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楚辞流传必然论
2011-12-27 15:40:47   来源:刘石林提供   作者:周秉高   评论:0 点击:

  摘 要:楚辞之所以能够长久流传,除本身优秀和政治环境这两个原因之外,还因为上层建筑具有历史继承性、人生本身具有双重欲求性、知识分子具有人文追求性。

  关键词:楚辞;流传;原因

  楚辞在千百年来的流传过程中,并不像《诗经》那样幸运。《诗经》乃“五经”之一,汉代就已经得到最高统治者的青睐,后来还是科举考试前的必读书籍,因为科举考试的题目规定在“四书五经”的范围之内;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甚至说:“《五经》《四书》如五谷,家家不可缺”(黄溥《闲中今古录》)。楚辞则属“集部”,在一些封建御用文人看来:“今若屈原,露才扬己,……责数怀王,怨怼椒兰,愁神苦思,强非其人,忿怼不容,沉江而死,亦贬洁狂狷景行之士。” 在封建社会的最高统治者看来:“文人词翰,所争者名誉而已,与朝廷无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集部序),当然不会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举国习之。但是,两千三百多年来,历朝历代,一直都有许多人在学习楚辞。关于屈原及其作品对历代志士仁人的深远影响,几乎可以写本小册子,我这里只是举了部分例子罢了。楚辞也因此成了中国文学史上与《诗经》并列的一座高标。这个原因,不能不深而究之。

  首先,当然是因为楚辞本身优秀,金相玉质,百世无匹,如刘勰《文心雕龙•辨骚》篇所云:

  (楚辞)虽取熔经意,亦自铸伟辞。故《骚经》《九章》,朗丽以哀

  志;《九歌》《九辩》,绮靡以伤情;《远游》《天问》,环诡而慧巧;《招

  魂》《大招》,耀艳而深华;《卜居》标放言之致,《渔父》寄独往之才。

  故能气往轹古,辞来切今,惊采绝艳,难与并能矣。

  这一点是基础,是楚辞能够长久流传的根本原因。如果是粗疏肤浅之作,谁也不会去看它,更谈不上长久流传。

  其次,有时是政治原因。十多年前,我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楚辞研究史上的优良传统》,主要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说的,而其中许多例子也可说明,不少人在遭遇或观察到与屈原相同或相似的境况时,会与楚辞产生共鸣,便情不自禁地吟诵《离骚》,研究楚辞,如宋代的洪兴祖、朱熹,明代的黄文焕等。还如抗日战争时期,郭沫若写作历史剧《屈原》,剧中表现的爱国主义精神,曾经极大地影响了当时的抗日民众。

  但是,光有以上两条恐怕还不够。因为也许有人要问:在 “海潮汹涌,金光灿烂”,市场经济,利益至上之时,即使楚辞是名篇佳作,学习它又能干什么?另外,现在太平盛世,普通百姓既无亡国之忧,亦无干政之欲,或者说,远离政治漩涡,又为什么要学习楚辞?答案是:可能有些人已经不读书不看报当然也不会诵读楚辞了,但仍还有不少人在读书,在学习,在诵读楚辞,欣赏楚辞,甚至研究楚辞。笔者一位过去的学生,现在是“大款”,他对笔者说,他现在只要有闲暇时间,就大量读书,其中就有楚辞,一次见面时还同笔者探讨有关楚辞的的问题,他那种认真、谦虚的态度,不像是“附庸风雅”。北京大学的一位研究生,给笔者来信说:“有幸”在北京图书城买到了一本拙著《楚辞解析》,其他同学没买到,就复印传阅。拙著51万多字,即使现在科技发达,复印材料十分方便,但复印如此厚的一本书也似乎并非易事。笔者读此信后十分感动。还有江苏的一位农民同志,曾多次给笔者发邮件自我介绍说:“我是一名楚辞爱好者”,希望能与笔者经常“交流”,态度相当诚恳。后来听说,他还向其他楚辞研究者发函求教。这些事实迫使笔者深入思考,除以上两个原因(载体本身和客观环境)外,楚辞能长久流传,在理论上还有无其它根据?回答是肯定的:有!

  1. 上层建筑具有历史继承性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指出:作为意识形态的思想、伦理、道德观念、人生价值观等等,一经产生,就在自己的历史过程中具有相对的独立性,更具有一定的承传关系,往往不是随着生产关系、经济基础的变更而机械地消灭或失去其影响。

  党的十六大报告也指出:

  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撑。一个民族,没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五千多年的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

  这种伟大的民族精神,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中华民族的伟大的民族精神,像泱泱大海,千年万代,由千江万河,乃至无数涓涓细流汇聚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民族精神集中体现在历朝历代的文学作品和其他文章中。中国古代文学的最高标准,就是所谓“风骚”,毛泽东同志词中有云:“唐宗宋祖,稍逊风骚。”“风”,即《诗经》;“骚”,即楚辞。风,代表中原文化;骚,代表江南文化。风,现实主义;骚,浪漫主义。风,质朴无华;骚,瑰丽奇艳。这些,众所周知,而还有一点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在精神、风格上,风骚截然相反:风,温柔敦厚;骚,刚强不屈。《礼记•经解》有云:“温柔敦厚,诗教也。”《国殇》有云:“终刚强兮不可凌。” 刚柔并举,方为健美;软硬兼施,始成至力。正是《诗经》、楚辞这类优秀的文学作品,以不同的风貌,从不同的角度,积淀了中华民族的丰富、独特的民族精神!

  屈原思想的核心,就是爱国、爱民,在此基础上才形成了屈原作品中所表现出的那种积极进取,上下求索;追求真理,嫉恶如仇;百折不挠,矢志不渝等种种美德、风格。而这一切,两千多年来都已经深深地融入亿万炎黄子孙的血液中,成为我们伟大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世代流传,永生不灭!请看——

  屈原含泪吟唱:“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范仲淹大声疾呼:“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林则徐慷慨悲歌:“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国殇》有云:“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一千多年后,李清照诗中亦云:“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国殇》又云:“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两千多年后,闻一多面对国民党特务的枪口,在最后的演讲中坚定地喊道:“早晨出门,晚上就不准备回来!”

  ……

  此类例子,举不胜举;前后呼应,连绵不绝。这是任何人都不可抹杀、不能阻挡的!有些人提出什么“屈原否定论”,企图否定中国历史上有这么一位顶天立地、刚强不屈的爱国者,企图无视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那必然是徒劳的!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现在,党中央号召建设和谐社会。所谓“和谐”,即“调和而谐顺”。和谐,决非仅仅是“温柔敦厚”,而是将刚、柔二者“调和”起来,方可“谐顺”。因此,今天除了要宣传《论语》、《诗经》等儒家学说外,还应该大力宣传楚辞,提倡学习楚辞。

  2. 人生本身具有双重欲求性

  今天是商品经济社会,对利益的追求已经显得光明正大,甚至十分重要。但是,对物质利益、经济利益的追求,并非人类的唯一追求。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凡人都有双重欲求。《易·系辞》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有位专家借用此语分析人生的双重欲求,他说:

  人的两种基本目的所驱使的人的双重欲求,换种说法,就是一方面

  是合自然目的形而下的欲求,一方面是合文化目的形而上的欲求。在我

  国古代的文化观念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者的

  欲求,就是精神方面的欲求、文化方面的欲求、“灵”方面的欲求;形而

  下者的欲求就是物质方面的欲求、“肉”方面的欲求。

  这两种欲求形成人的心理世界的两种内驱力,这两种内驱构成一种

  合力,推动着人的性格运动,但是,这两种力不是直线运动,而是互相

  碰击而又不断趋向统一的双向逆反运动。这种双重欲求在人的心理世界中

  总要展开拼搏……

  这段分析相当精彩。我们每个人的思想里,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这两种双方逆反的内驱力的斗争。“灵”欲的追求,即对社会民生的关注占了上风,那么就有可能成为古代所说的有“道”之士,即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的人;“肉”欲的追求,即对自我的追求、特别是对自我物欲的追求占了主导,就有可能成为“吃饭的机器”,即品德低下之人。二者平衡,即为正常、健全之人生;二者失衡,就会出现畸型或异常事件。人生总是在这二者不断的斗争之中。

  在这场斗争中,如果认真学习屈原作品等古代优秀文化遗产,潜移默化之间,“灵”欲就会逐渐战胜“肉”欲,也就有可能慢慢养成一种爱国爱民,大公无私,积极进取,百折不挠的好思想、好风格、好品德。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张贤亮同志写过一个中篇小说,题为《灵与肉》,后来被改编成电影《牧马人》。作品中的主人公许灵均,就是屈原思想的化身,作者是有意创造这个人名的,因为《离骚》第一节里有几句话:

  皇览揆于初度兮,肇赐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 字余曰灵均。

  “灵均”者,屈原也。而《牧马人》中的主人公许灵均,也确实实践了屈原的思想——他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因为“有海外关系”和写了几首针贬时弊的诗歌而被打成“右派”,发配到大西北、黄土高原、贺兰山下。二十年历尽艰辛。1978年,“文革”结束,他的父亲从国外回来,也把他召到北京。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许灵均毅然抛弃了海外的巨资家产和父亲已经给他带到北京的漂亮女秘书,最后,义无反顾地抱着一个泡菜坛子,回到了黄土高原、贺兰山下;回到了当年曾经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糟糠之妻和场友乡邻身边。可以说,在这场“灵与肉”的搏斗中,许灵均的“灵”欲战胜了“肉”欲。这是一种多么高尚的情操!难道不令人肃然起敬吗?笔者认为,张贤亮的《灵与肉》不但宣传屈原思想十分成功,而且用形象证明:因为人生本身具有双重欲求,告别是“灵”的欲求,所以楚辞等优秀文学遗产必然会长久流传。

  3. 知识分子具有人文追求性

  知识分子,与一般群众有所区别。何谓知识分子?有众多定义,但笔者认为有一个说法比较全面准确:

  所谓知识分子,是指这样一类人:他们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并在

  人格上达到自我觉醒,以求知为目的,不断创造、传播、使用文化,忧国

  忧民,对社会发展极具责任心,对现实社会不断加以反省批判,以自己的

  良知作为社会的良心和评判社会事物进步或退步的标准。

  如果说,凡人都有双重欲求性,那么,知识分子则更加注重思想,更加具有人文追求性。屈原是一位爱国者,是一位品德高尚之人;楚辞是文学精品,金相玉质,百世无匹,因此,屈原是历代文人仰慕追求的偶像,楚辞是历代文人喜爱的文学精品。在讲到楚辞的影响时,东汉王逸写道:

  后世雄俊,莫不瞻慕,舒肆妙虑,缵述其词。

  其中最典型的当数司马迁。司马迁崇拜屈原,他写道:

  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观屈原

  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

  他得罪下狱,惨遭腐刑,但是在屈原思想影响下,没有移志变节,而以“屈原放逐,著《离骚》”为榜样,用自己的生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从而完成了伟大的《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全书57万字,完成这部巨著,且不说搜集素材、立意选材、谋篇布局和遣词造句等等多么不易,就只说在当时极不方便的书写条件下,太史公该花费多大的精力!实在令人钦佩!其后两千多年来,歌颂、推崇屈原的志士仁人,可谓不胜枚举。特别一提的是,现当代史上,毛泽东、李大钊、鲁迅、叶剑英等革命领袖或文豪、将帅,也都酷爱楚辞。或者可以说,楚辞等优秀文学遗产是造就现当代史上杰出领袖和众多英豪的诸因素之一。一句话,屈原的作品,屈原的思想,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杰出代表,是历代知识分子追求、效仿的榜样。

  当代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与先秦时代的屈原精神有一种继承与超越的关系。屈原精神的本质,是一种具有自我意识觉醒的理性精神,表现为对自我与社会的双重固有的精神品性。自我与社会的融合问题,关涉到个体对人的社会价值的追求。如何在追求人的社会价值的同时又不丧失自我的本真,这是一个大课题。解决得好,知识分子就能成为社会精英、国家栋梁;解决得不好,知识分子很有可能堕落,成为社会的祸害。最近看到一则资料,讲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学术界继八十年代的文化热之后,又出现了一场有关人文精神的讨论,其中热点之一就是对当代知识分子人文精神失落的关注。所谓知识分子人文精神的失落,是说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有少数知识分子,经受不住形形式式的诱惑,变得自私自利,寡廉鲜耻,道德败坏,损人利己;或者,数典忘祖,崇洋媚外,追求享受,背弃祖国。他们是知识分子中的败类!屈原、范仲淹、林则徐和毛泽东、李大钊、鲁迅等知识分子,可以说是巍巍高山,而刚才讲到的那些败类、小人,在他们面前,不过是一抔黄土。

  在解决自我与社会的融合这个大课题时,学习和继承屈原精神,很有必要。屈原在《离骚》开篇,回顾自己青年时代的追求,概括起来,就是两点:一修身,二治国。这两点,对当今的青年大学生,应当是很有启发的。

  所谓“修身”,就是正确对待自我,即努力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培养品德,增进才能。原诗如下: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余若将不用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陂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这里用的都是比喻,江离、辟芷、秋兰、木兰、宿莽等等,都是比喻各种各样纯洁芬芳的品德。

  所谓“治国”,就是正确对待社会,即个人学成之后,报效社会,振兴祖国。原诗如下: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也。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这里的“美人”指当时的国君,屈原担心国君年迈,国家前途莫测,愿意为王前驱,报效国家。可以说,屈原把自我与社会这二者很好地融合了起来。我们应该将屈原精神的基点、精髓留住,并将之提升,不论做工、务农、为官、经商,还是治学、教书、从军、习艺……都应以各自的生活方式来展示自我对所赖以生存的社会与政治的关注。

  我们相信,当代大学生,一定会重视人文追求,学习楚辞等古代优秀文学遗产,不断升华自我,热切关注民生,学成之后,服务人民,报效祖国,真正成为屈原精神的传人,真正成为社会精英,国家栋梁!

  综上所述,楚辞之所以能够长久流传,除本身优秀和政治环境这两个原因外,还因为上层建筑具有历史继承性、人生本身具有双重欲求性、知识分子具有人文追求性。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屈原虽然在两千二百八十余年前就已经离开人间,但他的魂魄——

  如闪电,一直夺目在血火洗礼、风雨不断的中华民族的漫漫历程之上!

  如磁铁,一直吸引着古往今来、东南西北的忠臣义士之心!

  如高峰,一直矗立在多种多样、丰富驳杂的世界文明史上!

  如航标,一直导引着千秋万代、奋发坚定的炎黄子孙的人格指向!

  这,就是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学习楚辞的原因。

  这,也是我们今天仍然要学习楚辞的原因。

  这,更是楚辞彪炳史册必将为后世子孙永远学习的原因!

  作者简介:周秉高(1945—),男,江苏海门人,全国41所高校联办之《职大学报》主编、教授,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有《风骚论集》、《新编楚辞索引》、《楚辞解析》、《楚辞原物》等10部著作及80多篇论文。

相关热词搜索:楚辞 流传 必然

上一篇:《哀郢》是怜爱楚黔中郡农民抗秦军队复黔战役纪实
下一篇:《懷沙》“汨”字解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