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走近屈原 - 汨罗屈原文化网站!
首页 > 屈学园地 > 正文

屈原《哀郢》“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之“陵阳”解
2012-01-10 10:51:12   来源:   作者:浙江大学 林家骊   评论:0 点击:

  [摘要]屈原《哀郢》“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句中“陵阳”一词的解释历来存在分歧。本文认为,“陵阳”虽在汉代才置县,但在商代就是重地,春秋时即为吴越名邑,战国属楚也是东楚名邑,出土材料可以证明;在今天的青阳县即原汉陵阳还有许多的姓熊屈景昭的人,可以推知当时这里是熊屈景昭姓的聚居地;再联系屈原流放图,是可以从郢都连接到陵阳的;而且还有《远游》中“南巢”可以作为旁证。因此,我认为,“陵阳”一词的解释,王逸《楚辞章句》有误,洪兴祖《楚辞补注》认为“陵阳”为原“丹扬郡”下的“陵阳”的看法是对的,屈原流放时到过陵阳。

  关键词:屈原 王逸 洪兴祖 陵阳 解释

  屈原《九章·哀郢》中有“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一句,其中“陵阳”一词的解释,自王逸、洪兴祖以来,众说纷纭。细究之,实乃时代久远、文献不明之故。笔者试图搜集全部文献,集校集释,然后从各方面进行考察,以图得出比较接近原貌的解释。今阐述如下,以就正于方家。

  一、集校

  洪兴祖: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校语:陵,一作淩。渡,一作度。朱熹、黄省曾、朱多煃、汪瑗、毛晋、庄允益:同洪本。(洪兴祖《楚辞章句补注》,清同治十一年(1872)金陵书局)

  明繙宋本:当陵阳之焉至兮,南渡之焉如【按,其释中有淼字。】校语同洪本。(明佚名繙刻宋本《楚辞章句补注》十七卷,《四部丛刊》初编本,1919年)

  姜亮夫:补曰:“前汉丹阳有陵阳,仙人陵阳子明所居也。大人赋云:反太一而从陵阳”。则作陵是也。王逸注:“淼滉弥望无际极也”。则王本亦有淼字。汲古阁宋刊本、朱燮元刊宋本、大小雅堂本、黄省曾校宋本、元刊王逸本,皆有淼字,则今本盖偶捝耳。此渡济字,当作渡,度则假借字也。本训法制。(姜亮夫《屈原赋校注》七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

  蒋天枢:同洪本。校语:从黄本,夫容馆本補“淼”字。覆刻汲古阁本亦有“淼”字。(蒋天枢《楚辞校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

  二、集释

  王逸:意欲腾驰,道安极也。淼瀁顾望无际极也。【洪兴祖校:一云:淼瀁弥望无棲集也。】(王逸《楚辞章句》十七卷,日本宽延三年(公元1750年)庄允益(子谦)校刊本)

  洪兴祖:前汉丹阳郡有陵阳,仙人陵阳子明所居也。《大人赋》云:反大壹而从陵阳。(洪兴祖《楚辞章句补注》,清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金陵书局)

  朱熹:淼,音眇。陵阳,未详。淼,滉漾无涯也。於是始南渡大江矣。(朱熹《楚辞集注》八卷《辩证》二卷,南宋端平二年(公元1235年)朱鑑刊本,今藏北京图书馆,195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影印出版)

  林兆珂:陵阳,腾驰貌。(林兆珂《楚辞述注》十卷,明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611年)刊本,1986年3月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楚辞汇编》影印本。)

  汪瑗:陵阳,洪氏解前阳侯,引《淮南》注曰:“阳侯,陵阳国侯也。”则此陵阳即阳侯也明矣。阳侯兼称其爵,陵阳专称其国耳。洪氏解此,又引仙人陵阳子为说,是亦过求之弊也。当陵阳之当,如两雄力相当之当,谓陵阳之波起,而舟以当之也。其义与前陵字相近。焉至,犹所归也。渡,济也。于是始南过大江,而迫近所迁之地矣。焉如,犹言何所往也。此二句互文而重言之耳。盖言己乘此陵阳之波,淼然南渡大江矣。果将何所归而何所往耶?实反言以深见迁客之流离,故都之日远也。上言方仲春而东迁,今逍遥而来东,则当时所迁之地乃在东方。而此言南渡者,盖南渡大江者所由之路而所迁之方,又将从南而转归于东也。或曰,当时所迁之地,恐在东南之方,而非正东也。未之其审。大抵此上所言经由之道,自郢至东皆系水路,其大势虽不过沿江夏二水之间,然或东或西或南,或上或下,其水势之曲折萦回,叙述最详,非常远游经历者不知此意。严沧浪曰:“《九歌》不如《九章》,《九章·哀郢》尤妙。”盖指此也。如以词而已矣,未见其胜诸篇也。瑗尝谓此文似一篇游山之记,盖有得乎《禹贡》纪事之法,但脱胎换骨,极为妙手,非后世规规模拟者比也。其今瑗所注者,特按文书图,以意推测而言之,未知其果是否也。尝欲里,直至郢都遵江夏以遨游而遍历其地,亲访遗迹,则此文之妙,当有出于想象之外矣。惜乎此时未暇,且姑依文以释之,尚当竣亲历而更订焉。(汪瑗《楚辞集解》十五卷,《天问初解》一卷,《楚辞蒙引》二卷,明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汪文英刊本。)

  王夫之:阳陵,今宣城。南渡,舟东南行也。焉如,不知所棲泊也。(王夫之《楚辞通释》十四卷,清康熙四十八年(公元1709年)刻本,清同治年间金陵书局校刊《船山遗书》本。)

  陆时雍:陵阳,楚地。卞和封为陵阳侯,即此。(陆时雍《楚辞疏》十九卷,明末缉柳堂刊本)

  林云铭:陆时雍曰:陵阳,楚地。卞和封为陵阳侯,即此。焉至,言不能至其境也。南行更何所往乎?言卞和以冤被刖而卒能白,已以冤被逐而卒不能白,是以流亡终矣。(林云铭《楚辞灯》四卷,清康熙三十六年(公元1697年)挹奎楼刻本)

  张诗:言纵吾之船以当陵阳之波,而将焉至乎?及淼然南渡大江,而亦终焉如乎?盖此时则已渡江矣。(张诗《屈子贯》五卷,清康熙间孝友堂刻本。)

  蒋骥:焉,如字。淼,密杳切。陵阳,在今宁国池州之界,《汉书》:丹阳郡陵阳县是也,以陵阳山而名。至陵阳,则东至迁所矣。南渡者,陵阳在大江之南也。(蒋骥《山带阁注楚辞》六卷《余论》二卷,清雍正五年(公元1728年)蒋氏山带阁刻本。)

  屈復:忽忆凌阳之冤得白,而我今淼淼南渡,焉能及彼?(屈復《《楚辞新集注》八卷清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弱水草堂刻本。)

  戴震:上云“陵阳侯之犯滥”,此言“当陵阳”,省文也。(戴震《屈原赋注》七卷《通释》二卷,《音义》三卷,清乾隆二十五年(公元1760年汪梧凤不疏园刻本。)

  胡文英:陵阳,巴陵之阳也,前云上洞庭,是也。焉至,何时而至也。《岳阳风土记》:屈原故宅,在巴陵县城南,江夏县东。旧有南嘴渡,盖由通山往巴陵之旧径也。淼,水大貌。焉如,何所往也,盖因水之渺茫而言也。(胡文英《屈骚指掌》四卷,1979年北京古籍出版社影印本。)

  刘梦鹏:《路史》:陵阳国近江,今宣之泾县有陵阳山。原言将欲下江则陵阳焉至,欲上洞庭则南渡焉,如丧家之犬无所归也。(刘梦鹏《屈子章句》七卷,1997年齐鲁书社《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影印原刊本。)

  陈本礼:此追述未至时。陵阳,在池州青阳县。渡江而南,淼然无际者,庐江也。古陵阳境距大江百里,而遥南渡者,谓出江至陵阳也。(陈本礼《屈辞精义》六卷,清嘉庆十七年即公元1812年裛露轩刻本。又,1955年上海出版公司影印《离骚精义原稿留真》本)

  王闿运:乘舟下江,不知所往,闻君在陈,乃于陵阳过东壩,入中江也。(王闿运《楚辞释》十一卷,清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成都尊经书院刻本)

  徐英:陵阳非地名。洪曰:陵亦作淩,淩与陵通也。陵阳即上文淩阳侯之氾滥,省一侯字耳。或谓陵阳实地名,且实有所指,非省文。后人习用微管葛亮等词,以例陵阳为省文,实误。予案《离骚》已云周文齐桓,开后人省文之例,不得云后人习见省文以例屈赋也。《九叹·远逝》:赴阳侯之潢洋。王曰:阳侯,大波。又《战国策》亦谓阳侯之波,《淮南子》注:陵阳国侯,溺水而死,其神能为大波云云。盖古传此事,后人用之以为大波之通称,犹冯夷之于水,祝融至于火尔。汉人赋中用阳侯者,累见于篇。蔡邕《汉津赋》引作杨侯,则又展转而字误矣。前云:淩阳侯之氾滥,尚在大江之中,此时已入洞庭,故云:淼南渡之焉如也。陵阳既非地名,辨之已明,然世犹有强以陵阳为地名者。案屈赋中多虚指之地名,未尝实指其地也。《思美人》:指嶓冢之西隈兮。《悲回风》: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望大河之州渚兮,悲申徒之抗迹。皆想像之词,咏史以遗怀,非真至其地。如夏首、鄂渚比也。附会者谓屈原东迁至于陵阳,陵阳者彭蠡之东源,出于饶州东南界者,古陵阳界及此。而谓屈原踪迹,尝至安徽江西之间。不知上文明云:过夏首而西浮,上洞庭而下江,何以忽至饶州之东南乎?一部《楚辞》,为此辈作争墩之资,诬且妄矣。或者又疑陵阳之名,出于汉代,屈原不当预知,而疑此篇为汉人伪作。泥陵阳为实地之说,而妄疑古人,不可通矣。王逸于此,但曰:意曰腾驰,道安极也,不言地名。洪氏无端以前汉地名注之,遂启妄人之疑。然洪曰:仙人陵阳子明所居也。明汉代地名,正以人名名之耳,又安得以陵阳地名出汉代而疑古无陵阳二字之名乎?(徐英《楚辞札记》八卷,南京钟山书局,1981年)

  闻一多:当,值也,抵也。既抵陵阳,其又将至何处!南渡淼茫,弥望无际,其将何往!《汉书·地理志》丹阳郡有陵阳县,在今安徽青阳县南六十里,其地当大江之南,庐江之北。南渡盖谓渡庐江。《招魂》所谓“路贯庐江左长薄”也。(闻一多《离骚解诂》,1982年三联书店)

  郭沫若:此节是江介遗风的说明,叙江边人古朴,还不知道郢都破灭的惨事。“陵阳”即上文“凌阳侯”之略语,犹言乘风破浪。(郭沫若《屈原赋今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年初版,)

  文怀沙:如果将陵阳理解为汹涌的波涛,那末“当”,即挡,阻隔的意思。焉至,如何能到?(文怀沙注《屈原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年)

  高亨:面对陵阳要到哪里去呢?如,是往意。焉如即是往哪里去。(陆侃如、高亨、黄孝纾《楚辞选》,古典文学出版社,1956年。又,高亨《天问琐记》,1962年《文史哲》第一期。)

  姜亮夫师:“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曾不知夏之为丘兮,孰两东门之可芜!”陵阳,王夫之以为今宣城。按汉书丹阳郡陵阳县是也。以陵阳山而名,在今安徽东南青阳县南六十里,去大江南约百里,而在庐之北。陵阳山在今县南。○焉至、焉犹于是也。焉至,犹将于是而至也。此盖屈子放逐之所矣。故于未至将至而发为叹息也。诸家说皆未允。○淼、滉瀁无隙极也。○南渡者,至于南岸而济江登陆也。○之焉如者、将于是而往南也。○夏之为丘二语,王逸以夏为大殿,洪朱皆无异说。寅按细绎此两语,盖已至陵阳,不更前进,居停日久,而又故乡之思;两句后承以[心不怡之长久]以至于[九年不复]云云,义犹明白;则此二句,直为故国之思,不可作泛言,明矣!蒋骥云:[夏即夏水,在江之北。丘,丘陵也。言已摈逐陵阳,不得越江而北,虽夏水化为丘陵,且不能知]云云,较旧说为允当。按夏水自江出北流于汉,江、夏、汉三水形成一三角洲,于是此三角洲地带,多有“夏”名,此三角洲地带,盖即楚家世生息之地。楚本夏后,来自西北;及来止于此,遂以旧名命新邦,因存夏称。则夏之为丘,意谓故国沧桑之变也。故紧重之曰东门可芜。果如王说,则庙堂之变,言何切激?失屈子本旨矣。孰两东门之可芜句,疑有讹误,实不成语。孰下当有一动字,王逸注此句曰:“何可使逋废”云云,加一使字以足之,则疑“两”字有误。楚东门不只于两,伍端休江陵记云:“南关三门,其一名龙门”,云云,则东门不止于二矣。按两即“两”之繁文,“两”者古衡量本字,即象两端有物之象;说文训“再”,他书训“耦”者,皆引申之义;则两盖亦有考量计较之义矣。东门即上龙门也,变言东门者,文避复也。可芜可字,当读为何;言夏水之是否为丘,尚不可知,又孰能计度郢都东门之何有芜秽?言沧桑可变桑田,则国都又何尝不为小人乱贼而至于芜秽耶!芜读众芳芜秽之芜,并非彼黍离离之义。王逸以为逋废无路云云,与文气不合。”(姜亮夫《屈原赋校注》七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

  沈祖緜:陵阳今安徽青阳境。屈子无东下之举,且上文云,过夏首而西浮兮,不云东浮。陵阳疑武陵之江。洞庭为众水所汇,沿湖地名曰陵曰阳者至多也。(沈祖緜《屈原赋证辨》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60年)

刘永济:陵阳,戴从上文阳侯为说,故曰“省文”。王[按,指王夫之]以此篇为伤顷襄迁陈,故以为行程所经之地。《集注》曰“未详”,则亦不从洪氏陵阳仙人之说。然观叔师于此文注曰:“意曰腾驰,道安极也。”是以陵阳为动词。似叔师本正文原作陵扬。《说文》:“陵,大阜也。”引申之有上升之义。扬,《说文》:“飞举也。”故曰“腾驰”。屈子于此大有奋飞无所之慨,合下文“淼焉南渡”,“不知所届”之意读之,而苍茫四顾之态,俨然如见。诸家误从洪本陵阳立义,致窒塞难通,殊失文旨矣。(《屈赋通笺》)○陵扬,陵同凌,陵扬,飞扬之义。此则登高远望所感触者。屈子言

相关热词搜索:屈原

上一篇:屈原在陵阳的诗歌创作与生命价值的终极抉择
下一篇:屈原东行江淮考

分享到: 收藏