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骚体诗创作之缘起和体验
2011-12-27 15:40:46   来源:   作者:漆雕世彩   评论:0 点击:

  [摘要]楚辞作为中国古典诗歌的代表,长期以来与诗经并称,对后代诗学观念和创作意识影响深远。但是,进入20世纪后,楚辞的辉煌已是明日黄花,虽有研究著作面世,但与之相关的创作颇受冷落,近来《光明日报》虽以“百城赋”邀赏杰作,无奈光彩不再。为发掘楚辞应有的文化价值和文学魅力,本人近年倾力骚体诗创作,并对其写作体验有所理解,特撰此文,愿对开拓今世赋体文学的视域,振兴骚体诗的创作,有些微帮助。

  [作者简介]漆雕世彩(1948—),男,湖北潜江人,中学高级教师,湖北荆州漆雕书画艺术学校校长。

  在我国古典诗歌中,楚辞具有奇崛之美。屈子之作,奔放驰骋,浪漫诡异,洋洋洒洒,蔚为壮观。楚辞以《离骚》为最,为矩范,为极则。《离骚》以无拘无束、悲郁奔泻的激情,成就汪洋恣肆的抒情长诗;《天问》则幻想奇异,反诘宇宙人生、社会历史、天文地理、神话传说等,提出一百七十多个问题。先哲处天地之际,与神灵对话,气象万千,浑涵汪茫,显磅礴大气,有云水襟怀,后人难道就不能秉持其志,再奏盛世宏音?

  一、受激发而振起

  本人每次捧读楚辞,自然升起对屈原的景慕之情,进而产生继屈原之踵武、挥楚辞之大纛、振骚体之伟诗的热望,特别是当听到韩少功先生的呼唤、袁长江先生的感慨、元庆先生的的叹息。韩先生站在湖湘之地,大为惆怅:绚烂的楚文化流失何处?袁先生认为现当代的一些赋作,缺少赋的要素,只是以赋命名的散文。元庆先生哀悼楚辞像恐龙般消亡。

  骚体诗为什么衰落呢?因为写赋是难事,少人为之。宋祁说:“《离骚》为词赋之祖,后人为之,如至方不能加矩,至圆不能过规。”[2](P278) 郭预衡先生说:“赋曾是文学恐龙,统治文坛数百年并影响了此后所有文学样式。”[1](P3)杨炳校先生《彰显性情的抒情之作》分析道:“赋体文学要求作者眼界宏阔,学识渊博,思想深邃,情感丰富,文采斐然,所谓‘赋家之心,苞括宇宙,总揽人物’者也;要能达到这样的涵养,对于许多作者来说,实在有点为难,故尔宁可弃之而改奔别的创作门径。”难!“赋家之心”,今人有吗?

  但是,还是有人说,楚辞、骚体诗是可以学写的。黄庭坚说:“若欲作楚词,追配古人,直须熟读《楚辞》,观古人用意曲折处,讲学之,然后下笔。”[3](P303)王若虚说“《楚辞》自是文章一绝,后人固难攀追,然得其近似可矣。”[3](P2)后人学写骚体诗赋,这实在是因为《楚辞》为文人们,尤其是为那些志向高远、怀才不遇、处境不佳的文人士子们,提供了一个抒发个人情感、忧国忧民、怀念祖先、祭祀亡灵等多方面广阔的驰骋空间。楚辞形式上的楚语、楚调,有韵而不拘于韵,句式自然对仗而又不拘于整齐划一,浪漫情调融写实风格,无疑为文人士子们提供了经典范本,尤其是其中的悲剧精神、人文关怀、民族情愫、自我观照等,为文人士子的驰骋思想、寄心托志、抒情感言、掘忧发怨、献愁供恨、慨叹人生,乃至讽喻谏刺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工具。[4](P1)

  二千多年来,楚辞之音不绝如缕,犹如荆江默默地流淌着,有时也愤怒地呐喊,悲伤地呜咽:从宋玉的《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到荆轲的《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从孔子的《曳杖歌》“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到汉高祖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还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从夏完淳的《招魂》“湛湛流溪兮一水香,处处秋景兮悲人肠,哀苍生兮空泪长!”到梁启超的《祭六君子辞》“大地兮芬芳,神州兮茫茫,四百兆人心兮未死,公如有知兮鉴此馨香”;从秋瑾的《宝刀歌》“愿从兹以天地为炉、阴阳为炭兮,铁聚六洲。铸造出千柄万柄宝刀兮,澄清神州。上继我祖黄帝赫赫之威名兮,一洗数千数百年国史之奇羞!”到于右任的《望大陆》“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有国殇!”

  生息于楚地,当我面对九嶷衡岳、江汉沅湘、云梦大泽、浩淼洞庭,面对楚地的民俗、民歌、民乐、民谚、民谣、民隐、民瘼等,怎能不有感于心,发而为文?我责无旁贷要继《离骚》之统绪,续千古之绝响!这便是我,一个土生土长于楚地的学人,立志学习博大艰深的楚辞,挥写出当代骚体诗的原因。

  二、立壮志而苦读

  要写先要读,难读就要迎难而上。楚辞难读,在于韵读的失传,字义的艰深,史实的湮灭,资料的匮乏,年代的久远,古今的隔阂。不管困难多大,我们立志要如山,行道要如水。心毋驰鹜,功无泛滥;情要深沉,质必坚贞。[6](P176)只要怀高韵深情,具坚质浩气,所事之业,就可望有成!

  楚辞的难读,首先是字义的艰深,文意的难于理解。东汉王逸就叹道,“世相传教而莫能说天问,……至于刘向、扬雄援引传记以解说之,亦不能辨。”[4](P1)越地人王荣仲读楚辞叹道:“作文如此艰涩,宜投水死也”(引自陈子展《楚辞直解》)古人尚且如此,今人读之艰涩便可想而知了。明人凌迪知曾为读骚者惧。他在《楚辞续语余》中说:“离骚经曰,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欧阳文忠公以读讥之曰:秋英不比秋花落,为报诗人仔细看。荆公闻之,以为欧老不学。然余窃有惧焉,学如荆公尚为欧老讥,而且未悟,则《骚》之奇而玄者如何?苟徒以词而不本其悲惋悽怆之意,岂特如落英之误用已哉?余故为读《离骚》者惧之。”[3](295)

  楚辞的难读,还表现在“楚辞韵读”读法的失传上。楚国的方言,有特殊的意义,也有特殊的音调。《楚辞》中的方言极多,如“扈”、“汩”、“凭”、“羌”、“侘傺”、“婵媛”之类,参考古注及其他文献还可以理解。至于当时音调的读法早已失传。汉宣帝时,九江被公能诵读楚辞;至隋代,还有释道骞也善读楚辞,唐人还能继承他的读法。到今天其读法早已失传了。至于当今之世,有些老先生还能咿咿呀呀、嗯嗯啊啊、慢慢吞吞、兀兀陶陶地唱读《离骚》,这只不过是旧时乡村私塾老夫子的读法而已,似古而非,似雅而非,仅可逗乐而已。用楚声楚调读楚辞不可求得,那就以今音读罢,王力、姜亮夫、游国恩可为引导!

  真读骚者,沉潜玩索、倾心涵咏,既读且思,既读且哭,既读且歌,既读且舞,“感古人之悲郁愤懑,不觉潸然泣下”。[3](P284)“须歌之抑扬,涕泪满襟”[3](P174)。姚希孟《刘静之离骚纂注序》曰:“若夫信见疑,忠被谤,已矣!行且休矣!而宛转唏嘘,悽悽恻恻,如贞妇之见放,谊无再适,宵灯魂梦,常婉娈于故夫之旁。一读一思,令人泣数行下。”[3](P281)皆言读时需带感情,设身处地,声泪俱下。

  许学夷《诗源辨体》曰:“骚辞虽总杂重复,兴寄不一,细绎之,未尝不联络有绪……学者苟能熟读涵泳,于窈冥恍惚中得其脉络,识其深永之妙,则骚之真趣乃见。凡读骚辞,得其深永之妙,一倡三叹而不能自己者,上也;得其窈冥恍惚漫衍无穷,可喜可愕者,次也;得其金石宫商之声,琅琅出诸喉吻而有遗音者,又次也。”[3](P278) 许氏总结出读骚的三种境界:上境者,诵读时能揣摩出骚辞幽深隽永的妙处,边读边唱,扼腕吟啸,涕泪满襟。中境者,读时体会出骚辞的幽窈冥寞恍惚漫衍无穷之境,边读边会心微笑,有时露出惊愕的神情。下境者,诵读时声有抑扬顿挫,音含金石宫商,腔调铿锵,金声玉振。

  不管哪种境界,让我们在欢喜、愤怒、窘迫、穷苦、忧愁、悲哀、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之时,心有所动之时去读,直读得天愁云惨,怒目横眉,悲声大作,涕泪纵横,披头散发,奋袂而起,手舞足蹈,佯狂疾走,神思奔逸,神形俱忘。

 

  三、摅浩气而搦翰

  骚体诗难写。历朝历代的文人士子拟骚者甚众,然真正写得好的不多,其难度之大,连苏轼也说:“楚辞前无古,后无今。吾文终其身企慕而不能及万一者,惟屈子一人耳。”[3](P128)南宋曾季狸《艇斋诗话》也说:“古今诗人有《离骚》体者,惟李白一人,虽老杜亦无似《骚》者。”[3](P164)正因其难,才有刺激性,才有咀嚼的味道,才有挖掘的价值。

  笔者近年来不揣谫陋,不遗余力试作骚体诗,一有所得,就寄呈师友郢正。仅《梅赋》一篇,相继得到湖北省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何念龙先生、荆州市作家协会主席黄大荣先生、四川师范大学毛庆教授、《中华诗词》杂志顾问丁芒、湖南屈原纪念馆馆长刘石林先生、老诗人刘一诚等师友的指正、鼓励、谬奖。在骚体诗创作的实践中,笔者有一些零星心得,谨略记于此,呈现于同好以求正。

  四、身入云深处

  创作骚体诗,除了熟读楚辞及相关研究著作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深入生活,积累素材,去反映时代,反映人民的呼声。骚体诗作家应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的作品应是引导人们向上的。作骚体诗要有生活的积累,素材的积累,要到实际生活中去收集素材。特别应收集楚风、楚俗、楚歌、楚谣、楚国地名、山水名、植物名、动物名、楚国人物等等。由于楚国有独特的文化传统和特殊的社会基础及自然环境,楚风表现出有别于其他乡土民风的独具一格的地域特色和艺术特色。

  在楚地民间歌谣中,往往充溢着一种民族的自信心和蓬勃向上的乐观主义情绪,深厚的神奇浪漫主义色彩和鲜明的楚语特色,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在深入生活的实践中采风的时候特别注意收集的。

  五、我手写我心

  我们创作骚体诗,应发愤图强,发愤书志,我手写我心,我写我家诗!而不因社会上流行什么就写什么,时兴什么就学什么,写骚全出于己心。

  明人杨慎《丹铅续录》卷十说:“诗之盛衰系于人之才与学,不因上之选取也。汉以射第取士,而苏、李之诗,班、马之赋出焉,此岂系于上乎?屈原之《骚》争光日月,楚岂以《骚》取人耶?”[3](P234)社会上流行的,一般都是短命的,不长久的,写骚全出于己心,就是作者不随流俗转。

  辞出于情,情发自于心,心系之于作者身世遭遇也,故作骚体诗必与自己遭遇心情相联,也必然与“悲”、“怨”、“愤”等情感相邻。因之,明代文学家唐顺之在《荆川集》中说,“楚风柔婉而邻于悲。”[3](P245)

  你的思想、情感、身家、命运、悲欢离合要与祖国的命运人民的生死紧紧相联,时时存忧患之心,以忳郁傺侘之情,发为哀痛迫切之辞,字字性灵,言言心极,你才有所作为,你的诗作才有生命力。因此,作骚应有忧国忧民的大忧患之心,识见高明,不染利欲,要如庄周,要如屈李,独怀大忧患,识见高明,超然尘外,才能写出光耀百代的诗作。

  六、巧绘声与色

  骚体诗作应描写声色以移人。即所谓“曲尽丽情,深入冶态,词人之赋丽以淫”,“长言摹写,极女色燕昵之盛”。写美人之艳丽致淫,乃词人之职分。古今中外优秀文学作品中对丽人的描写太多了。只看下面引用的一小部分就可知:

  杨慎《丹青摘录》卷八:“《九歌》‘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予目成’,宋玉《招魂》‘娭光眇视目曾波’,相如赋‘色授魂与,心愉于侧’,枚乘《菟园赋》‘神连未结,已诺不分’,陶渊明《闲情赋》‘瞬美目以流盼,含言笑而不分’,裴硎《传奇》,元氏《会真》,又瞠乎其后矣。”[3](P235)宋代文学家周密《浩然斋雅谈》卷上:“昔人有言,韩退之《送李愿归盘谷序》所述官爵待御宾客之盛,皆不过数语,至于说声色之奉,则累数十言。或以讥之。余谓岂特退之为然,如宋玉《招魂》,其言高堂邃宇,翠翘朱被,畂猎饮食之类,亦不过数语;至于‘兰膏明烛华容备,二八侍宿射递代。九侯淑女多迅众,盛鬋不同制,实满宫。容态好比顺弥代,弱颜固植謇其有意。绔容脩态絙洞房,蛾眉曼睩目腾光,靡颜腻理遗视目緜’又曰:‘美人既醉朱颜酡,娭光眇视目曾波。被文服纤丽而不奇,长发曼鬋艳陆离。二八齐容起郑舞。’又《大招》云:‘朱唇皓齿嫭以姱。比德好闲习以都。丰肉微骨调以娱。’……皆长言摹写,极女色燕昵之盛,是知声色之移人,古今皆然”。[3](P178)

  由上可知,骚体诗对声色的描写,是不可放过的。是不能缺少的。人有七情六欲,食色性也,描写声色而不淫乱,描写美人艳丽而不使人产生邪念,而又移人动人感人娱人,何乐而不为之!

  七、沟通巫道儒

  写骚体诗应通“巫”、“道”、“儒”。这一点是笔者从当张正明先生《巫道骚与艺术》发现的:“巫学给艺术带来的是狂怪真率的意绪,道学给艺术带来的是睿智玄妙的理念,骚学给艺术带来的是融狂怪真率的意绪和睿智玄妙的理论于高洁绮丽的情思之中。”[3](P1148)

  因此,欲作骚者,应必通“巫”、通“道”、通“儒”。通“巫”,则诗作更可狂怪率真,绚丽奇诡;通“道”,则诗作更可睿智玄妙,奇境迭出;通“儒”,则诗作更可堂皇正大豁然开通;知神话,解神巫,则善作神游,驰骋想像,文思如山耸海振,巍巍浩浩,不可穷极,诗作可写得汪洋恣肆,大开大阖,显出磅礴大气。

 

  八、妙设体与言

  骚体诗对文体、文格、语言有较高的要求。

  明代学者胡应麟《诗薮》指出:风雅之规,典则居要;《离骚》之致,深永为宗。四言典则淳雅,自是三代风范,宏丽之端,实自“离骚”发之。纡回断续,《骚》之体也;讽喻哀伤,“骚”之用也;深远优柔,“骚”之格也;宏肆典丽,《骚》之词也。[3](P273)

  由上我们可知,骚之文体必纡回断续,因这种诗体,是用来叙哀伤之情的。骚之文格,须深远优柔。骚体诗的语言,一定要写得宏肆典丽,不可以俚语民谚民谣入诗,不信,你试试看。

  说到创作骚体诗对于语言的要求,不可不注重双声词、叠韵词,特别是叠音词。因为它们之于骚体诗,有如下好处:便于作者创造幽深的意境,使作品中的人物与情景妙合无垠;便于作者描绘社会生活的鲜活,使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感同身受;便于抒发真挚情感,使读者与作品笑怒与共;便于描摹真切的声音,使读者身临其境;能增加诗作的韵律美和修辞美,使读者美不胜收。

  屈宋运用叠音词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屈赋共25篇,除《国殇》、《礼魂》、《惜往日》、《橘颂》未用叠音词外,其余各篇皆用,《山鬼》短短28句,168字,就用了等9个叠音词。《离骚》373句,2490字用了17个叠音词,《悲回风》104句,728字,用了25个叠音词。如果加上宋玉的《九辩》40个叠音词,屈宋诗赋共计20000字,共用叠音词136个。拙作《梅赋》346句,2222字,计用叠音词“洋洋”、“铮铮”、“灼灼”、“郁郁”、“灿灿”、“皇皇”、“霏霏”、“瑟瑟”、“馥馥”、“隆隆”、“盈盈”、“颤颤”、“蜿蜿”、“袅袅”、“厉厉”、“落落”、“凛凛”、“浩浩”、“融融”、“沉沉”……等共50个。《白荷辞》100句,408字,计用叠音词“翩翩”、“忑忑”、“哑哑”、“赫赫”、“啾啾”、“骁骁”、“唶唶”、“谔谔”、“謇謇”、“殷殷”……等20个。

  叠音词是汉语中极富感染力的词语,它最细腻、最精致、最幽深、最含蓄、最玲珑、最甜美、最婉曲、最富有音乐感,它在写景、状物、抒情、论理上,都有极特殊的表现力,具有音乐的节奏感,结构的对称感,在营造文章意境时,能事半功倍。古今优秀作品都有大量使用叠音词。因为它能以一当十,短小凝练、含蓄无尽、回味无穷、生动形象,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特别是能为诗文增添色彩、增加语言效果,加深意境氛围。

  九、妥施章与法

  骚体诗结构的回环往复,可以表现诗人感情的回旋起伏,象《离骚》那样,自前至后,由浅入深,其中有虚有实,又有虚中之实,实中之虚。全诗是从实境逐渐升腾,最后骤然跌落到实境,中间云蒸霞蔚,虚实变化多姿多彩。到临近结尾时,升腾到幻境的极峰,一下子从幻境的最高峰,跌落到现实的最低处,乐极生悲,欲抑先扬。我们虽不可一一摹仿,但我们是完全可以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的!

  十、本立而末就

  写骚体诗应先求“本”,再求“末”。只有先求“本”,“末”才能有所附丽。“本”指什么呢?沉郁顿挫忠厚缠绵之谓也;什么是末呢?幽深婉曲,瑰伟奇肆之谓也。决不可舍本而求其末。然既得其“本”,则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求其“末”——枝叶繁茂,群花怒放,词藻华美,奇诡浪漫,婉曲幽深,以求达其极致,然后与古人比肩可也!

  十一、韵求婉而转

  写骚体诗如何用韵,今人史墨卿《中国国学》1984年第12期《楚辞用韵艺术初探》中,为我们详尽地总结出楚辞用韵规律,可以作为我们写作时的借鉴:

  第一,诗作每句用韵,又分为三种情况:1.每句用韵,诗中仅一段节;2.每句用韵,二句一转韵;3.每句用韵,四句一转韵。

  第二,隔句用韵,有十三种不同情况。1.隔句用韵一韵到底;2.隔句用韵四句一转韵;3.隔句用韵六句一转韵;4.隔句用韵八句一转韵;5.隔句用韵十句一转韵;6.隔句用韵十二句一转韵;7.隔句用韵十四句一转韵;8.隔句用韵十六句一转韵;9.隔句用韵二十一句一转韵;10.隔句用韵二十二句一转韵;11.隔句用韵二十四句一转韵;12.隔句用韵二十六句一转韵;13.隔句用三十二句一转韵。

  第三,四句三韵法,即首句次句连用韵,隔第三句而于第四句用韵者是也。

  第四,其它韵法:有三句两韵者,五句三韵者,六句四韵者,六句五韵者,七句三韵者,八句五韵者等。[3](P946)

  十二、参差兼整齐

  骚体诗的句式,有下列多种情形:

  整首诗每句皆为四言而未用“兮”字的,如拙作《赠妻诗》。每句皆为四言,其中含有 “兮”字的,如拙作《白荷辞》;

  整首诗中有四言加兮字的,如拙作《根赋》;

  整首诗中有五言六言加兮字的,如拙作《陵堂赋》;

  整首诗中有六言七言加兮的,如拙诗《梅赋》。[8](P1)

  拙诗《荆州梅赋》有的句子根据感情的需要,突破句式之规整,有长达32言、56言为一句者:“吾与朱子厉声语于天帝曰:从今后,不可妒梅轻梅斫梅删梅锄梅夭梅鬻梅遏梅毁梅而又尽掩梅之芳香兮;合令天下名士美人昂其头挺其胸瑟兮僩兮赫兮喧兮历历落落其才情兮凛凛冽冽其骨气兮浩浩荡荡其正气兮蓬蓬勃勃其喜气洋洋兮!”

 

  十三、兮些呈其彩

  写骚体诗,运用“兮”、“些”等字意义重大。可每句用之,亦可隔句用之,或用于句中,或用于句尾。用于句中,则“兮”字前后文字少,音节短,歌唱时逢“兮”,则气出而扬,可呈“安歌”、“浩唱”、“展诗”、“容与”之状;用于句末,则“兮”字前后文字多,音节长,歌唱时大概呈现“长言”、“咏叹”之状。

  恰当运用“兮”、“些”等字,对调整诗歌节奏增加其音乐性有帮助,对诗歌的表情有帮助,有时又兼具介词连词助词“乎”、“与”、“之”、“其”、“以”、“夫”等的具体作用。而最主要的是恰当运用“兮”、“些”等字,可使诗作或者就具有了楚风楚韵古色古香的特别韵味。请注意,这里只说了“或者”。

  作骚体诗联,不用“兮”字也成,只要写得奔放驰骋浪漫奇诡,得楚辞之神韵,即有可观处。拙作《七律•良文先生雅兴》:“严公雅兴会群芳,师徒融融乐未央。纤指红酥飞醉笔,娇容靓丽焕流觞。呢喃笑语莺缱绻,袅娜舞姿凤回翔,更有潘生描彩图,繁花满眼映华堂!”[9](P25)《鸡鸣笔落联》:“鸡鸣我起追鸾凤,笔落天惊变蛰龙。”《云梦潇湘联》:“云梦涛声邀墨客,潇湘烟景醉诗魂。”《妙入神联》:“淋漓水墨弥天起,蜿蜒虬龙脱纸飞!”《三八国际妇女节抒怀联》:“女娲补天,明妃出塞,秋瑾舞宝刀,胡兰殇国难,皆为巾帼英雄,英雄虽死,英雄不死;浮世得爱,情场畅怀,书山寻凤鸟,墨海缚龙螭,此乃平生壮志,壮志难酬,壮志已酬。”《放旷联》:“侧身崧岳,雄赳赳,鬣蹄开张云窟马;独立苍茫,坦荡荡,心神放旷海隅龙。”作品有楚辞韵味和无楚辞韵味,只要一读,便可感知。

  十四、人物展丰姿

  作骚体诗,当然还需要借鉴古今中外各类文学样式塑造人物的方法,将写景抒情叙事议论融为一体,刻画心理,塑造人物。塑造人物宜用四美统一的方法,那就是:内美与外美的和谐统一,自然美与人格美的和谐统一,情感美与理性美的和谐统一,优美与壮美的和谐统一。

  作骚体抒情长诗,还应注重塑造抒情主人公形象。抒情主人公形象是作者在诗中把自己面对客观实现所产生的或欢喜、思慕、爱怜,或忧虑、悲痛、愤怒,或酣畅、自在、优游,或无聊、烦闷、惆怅,或厌恶、怨恨、窘迫、恐惧等等情绪加以典型化、人格化而塑造出来的形象,这一形象应是理想崇高、人格峻洁,感情强烈,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而超出于流俗之上,这一形象应使读者感奋,因此能鼓舞人、教育人、激励人们向上。[10](P88)

  我们今人写骚体诗,要写出时代特色,要写新人新事新风尚。要用当代人的人生观、宇宙观、审美观、价值观去观察,去审视,在语言文字上让大多数人能看懂、读懂,要写出时代的强音,要写出人民的心声!

  苏轼《书鲜于子骏楚词后》说:“鲜于子骏作楚词《九诵》以示轼。轼读之,茫然而思,喟然而叹曰,嗟乎!此声之不作也久矣,虽欲作之,而听者谁乎?好之而欲学者无其师,知之而欲作者无其徒,可不悲哉!今子骏独行吟坐思,寤寐于千载之上,追古屈原宋玉及其人于冥寞,续微学之将坠,可谓至矣,而览者不知其贵。”[3](P128)苏轼慧眼识佳作,实乃子骏之幸矣。

  当今之世,罕人作骚。予欲继作,而观者阿谁?而读者阿谁?而听者阿谁?而解者阿谁?而知音阿谁?姑且作罢,于心不忍;犹豫彷徨,内心愁惨。伟大的骚体诗作,必定交织着作者灵与肉的冲突,折射着作者高洁伟岸的人格。吾虽生而愚鲁,但向往之心未泯。

  [参考文献]

  [1]袁长江.中华名赋集成[M].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2000.

  [2]姜亮夫.先秦诗鉴赏辞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

  [3]崔富章.楚辞评论集览第二卷[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

  [4]周殿富.楚辞源[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

  [5]刘征.金缕曲[J].北京:中华诗词杂志,2005(4).

  [6]漆雕世彩.三贤堂楹联选粹[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6.

  [7]漆雕世彩.屈苏叠音词之比较[J].湖北: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2).

  [8]漆雕世彩.骚体长诗梅赋[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7.

  [9]漆雕世彩.湖北代表书家作品集•漆雕世彩卷[M].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2006.

  [10]漆雕世彩.论《离骚》抒情主人公形象[A].漆雕世彩诗词选[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6.

 

  梅 赋

  ――赏朱由先生梅花图被酒作

  朱子之高谊兮,招漆雕入画堂,

  逊长揖以相迎兮,烩鲜鲤而飞觞。

  入秘室之幽窈兮,赏梅图兮开宝箱,

  见卷轴之琳琅兮,透红梅之馨香。

  赏花枝之陆离兮,呈意态乎万方。

  沏龙井以进献兮,予心骨酥而意洋洋!

  何茶香之挟酒香也,薰我至微醉,

  既醉而复饮兮,意恍惚而迷狂。

  謇1怪事以生发兮,身飘摇入混茫,

  羌2朱子之殷勤兮,携我出残简斋3房。

  扶我坐鸾背兮,插双翼乎上翔,

  吾令帝阍4开关兮,来吾驮夫太阳!

  前玉虬使先驱兮,后天马使腾骧,

  鸾皇为予鼓吹兮,驾苍龙而徜徉。

  揽星斗以入怀兮,有风雷之生喉舌,

  凌青空之冥漠兮,忽倏烁5乎苍茫。

  望天地之广远兮,寻梅林乎前方,

  予弭节6而徐降兮,瞰山原之银装。

  忄无 7青霜之凛洌兮,凋万卉于大野,

  喜红梅之绽放兮,競千枝于高冈。

  朔风之忄尞 栗8兮,骨铮铮而俊逸,

  霰雪之扬威兮,气氤氲而芬芳。

  立高标于巉峻9兮,迥10苏世而独立,

  葆丽质于严冬兮,常贞心而坚刚。

  忽云开而日出兮灼灼闪闪,松竹含碧兮郁郁苍苍,

  楚水蒸霞兮灿灿烂烂,荆梅生彩兮矞矞皇皇11!

  飞香兮走艳,耀白兮腾黄。

  逞俊兮竞秀,含笑兮流芳。

  浅红如桃之夭夭兮,嫩黄如杏之淡淡,

  纳万卉于胸次兮,朱子跃跃欲写华章。

  寻深处以移步兮,眇不知其所之也,

  雪霏霏兮花苞瑟瑟,香馥馥兮醉吾心房。

  时朱子己颠狂兮,气磅礴而生胸,

  分墨色之五彩兮,舞巨笔以颉颃。

  忽风雷之隆隆兮,其声威动山川,

  仙风之弥六合兮,有云霾之翕张。

  笔纵横如龙虎兮,势腾跃而鹰扬。

  见龙梅之呼啸兮,闪鳞甲之寒光。

  屈龙骨入虬枝兮,舞青龙兮激昂,

  有玉龙之迥翔兮,出苍龙乎海疆。

  何朱子之裕如兮,挥就龙梅之华章,

  骋圣手之无极兮,复写楚梅如凤凰。

  倩工笔以写红梅兮,似大写意之凤冠,

  须蕊着于瓣蒂兮,分向背与阴阳。

  施撞粉以写新蕾兮,觉透明而含水,

  添胶矾以写初雪兮,显背景之浑茫。

  写梅干如凤翅兮,生鳞皴13于其上,

  展花枝之翼翼兮,似丹凤之朝阳!

  发红光以四射兮,见凤凰之涅槃,

  添火色之炽烈兮,驾火凤以翱翔。

  画松梅之偃月兮,矗乔松之雄姿,

  松愈老则愈奇兮,梅愈古而愈芳。

  画月梅之朦胧兮,悟动感之迴旋,

  吐满月之精魄兮,隐日星之辉光。

  疑八卦之循轨兮,与昊天之同步,

  浮玉色之清标兮,御日月而飞翔。

  藏精义于幽窈兮,何禅心之圆转,

  月轮运于苍穹兮,何静谧而安祥。

  绽盈盈之冷艳兮,态颤颤而流光,

  有疏影之横斜兮,浮暗香乎昏黄。

  停朱子之妙笔兮,敛雄芒乎佩囊,

  得梅图之九卷兮,复携手而前行。

  欲上下而求索兮,将往观手四荒,

  驾八龙之蜿蜿兮,挥云旗而飞扬。

  跨神鹏以南征兮,邅14吾道夫荆襄,

  展鹏翼而垂天兮,聊从容而迴翔。

  暢予怀而弭节兮,神高驰乎天堂,

  聊逍遥以淫游兮,忽见帝驾辇乎前方。

  百神礼而咸集兮,九嶷袅袅以迎,

  吾与朱子觐15见兮,起欢声而动宫商。

  纷五音之繁会兮,奏九歌而舞韶,

  扬玉桴以击鼍16鼓兮,疏缓节兮高倡。

  奏竽瑟以击磬兮,众仙女舞兮袖扬,

  帝威仪兮龙颜和,上金殿兮居中央。

  帝曰:“汝乃荆州梅乎,何不示尔绮章?”

  帝览梅图之典丽兮,何喜泪之汪汪。

  曰:“汝能为朕写巨幅梅耶?”答曰:“然。”

  朱子轩昂立乎天阙,我振衣兮随登场。

  蓄江海以停胸兮,视万里而骛17八方,

  濡海水以为墨兮,裁兰天而为纸张。

  挥椽笔以遣兴兮,众仙牵纸而来傍,

  劈空一画兮混沌开裂,纵情挥洒兮天地低昂。

  天风浪浪兮拂我襟袖,雷电轰隆兮烟云奔忙,

  清光骤凝兮江海震沸,虬龙夭矫兮鳞甲流光。

  当其时也,朱子兴起,

  水墨淋漓兮豪情万丈,五彩斑斕兮动千里霞光,

  墨雨飞落兮疑星云之过霄汉,笔行纸上兮如群帝之骖龙翔。

  疏处可走马,行八骏之容与,

  密处不使透风,挺枝干之幽长。

  施浓墨以为底兮,忽黑云以压城廓,

  着淡墨以写意兮,袅白云之轻扬。

  或运笔迅疾兮,如轻车骏马之奔驰,

  或运笔徐缓兮,如清溪落花之未遑。

  忽呼啸兮龙梅蜿蜿,忽翻飞兮凤梅皇皇,

  忽突兀兮鹤骨崚嶒18,忽偃蹇兮逸趣悠长。

  霜风凝白兮千枝競秀,笑影流丹兮万里飘香,

  气馥馥兮芳菲菲,帝啧啧赞兮眉飞扬。

  帝曰:

  “吾何心仪而神驰,吾何瞻依而想望!

  “吾何方身以为剖兮,化吾身为二千万?

  梅花一树兮一朱子,梅花一树兮一帝王!”

  仙之人兮列如麻,齐鼓掌兮齐引吭,

  掌挟金声兮飞广宇,其声隆隆兮裂山梁!

  笔正酣兮意正欢,又闻人声兮鸣金璫,

  梅颠梅痴携梅友,峩其冠兮执缣缃。

  簇兮拥兮阎立本19,步摇摇兮彳相徉,

  王咎王冕吴昌硕,山月天寿扶齐璜20。

  佩兰芷兮贯薜荔,香馥馥兮沐艳阳,

  聚画聖兮济济,何意绪之洋洋。

  互作揖以寒暄兮,忽临睨夫华章,

  惊构思之雄奇兮,言技法之否臧21。

  众仙叹曰:

  “朱子之逸才兮,如行空之骥也!

  “朱子之健笔兮,似搅海之龙也!

  恢楚艺之煌煌兮,写楚梅之韵长;

  “梅为国花兮,膺民族之魂也,

  芳菲菲而难亏兮,兆国祚22之祯祥!”

  忽定盦23之衋24然兮,出涕泪之汪汪。

  仍辟梅舘以疗梅兮,吾唏嘘而感伤。

  循定盦之哭诉兮,见残梅之偃蹇25:

  “或屈枝以致病兮,或斫干而夭殇。

  “或水淹其灵根兮,或火烧其坚节,

  或剥皮以暴其骨兮,或折茎以斧戕26。

  “或泼秽以污其色兮,或揉挫以烂其叶,

  或割蕚以付浊流兮,或掐蕊而弃粪筐。

  “或锯劈以毁其天姿兮,或顿挫以断其骨,

  或拂逆其耿耿意志兮,或剪灭其莹莹花光。”

  吾与朱子问曰:“何至于此耶?”

  定盦汪然出涕曰:“皆因权贵豪富而不仁者而遭殃!”

  朱子叹曰:“吾徒画其容表,夫何不为呼救其心骨而奔忙!”

  吾曰:“画梅事小,毁才事大,忧国之意深且长!”

  吾愈听而愈愤,朱子攘臂兮瞋目37,

  艴然38兮众仙,齐向銮驾兮掀长髯。

  吾与朱子厉声语于天帝曰:

  “从今后,不可妒梅轻梅斫梅删梅锄梅夭梅鬻梅遏梅毁梅而又尽掩梅之芳香兮;

  合令天下名士美人昂其头挺其胸瑟兮僩兮赫兮喧兮39厉厉落落其才情兮凛凛冽冽其骨气兮浩浩荡荡其正气兮蓬蓬勃勃其喜气洋洋兮!”

  恰豪语之喧哗,忽吾跌落乎天堂,

  怵哇然而惊起兮,握四手以端详。

  似含嗔而言笑兮,幸梅图之无恙也,

  意融融而情洽洽兮,日沉沉兮射壶觞。

相关热词搜索:骚体 创作 缘起

上一篇:屈原文化与现代人际交往
下一篇:《哀郢》之我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