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深受忧郁症折磨的伟大诗人
2011-12-27 15:40:48   来源:   作者:黄竹   评论:0 点击:

  任何文明在吃饱喝足、安居乐业以后,都会产生诗歌、绘画、音乐等艺术作品。华夏文明亦不例外,在数千年前,当然产生过许多文采飞扬的艺术家。追本溯源,见之于记载的早期诗歌,第一篇当数《尚书》首章中,舜帝与臣子共同创作,鼓励君臣同心协力的一首,颇嫌官腔官调的诗歌。第二首,则属夏帝太康失国后,五位兄弟所作的《五子之歌》。经历失国之痛,其中一首便显得词悲意戚,略有后世诗歌哀戚的雏形。其后较有名的,则是平定周初武庚之乱的周公所作的《鸱枭》。他以鸱枭的毁巢夺子,比喻武庚阴谋鼓动周王室的管、蔡二叔叛乱,使得刚建立的周朝岌岌可危,所以心焦气急。诗中寓意深远,譬喻生动,实为后来居上的上品。可惜,周公只此一篇,以现在动辄计算文献指数的方式来看,实在无足轻重。其后,虽然也有少数名姓俱存,收集在《诗经》中的好诗,但都像周公一般,无法在量化世界中引起重视。这个情况,直到楚国的屈原,才有了彻底的改变。

  他所作的《楚辞》,篇幅浩长,不但词句瑰丽优雅,深具文学必备的“美”, 而且魂牵梦萦,更含后世文学所需的“骚”。 所以,屈原理所当然的成为华夏文学的始祖,为后世文学界所景仰膜拜的偶像。但是,鲜为人知的,则是这些椎心沥血的作品,大半出于屈原已深受忧郁症之苦的时刻。“文章憎命”, 杜甫所言实在不差!

  何以知道屈原有忧郁症?我们可从忧郁症的几个重要指标说起。根据医学资料,忧郁症者有下列几个典型症状:(1)无助及无望的感觉,(2)凡事不感兴趣,(3)食欲、体重改变,(4)睡眠改变,(5)容易呈现过度激动的状态,(6)深度的疲惫,(7)自怨自责,(8)缺乏决断。细心剖析屈原最重要的作品——《离骚》,多数的症状都可以察觉出来。

  《离骚》一文,可以简略的分成几个片断。一开始,屈原谈自己不凡的出生——生于寅年寅月寅日的楚国皇族;标新立异的风格——戴高冠、携长剑、配香花;以及年少得志的意气风发。其次谈到招忌受谮,被素来信任他的楚怀王冷淡,甚至贬出朝廷。这时的《离骚》,开始有含冤莫白的悽怆,悲叹昔日同僚下属的趋炎附势。以及不屑同流合污的倔强。之后,相当长的篇幅,屈原反复的描写,如何离开令他失望、厌倦的尘世,乘着腾云驾雾的龙车,上天下地的追求传说中缥缈的女神,以及公正无私的天帝。前人大半认为屈原用隐喻的方式,说明心灵的渴望——希望楚怀王了解他的苦心,回心转意。这种动辄以“希冀君王垂怜” 为出发点的诠释,很难让我苟同。我以为,这些篇章反映的,其实是他当时的心理状态——因为心灵极度受创(traumatize), 屈原正处于一种逃避现实、遁入幻想境界(hallucination) 的写照。这些美丽、纯真、正直的影像,早已存在屈原潜意识的深处,一旦理性层面突然崩溃,她们便逐渐的浮现出来,作为心灵暂时的慰藉与解脱。

  在这样悲观失望的状况下,屈原也试图找寻人世间的安慰。《离骚》中提到,他曾向三个人咨商。第一位,是一位女性,或说是屈原的姊姊女嬃,或说是亲近的侍女。总之,很不幸的,她是以半带责备的方式,规劝屈原随波逐流。这不但无济于事,甚至激起了屈原满腔的委屈,义正词严的宣布死而无悔。所以,这是个心理咨商的失败案例。另外两位,则是极为权威的灵巫。他们比较符合心理医师的专业,不但安慰屈原,说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对得起任何人 ,并且鼓励他,离开楚囯,海阔天空的找寻心灵、事业的归宿。经过这些肯定,屈原意气激昂的整装待发,预备遨游天下。没想到,前脚才刚踏出,回顾家园,又无法继续旅程。只能反复的自我安慰:想走的时候,随时可走。

  根据其他作品,屈原还曾经咨商过另外一位灵巫。他问的虽然还是那几句话,却展现了重症病患最终的诉求:我要保持我的纯洁而死,还是同流合污而生?这位灵巫回答得非常老实而无技巧!他说:你的志节已经高超到神灵的境界,祂们已经无法为你作决定,你就选择你觉得最合适的一条路吧!《史记》又记载了一则屈原临死,与一位老庄派渔夫的对话,更是临门一脚,把屈原踢进了鬼门关。这时的他,不但已经预感楚囯即将灭亡,对时事已经绝望:自己也饱经忧郁症的折磨,身心憔悴,常常披头散发的在江边喃喃自语。这位渔夫仍然奉劝他与世沉浮,不必自寻烦脑!这使得屈原脆弱的心灵,再度激起万丈波涛,决定以死作为最终的诉求,隔天就怀石自沉了。

  从这些片断,可以清楚的看出,一个啣着银湯匙出生的富贵子弟,在众人呵沪,长辈期许、赞誉下成长,在满腔热诚与自信的背景下,飞黄腾达。但是,一夕之间突然为人摒弃,在百口莫辩下,心灵重度受创而得病。在医疗不足的当时,孤独的挣扎——他忧愤,他犹豫,他逃避,他幻想,最后终于身心交瘁,走上自我了断的淒凉末路。千古之后,再读屈赋,重寻屈原的心历路程,只有一掬同情泪!在屈子沉江之日,我写此文,以祭屈子,并附上免强押韵的仿古诗一首,聊申敬意。

  千古但知屈赋骚,未知何故满腹优;

  我今为说病忧郁,试解灵均无尽愁。

  楚殿秦宫早成灰,人间猶吟楚文章;

  凄凉漂泊百年后,闻言为我一消愁。

  (原载台湾2010年6月16日《联合报》联合副刊c3版)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 深受

上一篇:汨罗着力挖掘与彰显屈原端午龙舟文化品牌的实践与思考
下一篇:屈原与汨罗地方文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