,再则乐平里是一个扁长圆形谷地,长只500米,四面是高山,交通极为不便,考古勘探也没有发现唐宋以前的文化遗存和遗址,先秦典籍上更查不到乐平里的地名。因此,把乐平里作为显赫的屈氏大族和三闾大夫屈原的故乡,似乎不符合实际。

  近几十年来,有些学者认为屈原故乡在湖北江陵,其根据有二:一东方朔所撰写的诗:“平生于国兮,长于原”,他认为国指国都,就是“郢”,即生在江陵。二是《哀郢》中有內证,诗里有三处指明这点,即“去故乡而就远兮”,“发郢都而去闾兮”,“去终古之所居兮”,认为离开郢都是离开故乡。但最大的问题在于江陵是楚国都城所在地(旧称郢都),古代从来没有哪个国君将都城封给下属子弟和臣子的,全部封在都城之外,这是通例和常识。因此“屈原故乡江陵说”似乎也难以成立。

  而“屈原故乡汉寿说”则提供了比较多的证据,现择其要者论述如下:

  有不少文物证明

  首先,在汉寿县至今已发现楚墓1800多座,如此多的墓葬说明,汉寿是楚国的重要家族聚居地。而且,在汉寿出土了“武王之童督”的青铜戈,有专家考证此戈是武王授予屈原先祖屈瑕统帅軍队的“尚方宝剑”。另外,近年汉寿楚墓中还出土了青铜官印“郢室畏户之玺”(即楚国都城护卫长官之印),据专家考证,有三种说法:一说可能是掌管此印的执政官从楚国郢都失陷后逃出带回家乡的。此人是屈原家族的重要成员;二说为楚怀王的大将军屈匄的;三说为屈瑕的。还有两座“青铜铙”(王室、诸侯专用乐器)和大量的如鹿角文青铜镜(均为罕见珍贵文物)等贵族用品以及青铜剑、戈等武器。这证明,汉寿在楚国时期有一大贵族存在。据几位专家考证,汉寿正是武王令屈瑕开“濮地”的地方,并将此作为屈氏家族的封地。

  有较多的古迹遗存

  其次,在汉寿有较多纪念屈原的古迹遗存。在汉寿,很多人认为屈原的故乡就在沧港,据历代志书记载,沧港有屈原庙、三闾大夫祠、屈家巷(又称屈原巷)、天乙宫(宫后有楚王殿,供奉有楚王、屈原及祖先18人像)、濯缨桥、沧溪寺、清斯亭、钓魚台、江潭等;还有相传为屈原《九歌》祭神处七星堆、迎水桥、鸡鸣井等。最近在汉寿沧港发现沧溪寺磉礅,沧溪寺是纪念屈原的重要历史建筑。

  清同治《龙阳(今汉寿)县志》说:“龙阳为灵均(屈原字)落帆之浦”,屈原经沅澧来到汉寿沧浪之水合流之处沧浪港。沧浪在何处?清代屈学家蒋骥在《山带阁注楚辞》中,把各种说法进行比较后说:“沧浪水,在今常德府龙阳县。本沧浪水发源地,合流为沧浪之水”;又说:“旧解以沧浪为汉水下流,如按今均州沔阳,皆有沧浪。在大江之北,原迁江南,固不能覆至其地,且与篇首游于江潭,不相属矣。及观楚省全志,载原与渔父问答者多有,皆影响不足凭,唯武陵龙阳,有沧山浪山及沧浪之水,又有沧港市、沧港乡、三闾巷、屈原巷,参而覆之,最为有据。”可見龙阳沧浪港(今汉寿沧港)在清代就引起过屈原研究者的重视。

  有历史文献记载

  汉代人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屈原的祖先屈瑕“受屈为客卿,因以为氏”。这也就是说,屈原的屈氏家族是以屈瑕受封屈地区为氏。《左传》中记载了两处“屈”地:一是晋国以产名马著称的屈地;二是楚国的屈地区。《左传•昭公二十五年》载:“楚子使远射城州屈,复茄人焉。”这里的“楚子”,是指楚平王,“州屈”显然是指楚国的屈地区。乾隆《岳阳府志》载:“临湘县,古如城,按县志,楚子城州屈以居如人,即此。”这里提到的“如人”,就是《左传》中说的“茄人”。这一有关楚国“州屈”方位的记载,是可信的。据《楚世家》载:楚平王在“城州屈”的前两年,受到吴国大举进攻,“楚恐,城郢”。所以,“城州屈”就应在“城郢”不远的防止吴軍进攻的战略要地。这里说的“临湘”,正在洞庭湖地区,也就是屈原说的“州土”地区。还有屈原晚年“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诗人称这一带为“故乡”、“首丘”之地,说明这一带正是屈原的故乡,这是屈氏家族封地“屈”地区,即王逸说的沅湘地区。《湖南通史》记载:楚平王时(公元前528年),“楚恐”、“城郢,“城州屈以居茄人”,为了防止吴国进攻在临湘一带设立了防卫基地,安置了防卫部队。这也是一条证据。

  有屈原诗歌印证

  在屈原的诗歌中,还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相关证据。如《招魂》诗,有专家考证是屈原为屈匄招魂。诗中称屈匄为“掌楚”,呼唤屈匄“魂兮归来哀江南”。这里的“楚”和“江南”,都是指洞庭湖地区。屈匄是屈氏家族的宗子,诗中称他为“掌楚”,就是执掌楚泽地区,也就是洞庭湖地区的领主。这就更确切地说明屈氏家族的封地“屈”,就在长江南的洞庭湖地区。

  一些专家还从屈原笔下描写的特有沅湘地区风土人情、文化氛围发现屈原青少年时代生活,说明屈原故乡在汉寿。屈原作品不少描写与汉寿地名有关,如沧浪港(“沧浪之水清兮”)、江潭坪(“溯江潭兮,狂顾南行”)、橘林洲(屈原写有《橘颂》)等。有的与汉寿风俗有关,如王逸说:“《九歌》者,屈原之所作也。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常德府志》、《龙阳县志》均载常德府人“信鬼好巫,龙阳更甚”。屈原的作品,对沅湘地带的美景的描写则真实地展示了汉寿的乡土风俗。如:“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汉寿湖区风俗),“揽木根以结芷兮,贯薜荔之落蕊”、“娇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纚”(汉寿一带用蔬草编绳索),“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汉寿爱种植兰花做药),“折琼枝以继佩”(汉寿婦女常佩戴栀树花)等。又如《离骚》中“济沅湘以南征兮”,《九歌》中“沅有芷兮澧有兰”等都是写的西洞庭湖平原地区,与全为山区的湖北秭归不相符合,也与湖北江陵不同。屈原描写的兰、芷、芰荷等各种芳草在汉寿随处可见,具有洞庭湖平原的特色。据专家考证屈原的出生地就在汉寿的沧港,因此屈原对汉寿熟悉,自然会将这些反映到他的作品之中。

  据考证,屈原作品26篇中无一处与“秭归”有关,而有23篇与江南有关。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中国只有汉寿同时才有澧水和沅水经过,因此屈原的故乡在湖南汉寿是很有可能的。当然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文物、史料来证实。

  录自《湖南日报》2005年12月23日双休刊C版

  毛炳汉,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屈原学会理事。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故乡 可能

上一篇:“夕宿辰阳汉寿说”谬误溯源
下一篇:屈原生於南阳说新证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