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高扬屈原应成为湖南文化强省战略的重要举措
2011-12-27 15:40:46   来源:   作者:徐蔚明   评论:0 点击:

  

徐 蔚 明

        摘 要:屈原留给了湖南巨大的物质和精神财富,让湖南积淀了大批文物古迹,成为了“端午源头”,生长为博大精深的“屈贾之乡”。高扬屈原对湖南文化强省战略的实施意义重大,有利于提升湖南人的精神境界,有利于增强湖南全面发展的软实力,有利于提升湖南文化产业的持久竞争力,有利于推动湖南文化旅游产业的区域性发展。如果我们率先启动了汨罗这一屈原文化光核地的保护与开发,包括由省政府组织海内外文化名人在屈子祠公祭屈原,支持中国汨罗江屈子文化园建设,组建“湖南汨罗江屈子祠基金会”等,湖南的文化强省战略实施必将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湖南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方式也将跨入到一个新的层次。

  “文化强省”是湖南面向新世纪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提出的三大富民强省战略之一,充分体现了湖南新的决策者率先对文化作为软实力的高度认知和对湖南文化资源大省的准确把握,也折射出高层决策者建设文化、繁荣文化的智慧与胆识、决心与魅力。短短几年来,湖南省立足自身特点和优势,大力推进公益性文化事业建设、大力开发文化产业,彰显了湖南的文化魅力。但是,笔者认为,在更进一步促推湖南文化强省战略实施中,应该把高扬屈原纳入文化强省的总体谋篇布局之中,并将此作为重要的战略举措来实施,从认识上、布局上、方法上、措施上全面加以落实。

  一、屈原留给了湖南巨大的物质和精神财富

  屈原,是我们这个古老的诗歌国度里最伟大的诗人,也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渊博的学者和理想主义的斗士。他对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的形成具有开创性和奠基意义,他的作品和精神也是华夏文明的原典之一,成为我们顶礼膜拜的民族之魂。

  在屈原短暂的一生中,最为辉煌最为悲壮的是他生命最后21年的流放生涯,其流放地主要是沅湘一带。这一时期是他诗歌艺术创作的顶峰和人生思想历练、生命践行诺言的颠峰。湖南,也历史性的成就了屈原的辉煌和伟大。屈原在流放湖南期间,足迹遍布岳阳、益阳、常德、湘西、怀化、长沙等地,并留下了自己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感悟与思考,使湖南这片土地充满刚气、血性和灵气。如果屈原不是流放到湖南、不是行吟在沅湘之间、不是殉道于汨罗江,而是流放于江浙、云贵一带,那便是另外一个屈原了。应该说,湖南的奇山异水、神话传说、巫风楚俗成就了屈原的伟大诗篇,湖湘人民对屈原的深沉感情传承了屈原的不朽辉煌。但屈原的辉煌又给湖南留下了巨大的物质和非物质的财富,包括思想和精神的、文化和艺术的、民俗和节日的等诸多极其珍贵的遗产。具体概括为三个方面:

  1、屈原让湖南积淀了大批文物古迹

  从物质载体上来分析,屈原让湖南积淀了大批文物古迹。我们知道:祠庙对于逝去的人来说,是一个灵魂的驿站,灵魂孤独的人可以在这里得到短暂的休息;祠庙对于生者来说,是追思父辈先贤、祈求神灵保佑的场所,精神渴求的人在这里能得到心灵慰籍和红尘洗礼。大凡在中国历史长河中作出过贡献的人,人民都不曾忘却,都要以立祠修庙等形式来纪念他。

  一个原本“信鬼神、隆淫祀”的楚民族,在屈原投江后,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湖南这个楚民族追思祭祀的对象。湖南也是从屈原投江地开始,到屈原流放所经过的地方,再到三湘四水,历朝历代都建有各种纪念屈原的建筑。据清光绪《湖南通志》记载,在嘉庆以前湖南有供奉屈原的专祠庙宇数十处。除了汨罗有多处外,古老而有名气的还有长沙岳麓书院的屈子祠、平江县天岳书院的屈子祠、巴陵(今岳阳)县新墙河相公山的屈左徒庙、衡阳县的屈左徒祠、武陵县的屈左徒祠、澧洲的屈左徒祠、黔阳县的三闾大夫祠、桂东县的三闾大夫祠、湘阴县城的屈子行宫等。依托文庙、贾谊、湘君、尧舜及历代圣君贤臣等来供奉屈原的则不计其数,最有名的是长沙的屈贾祠、贾太傅祠.以及岳阳的屈原湘妃庙等。长沙屈贾祠是明代重建的。追索其历史脉络,长沙人至少在东晋时就开始了在贾谊居住的地方立祠纪念,到神宗万历八年(1580年)则改贾太傅祠为屈贾祠。至于长沙人为什么把屈原也放在贾谊居住的地方一同祭祀,恐怕是湘人自古就膜拜屈贾这两个才华横溢而又心志相通的人。

  如今,湖南还留有纪念屈原的大量遗迹,如汨罗的濯缨桥、桃花洞、女须庙、骚坛、独醒亭、黄狗恋坡、屈原故宅、望爷墩、剪刀池、晒尸墩、饮马塘、寿星台,常德的招屈亭、三闾大夫祠遗址,汉寿的三闾大夫祠和濯缨桥遗址、苍溪寺、还有相传为屈原《九歌》祭神处的七星堆、迎水桥、鸡鸣井等,澧县的三闾大夫祠、三闾祠,桃江的天问台、凤凰庙,沅江的招屈亭遗址,溆浦的招屈亭和三闾滩遗址、涉江楼,辰溪的乡贤祠遗址和屈原雕像,黔阳县的三闾大夫庙和三忠祠遗址,芷江的昭灵庙遗址,长沙市的三贤堂和三闾大夫祠遗址、屈贾二先生祠、屈子祠,湘潭县的三闾祠和岸花亭遗址,零陵的屈原庙遗址,祁阳的昭灵庙,道县的三闾大夫祠,桂东的三闾大夫祠,武冈的招屈亭,岳阳县的三闾故宅、三闾庙,湘阴的三闾祠和名贤阁遗址,平江的三贤祠、忠孝双全庙和三贤祠遗址等。

  这些因屈原而形成的文物和遗址,有3处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多处被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数十处成为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都成为了复活屈原灵魂的宣教场,积淀成巨大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三湘儿女。

  2、屈原让湖南成为了“端午源头”

  从民俗演变上来分析,屈原让湖南成为了“端午源头”。大多数学者赞成,端午节原本是“古代吴越民族—一个举行龙图腾祭的节日,简而言之,一个龙的节日” (闻一多先生《端午考》)。但自屈原在汨罗投江之后,当地的老百姓便把端午与屈原相连,并逐步使得端午节演变成了华夏民族献给屈原最为隆重的祭礼。

  笔者曾对汨罗江畔端午习俗做过历史的梳理与研究,这一地域的人们过端午,一般从五月初一到五十五,整个节日活动具有悠久的历史性、广泛的群众性、丰富的多样性、浓烈的文化性、狂热的参与性、深远的影响性。汨罗江边的楚塘、渔街、凤凰山、河市、归义、红花、新市、浯口、长乐等乡镇一带的端午习俗,除了赛龙舟、吃粽子、插艾挂菖、喝雄黄酒、办盛宴外,雕龙头、偷神木、唱赞词、龙舟下水、龙头上红、朝庙(祭龙和祭屈)等都有神秘的仪式和独特的文化内涵,还留下了“宁荒一年田,不输五月船” 等许多端午民谣。踏青、抢龙水、抹露珠、回娘家、辞端阳更有浓郁的地方含义。而且上述这些习俗和文化场景,自汉以来就有零散的文字记载。

  据历史地考察,汨罗端午习俗在汉初时就已从汨罗江向湖南其它水乡一带、传播,到魏晋南北朝时逐渐成为南方尤其是楚国民间纪念屈原的节日,至隋唐则基本上成为了全国广大地区人民主要为纪念屈原而过的节日。当然,俗话说“十里有三音,百里有三俗”,各地在传承端午节习俗中总是与本地的乡土民情相结合,不断融入地域特色,使区域辽阔的华夏民族保持多样性的端午习俗。如湖南的汉寿、溆浦、沅陵、汨罗等地,龙舟竞渡就各不相同。

  但自隋唐以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重大节日,竟然成为主要纪念一位诗人的节日,这既是历史的选择,也人民的选择。应该说,端午为屈原、屈原联端午,是中国文化伟人与中国传统节日的天才结合,赋予了端午一种永恒的文化生命力,反之端午又成为屈原灵魂年复一年复活的载体,使得屈原与端午共生共荣、相得溢彰。追忆屈原,成为一种寄托,一种对爱国精神和传统文化的敬仰。这种文化现象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也充分体现了湖南人杰出的文化创造力。

  2006年,汨罗江畔端午习俗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端午节被首次列为国家法定节日后,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中国文联便把“我们的节日——端午节”的启动仪式放在汨罗。这就从国家层面肯定了湖南作为“端午源头”的地位。同时,随着韩国江陵端午成功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湖南端午作为一种文化、一种品牌、一种资源,其潜在的杰出价值和巨大的财富是不言而喻的。

  3、屈原让湖南生长为博大精深的“屈贾之乡”

  从文化滋养上来分析,屈原让湖南生长为博大精深的“屈贾之乡”。湖南,自古就称之为“屈贾之乡”。应该说,这是对湖湘文化源于屈原的历史判断。在博大精深的湖湘文化中,精神层面最核心的就是湖南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鲜明特征,湖湘文化之所以在全国区域文化中能代表中华文化之精华而享誉世界,均源于屈原的“爱国忧民、上下求索”和他那《楚辞》里体现的“变法、爱国、恤民、求索”的文化内核。笔者认为,从考古学的角度来说这个判断是完全正确的,是有物质证明的和理论实证根据的。当然,讲湖湘学派始于宋代,可从周敦熙、朱熹、张栻开始,慢慢地形成了湖湘文化的学派,但谈湖湘文化一定要从屈原开始,这是文化传承的必然属性所决定的,否则就是割断湖南的历史与文脉。有中国最早高等学府之称的长沙岳麓书院,始建于宋代。清光绪元年(1875年)书院另建屈子祠于文昌阁左,这是缘出于“湖南为屈子《离骚》故地”的认同,由岳麓而及湖南、其视野和胸襟廓然开朗,历史的根基也更加久远和深入。其意义不仅仅在于书院自我提升、自觉担当起全省文化建设的责任,而在于它最终确立起了以屈贾为代表的爱国忧民思想在湖湘文化中的源头地位。

  事实上,历朝历代的湖南人以及来湖南的人,都深受屈原的影响。屈原爱国忧民的赤子情怀、变法图强的革新意识、九死不悔的求索精神、志洁行廉的伟大品格都始终不渝地影响着他们。从异乡而来的贾谊、司马迁、杜甫、韩愈、柳宗元、朱熹、范仲淹,再到本土而生的王夫之、陶澍、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黄兴、蔡锷、陈天华、宋教仁、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彭德怀、贺龙、罗荣桓、胡耀邦、朱镕基、袁隆平以及一大批蜚声中外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艺术家等,这些仁人志士都是源于湖南这片热土和湖湘文化的滋养。作为湖湘文化和楚文化杰出代表的毛泽东,一生与屈原都结下了不解之缘。早在长沙第一师范读书时,毛泽东就如痴如醉地学习《楚辞》,还到汨罗和屈子祠寻访屈原遗迹,对屈原崇拜得无以复加。可以说屈原对毛泽东的爱国思想、忧患意识、求索品格、治国方略、诗词文采等影响几乎是全方位的,而且影响始于青年、贯穿于终身、成就于中国,传播于世界。

  当然,屈原留给湖南的不仅仅是他人格、思想、精神、作品、文化、民俗上的巨大财富,也应包括大量后人以屈原为题所创作的各种诗词歌赋、对联碑刻、音乐绘画、影视剧本等众多文学艺术作品。

  二、高扬屈原于对湖南文化强省战略意义重大

  作为地处内陆腹地的湖南,决策者能在全国率先提出文化强省战略,表明了湖南把宝贵的文化资源转化为经济优势的胆识。但文化强省战略理应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是一个宏观的、综合性的目标体系,既包括文化软实力,也包括文化硬实力;既包括文化事业,也包括文化产业;既要健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又要繁荣文化市场;既要增强文化原创力,又要重视文化转化力、衍生力;既是文化本身的强省,又要以文化来强省。

  在实施文化强省战略时,我们要特别强调用优秀文化(包括悠久的文化传统)和先进文化来武装湖南人,激励湖南人,进而实现湖南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激化湖南人富民强省的凝聚力和创造力。所以,由屈原留给湖南的巨大财富可知高扬屈原对湖南文化强省战略意义特别重大,是因为它可以渗透到文化强省战略的各环节之中,有利于全面推进。具体表现为:

  1.有利于提升湖南人的精神境界

  “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而精神的力量往往是内在的,比外在力量更稳定、更长远、更持久。湖南的跨越发展、富民强省除置身中国变革发展的大背景、大环境、大政策作用下,同样更要靠湖南人自己的恋乡情结、忧患意识、进取精神、变革思想、开放态度、创新思维等,而决定这些精神层面的元素,文化又起到核心作用。

  我们知道作为古代最伟大诗人的屈原,共创作了25篇诗作,有志存高远的《离骚》、浪漫的《天问》、高洁的《橘颂》、缠绵的《湘君》以及情致缥缈的《九歌》等。这些诗歌皆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其作品思想深邃、情感浓郁、构思奇特、想象丰富、意境优美、文辞瑰丽,体现了思想内涵与艺术形式的完美统一。

  屈原运用大胆的想象、神奇的夸张,交织以古老的神话、优美的传说、原始的宗教、民间的风俗,将历史与现实、神界与人间熔为一炉,创造了一幅幅激动人心的艺术画面,塑造了高大峻洁的自我形象,表现了诗人的崇高理想,形成了神奇谲怪的美学风貌。《国殇》是屈原《九歌》中唯独一篇所祭既非天神亦非地祇,而是追悼和礼赞为国捐躯的楚国将士亡灵的一首祭歌,也是一首血泪交并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赞歌。从古至今的祭诗、祭文何止千数,但写得如此激动人心、鼓舞斗志的,却绝无仅有!《湘夫人》表达了赴约的湘君却不见湘夫人的惆怅和迷惘。作品以景现情、寓情于景,爱和恋缠绵悱恻,可谓爱悠悠怨悠悠,是一首绝美的爱情诗。可以说,屈原的作品给我们作为一个“诗的国度”的民族影响深远,我们的人文情怀就是在这些优秀的作品中浸染和生长的。

  如果我们从屈原作为诗人个体的存在方式和沉思态度,去发掘和再现屈原的心灵意蕴,那么,我们将不仅发现一个具有深刻的悲剧意味的思想家,而且,也还会将其还原为一个伟大的诗人哲学家。正如已故著名文物文化学者、诗人江堤所揭示的“屈赋文本从根本上远远超越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任何浪漫主义范型,它绝对不仅仅提供了一种辉煌华丽的艺术形式,相对于其它作品而言,它所达到的思想境界和哲学视野是无与伦比、震惊古今的”。

  湖南人高扬屈原就更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我们完全可以把屈原当乡土教材,挖掘屈原的忧患意识、变法思想、民生观点、求索精神、恋乡情结、人生有为意识、生命进取意识、人格生存范式等优秀文化,用以参与湖南人的性格塑造和精神铸就。这样,湖南人的精神境界就可以得以提升,也就完全可以为湖南迈向未来提供巨大的生命内驱力。

  2.有利于增强湖南全面发展的软实力

  文化是一个民族和国家赖以存在的重要根基,是衡量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志,文化的兴衰决定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文化作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作为社会全面发展的一种软实力,已经成为各国综合国力、各省综合实力竞争的重要因素。所谓文化软实力,既包括价值观念、精神状态、文明素质等方面的东西,也包括制度体制、人文环境等方面的东西。目前文化发展的趋势是,经济的一半是文化、文化的一半是经济,经济文化化、文化经济化,经济、文化正在走向一体化。

  我们通过高扬屈原包括运用一切优秀和先进的中外文化,来丰富湖南人的精神生活、来满足湖南人的文化权益、来增强湖南人的文化创造力、来提升湖南人的城市品位,就可以使湖南人保持更加昂扬向上的精神面貌,更具凝聚力、创造力、吸引力、影响力,从而使湖南的软实力极大提升,这既是做文化的文章,也是做经济的文章。

  3.有利于提升湖南文化产业的持久竞争力

  近些年来,湖南的 “广电湘军”、“出版湘军”、“动漫湘军”声名鹊起,《玫瑰之约》、《快乐大本营》、《超级女声》、《体坛周报》、“蓝猫动漫”、“ 长沙歌厅”等“湘”字号文化品牌在全国大放异彩,基本确立了文化产业在湖南国民经济中的支柱地位,也更多彰显了湖南的文化魅力。湖南广电前掌门人魏文彬,2007年在美国哈佛大学作《湖湘文化与湖南电视的文化根源》的主题演讲中,站在世界一流大学的讲堂上大谈端午、屈原、汨罗江、湖湘文化,揭示了“电视湘军”成功的秘密就藏在湖湘文化“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精髓之中,这也是整个湖南文化产业发展成功的秘密。但在进一步助推湖南的文化产业发展上,我们依然要依托湖南的文化之根,更应充分利用屈原这个品牌。

  因为屈原不仅自己充满着永恒的人格美,其作品也充满着永恒的艺术美,既是屈原学家、文化学研究的富矿,也完全可以成为各种文化创意产业加工的富矿。湖南的电视、出版、影像、动漫、剧团、艺院、文博等领域,都可以依据屈原投江、屈原故事以及屈原作品中的各类艺术形象等,加工成贴上世界文化名人牌子的一系列产品,这样就提高了产品的文化含金量和地域特色,因而完全可以提升湖南文化产业的持久竞争力。

  4.有利于推动文化旅游产业的区域性发展

  湖南的旅游业有两张王牌,一张是张家界,一张是韶山。前者是世界级的山水资源,后者是国内顶级的红色品牌。前者因缺少文化而远没有在世界形成传播力、影响力;后者,因政治色彩的含义也面临内外市场开拓的挑战与局限。

  令人欣慰的是近几年来,湖南的汨罗、临湘、桃江、汉寿、溆浦、辰溪、沅陵等地,都在梳理自己城市的文化脉络,致力于屈原文化品牌的打造。这是一种文化的自觉,也是基层决策者对屈原留给了湖南巨大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和对于湖南文化强省战略意义重大的认同。如果我们更多地方做屈原文化与旅游产业结合这篇文章,凭着屈原在华人在汉文化圈中的影响力,就可以与张家界、韶山两张旅游王牌形成优势互补,使日本、韩国、港澳及东南亚的客源市场得到全面开拓,而且延长旅游时间、扩大影响力、增加感染力,放大“人文潇湘、山水湖南”的魅力,从而更大地带动张家界、湘西、常德、益阳、怀化、长株潭及岳阳的区域经济发展。

  此外,对于充分利用世界文化名人屈原这张文化牌来说,我们还有一个节日(端午节)、一条江(汨罗江)、一座祠(屈子祠)、一项体育运动(龙舟竞渡)来承载,再加上中小学课本里有《屈原投江》、《雷电颂》、《国殇》、《渔父》、《橘颂》、《屈原列传》、《离骚》等多篇与屈原相关的课文,我们完全可将屈原品牌加工成屈原文化、端午文化、龙舟文化、祭屈文化等等,并把“屈原品牌”当旅游文化产品向全世界“出卖”,进而转化为巨大的物质财富,形成湖南一个金色文化产业。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文化的传播、加工、生产、创造、销售,几乎对自然资源与环境破坏力极小,是无烟工厂、绿色经济。这势必带动和转变湖南的经济增长方式,使湖南的产业升级跨入一个新的层次。

  三、高扬屈原要率先启动文化光核地的保护与开发

  湖南在更进一步促推文化强省战略实施中,除了在宏观总体谋篇布局之中,着力形成湖南高扬屈原的舆论氛围、把屈原纳入全省中小学乡土教材、让屈原渗透各种文化产业、把屈原文化产业纳入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编制湖南屈原流放地的屈原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规划外,还应率先启动汨罗这一屈原文化光核地的保护与开发。

  因为,汨罗是屈原晚年长时间居住、诗歌创作和投江殉国之地,有屈子祠、屈原墓、汨罗江、龙舟和端午等众多物质的非物质的文化遗产和传承载体,成为屈原文化的传播中心,成为湖南的文化地标。这一地域特点就像承载和传播屈原的文化光核,内聚着、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一旦擦亮与展开,即可放射出耀眼的、永恒的光茫,给人以方向、力量。那么,如何率先启动文化光核地的保护与开发?笔者认为最为迫切的有三点:

  1.省政府应在屈子祠公祭屈原

  位于汨罗江畔的屈子祠,是汨罗先民为纪念屈原而修的。据晋王嘉《拾遗记》载:“楚人为之立祠,汉末犹存”,可见其历史可追溯到屈原投江不久后的战国时代。屈子祠又叫汨罗庙、屈原庙、昭灵庙等。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也是全国现存纪念屈原的唯一古建筑。

  回望历史,湖南人早在南朝(公元424年),湘州刺史张邵就派“户曹掾”到汨罗祭祀屈原,开了湖南官府公祭屈原之先河。两千多年来,屈子祠一直是人们祭奠屈原的重要场所,历朝帝王都极其重视。唐玄宗李隆基曾亲自下敕重修祠宇,并要求“岁时祭祀”。每次加封,都要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历任地方官员,也必在任内亲临凭吊祭奠。后梁太祖朱温封屈原为昭灵侯,兴起对屈原封爵之风气。北宋元丰五年,宋神宗赵顼封屈原为忠洁侯,元世祖忽必烈封屈原为清烈公。清雍正九年(1713年)除每年五月初四日外,又规定增加春秋二祭,祭日为正月和七月的上旬丁日。特别是每年端午节的“朝庙”活动,异常庄重、肃穆、热烈。解放后,湖南人祭祀屈原最高规格是副省长,国家最高规格是文化部长郭沫若。此外,历史上前来凭吊的名人有记载的汉有贾谊、司马迁,唐有杜甫、韩愈、柳宗元,宋有朱熹、真德秀,明有王守仁,清之后有曾国藩、郭嵩焘、冯玉祥、郭沫若、毛泽东、李铁映、胡绳、费孝通、余光中等,不胜枚举。如今台湾、香港、韩国、日本等,每年都要派团队来祭祀屈原。端午节里吃棕子、插艾叶、看龙舟变成了人们不可磨灭的心灵记忆,反映了华夏民族招屈子英魂、励士民壮志、祈社会统一、求国家振兴的强烈愿望,以及忧国忧民、团结求索、奋勇争先的伟大民族精神。

  为此,我们建议由省长主持祭屈大典,深度挖掘传统的祭屈文化。因为,汨罗至今仍保留浓厚的祭祀活动。每当祭祖、祭天、祭神的时候,巫师要穿最华美的服装、场地要选最大的祠堂、猪羊要选最肥的宰杀,然后所有群居部落的人都参与,或吟诵、或跪拜、或嚎天大哭等,是为当地最大的文化活动。特别是人死后普遍都要做道场,道士和尚为死者升天祈福、吟唱,所想象的冥界,有很博大精深的东西,这期中的音乐、辞赋都有待挖掘整理。如果我们把这些文化结合祭屈大典中,而且提升祭屈大典的规格,我们祭屈大典就会形成一个大的品牌,也可带动屈原在湖南其他流放地的广泛参与,这对弘扬屈原思想、传承端午民俗、留住民族记忆、培育爱国情感以及高扬湖湘灿烂文化、树立中国端午品牌、彰显华夏历史底蕴、增强中华民族认同、壮大文化旅游产业等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2.支持中国汨罗江屈子文化园建设

  当两千多年前,屈原在汨罗江上惊天一跃,他便作为一个不屈的形象定格于中国的历史长河中,也因屈原之死在文学上开创了关于死亡的全新命题,使得汨罗江成了“蓝墨水的上游”、屈子祠成了“中华魂的故乡”,成为海内外人士纪念屈原、膜拜屈原、感受屈原、传承屈原的第一现场。

  自2005年以来,岳阳、汨罗两级党委政府联手打造“屈子祠、汨罗江、端午龙舟”这一世界级人文品牌,完成了屈子祠的文物维修、陈列改版、拆迁征地和汨罗江国际龙舟竞渡中心建设等,并多次成功主办大型国际龙舟赛。特别是湖南省政府周强省长2007年3月29日亲临考察屈子祠率先提出“努力把屈子祠建成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著名的文化圣地”后,我们加大了发展力度。但是,我们在着力“屈原品牌”的打造上,无论是规模档次还是投入宣传,都与湖南这一自古就称之为“屈贾之乡”有距离、与屈原应有的地位有距离、与山东省委政府依托孔孟故里提出的建一个能够展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华的中华文化标志城有距离、与湖北秭归也投入2亿重建屈原祠和屈原文化城有距离。

  2009年4月湖南省委张春贤书记在上年5月3日亲临考察屈子祠后再次就湖南保护和利用屈原文化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采取多种措施、争取多方支持,保护和传承好屈原文化”。根据这一系列重要指示,湖南省文化厅和省文物局相继组织十多人的专家团队6次赴汨罗现场调研勘察,现已完成了《中国汨罗江屈子文化园概念设计方案》。此方案围绕一位世界文化名人而紧扣一条世界名江、一座千年古祠、一个传统节日,把文化资源(屈原文化、楚文化)、山水资源(玉笥山、汨罗江)、湿地资源(江滩草原、洞庭湿地)、民俗节目资源(端午节、龙舟竞渡)等都具备国家级、世界级的杰出价值的资源整合起来,形成一个4平方公里的文化园区,用以着力复兴博大精深的屈原文化和精彩艳丽的楚文化,展示屈原的浪漫之美、诗歌之美、精神之美、人格之美以及园区的山水之美、建筑之美、遗产之美。该方案在创意上突现把遗址、文化、旅游、教育、自然、体验融于一体,并与新农村建设、城乡一体化发展相配套,着力打造千年文化精品工程。在定位上突出以爱国主义为核心,构建培育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国家精神家园,确立了园区无与伦比的文化意义和普世价值。在区域规划上保留了1平方公里绝对属于屈原的心灵净土,便于游客感悟两千多年前屈原在此行吟泽畔的真是场景和进入楚辞忠的各种植物花草、湘云楚雨、黄昏深秋等意境。

  这是一项浩大的文化建设工程,不仅仅是汨罗的事情,更应是湖南的文化强省工程,当然也应是国家的文化工程。所以,建议省委省政府召集省发改委、省委宣传部、省财政厅、省交通厅、省水利厅、省建设厅、省林业厅、省旅游局、省广电局、省文化厅、省文物局等部门在汨罗召开一次现场办公会,重点解决园区交通、规划问题,确定各职能部门支持办法,包括省发改委明确将园区纳入湖南文化强省战略和长株潭一体化建设,并确定向国家申报一至两个项目;省财政厅优先支持一定的启动资金;省交通厅支持解决京珠复线在屈子祠的开口及水上连接线、S201线与屈子祠4Km 的连接线;省建设厅支持解决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建设配套资金,并向国家建设部申报一个项目;省水利厅率先启动汨罗江治理专项;省林业厅支持解决湿地保护资金并向国家林业局立项;省旅游局支持优先向国家旅游局立项,并先期解决4A景区;省广电局支持园区整体宣传,并为园区文化策划提供人才支持;省委宣传部将其纳入文化产业重大项目并给予支持,帮助争取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资金;省文化厅、省文化局帮助向国家争取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重大项目保护专项资金等,并优先启动屈子诗歌艺术馆或屈原书院的建设。

  3.组建“湖南汨罗江屈子祠基金会”

  文化产业既是无烟工厂,又是朝阳产业。但对于发展文化产业来说,综合项目往往投入资金相当大,单体项目则需要许多配套的基础设施改善后才能赢利,而且许多公益性文化项目其社会效益远大于经济效益,所以在筹措资金的思路上必须坚持多条渠道才能保证项目的实施。我们除了应争取地方财政拨款、中央支持、银行贷款、招商引资外,也要把社会公益性捐助作为一条重要的筹资渠道。为此,建议湖南先期组建省一级的“湖南汨罗江屈子祠基金会”。

  该基金会应选择一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牵头,组建高规格的工作班子,利用中央出台的关于企业向文化公益性事业捐助的税收优惠政策,大力吸收社会各企业的捐资,包括吸引海内外社会名流和慈善家的捐赠。这样,我们就能更快更多地筹集发展资金。

  总之,屈原留给了湖南巨大的物质和精神财富、高扬屈原对湖南文化强省战略的实施意义重大,如果我们率先启动了汨罗这一屈原文化光核地的保护与开发,湖南的文化强省战略实施必将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湖南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方式也将跨入到一个新的层次。

  作者简介:徐蔚明,男,湖南汨罗人,汨罗市文化局副局长兼屈原纪念馆馆长

相关热词搜索:高扬 屈原 成为

上一篇:汨罗江流域的《楚辞》植物
下一篇:略谈百年来屈原研究的成绩、问题与思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