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与汨罗地方文化
2011-12-27 15:40:48   来源:   作者:浦先毛微   评论:0 点击:

  《易经》说:“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文化一词来源于此,即按照人文来进行教化。现代意义上的“文化”有三种含义,我们讨论的屈原文化是指人类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随着民族的产生和发展,文化具有民族性,通过民族形式的发展,形成民族的传统。”“体现这种传统的文化形态,在现代社会文化生活中依然存在,尽管已经变了位并且变了形”,但仍然是一种活文化。这就是人们习称的文化传统。本文讨论的屈原文化与汨罗地方文化正是这种活文化。

  一、 屈原文化是传承并丰富着的楚文化与楚辞文化

  屈原文化的本体是楚辞文化,而母体则是楚文化。《楚辞》之所以“闪烁着楚文化独特的浪漫色彩”,其原因就是屈原的创作吸收了楚国“巫文化与士文化的双重营养。”屈原一方面“将屈赋的脐带连在南楚巫文化之上”,另一方面则努力将自己造就成“南人而学北方之学”的天才诗人。屈赋“正是因为吸收了‘北方之学’的精华,所以屈原的思想富于时代特色”,其作品不但与儒家思想密切相关,也呈现着鲜明的法家色彩,“楚地巫术文化浪漫情调与中原文化的理性精神被天才的屈原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才生成了楚辞这一文学瑰宝。”

  《楚辞》与屈原自沉汨罗的其文其行作用于华人社会,自汉代以来便产生了形形色色的屈原文化现象。这一文化现象粗略可分为三个方面:

  一是文化思想方面:屈原对我国文化思想传统的影响包括关心社会进步和民生疾苦的爱国主义思想;对理想和真理的追寻与求索精神;严于律己,清白自守,尊尚气节的文人品格;嫉恶如仇,对现实敢于批判的斗争精神;九死不悔,为美政进谏,为宗国献身的奉献精神。

  二是文学艺术方面:屈原对我国文学艺术传统的影响包括:中国诗歌的“怨刺”传统、美人香草传统、以男女君臣相比的象征手法的仿效与传承;《楚辞》作品的研究、集辑、评注、诂训、校勘和出版;屈原生平事迹的传记、诗歌、说唱、戏文、音乐、电影、电视剧的创作;《楚辞》美术作品与书法碑刻的创作等。

  三是民俗文化方面:屈原对我国民俗文化传统的影响包括:以龙舟竞渡为重点的端午民俗;与屈原生平事迹相关地区的纪念地文化;与屈原和《楚辞》相关的民间传说故事;与屈赋有关的巫风、神话、龙凤、香草描写所涉及的民风民俗等。

  上述三个方面的屈原文化现象自汉代以来,经知识界和民间两大传承系统得以世代流播,由于历代文人的推崇与发挥,其内容更加充实和丰富,因此,我们说屈原文化是传承并丰富着的楚文化与楚辞文化。  

 

  二、 汨罗地方文化中的屈原文化传统

  汨罗是屈原投江殉国的地方,也是他从事屈赋创作长期棲居之所。屈原留在汨罗的文化资源极为丰富,形成了两千多年来,在汨罗地方文化中不断传承并丰富着的屈原文化传统。它包括屈原生平活动遗址,且与之相关的纪念地文化和楚辞文化所影响的汨罗民俗文化。

  1、屈原生平活动遗址与纪念地文化

  汨罗的屈原纪念地资源丰富,既有屈原生平活动遗址,又有与屈原直接相关或间接相关的纪念地,还有传说性纪念地。

  屈原生平活动遗址有南阳里、玉笥山、独醒亭、屈原宅、濯缨桥、盘石马迹、罗渊;屈原直接性纪念地有屈子祠、屈原碑林、屈原墓、骚坛、藏骚阁、江潭;间接性纪念地有贾谊吊屈原处、太史公垂涕处、宋玉招魂处、屈原塔、招屈亭、楚塘、寿仙台等;传说性纪念地有绣花墩、望爷墩、剪刀池、桃花洞、饮马塘、晒尸墩、女媭庙、烈女桥等。

  上述纪念地除屈原碑林和传说性纪念地外,其余所录都见于明嘉靖《湘阴县志》、清康熙县志、清道光县志和清光绪《湘阴县图志》,且大部分纪念地都有故事传说在汨罗民间流传。这些纪念地是组成屈原文化旅游景点的宝贵文化资源。

  2、屈原自沉所传承的汨罗江端午龙舟文化

  自东汉末年应劭《风俗通》言及龙舟竞渡为“屈原以是日死于汨罗”起始的端午风俗以来,东晋葛洪,南朝梁吴均、宗懔,唐代魏征都在历代古籍中记述了习以相传的竞渡之戏。初唐至清末记述洞庭、汨罗一带端午竞渡的诗词更是生动描写了龙舟文化的空前盛况。民国以来,汨罗江主要竞渡点有十余处。上世纪五十年代大部分赛点仍自发举行端午民间龙舟赛。六十年代以后,因水域变化和十年动乱,赛事一度停止。1980年后汨罗端午龙舟竞渡赛事恢复,主要赛点在归义、河市、名山河等处。1984年龙舟竞渡列入国家体委正式比赛项目,1988年《龙舟竞赛规》出台,在此之前,汨罗江举行的端午竞渡使用的都是民间传统龙船。这种“龙头凤尾”式传统龙船从先秦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已传承了260余年。

  端午龙舟竞渡在汨罗二千余年的传承,形成了古朴独特,神奇狂烈的端午龙舟风俗。从龙船“神木”的准备、龙头雕刻的禁忌、祭礼和“关头”仪礼,龙舟制作的禁忌和完工的“亮舟”仪礼,屈子祠祭屈祭龙儒礼,龙船下水礼节,竞渡规矩,观龙舟风俗及端午吃粽子、插艾叶菖蒲等近十余项民间习俗,组成了一个端午龙舟文化系列,这便是屈原文化对端午节令的重大影响。王克英在《风雨龙舟》序言中说:“屈原文化便是龙舟文化的根基和灵魂。”与此同时,屈原文化也丰富了龙舟竞渡的文化意蕴,提升了端午民俗的文化品味,使端午龙舟文化成为了屈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3、屈赋巫风记述所传承的汨罗民间神灵信仰

  ⑴《九歌》与汨罗民间巫傩信仰 《九歌》是楚巫祭歌,即楚民族“信巫术、重淫祀”的文化习俗内容的真实记录。汨罗在上世纪五

  十年代尚存在浓厚的巫傩信仰习俗。民间巫师(亦称道士、法师)以“打倡”的巫舞,吹牛角,击师刀,边唱边舞,为病人敬神,驱逐恶

  鬼病魔。其歌舞表演已录入《汨罗县民间舞蹈集成资料本》。

 

  供奉傩神也是巴楚文化的特点之一。汨罗沙溪乡张公庙即是祭祀傩神张巡、许远、雷万春的地方。他们都是唐代被安禄山叛军困死于睢阳城的爱国将士。这与屈原《九歌•国殇》中祭祀爱国将士是一脉相承的。屈子祠镇渔街村流传至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划干龙船”习俗也是傩神信仰的一种表现形式。所敬之神除“三闾大夫”与“龙神”外,即为相当于少司命的送子观音,相当于河伯的河神,相当于山鬼的山神,祭神目的与湘鄂川黔边界土家族玩干龙船一致,即祝福村民添福寿、保安宁、除瘟病、求富贵。汨罗还有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敬灶神的习俗,称灶神为“灶君司命”或“东厨九天司命”神仙图则称“东厨司命”。这是楚先民祭祀火神的巫风遗俗,也是《九歌》中所称“司命”神流传至今的唯一证据。

  ⑵《招魂》与汨罗民间魂灵信仰 屈赋《招魂》是作者自招生魂的招魂词。唐杜甫《彭衙行》诗句即录有“剪纸招我魂”的习俗。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江西、湖南一带,民间还残留着活人自招其魂的古风。”汨罗亦然,一般是小孩高烧说胡话时,父母为其“喊魂”,也叫“收吓”。汨罗的丧葬习俗也有为死者招魂的作法。在丧事出殡日遇到煞气,儒生面对棺木口中念招魂之词,并向四方洒米,其词与屈赋《招魂》词雷同,但词句简单扼要,目的在于招亡灵之魂回家乡入土为安。

  3、屈赋神话记述所传承的汨罗民间艺术

  ⑴《九歌》与汨罗影戏、神案戏、故事会艺术 研究中国戏曲起源的专家对戏曲之源有着多种说法。其中冯明之认为“戏曲起源于‘大武’和楚辞”。《中国文学史》编者聂石樵指出“《九歌》具有明显的表演性”,“无论是歌、乐、舞三者一体,还是巫与神分角色演唱,都具有一定的戏曲因素,是后世戏曲艺术的萌芽。”孙楷则认为:“傀儡戏影戏发展之极则,而宋戏文元杂剧之所由起也”。中国古代影戏的渊源可追溯至先秦时期,《墨经》、《韩非子》均有记述,自宋代出现兽皮雕刻人形,皮影戏发展逐步成熟。汨罗的影戏在民间与古人叫法一致,即叫“影戏”不叫皮影戏,可见流传之久远。因此,与《九歌》存在着比戏曲更近的传承关系。

  清嘉庆《巴陵县志》:“新墙南十里,长湖驿道也,有庙……演剧甚盛,自长湖至罗内水口桥或至二三都,自正月至五月游傩未已。”并载杨泗庙“每年游傩演剧甚盛,略同长湖庙”。据岳阳老艺人回忆,“在‘游傩演剧’中曾演唱过‘雷黑二神案戏’。”汨罗江北地区与岳阳新墙以南地区毗邻,神案戏亦相当流行。现存天井乡嵩华村的杨泗庙即有演出神案戏的古戏台。至今汨罗民间影戏班仍保留演出神仙戏的传统。

  据明嘉靖《湘阴县志》元夕风俗载:“城市剪纸为花灯,居民奔走以乐,玄采朱衣鬼面,或步或骑,相聚数十为戏,至十六日早,焚灯送之江浒,曰禳灾。”新市上城隍司留下的残碑录有清代灯采会民

 

  间捐资记述。长乐故事会追溯至明清为正月庙会祭祀娱神的民间技艺。由此可知,汨罗民间影戏、神案戏,乃至故事会均与巫傩祭祀和楚辞文化有着必然的联系。

  ⑵《天问》与汨罗祠庙墙画、堆画、木雕艺术 王逸《楚辞章句•天问序》说,屈原“见楚有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琦玮僪佹,及古贤圣怪物行事……仰见图画,因书其壁,呵而问之。”汨罗地处南楚,巫傩民俗盛行。建国前,祠堂庙宇甚多,一般祠庙都有墙画或堆画传统,内容有吉祥花草、神仙人物。从中国古代建筑史看,仅苏式建筑才有丰富多彩的画作,而神仙人物则是南楚祠庙建筑的特色。汨罗杨泗庙、城隍庙、万寿宫等建筑正面墙头均作墙画或堆画,进大门则设计有戏台,戏台下沿则饰有戏剧神话人物木雕,这类神仙人物画作和雕刻与《楚辞》的巫傩崇拜,也是一脉相承的。

  4、屈赋龙凤香草描写所传承的汨罗民间装饰艺术

  ⑴《离骚》与汨罗民间龙凤装饰艺术 《离骚》中的龙凤描写很多,据张正明教授统计,《离骚》中龙出现4次,作用是驾车驾桥;凤则出现8次,作用主要是通天的灵鸟。“龙和凤都是神物,但在屈原赋中,龙的地位显然比不上凤”,“一如在楚国的文物中,都是扬凤而抑龙的。”由此可知,屈原对楚国图腾凤的情感胜于中原晋国的龙。汨罗民间传统龙船的装饰不是龙头龙尾,而是龙头凤尾,可见楚人尊凤的执着。汨罗祠庙山墙、屋顶上的翘首、翼角采用的也是凤鸟形象。民间的印花被、雕花床上“凤穿牡丹”、“丹凤朝阳”也以凤鸟图案为多。“龙凤呈祥”的图案一般见于戏剧服饰道具,神龙纹样则常见于佛寺文庙和丧葬用品。这些扬凤抑龙的民间装饰艺术同样源于《楚辞》和楚文化。

  ⑵《离骚》与汨罗民间花草装饰艺术 《离骚》的香草美人是屈原首创的文学表现手法。它对后世诗词歌赋影响长远,并形成传统。汨罗民间刺绣叫“绣花”,就是因为所绣图案大部分为花草。建国前后,绣花被、枕头、帐帘,凡新婚家家必备。端午节夏令服装上身,绣花凉鞋除年纪大的人不穿,青壮男女小孩每年人人都有一双新的上脚。布凉鞋做工精致,颜色鲜艳,每个家庭主妇都会制作,所绣图案以兰草、莲花等香草为主。这种民间女红习俗因塑料凉鞋普及,女子不学做鞋而失传。汨罗民间印花门帘、垫被、雕花床等也有以香草花鸟装饰的习惯。这些都是《离骚》香草传统在民间的久远影响。

  三、 对合理利用汨罗地方屈原文化资源的几点意见

  汨罗地方文化中的屈原文化传统具有独特的民族性、传承的久远性、形式的多样性、内涵的教化性等优点。为了使这些蕴藏于民间的屈原文化资源能在汨罗江旅游景区中得到长远的传承和有益的保护,并发挥较大的文化效用和经济效益。笔者拟出三点建议:

  ⑴在建设屈子祠屈原文化主题公园的规划建设中,应优先考虑汨罗地方文化中的屈原文化传统。这些传统包括:屈原生平活动遗址和纪念性景点的充实;巫俗祭神歌舞、傩文化神案戏、影戏、招魂等楚文化习俗表演节目的编导;民间神仙堆画、木雕神话人物工艺品研制;香草凤鸟图案织物绣品研制;屈骚书法、美术、音乐作品创作;屈原传说文艺作品动漫创作;端午龙舟文化传统民俗系列产品开发等。只有全面挖掘传统地方文化资源,才可能彻底改变汨罗旅游文化产品单一而且贫乏的现状。

 

  ⑵在汨罗地方群众文化建设中,可在汨罗江沿岸农村或乡镇开展特色地方文化乡镇建设。即参考长乐高故事之乡的作法,在屈子祠镇建设传统龙舟之乡,在红花乡刘花洲建设民间木雕之村,在天井嵩华建设巫傩文化之村,在归义、新市、河市等地建设其他项目屈原文化之乡,使特色农村群众文化系列建设在汨罗蔚然成风,促使屈原文化世代传承,并发展成为汨罗市的精品群众文化产品。

  ⑶设立屈原文化产品开发项目鉴定审批机构。该机构可由宣传部或文化局组织若干名对屈原文化有深入研究的专业技术人员负责鉴定、审批事宜,以确保屈原文化资源的开发和产品设计具有不偏离传统的楚文化品味,杜绝低级、庸俗、迷信或假冒伪劣产品出现。该机构还可为地方文化的传承与普及编写汨罗民间文化乡土教材,供中小学生学习之用。只有这样,汨罗独具特色的屈原文化才会发扬光大,世代相传,并在汨罗两个文明与和谐社会建设中发挥重大作用。

  主要参考文献:

  1、王建辉 易学金:中国文化知识精华,湖北人民出版社,1991

  年1月第2版。

  -9-

  2、戴锡琦 钟兴永:屈原学集成,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6月

  3、巫瑞书:荆湘民间文学与楚文化,岳麓书社,1996年3月

  4、冯骥才:端午的节日精神,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年1月

  5、李廷龙:明嘉靖《湘阴县志》,1565年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汨罗 地方

上一篇:屈原——深受忧郁症折磨的伟大诗人
下一篇:论楚国的经济形态及屈原赋中楚人的经济生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