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是江陵人 不是秭归人
2011-12-27 15:40:45   来源:   作者:吳郁芳   评论:0 点击:

  笔者认为屈原是故楚郢都,即今湖北江陵县人。说如下:

  首先我们看看楚国屈氏族人的行踪。史载屈氏之先为屈瑕,系楚武王之子,因封于屈,遂以邑为氏。屈在何处?可以肯定不在秭归,因为直到楚成王晚年灭夔,归州方才属楚。屈瑕职为莫敖,为楚王近臣,其封邑必距当时的楚都丹阳不远,即丹、淅两水附近。春秋时楚有宛邑,《史记•秦本纪》载:“百里奚亡秦走宛,楚鄙人执之”,即此宛邑。笔者认为宛邑之名,即得于屈氏所封之屈。《说文》“宛”下曰:“屈草自覆也”。段注谓:屈草自覆者,宛之本义也,引申为宛曲,宛转。宛、屈二字义既相同,故屈或用作宛,如《汉书•扬雄传》“谈者宛舌而固声”,师古注谓:“宛,屈也。”宛邑位于南阳,原为申国之地。楚灭申为县,屈氏亦为申公,如申公巫臣、屈申等人。《汉书•地理志》“南阳郡”下载:“宛,故申伯国,有屈申城,县南有北筮山。”屈氏居申,故申又名宛,亦即屈氏之屈。屈瑕受封时,申虽未亡,但其封邑必在申之附近。据此可见,屈氏先人的籍贯应在今河南省的南阳地区。综观春秋、战国时期屈氏之人的行踪,要么奔走于楚王前后,要么戍守楚之北疆申、息,总之不出今湖北江陵与河南南阳之间,而与鄂西秭归无涉。出土文物也证实了这一点,如《楚屈子赤角簠》就出土于随县涢阳。

  屈原生于何处?《七谏•初放》曰:“平生于国兮”。国即国都,亦即江陵郢都。其名平字原,《尔雅•释地》曰:“大野曰平,广平曰原。”可见屈原是出生于大野、平原之地,正与郢都地貌相副。另从屈赋中所展示的地理风貌来看,洲、渚、阰、皋、泽、湖、原、野,也正是江陵地区的景观。而秭归位于江峡之中,全是山区地貌。

  屈原幼在何处?《涉江》曰:“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屈原自幼所好的“奇服”,亦即《离骚》所谓的“初服”——“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屈原既自幼好此“奇服”,则此服饰的流行地区自是他幼年的生活之地。此地也肯定不是秭归,因为秭归不产制此奇服的“衣料”——芰荷、芙蓉,正如《水经注•江水》曰:“菱芡鲫雁”,“凡此等物,皆入峡所无”。而在江陵地区,则芰荷、芙蓉俯拾皆是,《国语•楚语》就有“屈到嗜芰”的故事。此外,长沙战国楚墓出土的《人物御龙帛画》,画中人物正如郭老诗曰:“仿佛三闾再世,企翘孤鹤相从。陆离长剑握拳中,切云之冠高耸。”可见屈原自幼年好的“奇服”,是流行于南郢、江湘地区。可证这也是屈子幼时生活的地区。另如屈赋中触目即是兰、蕙、茞、芷、橘、柚、桂、椒,也都是江陵、江湘的产物。

  昔人常以《橘颂》为例,证明秭归为屈子故乡。其实《橘颂》之作正好证明,屈原是在郢都长大成人。先秦之时,产橘著称的地区并不是秭归,而是江陵。《吕览•本味》曰:“江浦之橘,云梦之柚”,《战国策•赵策二》曰:“云梦橘柚之地”,《史记•货殖列传》曰:“江陵千树橘”,皆可证。据笔者在拙作《楚社树及荆、楚国名考》(见《求索》1987年第3期)中考证,橘为楚国社树,而云梦为楚社所在,故楚都多橘。另据笔者在拙作《〈橘颂〉作者为屈父伯庸考》(见《江汉论坛》1985年第4期)中考证,《橘颂》本是屈子的冠礼祝辞,作于宗庙之中。可证,屈原也正是在楚都之中长大成人。

  古诗曰:“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一个人使用的方言,是很能说明其故乡的。下面笔者拟着重分析屈赋中使用的方言,以探求其长期生活的语言环境,从而确定其真正的故乡所在。

  屈赋中使用了大量的方言。这些方言分为两类:一类是外地流入楚国的方言,可简称为外楚方言;一类是楚国方言,即所谓楚语。根据汉人扬雄《方言》一书所载,屈赋中使用的外楚方言如下:

  离、窈窕、壮、恶、胹、煎、博、絙、艳,以上并为秦晋方言。矢:自关而東方言。愤:青幽方言。摇:陈郑方言。谅:周南、召南、卫国方言。杭:一作“航”,自关而东方言。郁邑:齐宋卫鲁之间方言。抽:与“妯”通,齐宋方言。超:东齐方言。晞:东齐、北燕、海岱之郊方言。梗:韩赵方言。忽:一作“伆”,吴越方言。

  以上共二十例,来自秭归邻近的巴、蜀地区的方言,一例不见。这就说明屈原长期生活的语言环境,是位于中原、江淮诸国与楚相通的一要道之中。因为方言的输入,必然是人员交流的结果。先秦之时,秦国至楚国的交通要道是沿汉、丹两水南下而抵江汉平原,晋、韩、卫诸国至楚的交通要道是经南阳盆地而至江汉平原,东齐、吴、越诸国至楚唯有溯江、淮而上以抵江汉平原。以上三条交通要道在江汉平原上的交点,当是屈原生活的语言环境,而此正是位于湖北江陵的楚国故都——郢。

  在《方言》中还载有一些楚方言,泛称楚言者不计,凡见于屈赋,且指明具体区域者,据笔者清理,如下:

  属于楚卫之间的一例:辀(见《方言•一》,下只注篇名)。属于梁楚之间的一例:遥(六)。属于齐楚之间的一例:华(一)。属于陈楚间的三例:悼(一)、修(一)、睇(二)。属于南楚、江湘、江淮之间的二十一例:顾菟(八)、婵媛(一)、搴(一)、莽(三)、汩(六)、傺(七)、顑颔(十)、诼(十)、独(十二)、托(二)、緜(二)、轪(九)、寓(二)、棘(三)、纷(十)、褋(四)、豨(八)、曾(十)、訑谩(十)、款(十)、笯(十三)。

  综上可见,屈赋使用的楚方言,80﹪是郢都所在的南楚、江湘地区的方言。至于秭归一帶的方言,以及与秭归邻近的巴楚、蜀楚的方言则一例不见。何谓“南楚”?《水经注》引孟康曰:“旧名江陵为南楚。”扬雄将南楚与江湘、江沔、江淮并称,可见《方言》所谓的南楚,同样是指郢都所在的江陵地区。

  此外,许慎《说文》中也载有一些见于屈赋的楚语,王逸在《楚辞注》中也指出一些楚语,这些方言和现在的秭归方言,也全然不同。如:草,屈赋曰莽,秭归话仍叫草;满,屈赋曰凭,秭归话说闷(men);转,屈赋曰邅,秭归话说车(che),转身说车身;箄筏,屈赋曰泭,秭归话仍称箄筏;拔,屈赋曰搴,秭归话说扯;斜视,屈赋曰睇,秭归话说瞟;跳,屈赋曰蹠,秭归话仍叫跳;妹,屈赋曰嬃,秭归叫妹;笼,屈赋曰笯,秭归或叫笼、或叫筐。全部屈赋楚语中,唯一与秭归话相同的是潭,深水曰潭却是四方之通语。然而上述楚语大都可确证为江陵方言,有些至今仍在使用。今举四例:

  嬃 《离骚》“女嬃之婵媛。”据《文物》1976年第9期载,出土于湖北云梦的秦墓家书中,有“多问姑姊、康乐季须……东室季须”之语。足证称妹曰嬃是云梦方言。

  梦 《招魂》“与王趋梦”。《左氏传》曰:“楚大夫斗伯比与邙公之女淫而生子,弃诸梦中。”邙即古郧国,为楚所灭。梦在郧地,即今云梦,为江陵近地,可见名泽为梦正是江陵方言。

  顾菟 《天问》“顾菟在腹”,据汤炳正先生考证,“顾菟”即于菟,而称虎为于菟是云梦方言,邙子名子文为斗谷于菟可证。

  芰 《离骚》“制芰荷以为衣”。《说文》“菱,楚谓之芰。”《国语•楚语》载“屈到嗜芰”,当时屈到居郢都,谓菱为芰是江陵之语。

  另据学友戴建华说,今枝江、当阳、江陵一帶,巫婆叫“灵婆”、拔秧叫“搴秋草”,水深处叫“瀛坑”,也正与楚语“巫为灵子”,“搴,拔取也”,“水泽中曰瀛”相吻合。戴君是当阳人,为郢都近邻。且攻训诂,说当可凭。

  其实,关于屈子的故居、故闾、乃至“终古之所居”,屈原自己早已说得一清二楚。《哀郢》:“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東迁。”(王逸注:“遂与室家相失也。”)“去故乡而就远兮,遵江夏以流亡。”(王逸注:“言已东行,无还乡之期也。”)“出国门而轸怀兮,甲之朝吾以行。发郢都而去闾兮,怊荒忽其焉极?”(王逸注:“言已始发郢去我闾里。”)“去终古之所居兮,今逍遥而来东。”(王逸注:“远离先祖之宅舍也。”)“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王逸注:“思故巢也,念旧居也。”)请看,在郢都之中有屈原的“室家”、“闾里”、“先祖之宅舍”。故而,屈子“出国门”即“去故乡”,“发郢都”即“去闾”、“去终古之所居。”“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这句古代成语,是专门用于怀念故乡、故居,怀念其出生之地。故《淮南•说林》谓:“鸟飞返乡,兔走归窟,狐死首丘,寒螿翔水,各哀其所。”哀其所生,即哀其生身之地,这才是《哀郢》的主题——不仅哀国破,而且哀家亡。

  那么,秭归为屈原故里之说,又是如何产生的呢?此说的主要依据如下:

  《水经注•卷三十四》引袁山崧曰:“(秭归)县东北数十里有屈原旧田宅,虽畦堰糜漫,犹保屈田之称也。县北一百六十里,有屈原故宅,累石为屋基。名其地曰乐平里,宅之东北六十里有女嬃庙。捣衣石犹存。”杜甫《最能行》曰:“瞿塘漫天虎须怒,归州长年行最能。……若道土无英俊才,何得山有屈原宅?”

  这并不能证明屈原是秭归人。第一,湖南省汨罗县也有屈原祠、屈宅,这并不能证明屈原是汨罗人。又如宋玉在秭归也有宅,杜诗多次吟及“宋玉归州宅”,但宋玉为湖北宜城人却史有明文。第二,白居易赴任巴州途中曾亲临秭归访胜,但他仅提到昭君,《过昭君村》可证。陆游曾在归州境内游览十日,且遍访名胜,据《入蜀记》载,陆游只访问了宋玉的故宅。显然,如果秭归真有屈子故居,陆游决不会不去寻访凭吊。但陆游提到“望洋堂”,“玩芳亭”,这些建筑物都得名于屈赋。由此推及“女嬃庙”,也是产生于屈赋中的人物。这就给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秭归有关屈原的建筑不是产生于屈原生前,而是产生于屈原死后。据此回顾古人所载秭归之“屈祠”、“屈田”、“女嬃庙”正是纪念屈原的祠堂,以及供祭祀用度的祠田。

  笔者认为,郢破之后,屈原后人及其弟子,包括宋玉在内,都因避秦难而迁徙至秭归。他们在此建立屈氏宗祠、屈子祠,且留有祠田,这就是后人误以秭归为屈原故里的原由。因此,笔者相信:屈原虽然不出生在秭归,但他的后人却扎根在秭归。

  (原载《江汉论坛》1988年第2期)

  吳郁芳(1945——)湖北宜昌人,男,初中学历,宜昌市印染厂工人,区政协委员。先后在《文学遗产》、《文物》、《文博》、《史前研究》、《江汉论坛》、《求索》、《浙江学刋》、《江汉考古》等刊物发表多篇论文。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江陵 不是

上一篇:《离骚》今译质疑
下一篇:试谈《离骚》与现实主义诗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