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痛苦艰难抉择
2011-12-27 15:40:50   来源:   作者:熊炳烈    陈焕宁   评论:0 点击:

  (湖南汉寿县老干局屈原学会 湖南汉寿 415900)

  摘要:屈原之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典型说法为“殉国说”,“尸谏说”、“回归说”、“救主说”。

  关键词:屈原之死,重于泰山,死得伟大,死得其所。

  在中国文学史上,爱国诗人屈原和他伟大的作品《楚辞》,恰如一座耸立云天的历史文化丰碑,熠熠生辉,光耀千古,诗人上下求索、九死不悔的爱国精神激励着世世代代中华儿女,已成为中华民族辉煌文化的精髓。一部《楚辞》以其瑰奇的艺术创造和震撼人心的真情实感,创立了中国文学史上浪漫主义文学的典范。

  有关屈原之死,众说纷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中典型说法为“殉国说”,“尸谏说”、“回归说”、但是最近还有一种新说为“救主说”。

  “救主说”讲的是相传屈原遭奸侫小人中伤排挤之后,楚怀王听信谗言,将屈原流放到沅湘之地,后怀王客死秦国。顷襄王继位,秦军挥师犯楚并攻破郢都,追杀顷襄王。此时顷襄王痛定思痛,懊悔万分,悔当初不该亲秦,将楚大好河山拱手易人,于是他更加思念忠心不二的屈原……辗转多日,他终于在汨罗江畔找到了屈原,并与其共商军国大计……遗憾是秦军闻讯赶来追杀,其危于一发千钧,屈原急中生智,赶紧与楚王互换衣帽,跳入汨罗江,秦军远远看着“楚王”下沉之后,欢欢喜喜回军复命,使顷襄王死里逃生,躲过一劫。

  “救主说”一鸣惊人,它打破了千百年来传统的“屈原因悲哀绝望而抱石自沉”的消极定论,为屈学研究拓展了更广阔的空间,使屈原的形象更加完美高大,思想内涵更加丰满鲜活,爱国忠君的人生主题更加鲜明突出。屈原的死,死得伟大,死得崇高、死得壮烈、死得忠义、重于泰山,归根结底,死得其所!特别是使往日世界文坛那个令人扼腕叹息的诗人屈原,呼天不应,唤地不灵而怀沙自沉的形象不再悲哀,不再遗憾,不再痛惜……

  屈原在怀王早期,曾官居左徒,这个官职大权在握。据史书记载:“屈原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为其实践政治改革理想提供了条件。他充分利用自身的政治地位,给楚怀王提出自己的主张,影响怀王,他帮助怀王制定宪令,对内政诸多方面进行建章立制,纠偏补过,修明法度和选贤使能。这样著力的整饬政治,对腐朽没落的贵族南后、勒尚之流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而遭到反对派忌恨和围攻,说什么屈原图谋不轨,专横跋扈、独断专行、好大喜功、藐视君王……怀王听信谗言,十分震怒,将屈原放逐左迁为三闾大夫,后又放逐远迁江汉沅湘,成了在中国政治改革史上遭流放的第一人。

  屈原在《离骚》中痛苦地倾诉:“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乱曰: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美政是屈原爱国报国的核心,是他终生上下求索,锲而不舍的政治理想。无论当年他受到怀王的器重,官居高位左徒之职,还是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反对派的嫉妒、打压、排挤、中伤、贬为三闾大夫,后又放逐到荆楚沅湘一带,他都义无反顾,矢志不渝地坚持他的美政理想。“离骚”就是“牢骚”,也可视为离别之忧愁。屈原常常借香草、美女、神灵比君,一方面是抒发自己对怀王的忧怨:另一方面,他也殷切希望怀王真像香草和神灵一样出类拔萃,治国有方,使楚国富国强兵,傲视群雄,社稷永固。

 

  生死观,荣辱观、其实也是人生价值观。生与死,是一个自然规律,上到帝王将相,下到凡夫俗子,人是非常现实的动物,都眷恋渴望着生,这也是一种自然生物的本能,面对生与死,屈原表现矛盾、复杂、痛苦的心态:一方面,他想要保持自己高尚的人格,不与小人为伍,不向邪恶势力屈服,为唤起民众,以生命殉国。另一方面,他又时时流露对生的热爱和眷恋,因为蝼蚁也热爱生命,何况是人?

  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屈原对生命十分热爱,“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离骚》);吸食天地的精华:“吸湛露之浮源兮,漱凝霜之雰雰(《悲回风》),渴望与神仙同游:“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遊兮瑶之圃”(《九章•涉江》):渴望长生不老,对生命的赞赏与热爱无与伦比。遗憾的是人生苦短,作人不易,尤其是作一个有作为的人又更难。屈原渴望将生命延长,他努力在现实世界中希望有所作为,在理念的世界中获取生命与精神的永生。

  儒家思想强调作人应该有所作为:“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毫无疑问,这一思想也深深影响了屈原。“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离骚》:屈原自述他出生高贵,是高阳氏的后裔,先天让他具有良好的素质,后天又修身养性,具有杰出的才能。他渴望在政治舞台上施展他的雄才大略,以实现他的“美政”理想,但现实与理想,遥不可及,总事与愿违。帝王疏远他,奸侫攻击他、诽谤他、在重重打压下,他并不妥协与气馁,总希望自己能重新被启用被重用,能参与朝政,报效国家,为君分忧,为民解难,但是一旦选择了死,自己的一世清白,雄才大略,将付之东流。

  草木一秋,人生一世,记得少年骑竹马,转眼已是白头翁,都说明人生短暂,谁不珍惜生命,热爱生命?屈原渴望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齐寿,与日月兮同光”(《九章》):希望永葆青春活力,将生命无限延长,将个人能量发挥到极至。

  《桔颂》是屈原早期的作品,屈原通过对桔树的高贵品质的赞颂,表现了自己的人格。正是这种对高尚人格的追求,对生命的彰显和颂扬,都充分说明了他对生命的眷恋与热爱。

  屈原是一个感情极为丰富的人,不管他是对国家、对君主,还是对百姓,总是满腔热情、忠贞不渝。他渴望楚国强盛,然诸国林立,虎视眈眈,优胜劣汰,这是自然法则,他作为楚国的一员贵族,面对复杂多变的时局,心忧如焚,他关注的是社稷和人民,关注的是时局的发展,郢都被攻破时,他痛不欲生,想到的是“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哀郢》)。本来他可以逃离远走高飞,但他不能一走了之,他想要东山再起,要复辟楚国,然而,只有生命才有可能去实现这一切,但现实是残酷的,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同流合污,与小人为伍,狼狈为奸,不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另一条是坚持自己认同的道义,坚持走自己的路,决不向现实妥协,然而这条路在当时是条死胡同,走不通,他依然无法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报效国家,救民于水火之中,自杀也就成为他痛苦而必然的选择。

 

  屈原痛苦的选择了投江,并且非常坚决、果敢,而绝不是迷信、盲从或一时冲动,其实是一种理性的情感抉择,是他深思熟虑,痛苦反思而最终选择了死,一了百了,他只有以死来解脱,以死来保全生命去享受生命中的快乐和奢华,只有用这种方式来祭奠自己高洁的人格,他一生热爱楚国,热爱家乡,热爱人民,而正是这种痛苦,悲壮的抉择,他的精神才得已升华,他的灵魂才得已安息。

  屈原选择了死,正如毛主席对刘胡兰的评价:“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岁月如歌,沧海桑田,二千多年来,屈原虽然死了,但他却没有随历史的车轮而烟消云散。他以死来证明自己高洁的品格,以死来渲泄九死不悔的斗争精神,以死来反抗决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以死来表明他忠贞不渝的爱国情操。总之屈原虽死犹荣,他的精神获得永生!赢得了历代文人的热情歌颂,成为历朝历代忠臣义士的楷模,爱国志士的表率。

  参与文献:

  李中华 《“楚辞”在汉代的传播与接受》

  瞿满桂《屈原与中唐南贬士子的骚怨精神》

  刘树胜《论元曲家对屈原的评价》

  刘丽华《从“九章”看屈原自沉前的复杂心态》

  黄 丹《屈原死因的新传说》

  于浴贤《从骚体赋看汉人对屈骚的接受和传播》

  傅明善、戴一峰《一条义无反顾的人生之路》

相关热词搜索:痛苦 艰难 抉择

上一篇:屈原诗歌的探讨
下一篇:“志-命-文”的对应与诠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