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从屈原之死到汨罗江畔传说看人心所向
2011-12-27 15:40:50   来源:   作者:廖甘澍   评论:0 点击:

  屈原,名平。战国时楚国的左徒,官至三闾大夫。他处世于我国奴隶社会全面崩溃,封建社会开始形成的过渡时期,他也是统治阶级的一员。我曾经在“念奴娇•汨罗怀古”一诗中这样批判他:“遥想屈平离赋恨,古庙孤冢遗迹。失意牢骚,忧思成疾,不种棉和稷。不谋民合,何为悲观自弃。”毛主席在点评二十四史中说:“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司马史公说他“博闻强志,明於治乱,娴於辞令”因遭同伙上官大夫、令尹子兰、靳尚、伯喜之流的嫉妒,在楚怀王面前谗他说“王使平为令,众莫不知,每一令出,平伐其功,以为非平莫能为。”这个笨蛋怀王于是疏远了他,竞至将他长久地流放江南。

  在长达二十余年的流放生涯中,他进一步体察到人民的疾苦,知道楚国在秦国的侵凌下,国家已处在危亡的边缘,人民将要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希望怀王、顷襄王醒悟,但终未能看到这一结果。在悲愤绝望之际,自投汨罗江而身亡。

  如果屈原不遭流放,他是不会知道人民这么痛苦,也写不出这么多充满激情、浪漫而又忧国忧民的伟大诗作。他的死,完全是对楚国统治者的绝望,对国家即将到来的危亡万分悲愤而又毫无办法,除了用手中的笔写出心中的万缕忧思外,就只有以死明志了。

  如果你多读楚辞,你就知道,其实屈原也还是可以活下来的。一是如果他选择同流合污,他仍可以过着优裕的贵族生活。二是如果选择外去当客卿,也没有人指责他,而且也是当时的时尚。他可效荀卿、苏秦、张仪、李斯、韩非那样生活。三是也可以选择埋头生产,自耕自食。耕食之余,寄情山水,唱咏自然。过着野鹤闲云般的生活,也应是很惬意的事。所以这些,他都没有选择,为什么?我认为,内心的高贵决定他不会这样做,忧国忧民的品质决定他不会这样做,性格也决定他不会这样做。首先,他是一个聪明睿智的内心高贵者。“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这样一个外表落泊,内在高贵;外貌“枯稿”,内心坚强的人怎么会选择去埋头生产,寄情山水呢?其次,他是一个爱憎分明的品质高尚者。“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固时俗之工巧兮,缅规矩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在他认为原则高于一切时,在他痛恨为了媚求“时俗”,而放弃“规矩”的“追曲”举动时,他自已又怎么会去选择去当客卿这样的“背绳墨”的道路呢?再者,他还是一个洁身自好的意志坚强者。他非常痛恨好坏不分、香臭不辨的社会现象。“苏粪壤以充帏兮,谓申椒其不芳。”“世幽昧以眩曜兮,孰云察余之善恶?”(以上均引自《离骚》)他也清楚地知道,在这种“变白以为黑兮,倒上以为下”(摘自《九章•怀沙》篇)的情况下,他即不愿去同流合污,那怕重过上锦衣玉食的贵族生活。所秉之心、所献之策又不能打动君王。且亡国日近,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伤怀永哀兮,汩徂南土。”(摘自《九章•怀沙》篇)“不毕辞而赴渊兮,惜壅君之不识!”(摘自《九章•惜往目》篇)选择汨罗江,以悲壮的死来结束自已的一生。“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摘自《九歌•国殇》篇)”!这一点 ,他做到了。

  屈原死后,千百年来在汨罗江畔产生很多美丽的传说。这些传说,有的寄托了人们不尽的哀思,有的付与了人们无限的希望。对民俗民风的产生,对人们价值观的锤练与形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些传说有:

  屈原投江自沉后,据传:其尸体并没有被滔滔的江水冲走,而是在神明的保护下,倒流十里(亦有说倒流三十里、二十里、五里的)。然后,人们在薇山西麓,即今楚塘乡楚南村与范家园乡永青村之交界处将其捞出并安葬。水什么东

  西都可冲走,尸体当然也可以冲走。可是,屈原的尸体不但没有被冲走,反而“倒流”。在当时的条件和认知下,人们当然认为是神明在保护他。事实是,屈原投江的五月,正是江南的梅雨季节,洞庭湖的水位高,而注入洞庭湖的汨罗江(下游)正好与洞庭湖的高水位相撞,而造成水倒流(或不流)现象。因而产生了这一传说。

  屈原因流放的时间久(先后有二十余年),与当地人民已产生了有深厚的感情。人们对大忠臣的不幸遭遇寄与了很大的同情。他投江的消息传出后,水乡人民纷纷划着渔舟,将粽包米抛向江中,使鱼类不伤害大夫的尸体。以后,每年在屈原投江这一天(农历五月初五),人们都要祭奠他。由于历史的演变,逐步发展和演变为今天的划龙船、吃粽子等风俗习惯,并走向了全国,甚至影响到了受中华文化辐射较深的周边国家。这一天也被定为端阳节,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

  屈原死后,在汨罗江流域有“九子不能葬父,一女打金冠(头)”的传说。严格来讲,这一说法是很难成立的。首先,屈原有不有九个儿子,各在何处,就无据可查。其次,他流放和死时,只有女须等少数人跟随他。屈原自已说“女须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摘自《楚辞•离骚》)。这个女须是屈原的什么人呢?是其姊?其妾?其女?历史一直没有定论。

  郭沫若先生解释为其女。今从此说。反正她是跟随屈原的唯一女性。在其跟随流放过程中,这个女儿是不是有“打金头”的能力,倒是很值得怀疑的。因此,我认为,这个传说,只能解释为,人们对屈原不幸遭遇的发自内心的深刻同情,对始终跟随屈原亲属的赞赏和对抛弃屈原的人(包括亲属)的无比憎恶。

  屈原被捞起后,据传,借助神明之力,女须从楚塘挖来泥土,一夜之间,在薇山(今楚范交界处)筑疑冢十二座(一说二十四座,另有十二座在平江境内)。这些疑冢,散布在方圆数平方公里范围内,大的有数丈高,十分显眼。我认为,屈原的墓应是当地人民修的。一是在当时历史下,顷襄王是不会来给他修墓的。二是女须一人也不可能完成这么大的工程。三是楚塘所处之地为典型的河流冲积土壤,而疑冢均是典型的四纪红壤。因此,可靠的推测应是,江畔的人们为了纪念忠魂,无以为报,便以部落姓氏为单位,尽自已能力,各自为阵,就地起土,修建了这些大小不同的忠魂墓来纪念他。其实,据专家考证,疑冢一说形成很晚。唐代屈原墓还有墓碑,到清初已“残碑无字蚀苍苔”,已分不清哪座墓是屈原的了,疑冢一说才开始。到清同治重新刊立墓碑时,为便于保护,干脆将12座大型墓葬全部刊立了屈原墓碑,便开始系统地形成了12疑冢之说。解放以后,经专家们多次

  考证,其实这12疑冢无一是假,全部是春秋中期到战国晚期的楚贵族墓。人们的传说,更说明了人们对忠魂的无限寄托和敬仰。千百年来,屈原的精神与形象,就象疑冢一样,屹立在神洲大地上。任何动乱年代,都受到人们的爱戴和保护。这是人心所向的标志,也是我们今天来纪念的理由。

  从屈原在汨罗江畔流放、创作,到投江、安葬,产生了很多美丽的传说。这些传说,说明了人心的向背。司马史公说屈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屈原的无限忠诚的爱国主义精神,不屈不挠的上下求索精神,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精神,是值得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更是每一个骚坛诗联学会会员应该认真纪念、领会、学习和发扬的。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之死 汨罗江

上一篇:屈原故里“太阳人”石刻探赜
下一篇:游荡的诗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