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生于秭归乐平里新证
2011-12-27 15:40:45   来源:   作者:谭家斌   评论:0 点击:

  摘 要:湖北秭归乐平里是否为屈原生地,聚讼纷纭。考证“乐平里”地名,并从乐平里古遗址、习俗等风土人情结合屈原作品内证进行考察,得到新的证据。再以古文献记载为据,可证乐平里是屈原生地。

  先秦古籍对屈原生地的记载阙如,对此之争讼,古今众说纷纭。屈原诞生于湖北秭归乐平里是最早之说,笔者经过多年探究,在秭归乐平里发现了新的证据。

  一、“乐平里”之名本源于屈原生地之意。秭归“乐平里”地名之渊源,本与屈原相关联[1]。“乐”应读yuè,包含“生”之意,如东汉高诱注释《淮南子•本经》“天覆以德,地载以乐”时说:“乐,生也。”“平”即指屈原,《史记•屈原列传》:“屈原者,名平。”“里”即指故居,《说文》曰:“里,居也。”概而言之,“乐平里”可直释为“屈原诞生之地”。此地名难作其它释意,其名称最早出现于东晋《宜都山川记》。晋代以前的史籍是否有乐平里之称呢?应该是有的。在历史进程中,经过秦火及战乱,晋以前的很多古籍早已亡佚,只是很难查寻而已。按常习,乐平里之名应始于屈原身亡之后,迟至汉末。因为以地域名人而命名地名之事例已屡见不鲜,而且在屈原之前已有先例。春秋时代晋臣介子推有功不愿得赏的品行感动了国君晋文公,将介子推隐居并自焚身亡的绵上山(今山西介休县东南)封名“介山”,晋文公自喻“以记君过,且旌善人”。汉及汉以前将屈原与其生地联系起来名曰“乐平里”则不足为奇了,且亦是“旌善人”、昭后人之举。

  二、屈原作品《九歌•东君》在秭归有出土文物佐证。“东君”是日神,即太阳神。屈原的《东君》是祠祀太阳神的祭歌,也是礼赞太阳神的颂歌,同时是“对于太阳意象的塑造”[2]。1998年冬,秭归旧城东门头遗址中发掘出一座高1.1米、宽0.2米的石雕。刻有一人形图像:长长的身躯,两臂下垂,双足分立,头顶一轮既大又圆、光芒四射的太阳,考古专家定名为“太阳人”,并认为该石雕为距今6000年的新石器时代早期,且为我国境内发现最早的一件新石器时代的太阳崇拜图像。乐平里距“太阳人”石雕的发掘处不足20公里。说明楚时的秭归存在祭祀东君(日神)之俗。

  三、乐平里风土人情在屈原作品中有大量记载。现略举几例:

  1、屈原的《招魂》与乐平里招魂习俗类同。屈原《招魂》中的语言、内容、形式多与乐平里遗俗类同[3]。从内容看:《招魂》所述“兰膏明烛”在乐平里称“长明灯”、“蜜饵”在乐平里称“打狗粑粑”等等;从形式看:《招魂》的“工祝招君,背行先些”,与乐平里丧葬的“出柩”仪式中,道士(亦称男巫)倒退行走并执招魂幡引路相同。《招魂》的“像设君室,静闲安些”,与乐平里在亡者棺材前供奉画像灵位相似;从语言看:《招魂》中12处“魂兮归来”、6处“归来”,与乐平里招魂时反复呼唤“快回来阿!快回来阿!……”同类,特别是乐平里的“招魂词”,几乎与《招魂》中的“招魂词”雷同,均按东、南、西、北及上、下之方位顺序陈述招魂之语言。乐平里的招魂习俗在《招魂》中有近20处相似。屈原创作《招魂》时所取素材可能源于楚地的秭归乐平里。

  2、乐平里传说的“野人”与屈原作品中的“山鬼”相似。乐平里所述的野人具有“体巨、足大、善笑、身披草木”的特征,屈原的《九歌•山鬼》有“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宜笑”。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兰州大学教授张崇琛在《〈山鬼〉考》[4]一文中,论定“山鬼” 是鄂西一带之野人。认为“山鬼”为野人者,不仅有楚辞学者,而且还有现代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如现代人类学家刘民壮、朱长超即认为“山鬼”是鄂西神龙架野人。朱氏有专论《山鬼是神龙架野人》[5]。乐平里与神龙架毗邻,关于野人的传说几乎家喻户晓。

  3、乐平里的占卜习俗在屈原的代表作《离骚》中有记载。《离骚》:“索藑茅以筳篿兮,命灵氛为余占卜。筳篿:指古代卜卦用的竹片之类,即竹卜之具。乐平里占卜凶吉之时,用一双竹筷立于盛有水的碗瓢之中,向竹筷浇水让其站立,站者为吉,倒者为凶,称之为“立水柱子”。

  4、乐平里的丧葬祭祀歌在屈原的《九歌》中有遗存。屈原的《九歌》是祭祀之歌,其篇首《东皇太一》是迎神之歌,而乐平里丧葬中,祭祀亡人所唱的第一首歌即《开路歌》,意即迎神,其首句为:“吉日辰良,天地开张。”[6]《东皇太一》首句为:“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这两句是写祀神典礼的开场”[7],二者不仅首句内容相同,而且歌词用韵相同。汉代王逸、宋代朱熹均认为《九歌》是屈原修订民间祭歌而成。显而易见,屈原的《九歌》有承袭乐平里祭歌的痕迹。

  四、屈原作品中的香草植物也在乐平里大量存在。《离骚》述及植物28种[8],乐平里竟然存在15种之多。具体名称有:宿莽(小茅草)、申椒(花椒)、蕙(簿荷)、留夷(芍药)、揭车(珍珠草)、菊(菊花)、胡(大蒜)、绳(蛇床子)、荷(藕)、菉(鸡窝烂)、茹(柴胡)、 茅(喇叭花儿草)、艾(五月艾)、菉(牛尾蒿)、杜衡(马蹄香)[9]等。屈原其它作品所述植物,如菖蒲、橘、葛、荼、芭等等,乐平里存在30多种。另外,涉及乐平里乔木类的尚有松、柏、桑、枫、桂等。屈原有咏物名篇《橘颂》,而橘又为乐平里特产。

  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屈原与乐平里有着持殊的联系。除上述之外,尚有古文献记载及古迹遗址可证:

  一、屈原诞生于秭归乐平里,有唯一的屈原生地的最早古文献记载。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引东晋袁山松(有称袁崧)《宜都山川记》(亦称《宜都记》):“秭归,盖楚子熊绎之始国,而屈原之乡里也。原田宅于今具存。”又说:“(秭归)县北一百六十里有屈原故宅,累石为室基,名其地曰乐平里。”庾仲雍《荆州记》:“今其地名乐平。”晋代以前的古文献至今尚未发现屈原生地的记载。至于说汉代东方朔《七谏•初放》的“平生于国兮,长于原野”, 此“国”之意有多种:一是指国家。如《周礼•天官•太宰》:“以佐王治邦国。”二是指国都、城邑。如《国语•周语》:“国有班事,县有序民。”三是指封地、食邑。如《战国策•楚策四》:“孟尝君就国于薛。”另外,“长”可读为cháng,释为“长期”。因此,“平生于国,长于原野”可直释为:屈原出生于屈氏封地,长期被放逐于原野。如此释意,亦符屈原两次被放于原野的事迹特征。而且《七谏》只是纯文学作品,东方朔被史称“滑稽家”,以散文笔调作诗,诗不是史志。因此,其可信度不高。袁山松曾任宜都郡守(今属宜昌市),秭归在蜀汉时即属宜都郡所辖,袁山松对秭归风土人情应该是了解的。据《晋书》记载,袁山松叔爷袁耽因功被封为秭归男,袁山松本人自少多有才名,其祖袁乔随辅国将军桓温在荆州任职多年,袁乔随桓温伐蜀,袁山松随祖出征,后任宜都郡守,他既熟知秭归又熟知荆州,竟然将屈原生地记述为秭归。《宜都山川记》是地理志书,《七谏》只是一篇诗作,很显然,古地理志书的记载是可信的。

  二、屈原先祖熊绎始封之地在秭归。《史记•楚世家》:“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丹阳”在何处?东晋郭璞注释说“今建平郡丹阳城秭归县东七里”。《水经注》称:“秭归,盖楚子熊绎之始国。”随后,南北朝陈顾野王《舆地志》、唐魏王泰《括地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等地理志书均有记载。

  三、秭归有早期修建的屈原祠为证。唐代归州刺史王茂元于元和十五年(820年)在城东五里首建屈原祠,作《楚三闾大夫屈先生祠堂铭并序》,称屈原“秭归人也”,又言屈原“旧宅之址存焉”。北宋邵博《闻见后录》亦载:“归州屈沱,屈原故居也。上有屈原祠、墓。”

  四、乐平里有史籍记载至今尚存的屈原古遗址。《水经注》载:“(秭归)县东北数十里有屈原旧田宅。虽畦堰縻漫,犹保‘屈田’之称也。”唐沈亚之《屈原外传》曰:“屈原……时楚大荒,原堕泪处独产白米如玉。《江陵志》有玉米田,即其地也。”这些史籍所述“田宅”、“玉米田”,指乐平里“玉米三丘”之田及“屈原旧宅”。另外,乐平里尚有屈原庙、屈原读书咏诗之地——读书洞、洗漱照面之处——照面井等古遗址。

  总而言之,屈原诞生于湖北秭归乐平里说,不仅历史最早,而且有多种古文献史籍记载。仅凭此据,是其他各说所无法比拟的。在其他各说尚无确证之前,应以秭归乐平里之说为宜。

  [参考文献]

  [1]参见拙文《“乐平里”探考》,载《三峡晚报•副刊》,2007年6月17日。

  [2]参见侯文学《屈原作品中的太阳意象——兼谈屈原作品的关捩地位》,载《云梦学刊》,2008年第4期。

  [3]参见拙文《〈招魂〉探源》,载《职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包头),2007年第3期。

  [4] 张崇琛《〈山鬼〉考》,载《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1998年第3期。

  [5]朱长超《山鬼是神龙架野人》,载《中国文化之谜》(第三揖),学林出版社,1987年,p187。

  [6]彭万廷、屈定富主编《三峡民间文学集粹》(2),中国三峡出版社,1995年,p247。

  [7]见褚斌杰《论〈九歌〉的性质和作意》,载《云梦学刊》,1995年第1期。

  [8]潘富俊著、吕胜由摄影《楚辞植物图鉴》,上海书店出版发行,2003年,p216。

  [9]括号内为乐平里之俗称。

  备注:此文载《职大学报》(内蒙古包头)2009年第1期

  又载《海峡两岸屈原文化与旅游产业合作发展论坛论文汇编》(2009年5月)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生于 秭归

上一篇:屈原生於南阳说新证
下一篇:鄉野傳奇——屈原後裔出現於台灣彰化之謎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