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从《史记.屈原列传》中探求屈原事迹
2011-12-27 15:40:49   来源:   作者:张中一   评论:0 点击:

  关键词:屈原;名平;左徒;渔父;三闾大夫;

  内容提要:屈原列传是汉代司马迁为屈原立的传记,可惜后人望文生义一直无人读通过,读出一些常识性的错误,使屈原事迹流变,把一个事迹本来很清楚的人物变成了扑朔迷离的人物。战国晚期的“屈原”并没有得姓,姓产生于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户籍制度时,比屈原生存的时代要早半个世纪。当时的人是没有“名字”的,文献上的“名”是 “文字”的专称,因此屈原当时是没有名字的,只有“号”。他“号”什么,无文献记载。楚国无左徒、三闾大夫官职的设置,“入则”和“出则”不指屈原出入期廷,它指出入采邑,即楚黔中郡采邑。“国事”在此不指国家大事,它指黔中郡采邑大事。从《屈原列传》的屈原事迹来看,屈原是黔中郡人,并非是朝廷官员。

  汉代历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编撰了《屈原贾生列传》,简略的记载了屈原事迹。由于流传两千多年,“今本《史记.屈原列传》中所引的《离骚传》,并非原本《史记》所固有,乃后人窜乱之文;而且由于窜乱者学识卑劣,以致前后矛盾,文理不通,历代学人,咸受其累。……就今本《屈原列传》而言,由‘离骚者,犹离忧也……’到“虽与日月争光可也”,由‘虽放流,……’到‘岂足福哉’这两段文字,都是后人割取《离骚传》语窜入本传者。”剃除这两段文字,才是《史记.屈原列传》正版。[1]本文以校核的《屈原列传》为模本,深入探讨《屈原列》所载的屈原事迹。

  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为楚怀王左徒。博闻強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

  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

  一,所谓“屈原者”并不指姓屈名原的人,因为战国晚期中国还没有“姓”的产生,所有的人并没有名字,只有称号。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的朝廷,为了统治的需要,在全国建立了户籍制度,凡是在秦代版图内的中国人都必需登记造册,盖时才出现以地名、官名、职业名、氏族名为“姓”,姓氏才合二为一。[2]屈原作品中有“姓”字的出现,它指“百官或民众”,不指“姓氏”。屈原早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户籍制度半个多世纪,他不可能有“姓”,更不可能姓“屈”。“屈原”这两个字最早出现在《卜居》和《渔父》中,被后人误作姓屈名原的人。其实,先秦时代的人名只用一个单音节词称谓,比如“尧、舜、禹、汤、武……”,谁也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带有姓的名称都出现在秦始皇建立户籍制度之后的秦代末年至西汉早期,屈原不可能例外。“屈原”这两个字在先秦时代不是词组,它包含了“屈”、“原”两个单词各自的词义。屈,治理,制服。《诗.鲁颂.泮水》:“顺彼长道,屈此群丑。”原,推其根源。即探求事物发展的起源和归属。“屈原者”是指“治理战乱探其根原和归属的人”,并不指屈原这个人。汉代人约定俗成,强令他姓屈名原。二,“名平”,不指屈原的名字叫“平”。因为先秦时代的“名”不指人的名字,它指“文字”,引申义为记载。《仪礼.聘礼》:“百名以上书于策,不及百名书于方。”平,平定战乱。《诗.小雅.常棣》:“丧乱既平,既安且宁。”“名平”的原意指“文献记载他是平定战乱的人。”三,“楚之同姓也”,不指屈原与楚王同姓。因为战国晚期楚王与屈原都没有得姓,又怎么会同姓呢?秦始皇建立户籍制度后,史学家令楚王姓熊,屈原姓屈,并不同姓。楚,在此表述楚国。之,往,去。指去楚黔中郡楚秦边境。同,聚集。姓,民众。这句话的原意是“楚国去黔中郡边境聚集民众抗秦的人。”四,“为楚怀王左徒”并不指屈原是楚怀王左徒,因为楚国并没有“左徒”官职的设置,楚国的官职只用一个单音词表述,如“敖”,楚国武官的称谓,“令”,楚国大臣的称谓;“尹”,“官”的通称。屈原作品中的官仅见“桂”,《离骚》中有“菌桂”,它指黔

  中郡、郡官”……。 “左徒”不是楚国官名,它包含两个单词各自的词义。1983年3月,在山东省莒南县小窑大队发现了1件青铜戈。戈稍残,援长13.2、内长6.6、胡残长5厘米。阑侧三穿,上穿呈半圆形,下两穿呈竖长方形。直内一穿,呈矛头形。铭在胡上,阴文"左徒戈"三字,[3]有学者认为:“此为楚某一左徒之戈。年代约为战国晚期。然而,山东莒南在春秋至战国晚期一直是齐国的版图,从所出土的阑侧有三穿的“左徒戈”造型来看,是典型的春秋晚“齐式戈”,从伴随出土的印纹硬陶器来看也可以证实它的年代早到了春秋晚期。从文字考释来看,“左 ”,方位名。与“右”相对。面向南则东为左,面向北西为左。古时常以东为左;席位以左为尊。《诗.唐风..有杕之杜:“有杕之杜,生于道左。”指道之东。莒南在齐国东境,东临大海,方位以“左”相称。“徒”,步兵。《诗.鲁颂.閟宫》:“公徒三万。”《左传》隐九年:“彼徒我车,惧其侵轶我也。”“戈”,我国青铜时代步兵使用的主要兵器。“左徒戈”的原意为“齐国东地步兵使用的兵器戈”,没有“某一个左徒官员使用的戈”的含义。现代屈学界有人用山东省莒南县小窑大队发现的“左徒戈”来证实楚国存在“左徒官职”,显然在“逆风捉影”,搞得屈学界同仁坚信楚国有“左徒”官职的设置,认为屈原任“左徒”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可是,齐国出土的春秋晚期“左徒戈”并不表述“此为楚某一左徒之戈”的含义,只表述了“齐国东地步兵使用的兵器戈”。它与《屈原列传》中的“左徒”(东地兵)没有瓜葛。《史记.楚世家》:“二十七年,使三万人助三晋伐燕。复与秦平,而入太子为质于秦。楚使左徒侍太子于秦。”《申春传》:“黄歇受约归楚,楚使歇与太子完入质于秦。”后人认为“楚使左徒侍太子于秦”与“楚使歇与太子完入质于秦”是同一件事情,“左徒”即“黄歇”。可是《楚世家》所述的“使左徒侍太子于秦“”是指“差使东地兵护卫太子于秦”,并没有具体说是哪一位官员。《申春君》传是黄歇个人的传记,《传》中没有说他任楚国左徒官职,只说了“楚使歇与太子入质于秦。”“歇与太子”同是“入质”的人质。谁护送他们去呢?左徒(东地兵)。可知黄歇并不是“左徒”,他是高于“东地兵(左徒士卒)的官。可见楚国并无“左待官职”的存在。“为楚怀王左徒”的原意是 “是楚怀王时期留下的东地步兵。”五,“博闻强志”并不指屈原是个“博闻强志”的人。博,局戏,通“簙”,如“六博”也。此指战局。闻,声所至,传布。强,本作“彊”,指黔中疆域。志,立志,指收复黔中的志向。这句话的原意指“战事扩展黔中立志抗秦。”六,“明于治乱”它的原意指“光复广大黔中治理战乱。”七,“娴于辞令”不指屈原“善于文辞。”娴,防御,捍卫。通“闲”。于,尊显,广大。辞,言辞,引申为盟约。令,法令。这句话的原意指:“捍卫广大边境盟约条款法令”。八,“入则与王图议国事”,并不指屈原“出入朝廷与楚王图议国事。”因为屈原根本就不是朝廷官员,不可能出入朝廷,更不可能与王一起议国事。入,受纳。《战国策.秦》四:王资臣万金西游,听之韩魏,入其社稷之臣于秦。”则,采邑。《周礼.春官.大宗伯》:“五命赐则。”《注》:“则,地未成国之名。”此指楚黔中郡采邑,因被秦占领一半以上,地未成国属,故称则。与,援助。《战国策.秦》一:“楚攻魏,张仪谓秦王曰:不如与魏以劲之。”王,成就王业,并不指楚王。国,不指楚国,因为先秦时代的楚国只称楚,书面语不称楚国。先秦时代所谓的“国”,都指一个个地域,并不指国家。这里的“国”是指黔中地域。这句话的原意是“受纳黔中采邑援助地方成就王业图议黔中采邑驻守的事。”九,“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不指屈原出入朝廷接待宾客,应对诸侯。”出,产生,发生。则,采邑。接,会合。遇,相逢,不期而会。宾,归服,顺从。客,旅居他乡。应,应和,应付。对,对手。诸侯,古代对中央集权所分封各国国君的统对。这句话的意思是:“发生采邑重大变故会合相逢顺从的外来民众,应付对手诸侯侵略。”十,“王甚任之”,不指“楚王非常信任它”,而指“成就王业非常保举他们。”

  我们把注释的内容串联起来:

  “治理战乱探求根源和归属的群体,文献记载是平定战乱的人。楚国派去黔中郡聚集百姓抗秦的人,是楚怀王时期的东地兵。战局黔中疆域立志抗秦复黔,光复广大黔中治理战乱,捍卫广大边境盟约条款法令。受纳黔中采邑援助地方成就王业、图议黔中采邑驻守的事,使用产生号召法令;发生采邑重大变故时会合相逢顺从的外来民众,应付对手诸侯侵略。成就王业非常保举他们。”

  从《屈原列传》第一段内容来看,我们知道屈原不是一个的名称,而是一个群体的称谓。屈原事迹简介是楚黔中群抗秦群体的简介,屈原群体活动的地域在楚黔中郡采邑,特殊贡献是这个群体领导黔中郡民众抗秦复黔战役。

  上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怀王使屈原造为宪令,屈平属草稿未定。上官大夫见而欲夺之,屈平不与。因谗之曰:“王使屈平为令,众莫不知,毎一令出,平伐其功,以为‘非我莫能为也’。”王怒而疏屈平。

  一,楚国没有上官大夫官职,这个“上官大夫”包含四个单词各自的词义。上,方向词,南向,边旁。《左传》僖二四年:“瑕甥郤芮不获公,乃如河上。”此指楚国江南黔中郡边旁方位。官,官员。大,广大。夫,力役,劳役。与,援助。之,代词。指代边境。同,聚集。列,众多。这句话的原意是:“边境官员广大劳役援助这里聚集众多兵力。”二,争,决胜负。宠,荣耀。而,所以。心,思想、意念,感情的通称。害,伤害,杀害。其,代词,指黔中边境。能,形状。通“态”,指形势。这句话的原意是:“竞争荣耀因此想杀敌边境攺变抗秦形势。”三、使,差使。造,到,去。为,援助。宪,布告。令,法令。此指边境抗秦法令。这句话的原意是:“楚怀王差使治理战祸根源和归属的人到边境援助抗秦公布法令。”四,“屈平”不是屈原的名字,它包含两个单词各自的词义。指“治理战乱平定敌侵。”这句话的原意是:“治理战乱平定边境敌侵法令属草拟稿子尚未定型。”五,见,“现”的原文。夺,强取。之,代词,指法令。这句话的意思是:“边境官员广大劳役出现因此想强行实施抗秦法令。”六,不,没有。与,援助。这句话的原意是:“治理战乱平定边境没有法令援助。”七,谗,说别人坏话。这句话的原意是:“因此谗言去边境抗秦的人说。”八,莫,谋画。通“谟”。知,执政,执掌。伐,援助。我,合成字。由“撇”、“手”、“戈”组合,原意指“屋檐下藏着一个手执干戈的人”,引申义为“伏兵”。这句话的原意是:“怀王差使民众治理边境平定敌侵援助抗秦的法令,大众谋画没有掌握使用,每一项法令出台,平定征讨敌侵边境大众功劳,使用法令援助“不是伏兵谋画边境形势援助的”功劳。九,王,成就王业。怒,形容气势强盛,猛烈。疏,分开。这句话的原意是:“成就王业气势强盛因此分开兵力治理边境平定敌侵。”

  我们把注释的内容联起来:

  边境官员广大劳役援助这里聚集众多兵力。竞争荣耀因此想杀敌边境攺变抗秦形势。楚怀王差使治理战祸根源和归属的人到边境援助抗秦公布法令。治理战乱平定边境敌侵法令属草拟稿子尚未定型。边境官员广大劳役出现因此想强行实施抗秦法令。治理战乱平定边境没有法令援助。因此谗言去边境抗秦的人说。怀王差使民众治理边境平定敌侵援助抗秦的法令,大众谋画没有掌握使用,每一项法令出台,平定征讨敌侵边境大众功劳,使用法令援助“不是伏兵谋画边境形势援助的”功劳。成就王业气势强盛因此分开兵力治理边境平定敌侵。

  这一段的内容表述了楚国在黔中郡边境驻有很多伏兵,治理边境,并且拟定了边境伏兵的法令,保持边境的稳固形势是法令的要旨。

  屈平疾王听之不聰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忧思而作《离骚》。

  这段文字的大意是:“治理边境平定战乱快速成就王业的人去到治理边境没有动情,谗言法令到边境遮盖光明,歪曲法令到边境伤害公正,并连的农民去边境抗秦没有法度啊,故人忧愁忧思于是作《离骚》记载这段历史。

  这一段提示了作《离骚》的原因,并表述了作者是黔中郡的故人。

  屈平既绌,其后秦欲伐齐,齐与楚从亲,惠王患之,乃令张仪佯去秦,厚币委质事楚,曰:“秦甚憎齐,齐与楚从亲,楚诚能绝齐,秦愿献商於之地六百里。”楚怀王贪而信张仪,遂绝齐,使如秦受地。张仪诈之曰:“仪与王约六里,不闻六百里。”楚使怒去归告怀王。怀王怒,大兴师伐秦。秦发兵击之,大破楚师于丹淅,斩首八万,虏楚将屈匄,遂取楚之汉中地。怀王乃悉发国中兵以深入击秦,战于兰田。魏闻之,袭楚王至邓。楚兵惧,自秦归。而齐竟怒不救楚,楚大困。

  既,都。《庄子.应帝王》:“吾与汝既其文,未既其实。”绌,缝。《史记.赵世家》:“黑齿雕题,郤冠秫绌,大吴之国也。”《集解》:“徐广曰:战国策作‘秫缝’,绌亦缝紩之别名也。”里,村落。《周礼.地官.遂人》:“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先秦时代二十五户为里。

  这段文字的大意是:

  “治理黔中边境平定战乱的人都在缝合边境国土。后来秦国想攻打齐国,当时齐国援助楚国合纵联盟一致抗秦。秦惠王忧虑齐楚联盟,派张仪假装背离秦国,带了大量财物投靠楚国侍奉楚国,向楚王说:“秦国憎恨齐国,齐国又与楚国联盟,楚国如果能与齐国绝交,秦愿意割让商於之地六百个村落。”怀王因贪领土扩大而听信了张仪的话,于是就同齐国绝交,派使者到秦国去接受土地。这时张仪又欺骗楚国使者说:“我与楚王说的是六个村落,没有听说过是六百个村落。”楚使者愤怒地离开秦国,回来禀告怀王。怀王大怒,大规模发兵攻打秦国。秦派兵应战,在丹水、淅水地域大败楚军,斩丁首级八万,俘虏了楚大将屈匄,又夺取了楚国汉中地。怀王于是动员全国兵力,深入秦境发起进攻,交战在兰田。魏国得知情况,出兵偷袭楚国至邓,楚军害怕,就从秦国撤退。这时齐国恼怒怀王破坏联盟不派兵救救助楚国,楚国处在十分困惑的境域。”

  这一段只叙述了楚国怀王时期诸侯混战的形势,衬托楚黔中郡边境的险要。

  明年,秦割汉中地与楚以和。楚王曰:“不愿得地,愿得张仪而甘心焉。”张仪闻,乃曰:“以一仪而当汉中地,臣请往如楚。”如楚,又因厚币用事者靳尚,而设诡辩于怀王之宠姬郑袖。怀王竟听郑袖,复釋去张仪。是时屈平既疏,不复在位,使于齐,顾反,谏怀王曰:“何不杀张仪?”怀王悔,追张仪,不及。

  疏,分。《史记.黥布传》:“上裂地而王之,疏爵而贵之。”《索隐》:“按裂地是对文,故知疏即分也。”复,恢复。《史记.平原君》:“三去相,三复位。”此指收复国土。于,广大,尊显。《礼.檀弓》下:“诸侯之来辱敝邑者,易则易,于则于。”此指广大民众。齐,整治。《礼.大学》:“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

  第二年,秦国想割让汉中地域与楚讲和。楚怀王说:“不愿意得地,只愿得张仪就心甘了。”张仪听说后,就说:“用我一个张仪而能抵上汉中之地,请让我到楚国去。”到了楚国后,他又用厚礼送给当事者大臣靳尚,继又用诡辩之术欺骗怀王爱妃郑袖。怀王竟听信郑袖之言,又一次放走了张仪。这时,治理边境平定战乱的人都分散了,没有在收复国土的岗位,差使广大民众整治边境,回视类推黔中郡国情,民众向怀王进谏说:“为什么不杀张仪?”怀王后悔,派兵追赶张仪,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段进一步叙述楚怀王时期诸侯混战的形势和楚朝廷内斗争的复杂性。

  其后诸侯共击楚,大破之,杀其将唐昧。

  以后各诸侯国攻打楚国,大破楚军,杀死楚将唐昧。

  时秦昭王与楚婚,欲与怀王会。怀王欲行,屈平曰:“秦虎狼之国,不可信,不如无行。”怀王稚子子兰劝王行:“奈何绝秦欢!”怀王卒行。入武关,秦伏兵绝其后,因留怀王,以求割地。怀王怒,不听。亡走赵,赵不内。复之秦,竟死于秦而归葬。

  这时秦昭王与楚怀王和亲,想与怀王会晤。怀王想去秦国,治理边境平定战乱的人说:“秦是虎狼凶残的国家,不能轻信,不如不去。”怀王幼子子兰劝怀王去秦国说:“怎么能断绝与秦王欢欣!”怀王便起程去秦国。进入武关,秦国伏兵切断了怀王的后路,乘势扣留怀王,迫使怀王割让土地。怀王大怒,不同意割地,逃到赵国,赵国不受纳楚王。为收复国土又回到秦国,最后死在秦国而遗体归葬楚国。”

  这一段进一步阐述楚秦斗争的尖锐化。

  长子顷襄王立,以其弟子兰为令尹。楚人既咎子兰劝怀王入秦而不反也。

  长子顷襄王继位,使用他的他的弟弟子兰做令尹。楚国人都责备子兰劝怀王入秦不能活着回来的事。

  屈平既嫉之。令尹子兰闻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于顷襄王,顷襄王怒而迁之。

  治理边境平定战乱的人都憎恨这件事。令尹子兰听到这个情况大发雷霆,便差使边境官员广大劳役在顷襄王面前说治理边境探求战战乱根源和归属人的坏话,顷襄王听了发怒,因此迁移这些人去黔中楚秦边境抗秦。

  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酾。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以下还有一小段没有录,特补上)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屈原:屈,治理,制服。《诗•鲁颂•泮水》:“顺彼长道,屈此群醜。”原,推其根源。即探究亊务发展的起源和归属。《易•系辞》下:“易之为书也,原始要终,以为质也。”《易•系辞》上:“原始反终,故知生死之说。”江滨:江,此指沅江。滨,水厓,水边。被发:被,覆盖。《招魂》:“皋兰被径兮斯路渐。”发,发射,总攻。《汉书.匈奴传》:“弓一张,矢四发。”《注》:“服虔曰:‘发,十二矢也。’韦昭曰:“射礼三而止,毎射四矢,故以十二为一发也。”发犹今言箭一放两放也。今则以一矢为一放也。’”此引申为“总攻”。行吟:行,行动。吟,闭口。通“噤”。泽畔:泽,水聚汇处。引申为军队汇聚。畔,边侧。这句话的原意是:“行动默默聚集边境之地。”颜色:颜,额。《诗•鄘风•君子偕老》:“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色,作色,变色。憔,困苦。悴,忧虑。这句话的原意是:言“地貌变色行动困苦忧虑。”

  形容:形,显露,表现。《荀子•劝学》:“故声无小而不闻,行无隐而不形。”容,法度。人的仪节有一定的法度,故称法度为容。《吕氏春秋•士容》:“此国士之容也。”《注》:“容犹法也。”枯,憔悴。槁,乾枯。这句话的原意是:言“表现地方法度憔悴乾枯。”渔父:渔,掠夺,骗取。《商君书•修权》:“秩官之吏,隐下而渔百姓,此民之蠹也。”父,开始。《老子》:“之所教,我也教之:‘强梁者不行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见,古“现”字。《论语•泰伯》:“天下有道则见,無道则隐。”《战国策•燕》:“图穷而匕首见。”而,代词。汝,你,你们。《书•洪范》:“而康而色。”《庄子•田子方》:“寓而政于臧丈人,庶几乎民有瘳乎?”问,不知而询问于人。之,往,去。曰,说这句话的原意是:言“侵略开始出现你们问去向说。”三闾大夫:三,终。《太玄经•二进》:“三岁不还。”《注》:“三,终也。……山川高险,终岁不不还,以喻难也。”闾,先秦以二十五家为闾。《周礼•地官•大司徒》:“令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闾使之相爱。”泛指乡里,村落。大,广大。夫,古代井田。一夫受田百亩,故称百亩为夫。“三闾大夫”的原意指“终年村落广大田土”。何,担荷。通“荷”《诗•曹风•候人》:“彼候人兮,何戈与祋。”此指担荷抗秦亊。故,故人,旧友。

  《渔父》篇的原意是:

  治理失败根源和归属时期已到沅江之滨,军队覆盖总攻行动默默聚集边境之地,地貌变色行动困苦忧虑。表现地方法度憔悴乾枯,侵略开始出现你们问去向说。民众没有终年村落广大田土亲附,担荷抗秦故人来广大边境。治理战乱根源说:攻克时世都混乱我军斗敌边境太平,许多民众都沈迷我军斗敌清醒,军队正确使用战略出现到此。侵略开始说:聰明民众不集中滞留在敌占区,你们才能跟随时世移动攺变处境。现时的民众一道处在混乱境地,担荷抗秦没有竭尽全力表现软弱。你们举起抗秦重任推波助澜,许多民众都沈迷抗秦。担荷抗秦没有吃败战,你们受纳抗秦军队疏導。担荷抗秦亊深入思考巨大行动,军队开始节令到此担当重任。治理战乱根源和归属说:抵御敌侵来到这里,开始整治系列弹劾覆盖这里。开始奋战军队一定奋起保护这里,稳定局势能够使我军昭著。收回敌占国土的污辱名声,安全稳定投入苦难边境抗秦。深入在江旁难民的中心地域,稳定能够使广大地域的昭雪。你们覆盖时世风气这个污染灰尘啊,

  (以下还有一小段没有录,特补上)

  侵略开始逝去你们欢笑,军队鼓行前进你们驱敌。军民行动一致抗秦的呼声说:百姓抗秦波浪此起彼伏至水域太平,可用作光大抵御敌侵的捆绑绳索。百姓抗秦此起彼伏至水域混乱,可用作明著抵御敌侵至国土充实。黔中各县一齐驱敌,没有返回亲附敌人的言论。[4]

  从破译的内容来看,这是楚黔中郡农民军队抗秦的檄文。可以澄清历史上的几个问题:一,屈原名字产生于后人的构筑,不是名词的“屈原”替代了没有作者名称的《屈原作品》(治理战乱根源的作品)的作者,约定俗成,“屈原”便成了《屈原作品》法定的作者。二,先秦时代作品没有署名的先例,所署的名都是后人强令的。三,先秦时代楚国没有“左徒”、上官大夫”、“三闾大夫”官职,因为它不是名词。四,“渔父”不是名词,它包含了两个单词各自的词义,原意指“侵略、开始”,后人强令渔父与屈原对话,这是望文生义产生的。五,任何作品(除了自传外)的作者不可能出现在作品中。六,《渔父》没有屈原放逐沅江、潭水的影子,只有楚黔中郡农民抗秦军队驱敌的战迹。司马迁觉得这篇文献十分重要,真正能够体现楚黔中郡农民军队治理战乱根源和地方归属问题,因此把它收录为《屈原列传》正文的后面,表现了司马迁行文的技巧。可是,后人从来没有读通《渔父》,读出了许多荒谬,形成了传奇神话,屈原也因此变得扑朔迷离,自此屈原在后代文人的强令下浪迹湖湘。

  乃作《怀沙》之赋: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 。伤怀永哀兮,汩徂南土。眴兮杳杳,孔静幽默。郁结纡轸兮,离愍而长鞠。抚情效志兮, 冤屈而自抑。刓方以为圜兮,常度未替。易初本迪兮,君子所鄙。章画志墨兮,法前图未改。内厚质正兮,大人所盛,巧倕不斲兮,孰察其拨正。玄文处幽兮, 矇瞍谓之不章。离娄微睇兮,瞽以为无明。变白以为黑兮,倒上以为下。 凤皇在笯兮, 鸡鹜翔舞。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夫惟党人之鄙固兮,羌不知余之所臧。任重载盛兮, 陷滞而不济。怀瑾握瑜兮,穷不知所示。邑犬之群吠兮,吠所怪也。非俊疑杰兮,固庸态也。文质疏内兮,众不知余之异采,材朴委积兮, 莫知余之所有。重仁袭义兮,谨厚以为丰。 重华不可遌兮, 孰知余之从容。古固有不并兮,岂知其何故。汤禹久远兮,邈而不可慕。惩连改忿兮,抑心而自强。离愍而不迁兮,愿志之有像。进路北次兮,日昧昧其将暮。舒忧娱哀兮,限之以大故。 乱曰:

  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修路幽蔽, 道远忽兮。怀质抱情,独无匹兮。伯乐既没,骥焉程兮。万民之生,各有所错兮。定心广志,余何畏惧兮。曾伤爰哀,永叹喟兮。世溷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 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

  如是编撰了《怀沙》去边境用兵抗秦的文献:

  涌聚凶猛抗秦军队黔中大地啊,农民质朴军队丛生。忧思护卫边境长久怜爱国土啊,农民军队迅速前去南征国土。 眼前抗秦局势啊昏暗莫测,深远谋思战机农民军队隐蔽无声。

  阻滞农民军队缔联回旋车队啊,军队困难你们筹画生产养育。农民军队占有实情效力复黔志向啊,枉曲敌侵治理你们开始遏止。整治方册盟约使用农民军队帮助国土完整啊, 盟约法典限度不曾废弃。边界原本根基土地楚国农民享用啊,农民军队民众公所居于边邑啊。法规谋画农民军队抗秦复地志向书写方策啊,引导谋取实现志向未有变更。受纳众多留作人质的农民力役啊,广大农民大众边境公所兴盛。操作技术高明边境没有砍削啊,精审昭著高明战术整治力役。县邑法令条文退隐拘禁啊,愚昧的人瞎评论农民军队去边境抗秦没有法规。农民军队屡次隐蔽监视边境啊,暗地使用农民军队帮助边境治理没有明朗。变化大地使用农民军队抗秦帮助黔中啊,倒转边境使用农民军队帮助治理国土。凶猛军队大批处于边境笼络地位啊,军队鸡次鸭次法典边境盘旋示威。聚集混杂力量帮助稳固边境啊,统一大略思想你们扶助边境抗衡。劳役是地方农民大众去边邑固守国土的主力啊,疆域没有掌握农民军队去边境抗秦公所隐藏。保举战车充满农民军队抚育啊,攻陷滞留你们禁止救助。护卫美好国土执持朝廷告示啊,归究没有执掌抗秦公所示众。郡邑守卫农民军队去边境群众呐喊啊,告知边境公所敌情奇异。不是智人猜测这种特殊啊,坚固农民军队抗秦功劳就是这种状态。法令农民人质疏导受纳边邑啊,民众没掌握农民军队去边境分驻采邑的事。安排农民军队依附边境累积功业啊,谋画执掌农民军队去边境抗秦公所存在。农民军队战车仁爱护卫边境尊严啊,防止重大敌侵使用农民军队帮助成基托。战车破敌没有可能抵触它啊,精审掌握农民军队去边境归顺法度。过去坚固黔中存在没有楚秦平列啊,和乐掌握农民军队担荷抗秦的故人。炽烈农民抗秦军队长久滞留边境啊,渺茫前程你们没有许可思慕。惩敌艰难改变农民军队轻率用兵啊,遏止感情抗秦你们开始强盛。农民军队忧困你们没有迁移啊,希望立志抗秦农民军队去边境树立榜样。进军职位败坏农民军队编列阵式啊,长期隐蔽农民军队扶助谋画抗秦。伸展农民军队抗秦忧虑戏乐怜爱边境啊,险阻敌人去边境使用广大农民故人。

  综理全篇要旨的言论说:

  广阔的沅水和湘水之域,分开边远地域治理国土办法啊。整治边境抗秦职位隐蔽遮盖,农民抗秦军队事理边境迅速形成啊。护卫边境留守人质持守战情,抗秦斗敌没有什么利害对手啊。霸道黔中声势已经沦落,希望农民劳役军队衡量战局啊。执干而舞农民大众去边境生产,各守其责存在公所安排啊。安定思想扩大农民军队抗秦志向,农民军队担荷抗秦威力敌人恐惧啊。高举创伤敌人旗帜更换怜爱民众,长久赞美农民军队叹息爱国热情啊。时世混乱不清谋画抵御敌侵农民军队主持,民众思想未合适谈论它啊。农民军队主持决死战无可能让步,希望勤勉农民军队战斗爱护国土啊。显著上报农民军队抗秦民众,抵御敌侵扶助使用农民军队帮助抗秦成为模式啊。[5]

  从《怀沙》破译的内容来看,它是黔中郡农民抗秦军队驻守边境的檄书。即收复江旁十五邑后,楚国农民抗秦军队在黔中郡边境与秦形成军事对峙的局面,楚国树立农民军队抗秦模式,以励再战。

  于是怀石遂自(投)〈沉〉汨罗以死。

  这句话的原意是:

  “于是治理边境平定战乱的人围绕抗秦重担黔中军队开始(投入)(深入)汨水罗县地域使用武力死守国土。”

  司马迁把《怀沙》录入《屈原列传》结尾,表现了楚黔中郡农民军队“治理战乱探求根源和归属”(屈原)的功迹。作者没有出现在作品中,《怀沙》内容与作者本人没有瓜葛。后人却望文生义,说《怀沙》是屈原流放湖湘的绝命词。产生这种说法的原因源于后人对《屈原列传》结语“于是怀石遂自(投)〈沉〉汨罗以死。”的误释,都以为屈原写完《怀沙》后便“怀石自沉汨罗。”后人从来没有读通过这一句话,屈原自沉汨罗便形成了定论。然而,“屈原者”不是个人的称谓,而是一个治理边境探求战乱根源归属的“群体”,“群体”又怎么能投水自沉嘞!《屈原列传》是用古汉语写的,毎一个字都有一定内容的词义。怀,围绕。石,古“担”字,指抗秦重担。遂,五县为遂,此指楚黔中郡县。自,始,开始。投,投入。沉,深入。汨,汨水。罗,罗县。战国时期的罗县管辖湘北湘西部分地域。县城遗址已经在汨罗市近郊发现(即罗子国遗民城址),其规模与黔中郡遗址相当。以,用,使用。死,死守,死战。这句话的原意是:“于是围绕抗秦重担开始(投入)(深入)汨水罗县地域使用农民军队死守故地。”司马迁并没有表述“屈原自沉汨罗”的事,是后人强令屈原自沉汨罗的。[6]

  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其后楚日以削,数十年竟为秦所灭。

  这一段是《屈原列传》的结束语,中心词是“屈原既死”,它的原意指“治理边境平定战乱的人都死守国土”。由于黔中郡抗秦军民死守国土,使楚国又延续了半个多世纪才被秦国灭亡。在黔中郡“楚秦对峙”的半个多世纪里,楚国呈现和平景象,才出现象宋玉、唐勒、景差好辞赋文豪,他们都是仿效《屈原赋》──(楚黔中郡农民抗秦复黔历史文献)的文风写作的高手。半个世纪后,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屈原群体”自然消失(或陆续死亡),只留下可歌可泣的抗秦历史文献《屈原作品》和一柸柸黄土,今汩罗山留有数十座高大的战国晚期大夫一级的墓葬和数以千百计的战士墓就是《屈原列传》所载的楚黔中郡民众抗秦事迹的历史见证。

  司马迁读了屈原作品后,深知楚黔中郡治理边境平定战乱人的事迹,感受很深,去到汨罗采风,取得了一些可靠的资料。因此,他写的《屈原列传》事迹就是楚黔中郡治理边境平定战乱群体的事迹,都是可以落实的。后人把“群体的屈原”认作“个体的屈原”,并赋上“三闾大夫”、“左徒”的官职,使他合法化,约定俗成的“屈原”便成了《屈原作品》的作者,战国晚期楚国传奇人物。加上后人从来没有读通过《渔父》、《卜居》、《天问》、《招魂》、《离骚》、《九歌》、《九章》等楚楚黔中郡民众抗秦历史文献,内容都衍化成了屈原事迹的影子,加上神奇的天国、神人、古帝、古史、荒诞内容,谁还读得通这些楚国历史文献呢?只能人云亦云罢了。司马迁《史记.楚世家》为楚黔中郡民众抗秦取得胜利作了总结:“二十三年,襄王乃收东地兵(左徒),得十余万,复西取秦所拔我江旁十五邑以为郡,距秦。”这个总结没有引起后人注目,误读司马迁撰写的《屈原列传》成了屈原事迹误传的根源。二十一世纪是现代科学化的时代,也是探求公元前三世纪、二世纪文献真象的年代,人啊,一定要把眼光放开、放开再放开,公元前三世纪、二世纪的文献只能用先秦文句组合格局一字一词一义去审视它的原意,切切不能望文生义。人们都以为《屈原列传》最容易读,可是读了两千多年,至今还没有人知道屈原其人其文其事,岂不可悲!

  注释:

  [1]汤炳正《屈赋新探.屈原列传理感》齐鲁书社1984年2月出版

  [2]淡泊《中华万姓谱》中国档案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

  [3] 蕴章、瑞吉《山东莒南小窑发现“左徒戈”》《文物》1985年10期

  [4]张中一《渔父章句评析》《云梦学刊》2008年6期

  [5]张中一《屈原作品破译》吉林大学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

  [6]张中一《屈原新考.屈原自沉辨证》中国文史出版社1991年6月出版

  (张中一,岳阳博物馆考古副研究员)

相关热词搜索:史记 屈原 列传

上一篇:民族的记忆 文明的延续
下一篇:屈原诗歌的探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