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文化与现代人际交往
2011-12-27 15:40:46   来源:   作者:漆雕世彩   评论:0 点击:

  提 要

  屈原文化已被广泛应用于当代人际交往及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这充分证实在当代中国屈原影响仍在,楚风楚韵犹存!

  屈原没有死!楚辞没有绝!屈原文化还活在当代人的生活中!

  笔者近来客居他乡,手边参考书阙如,根据记忆,略述现代人际交往中屈原文化的影响,只鳞片爪,权作资料而已。

  一、用作赠品

  现代人际交往中有直接把屈原辞作为赠品的。1972年中日建交时,毛泽东将线装本《楚辞》作为最珍贵的国礼赠送给当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

  1985年中国屈原学会成立大会在江陵召开,当时任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张啸虎先生书屈原辞“恐鹈鴂之先鸣”一幅赠给笔者。

  1998年7月笔者任中国荆州青少年书画访日代表团团长出访日本,在日本东京、大阪、福岛、会津若松市等地举办书法展览及现场书法表演时,日本书法家溪流先生要求笔者书写《离骚》中“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一句,我写成中堂赠他,他激动得向我鞠了三个深躬。日籍华人陈华明亦要求笔者书写“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中堂一幅卖给他。

  2006年中秋节台湾孔依平先生亦要求我书写“啜英——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斗方一幅赠给他。

  笔者近十年来,亦见有电影、电视剧、大型京剧《赤壁》中或直接引用《楚辞》诗句,或引用具有楚辞韵味的诗句,以之画龙点晴,以之升华主题。

  二、用于祝词

  有用于祝寿词的。吾友刘云鹏先生,生于1908年10月17日,著名老中医,99岁还每周上四个半天班,坐诊、查房。一日他对我讲悄悄话,说:“漆雕,我现在只想搞‘望、闻、问、切’!”过年时,我祝他活过200岁去,他风趣地说:“我给你打个折,就活120岁!”

  二OO九年十月十七日,刘云鹏先生一百岁生日,九月九日我用大红洒金宣书写一幅四尺大中堂“寿而康”,题富款附其上,祝贺,词曰:

  刘老云鹏兮,百岁华诞。

  国医大师兮,我瞻仪范。

  望闻问切兮,歧黄仍恋。

  济世不已兮,掬心以献。

  祝愿康健兮,再加餐饭!

  老友漆雕世彩撰并书于北京时已丑年仲秋。

  有用于庆贺词的。

  25岁男青年李有光(1984年生),广西贵港人,现就读于广西梧州学院中文系,二OO八年十二月,他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写了祝贺词《广西赋》,篇末是:

  歌曰:

  壮年崛起兮,宏基已奠。

  踵事增华兮,若干必成。

  八桂儿女兮,永绥福乐!

  辞虽稚嫩,但后生可畏,他已受到北大中文系费振刚教授指导,立志在赋学研究方面有所成就。

  三、用于祭悼

  2006年10月,我会会长禇斌杰先生仙逝,中国包头《职大学报》于11月20日发表了毛庆先生追悼文章《痛悼禇斌杰先生》,文章在详叙与禇先生交往及禇先生之道德文章后,作了动人心魄的抒发,其辞也精,其情也真!辞曰:

  前人曰:有一等人品,方有一等学问文章。考之先生一生,信然!可苍天不公,好人无寿!先生过“随心”之年而驾鹤西去,怎不令后辈深为惋惜!

  积痛之中,成哀辞一首,敬吊先生:

  识仙颜于贵阳兮,观黄果知胸襟;

  指黔山而骋怀兮,对洪流以抒情。

  会荆州而论文兮,考殿最于锱铢;

  焚膏油以继晷兮,疲身心而不疏。

  掌巨舵于深圳兮,鼓学会之风帆;

  引航程于香江兮,聚群英而灿然。

  安众学于宁波兮,高德望以四清;

  濯剡溪以论史兮,笑前雄之机心。

  悲哉先生!痛哉先生!

  受廿载之冤曲兮,与人善终不悔。

  惟仁者之爱人兮,齐前贤而方轨。

  倾心血育桃李兮,如河汾之门下,

  与同道之交厚兮,比竹林而并驾。

  步未名论继统兮,过季宅而叙志;

  惜好人之无寿兮,令后辈而叹之。

  睹合影而思颜兮,长哀感而哽咽;

  抚遗著而感言兮,继遗烈之志决。

  哀乎先生!敬乎先生!

  笃治学而渊博兮,淡名利以处闲;

  卧京华之尘氛兮,自心远而地偏。

  实大隐于朝市兮,惟气骨与世殊;

  达千古之通变兮,乃今世之醇儒。

  于学界以立德兮,掌学会而立功;

  研学术得立言兮,必不朽于域中!

  毛庆先生,楚之人也,深谙楚辞三昧,此篇写得辞采精妙,真情沛濊!

  四、用于遗嘱

  著名书法家、诗人、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眷恋祖国之情与二千多年前的屈子“仆夫悲余马怀兮,忽临睨夫旧乡!”一样令人肠一日而九转,读之热泪湿衣裳——

  葬我于高岭上兮, 望我大陆;

  大陆不可见兮, 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 永不能忘!

  天苍苍, 野茫茫,

  山之上, 有国殇!

  这篇遗嘱不仅被多种书刊转载,还被谱成歌曲,广为伟唱,由著名男高音歌唱学家廖昌永一直唱到了维也纳金色音乐大厅。可见好的楚辞体作品多么受大众欢迎!当代需要真正的楚辞体诗歌!

  当代著名社会活动家,杰出宗教爱国领袖、诗人、书法家,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1907-2000年)病逝前写了《书遗嘱后》: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

  花开还落,水流不断。

  魂兮无我,谁欤安息?

  明月清风,不劳寻觅。

  一九九六年十月于北京医院赵朴初

  面对死亡,胸中一片坦然,心地一片光明,人天之际,一片浑融和谐的奇妙境界!

  五、用作广告词

  《梅赋》一篇,实在是笔者为好友写的一篇向广大国画爱好者、艺术品收藏者推介他的系列国画作品《梅花图》而作的长篇广告词。这只要读一读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的笔者骚体诗集《梅赋》中《梅赋》一诗的“附记”就可知道:

  乙酉腊月六日午,朔风凛冽,老友朱由先生召予痛饮,为吾一人备满桌龙酢,满壶琼浆。宴罢,出自作梅花图以示,二人相对而坐,载言载笑,且赏且茶,至灵心焕发处,奇思卓见翩翩而至,珍词绣句汩汩而出,兀兀陶陶,侃侃而谈。临别,先生持香港国际统一出版社《朱由书画》梅花图精装一册,款题 “世彩先生纪念,朱由顿首”以赠,嘱撰长文以阐发其奥义微旨,余欣然允所请。

  他为我一人备了满桌酒席,老友盛情难却啊!这一篇用骚体写成的文字,一经出版,多处转载,惊动海内外士林,我师我友,学者名流,顿加鼓励褒奖,多有评价——

  湖北省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何念龙:

  大作《梅赋》尤得楚辞体风神,弟以为千年骚坛寂寞,后继难得此佳作也。

  台湾成功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怡良:

  绝艺有幸今日传!《梅赋》体制宏伟,可谓今世之《离骚》。

  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殷光熹:

  在当代诗坛上,像这样的骚体长诗,恕我斗胆直言,当属独一无二!

  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华诗词学会顾问、著名诗人丁芒:

  《梅赋》气势宏阔,由梅图起兴,面上天入地,诗境宏、诗意充、诗笔姿、诗力贯。有屈原《天问》之想象力和浪漫风格。当代仅见。体例上突破了屈赋之规整,是一种发展。

  湖南汩罗屈原经念馆馆长刘石林:

  我始终认为,骚体诗是中国诗骚园中的珠穆朗玛峰,高处不胜寒,绝顶人罕至,兄台勇于攀登,且有如此佳作面世,实属难得。

  中国屈原学会常务副会长、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方铭:

  世彩先生大作《梅赋》及墨宝惊艳无比,令人佩服之极!

  北京大学美学教授杨辛:

  《梅赋》得楚辞神髓,极华彩惊艳!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荆州市作家协会主席黄大荣:

  《梅赋》如此真幻杂糅,绚烂奇诡,如此汪洋恣肆,气韵酣畅,得楚辞之神髓,发前人所未发,是我近年来读到的一篇辞赋上乘之作。

  四川师范大学毛庆教授:

  研屈学辞三十载,未成只句接前代。漆君大作献骚坛,令我抚怀深感慨!

  兰州交通大学教授郭令原:

  《梅赋》想象高迈,辞彩艳丽,深得灵均神髓。

  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浙江大学教授崔富章:

  在中国屈原学会诸位同仁中,漆雕世彩可谓独具一格。他“发愤读楚辞”,立志“振兴骚体诗”,全身心地投入创作之中。他一方面用心鉴赏屈原作品,同时与现实生活相呼应,内化为创作灵感,运用骚体诗形式,表达自己的爱恨情仇。他的作品,既有《梅赋》这样的长篇大赋,亦不乏《根赋》、《致贪官》、《天路殊兮》等中原篇诗赋。《梅赋》一书,收录近三十篇作品,无论长短,皆言之有物,字里行间跳跃着一颗炽热的心,具灵动之美,隐约间传递出浓浓的楚辞神韵。阅读体验告诉我,漆雕先生“学写骚体诗”是成功的,他运用文学创作的方式,为新时期楚辞学的发展和繁荣作出了独特的贡献!据我所知,漆雕先生是新时期骚体诗创作第一人,他的《梅赋》是新中国第一本个人骚体诗集。

  笔者还要十分感谢的是,在此文的最后,崔教授特意在后学脊背上轻轻地抽了一鞭子——

  历经磨难,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终于迎来伟大复兴的新时代,在这百花齐放、放声歌唱的好时代,集才气、灵气、阳刚之气于一身的漆雕世彩呀,努力前行吧,在振兴骚体诗的长征路上,跑好你的这一“棒”!

  关爱勉励之情,溢于言表!

  六、用于工作计划

  国医大师刘云鹏,曾为广大人民群众及国家领导人邓颖超、林佳楣及外国政要夫人治愈妇科病,2008年春节与中国中医研究院博士生导师等共同攻克子宫外孕等世界妇科难题。在他连续工作到91岁时,国家卫生部因他的中医妇科名震海内外,建立国家重点专科刘云鹏工作室,并连续每年拨款100万元人民币支持科研。他有感而发,写下妇科工作计划,用宣纸书写装表后悬挂在诊室:

  妇科疾病兮,内科联系。

  整体观念兮,医患嘉许。

  验查化验兮,诊断依据。

  他山之石兮,可以攻玉。

  以人为本兮,互补中西。

  中医为主兮,世界先驱!

  耄耋已度兮,期颐在望,

  热情传帮带兮,弘扬歧黄,

  喜后继之有人兮,中西用长,

  乐夕阳之我惠兮,红霞满光!

  国家重点专科刘云鹏工作室成立 2004年5月

  他对我解释说:中医妇科医生只凭把脉就开处方不行!要与内科疾病联系,要看一个人的整体,要通过化验单来确诊,不要动不动就动刀子行手术割掉,而要以人为本!他的这篇文字虽是中医工作计划,但“热情传帮带兮”、“喜后继之有人兮”、“乐夕阳之我惠兮”三句可圈可点。

  七、用于日记、游记

  运用楚辞韵味的文字来写日记,写游记,古色古色,别有韵味:

  国际汉学界公认之大师饶宗颐,(1917年生)现已92岁,他业精六学,才备九能,治学领域极为广博,凡甲骨、简帛、《楚辞》、经学、敦煌学、古文字、上古史、近东古史、中外交通史、词学、诗学、《文选》学、赋学、音乐、方志、书画等均有论著、共六十余种,文五百余篇。工于诗词、骈散文创作,擅书法、绘画及演奏古琴。他曾轻松自然流畅地运用楚辞体来记日记,兹举三篇如下。

  其一《词榻赋》

  忆在榆城,宿耶鲁大学古塔第十一层,三月之中,遍和清真词一百六十首。每文思之来也,嘿尔坐旧沙发上,以寸楮续书之,或一日成十数首。友人傅汉思张充和夫妇讶指是榻,云此果灵感之温床耶?为之失笑,撮影以纪之。顷发陈笥,忽得此照,欣旧梦之重温,为之怅惘者累日,久已废词,爰为赋曰:

  嗟旧榻之就穿兮,蓦新词其坌出;

  纳双丸于吟袖兮,驱万象乎恍惚。

  聊以宣我悒郁兮,空中传恨庶其仿佛;

  先缭戾而凄清兮,神漫漫其遥集。

  伊词心之渊微兮,极九垓而惯藏于密。

  惟兹情之缱绻兮,羌欲锄而难去;

  化污泥犹复为土兮,养奇葩以为圃。

  况以愁为赍送兮,结幽梦而为朋;

  虽魍魉且难测其往复兮,笑如影之随形。

  抑孤怀之娉纡兮,绝言语之可通。

  譬含苞而未放兮,且珍重此微衷。

  忽掩映以疑无兮,觑黯黯之长空。

  烟与水共迷离兮,魂惘惘兮西东。

  乐与时其既去兮,悲亦随而生中;

  情悄悄而推移兮,花开谢兮眷弥重。

  词人只惜此须臾兮,写感怆于从容。

  其二《蟹赋》

  溥王孙莅港,云为啖蟹而来也,因为蟹赋。

  渺江南之烟水,分翠色于菰蒲。

  违春荷与夏槿,及秋杪而冬初。

  看荻花之争白,纷蛝螘以竞趋。

  残沙断岸,短日平芜。

  沉清光于沼沚,狎蒹葭之尺凫。

  含黄可绘,无腹而驱。

  何曾化漆,但取腯肤。

  半炊则没林于水,一举或十里专车。

  索转带于张揖,阅贡物于周书。

  觉万螯之生凉,感岁时之云徂。

  甘拍浮于酒池,了一世之贤愚。

  惭尔雅之不熟,信王摅之足诛。

  持杯壮毕氏之豪,独烹哂张敞之迂。

  瓮供吏部之醉,糟有灵均之脯。

  假丹青于惠崇,极神丽于伯驹。

  比莼羹乎千里,永相忘于江湖。

  其三《马矢赋》

  潮州沦陷之一年,大饥,民至拾马粪,瀹其中脱粟而食者,予闻而悲之,为是赋云。

  岂大道之在粪兮,或齐观夫糇粮。

  禁页异类之不仁兮,驱降民于饿乡。

  振草酪既不得兮,掘凫茈且未央。

  仰肥马之骁腾兮,厩充牣乎稻粱。

  可以人而不如马兮,鼓枵腹而神伤。

  将攫夺而无力兮,妄意夫皀枥之秕糠。

  意秕糠兮不得,嗟裁属兮弱息。

  惟饥炎之方盛兮,苟垂涎兮马矢之余皀。

  拾白粲于污肠兮,延残喘于今夕。

  哀鲜民之无知兮,胡蒙耻而恋生。

  捐盗哺而喀喀兮,独不见夫贸贸之爰精。

  有嗟来而不食兮,况为味非洁清。

  孰使异物遒其相迫兮,悲故国之腥膻。

  翳马通之属餍兮,自书传而有焉。

  农稷煮汁以渍种兮,莳百谷以食我。

  葛缚铜荐丹砂兮,又熅之以为火。

  吴诮元逊可啖矢兮,恪谓太子宜食卵。

  果所出之雷同兮,宁古是而今不可。

  览宇宙这修辽兮,轸人类之幺么。

  萃芳鲍乎一室兮,沦康庄于嵬琐。

  独悲心之内激兮,羌谁碎此枷锁!

  感盐尸之载车兮,闵滔天之奇祸。

  瞻沟壑之悠悠兮,蔽白骨以蓬蒿!

  苟饿夫而可敦以义兮,吾将讯诸黔敖。

  饶先生之作,题材多样,写生活各方面,风格高浑,摛辞精练,内涵深刻。此引第一篇,叙友情之真笃,见词心之幽窈;第二篇状物而深于寄托;第三篇作于日寇侵华之时,痛民族之劫难,寓志士之贞心,诚为记叙文字中之珍品也!

  又,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世界汉诗协会常务理事钱明锵先生纪游长白山天池后而赋——

  ……

  乱曰:彼琼山兮,永皑皑而煌煌;

  彼潢池兮,永滟滟而汪汪;

  彼景观兮,永誉远而名扬;

  彼游屐兮,永淹滞而徜徉……

  钱先生深得骚人之旨,其辞饶有楚辞之韵味。

  又,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著名民俗文化学者李耀宗先生游北京天安门作记曰:

  ……

  京师重地,咫尺万方。……

  皇城紫禁,雅号天安。……

  天安兮,粲然哉!溢彩流光。……

  天安兮,禁然哉!锁断帝章。……

  天安兮,焕然哉!竟易新装。……

  天安兮,豁然哉!光被遐疆。……

  伟哉!天安者,神阖圣阊!

  祖国心脏,吾民脊梁。

  如日月之经天,似江河之行地——地久天长!

  李先生之辞,巍巍荡荡,灿灿煌煌,其词也伟,也情也深!

  又,39岁的戴永兵,生于1970年7月,游千岛湖后有记,凡六百余字,其记可读作回文,摘取一段:

  ……吴越丽地兮,林裹山寺;

  萃耸千岛兮,鸟弄花香……

  朱阁漾彩兮,映照粼粼;

  青螺点黛兮,屿碣幢幢。

  蒲窗傍檐兮,春庭永昼,

  兰芬润衣兮,幽诗情长!……

  若倒读,则为:

  长情诗幽兮,衣润芬兰,

  昼永庭春兮,檐傍窗蒲。

  幢幢碣屿兮,黛点螺青,

  粼粼照映兮,彩漾阁朱。

  香花弄鸟兮,岛千耸萃,

  寺山裹林兮,地丽越吴。……

  小戴先生,少年才彦,敢出险招,赋回文诗,令人刮目相看。此种诗体,既有楚风楚韵,又因其篇幅整体回环有强烈的节奏感,给人一种回环往复,一唱三叹,幽深绵长的音乐感。

  又,36岁的女青年戴国荣,1973年生于北京平谷,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并选修书法和诗词。她的《出水芙蓉赋》是仔细观看荷花之后的心得,写得文字清丽:

  一花独秀兮双者并蒂,三蕊品字兮四面观音,

  五鸾缱绻兮五福临喜,十里田田兮百般馥郁。

  粉者甜,桃花盈盈兮脂淡淡;

  白者洁,美玉晶莹兮宝石嫣,

  赤如日,殷红炎炎兮绰芊芊;

  紫如鸾,彩霞蝶舞兮影款款。

  又,37岁的于雪棠,1972年生于辽宁抚顺。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获中国古代文学博士学位,后入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流动站,现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著有《先秦两汉文体研究》等专著三十余种。其《雾松赋》曰:

  闻雾淞之绮丽兮,早神驰于松江。

  乘飞车以疾进兮,觉漫漫之路长。

  至吉林已向晚兮,待日出于东方。

  送遥夜于客馆兮,晨余步乎仙乡。

  惊游目之所见兮,恍叩访于瑶圃。

  气蒸腾以弥满兮,净天地之万物。

  笼江流之浩荡兮,罩层峦之起伏。

  结冰晶于榆柳兮,缀耀眼之珠露。

  垂乳白之花枝兮,如早春之梨树。

  宛月殿之琼桂兮,直银雕而玉塑。

  映晴空之朗朗兮,忘置身于尘俗。

  人惜之而留影兮,恐奇景之即逝。

  余爱之而作赋兮,愿长存于斯世。

  小于教授,才情卓萦,文字清丽,大笔挥写,景奇境妙。真个儿如梦如诗!

  八、用于书信、手机短信

  一九八五年五月,我参加中国屈原学会在湖北江陵的成立大会后,与学会内诸前辈有书信往来,胡国瑞、石声淮、吴丈蜀、汤炳正、赵逵夫、殷光熹、陈怡良、崔富章、毛庆、何念龙、周建忠、徐志啸、胡可先等先生都有瑶函惠我。

  仅汤炳正先生在八十寿辰时,就惠我一诗,并用宣纸书妥寄我,观其书风典雅凝重,从右军出,而其诗曰:

  错节盘根话大椿,身经斧鑿未成痕。

  喜随画笔看椰岛,笑带诗情过剑门。

  枉说文章惊屈宋,更无金帛遗儿孙。

  如今细品人间世,回首三朝八十春!

  已巳春八十自寿,世彩同志两正之,汤炳正。

  汤公乃著名楚辞专家,中国屈原学会会长,诗虽今体,但其浓浓的楚辞韵味,一读便可感知!

  笔者随即以原韵和诗一首:

  已巳冬,炳正先生八十寿诞,吟诗一首并书,

  瑶函见赠,因步其韵奉和

  一代宗师寿大椿,汤公四海载香痕!

  蓉城振铎博通道,新论昭人众妙门。

  楚地寻幽留丽藻,芝兰绕膝戏文孙。

  弘恢屈学盟高会,耄耋之龄得意春!

  近几年来,我又进而与多位师友通手机短信,都拟骚体格式。自己开始觉得很好玩,师友们觉得也很别致,日子长了,也就很自然,一两分钟左右时间,发一条楚辞体短信,我已与师友黄震云、萧东海、杨爱农、汪伟、杨辛、周笃文、孙石毅、胡可先、郭令原、黄灵庚、何念龙、郭丹、李翰、陈咏红、崔富章、方铭、袁世明、殷光熹等数十位先生已多次通了短信。譬如:

  致崔富章教授:

  捧先生之鸾笺兮,吾口为之歌足为之蹈。

  感文字之精奇兮,实乃当今之麟爪!

  惭雕虫之小技兮,难符先生品评之华藻。

  吾誓作当代骚体诗创作第一人兮,

  在先生您悉心指导下领跑!

  漆雕世彩敬启,二OO九年七月三日于北京。

  致方铭教授:

  先生评《梅赋》之鸿文兮,度大功已告成。

  盼示予其研读兮,仰会长之圣明。

  途修远而心切切兮,愿览察予之中情!

  世彩又呈,二OO九年七月九日。

  致黄灵庚教授:

  度先生已返京兮,践前约兮恰好!

  忳郁邑余侘傺兮,盼黄兄于昏晓。

  冀宏文之我惠兮,发奥旨于幽窈!

  恐时日之不吾待兮,聚今晚兮可好?

  漆雕世彩谨呈,二OO九年八月二十三日于北京。

  致殷光熹教授:

  盼先生兮朝暮,晤深圳兮可好?

  人间岁月兮闲难得,吾冉冉兮其将老!

  天下知交兮老更亲,挑夜灯兮吐肝脑!

  漆雕世彩谨启,二OO九年十月十四日于北京。

  致何念龙教授:

  念龙吾兄——

  琢兮磨兮,切兮磋兮;

  探幽发微,忽焉豁兮;

  惊雷作兮,天鼓挝兮;

  哥俩吟兮,发楚歌兮!

  世彩又及二OO九年八月十日于北京。

  念龙兄当即回手机短信曰:

  楚辞体能用于日常之交往兮,

  可见光复其生命之可望!

  何念龙2009年8月10日

  诚哉,念龙先生之言!楚辞体完全能用于日常人际之交往,其生命理应光复!而且完全可以光复!

  屈原没有死!楚辞没有绝!屈原文化还活在当代人的生活中!

  当代活着的写作楚辞体诗文作者的年龄,从刘云鹏、饶宗颐九十几岁、一百岁的老翁到只有二十五岁的小青年李有光等,他们的文化程度,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到在校学生,从经济工作者到工商界人士,从医生到普通老百姓,各行各业,五行八作,皆有。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喜欢楚辞!

  搞楚辞研究几十年的人,可能还没来得及写出半句楚辞体诗文,已写出楚辞体诗文的人,可能还未入楚辞研究之门。

  但是,真正的楚辞学者能写一手漂亮的楚辞体诗文就会更好!这就像理论著作宏富的农业科学家能种出高产稻谷,已有多篇论著的科学家能造出宇宙飞船,著作等身的文艺理论家又能创作出精彩的诗文一样,这是知能合一的学人!这是知能并重的治学思想!有了个人创作的亲身体验,才能真切体味原作创作的甘苦和奥妙!我们的前人为我们作出了榜样,梁启超、王国维、鲁迅、林庚、胡国瑞、汤炳正、饶宗颐等人为我们作出了榜样!“纵读数千卷奇书,无实行,不为识字;要守六百年家法,有善策,还是耕田!”左宗棠说的多实在啊!

  或许有人要问,当代人何以还要用楚辞体创作,用楚辞体交往?这实在是因为《楚辞》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在内涵上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记事记人、抒发情感、忧国忧民、怀念祖先、穷理探奥、祭祀亡灵等多方面广阔的驰骋空间。楚辞形式上的楚语、楚调,有韵而不拘于韵,句式自然对仗而又不拘于整齐划一,浪漫主义情调又与个人乃至社会生活的密切相关,无疑为我们提供了经典范本级的文学样式。尤其是楚辞中的悲剧精神,人文关怀、民族情愫、自我关照等博大的文化内涵和赋比兴兼用的文学手法,为我们的驰骋思想、寄心托志、抒情感言、掘忧发怨、献愁供恨、慨叹人生、乃至讽喻谏刺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各式各样的工具。我们完全可以凭藉楚辞在日常生活各个领域里自由驰骋!

  或许有的人还要问,这只是“仿得骚体的皮毛,未得屈子之境界!也就是说还未触及楚辞的实质——没有屈原之志!”——是的!我们达不到屈原的高度!但是,我们不应放弃!我们应该努力!我们当下首要的任务是让屈原文化活在当代人的生活中,运用在我们的人际交往中。这是我们理应做到的!也是我们能够做到的!这样做的人多了,就有了“量”;“量多了”,“质”也就不远了!同道们,努力吧!“为往圣继绝学”,我们手携手,齐向前!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文化与 现代

上一篇:乡土情结是屈原爱国思想的根源所在
下一篇:骚体诗创作之缘起和体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